第二百八十九章 他最初是真的喜欢她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冬天,冷到了极致天上飘下了雪,粗略算一算此时离春节也只有半个月了,大街上都挂起了红灯笼,那么漂亮的街景看得人心却那么冷,鹅毛大雪划过慕安然的眼睛,她怔怔地看着车窗后的霍彦朗,男人视线炙热滚烫,带着化不开的焦躁和关怀。

    慕安然站着不动,霍彦朗挂下停车档,蓦地打开了车门冲了出来。

    “安然?”

    慕安然怔怔地站着,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情绪去面对他。

    “你去哪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嗯?”低沉的声音,缱绻的关怀。

    可这种关怀在慕安然耳里听来,像是一根根针扎在心上。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和霍彦朗好好的,唯一的矛盾就是这一次擎恒集团出了事,而宁锋实业也遭到了报应,慕方良成为了众矢之的,住进了医院。她夹在两边不知所措……现实已经很糟糕了,然而人生就是这么无常,慕方良竟然告诉她这些多年前的事情。

    “霍彦朗。”慕安然哽了哽声。

    她的眼睛红红的,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

    她的这种表情,他多久没有见到过了?

    这些天哪怕争吵,她也只是一言不发,这种委屈到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已经快要忘了。此时再见到,心里沉沉被刺了一下,痛感蔓延到四肢末骸。

    “安然,怎么了?”霍彦朗把声音再度放轻,“我去医院接你,医生说你提前出院了,你为什么不等我?给童婷打电话,童婷支支吾吾说你来这里了,你现在是怎么了?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

    慕安然抬起头,盯着霍彦朗这张英俊而内敛的脸。

    三十岁,真是最沉稳的年纪,这时已经懂得了爱情,有责任感,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才会瞒着她吗?这些事情,他一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怎么了?”霍彦朗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慕安然还是沉默,一直红着眼睛缩在街头。下了雪的天暗得早,街边的红灯笼已经亮了起来,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中落了下来,慕安然想张嘴说点什么,可是无声地沉默着,最终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吸入了大口的凉气,眼睛里的水雾凝结成冰,很凉。

    “我爸他……”慕安然满脑子都是慕方良刚才说的那些话,他的父母亲都是被害死的,所以霍彦朗……你一定很恨慕家吧。

    这么长久以来,他究竟一直以什么样的心情爱着她呢?

    等了她十年,从少年时期一直等到了国外,法国留学后功成名就再回来,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那么一个觥筹交错的订婚宴上……他以军政霍家侄子的身份重回a市,以更加耀眼的身份回到她面前,这一切到底是因为爱她还是为了毁了慕家?

    现在慕家真的家破人亡了,慕方良却告诉她这样一个震惊的消息。

    所有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她。

    慕安然张着嘴,看着霍彦朗英俊的脸,就连视线都慢慢变得苦楚。

    终于,她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去看了看他。”

    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霍彦朗微微睨起了深邃的眸子,幽光闪过。

    “嗯。”他沉了声。

    雪越下越大,不一会就落到了慕安然的头上,白色星星点点,霍彦朗伸出手帮她抚掉了一些,可是大手碰到她的时候……慕安然躲了躲。

    霍彦朗低头凝视慕安然,撞见了一道惧怕的视线。

    霍彦朗抿紧了唇,黑耀灼人的视线掠过一道痛楚,他的手收回去了一点点,但很快就改变了主意,以一种强势的态度将慕安然一拥。

    低沉的声音却柔和得能掐出水来:“安然,穿的太少了。”

    “有什么事进车里说,有什么脾气进车里发,你已经几天没和我好好说话了,我知道你不开心,我不强迫你,只是不要冻生病了嗯?医生交代了,怀孕初期不能用药,感冒了会很麻烦。”

    慕安然怔怔看着男人。

    “霍彦朗,你不要对我这么好。”她的声音里有了点燥意。

    霍彦朗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将她整个人护进了车里,车门关上的一瞬间,慕安然发冷的心才终于缓和了一点点。

    但与此同时,她更想哭了。

    霍彦朗坐进了车里,看着慕安然一张冻红的小脸,看不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人似乎还因为擎恒集团跳楼案的处理方式而闹着别扭,但是此时却更像陷入了另一个僵局。

    一直到车子启动,慕安然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车里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慕安然红着眼眶一直看向车外,外头细雪纷飞,几乎看不见远处的风景,漫天的雪,寒意似乎被隔绝到了车外,却隔绝不了她心里的寒冷。

    终于,慕安然缓缓开口:“老……霍彦朗。”

    什么时候,她连一声老公都喊不出口了。

    霍彦朗握着方向盘的手骤然一紧,沉冷的下颚却没有任何动作,声音依旧温和:“嗯。”

    慕安然听着更是难受了,她红着眼睛,尽量让自己当个没事人一样,但咆哮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此刻尽力用一种叙旧的声音:“霍彦朗,我一直都没有问你,你是怎么样发现我的呢?”

    “嗯?”车轮似乎打滑了一点点,但很快就握紧了方向盘。

    慕安然深呼吸,低着头:“我们俩在慕家别墅区相遇,但是很快我就找不到你了,怎么也找不到你……后来你去了哪儿?这些年你怎么过的呢?”

    “慕方良……你爸和你说什么了?”

    慕安然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没和我说什么,我只是去看了他一下,叙了叙旧。”

    “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宁锋实业的事情缠着他,他也没有办法好好养病,我怕惹他生气什么也不敢说,所以……我们几乎没聊什么。只是我发现,我爸虽然有万般不好,但有的时候还是疼我的。”

    霍彦朗不动声色,“嗯。”他倒是宁愿她开口多和他说一点话,千万别像刚才那样,用发红的眼光看着他却一言不发,就好像在做什么生离死别一般。

    “安然。”霍彦朗开口,低沉的嗓音缭绕在车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和我说,千万别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知道吗?你说过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你想知道什么事情,可以直接问我,我不会瞒着你,我会告诉你。”

    是吗?慕安然在心里冷笑低问。

    慕安然抬头,怔怔看着霍彦朗,表情温和:“嗯。”乖巧的回答。

    “有事情我会直接问你。”紧紧捏着自己的手,内心很煎熬,很犹豫,“我只是想知道,你从什么时候找到了我,你为什么不出现呢。”

    “三年前。”

    “三年前我从法国回来,将整个擎恒集团也搬了回来。北谦是我在法国的学弟,柳珩是我在法国认识的合作伙伴。从法国回来的原因之一是为了调整擎恒集团的经营方向,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找你。”霍彦朗声音低沉磁性,带着些沙哑,“之前在法国擎恒集团发展并没有如今那么壮大,华人的公司在国外生存得格外艰难,我曾经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有能力了再回来找你。”

    是有能力了再回来找她吗?还是有能力了以后再回来报复慕家呢?

    霍彦朗……慕安然在心里默问,眼底的视线也越加发沉。

    她觉得愧疚,愧疚之心吞噬了她。她知道,慕方良把霍彦朗害得那样惨,他那时才高中吧?就要面临着家破人亡的局面,众叛亲离,所以才会被打得那样惨。她曾那样心疼他,而他轻描淡写的话语背后,默默承担了多少?这些都是拜慕家所赐。

    她能明白他的恨,但同时她也害怕。她和他之间的爱情究竟算计多深?知道了真相后她回头看,所有的爱与恨都掺杂了他的挣扎和痛苦。他是那样爱她,可他也那样恨慕家。

    但到底是爱着她却无法放过慕家,还是为了要报复慕家,才误打误撞爱上她?慕安然一点也不怀疑霍彦朗的爱,她不禁惧怕地收了收自己的小腹,手轻轻抚着子宫的位置,这里面正有一个小宝宝。

    她以为他们的未来会很幸福,他们会过得很好……

    但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她现在问这些问题,不也是在害怕吗?害怕原来所有的真情都是逢场作戏。他深爱着她,所以才回来找她,这和他回来报复慕家,阴差阳错爱上她,这是两码子事。

    她无法接受……接受这样的爱情在家破人亡的仇恨中生长,这就像一段畸形的爱情,并不能滋养彼此,只会让大家越来越痛苦。至少她现在很痛苦,心情很复杂,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一辈子还长,如果不问清楚,不知道他心里真正的想法,两个人还能走下去吗?

    她还能好好的爱他,或者接受他的爱吗?

    慕家欠了霍彦朗太多,而霍彦朗从强迫她开始,这一段感情也走得太辛苦了,她实在不愿意再重复走过去的路。她只是想在那么心寒的事实里找到一点属于彼此的温暖,她好想知道真相……

    他最初是真的喜欢她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