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会宠着你,一辈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喂。”霍彦朗声音低沉,带着说不出的沙哑。

    薛北谦正在整理办公室,自从那天发布会之后,柳珩就名正言顺从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自告奋勇入股安朗科技,自愿调离了擎恒集团。名为管理无方,下放锻炼,其实是忙里偷闲,逃之夭夭。

    而经过股票大跌事件,因为霍彦朗的出现,这几天擎恒集团的股价有所回升,民众信任度又回来了,在这种敏感时刻,霍彦朗不得不重新坐镇擎恒集团,对外对内都再次成为了公司的主心骨。之前霍彦朗离开后这间办公室就空置了下来,薛北谦这会儿就是再重新整理启用。

    “在忙?”霍彦朗嗓音薄淡。

    “不忙,学长有事吗?我只是在整理办公室。”明天霍彦朗就要正式回到擎恒来支持公司的大局工作了,所以他要提前准备,薛北谦略微解释。

    “帮我查一点事情。”霍彦朗抖了抖手中的烟。

    黑贡依然留在a市,他这阵子虽然不管事,但这么多年培养的情报网并没有消失,想要查点什么东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几分钟后,薛北谦去落实的电话又拨了回来:“学长。”

    “查到了吗?”

    “查到了,慕小姐今天去医院确实是见了慕总,但是两个人是在花园里谈的话,周围并没有人,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具体是谈了什么。”

    “是吗?”

    霍彦朗抖了抖烟蒂,他并没有抽烟,从烟点燃起一口都没有抽过,此时指尖沾染了一点淡淡的香烟味,眉间的沟壑越显深沉。

    “今天海秀快速道项目组的吴主任去了医院探望慕总。还有一件事……”薛北谦话语停顿。

    霍彦朗问:“怎么了?”

    “黑贡刚刚打电话来,晚饭之后慕总出了门到现在就一直没回来。”

    医院吃晚饭吃得比较早,霍彦朗淡淡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晚上19点30分,不算晚,但是慕方良是病人,而且现在处于人人喊打的阶段,一般没事都不会出门。

    “让黑贡留意着他,如果他还和安然见面,派人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样的谈话内容,才会让慕安然反常成这样?

    霍彦朗收了电话,低头把手上的烟掐灭,低着头的样子让人看不穿他此刻在想什么。

    霍彦朗转身,一眼便看到了慕安然。

    慕安然穿着棉拖鞋,身上披着一条大衣静静地站在客厅里面,她睡眼朦胧地看着他,视线竟比在车里问他那些似是而非的问题事更要复杂。

    她嘴里好像含着什么话,此刻却没有对他问出口,只是静静地凝视着他。

    那双乌黑的小眼睛沉了沉,仿佛掩藏着许多情绪。

    “听了多久?”霍彦朗沉了沉磁哑的嗓音。

    慕安然轻轻掐着自己的掌心,低下头。

    她没听多久,只是知道了某些事情之后,对霍彦朗的事情就格外关注,她刚刚在卧室确实是睡着了,但一听到霍彦朗走动出露台的声音就变得半梦半醒,直到站在外头深沉的男人终于开了口。

    她出来后其实也没听清多少,只听见霍彦朗最后说的几句话,隐约听见霍彦朗让人留意着什么人,只要她再和对方见面,要留意着她和对方的谈话内容。

    是这样吗……她在他身边,一直处于没有**的状况?

    所谓的对方,是指慕方良吗?

    慕安然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大衣的布料本来就厚,可这一瞬竟然让她捏皱了,她轻轻抿着粉色的唇,就这样望着霍彦朗。

    霍彦朗沉默着,等着她回答。

    慕安然捏了好一会,紧攥着的手才再次松开,换上了另一副迷茫的表情:“醒了,饿了……”

    久违的口吻,就像一拳砸在了软软的棉花上,让人觉得心都陷下去了。

    霍彦朗微凝着的表情才猝然放松,走到垃圾桶边彻底把手里掐灭的烟蒂处理掉,他紧抿的唇线也放松了一点点,亲昵的口吻:“再等我一会,我现在去做饭。”

    慕安然坐到了餐桌上,看着霍彦朗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他走到了蒸锅前,上面的显示屏显示已到时间,他修长的指节慢慢划过按键,锅盖自动弹跳开来,肉丸子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阵子霍彦朗做了许多菜给她吃,慕安然静静地回忆两个人的生活,他知道她怀孕后就格外喜欢给她进补,而她最爱吃的也是这道菜。简单的酿肉丸子鲜香酥嫩,特别有家的味道。慕安然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吃到这道菜……

    厨房里响起了切菜声,慕安然看了看,小手轻轻拢着肚子,再也坐不住了。

    她轻悄悄地走到霍彦朗的身后,霍彦朗放下了刀的一瞬间,慕安然从他身后轻拥过去。

    霍彦朗挺直的背僵了一瞬,回头,撞上慕安然漂亮的眼睛。

    她的眼底有着水雾,灵动而粘人。

    她一整天都反常,这些天就没这么对他腻歪过,此刻霍彦朗擦了擦手,转过身来轻拥着她,感受着她柔软的怀抱。

    她刚睡醒,身子温软清香,而他在露台上站了那么一会,衣间全是凉意,哪怕走到厨房里也依旧没有散掉这丝冰凉。

    慕安然轻拥着他,在不经意间帮他驱散了寒意。

    霍彦朗敛了敛深眸,将她拥得更紧了一些。

    “真饿了?要不要先吃点肉丸子,饭已经做好了。”

    慕安然吸吸鼻子,“我记得第一次吃你做饭时,还很讨厌你……那一天你做了黑椒牛排和罗宋汤,在厨房的时候你还给我递了一根胡萝卜。”

    “嗯?”

    “霍彦朗,你说我们是不是老了呢?都说当一个人年纪变大了,经历的事情变多了,才会不断想起过去的事情。”

    她轻轻抬手圈紧了霍彦朗的腰:“要不然我为什么看着你做饭,会一直想起过去的事?”

    霍彦朗沉了沉视线,任由她紧紧抱着,声音低沉:“有的时候会反复想起一件事情,这只能说明它给你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你记得我们亲手做的第一顿饭很好,这说明你在乎它。安然,这不意味着你老了,而是因为它值得记住。”

    正因为有那么多值得记住的过往,才会有现在让人不舍放弃的现在。

    慕安然深呼吸,又把头往他腰间靠了一些,紧紧拥着他。

    也不知拥了多久,霍彦朗任由着她把头靠在他紧致的背上,而他手上的动作又复而开始,热锅下油,炒菜。

    生活很安宁,可有的时候事实就偏偏那么残忍。

    慕安然抱了一小会终于放开,看着霍彦朗的目光变得忧郁而不舍,终于……这一次变成了她有心事瞒着他,两个人各自保守着彼此都知道的秘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要戳破它。

    这样的幸福毕竟来得太不易了。

    “吃饭。”霍彦朗把菜做好后沉沉吐出这两个字。

    接下来一顿饭谁都没有再说话,慕安然则是低着头把面前的肉丸子全部吃掉,而盘子里的菜也被两人吃得差不多了,慕安然吃完以后默默去洗碗,微凉的水浸透她的指尖,冷得她轻轻缩回来了一些。

    “我来。”霍彦朗从外面走了进来。

    “不用,我来就好,你休息一下吧。”

    霍彦朗默不作声接过她手中的盘子,慕安然却也不走,手指渐渐适应水的温度,两个人挨在一起洗碗。

    洗着洗着,慕安然的情绪又低落了下来。

    “今天在医院和你爸聊什么了?”霍彦朗不动声色地问。

    慕安然拿着盘子的手也蓦然收紧了一下,呆呆地看着霍彦朗,倏地又低下了头:“没聊什么。”在车上她已经回答过一遍了。

    “聊擎恒吗?”还是当着慕安然的面控诉他?

    否则两个人的关系怎么会变得这么僵?与其此刻这种明面上的关系缓和,他倒不如愿意看到慕安然哭着与他说实话,骂他也好,控诉他也行,总好过现在他明明看出她心里有事,而她却什么都不肯说。

    慕安然微微低着头:“说了一些。”

    与其什么都不肯透露,不如顺着他的猜测回答一些。

    霍彦朗果然微蹙眉头,“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安然,你愿意相信我吗?”

    慕安然点点头:“嗯……”

    “那就足够了,不要让这些事再影响我们,好吗?”霍彦朗突然翻过身来轻拥慕安然,“你现在怀着宝宝,不适宜想这么多事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开开心心的生活。安然,我很珍惜你,也很珍惜他。你问我幸福吗,只要你和宝宝在我身边,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他不顾一切要保护自己身边的东西,就是为了有更好的能力照顾慕安然。

    这是他永恒不变的原则。

    慕安然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同样的话他再说了一遍,她这辈子一定忘不掉了。

    霍彦朗……如果相遇之前没有发生那件事就好了,她一定很幸福。

    这辈子有一个疼她的老公,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霍彦朗,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你会宠坏我的。”

    霍彦朗低下头,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额头上:“慕安然,我会宠着你,一辈子都宠着你。”

    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十年前荧光璀璨的星夜?

    她的出现,是他此生唯一的光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