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三年前擎恒集团恰好有一个机遇,赶上了国内引进外企的好政策,而我和柳珩因为是华人身份,因此公司也获得了不少优渥的回国条件,擎恒集团的总部搬回了a市,我和柳珩用在法国积累的初始资产盘下了几个项目,也是因为这几个项目,擎恒集团成功奠定了在业内的地位,事业稳定了我才敢去找你。”

    “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还好……当初遇到你的地方依旧是富人区,住在别墅区里的人个个声望斐然,安然,只要见到你,就不会忘记你。别墅区虽然很大,但至少比茫茫人海小多了,不是吗?”

    他沉声,一字一句:“找到你很难,但也不难。”

    霍彦朗幽深的眼底暗藏了光亮,灼人得可怕。每一次想起当初的过往,他的脑海里就想到了慕安然在院子里浇草坪的一幕,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简单的衣服在院子里胡闹,那个时候她的笑容多么漂亮,比起来他这些年在商场中摸爬滚打显得沧桑多了。

    一个人孤单久了,只要一点温暖都足以让他趋之若鹜。

    但也正因为是这样,慕安然那时候那么阳光,他怎么忍心贸然上去,何况她也不认识他。他不知那个时候的她还记不记得他,大约是不记得了。他的心里也很骄傲,何况慕家十年前做的事情,他依旧不能平心静气地面对,既然这样还是不要贸然进入她的世界。

    “你从那个时候……就找到我了吗?”慕安然声音有些发抖。

    “嗯。”

    “所以……”所以过去三年多里,她一直活在他的眼皮底下,她做什么他都知道,而她还在那段时间里和宋连霆在大学谈恋爱,她的感情从开始到结束,霍彦朗都知道……

    那么那一晚呢?霍家和慕家的订婚宴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一开始就冲着她来的,为什么还要和姐姐约会呢?洗手间里那件事……他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样的开始?

    真的是在故意伤害她吗?他每一次出现在她面前都冷着脸,她受伤的时候他却会俯在床头帮她擦拭淤青,她逃跑,他会说出更多伤人的话来威胁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都在想些什么?还有伤害慕岚的时候……真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她吗?

    慕安然终于明白慕方良为什么说许多事情,他希望她能有个心理准备,至少她知道了最关键的真相后,终于明白很多事情他的出发点。他是那样的可恶,那样的挣扎,那样的让她不知所措。

    慕安然不再开口,也没有把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

    车里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没了她的声音,车内又变得很安静,霍彦朗开车也变得更专心了些。

    但是,慕安然看向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脸上藏着淡淡的情绪。两个人在一起那么久了,她知道他开心的时候下颚是柔和的,嘴角边会浮起淡淡的笑容,但他不高兴的时候,太阳穴那边的线条会紧绷起来,整个人看起来会更加不近人情。

    纵然知道他不高兴了,可她也不打算再和他说话了。

    红灯,外头的雪纷纷扬扬。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终于在车里再次响起:“因为我当年没有来找你,所以你不高兴了吗?”

    “并没有。”

    “嗯?”

    “我只是忽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很多事情知道得越少,心才能越宽,我才能越幸福。”

    “安然,你现在不幸福?”

    “老……霍彦朗,你认为我现在可能幸福吗?”

    她硬生生压下了舌尖的老公,又变成了距离遥远的霍彦朗。

    “如果你因为擎恒集团的事情而为难,那么我很抱歉,但是擎恒集团不仅是我的,也是柳珩的,这件事情错不在我,我有义务这么做,这件事情造成了很恶劣的社会影响,如果不采用这种方式,整个擎恒都会完蛋。”

    “安然。”霍彦朗目光深邃,“安朗科技的事情,我没有计较。”

    慕安然微微发抖,“谢谢。”

    “这件事情,我不能放手,但我也放手了,我知道你会难受,所以我没有告诉你。我知道让你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我也不会强求你,但是安然,我们两个现在有宝宝了,我不能一无所有,这是我男人的责任。”

    “所以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去做,这是不容更改和质疑的事情。”

    “霍彦朗,你幸福吗?”

    霍彦朗微微眯起了眼睛,“安然。”

    慕安然整个身体紧绷起来,带着水汽:“告诉我,你幸福吗?”

    或者换另一个问法,她在他身边,能给他带来幸福吗?

    她夹在慕家和霍彦朗中间左右为难,每一次有矛盾的时候她就不知道怎么平衡彼此两端,而他呢?他从一开始态度强硬为难慕家,到了后来为了她放弃了报复,甚至连父母亲的仇都隐忍在心里了,他开心吗?现在费尽心思朝她解释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霍彦朗就应该是高高在上的,而不是为了她变得如此卑微,宽容体贴是他的好,可这些改变是他要的吗?

    他天天面对着害他家破人亡的人,一直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只要她在一天,他就不能割舍过去好好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是他想要的吗?一辈子……一辈子那么长,如果她继续在他身边,他天天面对着她,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

    “霍彦朗,嗯?”

    男人幽深凌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慕安然轻轻颤抖。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这种严肃的样子了,线条分明的下颚蹦出几分威严的气度,明明没有说话却让人感受到了他的脾气,但是她不想再装傻了,她想知道答案。

    “安然,这些话我只想说一次,现在的生活对于我来说很好,有你,有孩子,三个人在一起就是一个家。”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

    慕安然不说话,霍彦朗收回了冷冷的目光。

    不知不觉间,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变得重了些。

    车子行驶到“时代”,慕安然上了楼,明明前些天的感觉还不是这样,自从那天霍彦朗去见过柳珩后一切就变了。慕安然此时坐在沙发上,看着屋里的一切还有些陌生。

    她在研究院里晕倒后,在医院住了几天,现在是第一次踏入这个家门。

    “累不累,我抱你进卧室睡觉。”霍彦朗忽然在慕安然面前坐了下来。

    慕安然看着眼前的霍彦朗,他颀长的身体突然矮了很多,半蹲在沙发前,那双幽深凛冽的视线就这样仰视着她,目光变得深远悠长,又带着一些悲伤。

    慕安然心里有些闷痛,被他这样的目光打动了,可很快她又缩回了视线,有些躲着他。

    应该说,她心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嗯。”慕安然低应。

    霍彦朗紧抿薄唇,挺拔的身子忽然站直,伸出的大手突然将她稳稳抱起,慕安然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攀上了他的脖子。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两个人肌肤相碰,像是回到了在希腊的时候,大街小巷里两个人牵着手,一起走过每一个美丽的夜景。

    霍彦朗的衣间有清香,这些天他哪怕去医院探望她,她要么就躲开他装睡,要么就离他坐得远远,根本没有这样亲近的时候。

    “在紧张什么?”

    “唔……?”慕安然像一只惊慌失措的猎物般抬头,撞进了霍彦朗温情的眼里。

    他收紧了臂膀,让怀抱变得更加安全。

    慕安然:“没有……”

    霍彦朗带着她进了卧室,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我去做饭,今天想吃什么?”

    “霍彦朗,不要对我这么好。”慕安然吸了吸鼻子。

    霍彦朗的目光变得更加幽冷,但脸上还是这么温柔的神情,“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霍彦朗,我没有在闹。”

    “嗯。”低沉而磁哑的声音。

    “吃些什么?”他不厌其烦又问了一遍。

    慕安然垂下了头:“炒青菜,肉丸子。”

    霍彦朗似是思考了一下家中的食材,安静了一下扯了扯唇:“好。”近乎宠溺的语气,“那你先睡一会,做好了过来叫你。”

    慕安然愣愣不动,过了好一会才发现她忘记放开了手。她一直没松开拥着他脖子的手,而霍彦朗也就一直维持着放下她的姿势,英挺的身躯微微弯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侧背,默然的暧昧在彼此之间蔓延。

    慕安然微微红了脸,意识到之后仿佛被烫到了似的,猛地缩回手。

    霍彦朗终于站直。

    慕安然心里有一种沟壑难填的落寞。

    “躺好。”他又复而弯下腰来,细细替她掖着被子。

    累了一整天的慕安然终于有机会放松紧绷的神经,她躺在床上怎么也哭不出来,怔怔重复想着慕方良说那些话时的神情,有冷漠、有狰狞、有怅然、有认命,唯独没有后悔与愧疚。想到这些,慕安然心口就更堵了一口气。

    一个可怕的念头窜进了心里。

    ……

    慕安然睡着了,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肉正放在砧板上,霍彦朗将菜搁进家用蔬菜清洗机里,拿着手机返身往阳台走去。

    他的表情带了点阴郁,高挑出众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寥落,慕安然怀孕后他就戒烟了,此时又不知道从哪拿了一只烟夹在手上,露台外薄烟裹住了他深刻的眉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