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股权和债务让渡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

    深夜,睡觉的时候慕安然翻来覆去,霍彦朗也被她的动静闹醒了。

    “怎么了,睡不着觉?”

    慕安然整个身体都紧绷着,轻轻咬着唇。

    “睡着了。”

    她轻轻地说,强迫自己入睡。

    霍彦朗将她轻拥入怀,慕安然为了不吵到霍彦朗睡觉,只能把呼吸放平稳,把脑袋清空陪着他入睡。

    过了一会儿,她的呼吸声真的变得均匀起来。

    在黑暗中,她感觉霍彦朗拥着她一会,他直到听到她平稳的呼吸声后才轻轻坐了起来。

    感受到枕边人的动作,慕安然整个身体都紧绷着。

    忽然,霍彦朗并没有离开,而是俯下身轻贴着慕安然的小肚子,就在思绪慌乱中,慕安然突然听到霍彦朗低沉而带着浓烈眷恋不舍的声音:“晚安。”

    “然然晚安,宝贝晚安。”

    慕安然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心里头却风起云涌,眼泪也悄悄沁了出来。

    他在对她道晚安,对她肚子里的宝宝道晚安。

    ……

    一大早,慕安然到研究院上班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研究院门口,看到她便迎了上来。

    “慕小姐吗?”

    “您是?”慕安然意外地打量着对方。

    “我姓张,职业是律师。”对方伸出了手,“令姐非法侵占慕先生财产的时候,我曾受邀替慕先生处理过这桩案子,我们在医院里打过照面的。”

    慕安然微微拧了拧眉头:“张律师?”

    “慕小姐不用害怕,我不是来找麻烦的,只是慕先生有份文件让我给你。”

    “我爸?”

    “是。”

    研究院小茶水间里,慕安然倒了一杯热茶给对方:“张律师不好意思……我们这儿没有正规的待客室,只能麻烦你坐在茶水间里了。”

    一个十平方的房间被研究院的人布置得很文艺,虽然小但坐在里面却很舒服。

    张律师随即摆摆手:“没有关系。就是这份文件,还麻烦慕小姐仔细看看。”

    张律师从手里拿出一份文件,慕安然愣了一会接过,拿到手里后慕安然发现这份文件并不薄,拎在手里沉甸甸的。

    她低头看着这份文件,翻阅的时候整个身子都绷直了。

    “我爸这是要做什么??”

    宁锋实业的股权和债务让渡书!

    文件里写明了股权转让的甲方和乙方,同时表明了在股权让渡的时候债务也一并过渡到慕安然这边来。

    宁锋实业如今是个什么状况,大家都心知肚明,连张律师也不好解释这份股权让渡书在这时候出现究竟是代表什么意思。

    “慕小姐,慕先生可能有自己的打算?”

    疑问句而不是祈使句,慕安然静静坐在椅子上看这份协议。

    “这是我爸的意思么?”

    “确实是慕先生的意思,对了,他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

    慕安然抬头,对上张律师的眼睛。

    今天张律师来得早,就算两个人现在坐在茶水间里时间也不过是恰好八点整,慕安然脸上还有着晨起的温和,张律师看着慕安然这张和气暖暖的脸,有些不忍心:“慕先生让我告诉你,这份股权和债务让渡书你一定要签!”

    “一定要签么?”慕安然喃喃问,是这个意思?

    “是,慕先生千咛叮万嘱咐。”

    慕安然:“……”

    宁锋实业被爆出资金链断裂的事情如今还沸沸扬扬,海秀快速道项目停工已将近一周,宁锋实业如果再不开工,宁锋实业面临的就全是债务了。慕方良这是想要从这些事里脱身出来,把所有的事务交给她么?

    还是……经过了昨天那件事以后,明着知道她怀着宝宝……

    “慕小姐,我猜测慕先生的意思是,你们夫妻债务是共同的,既然霍总把擎恒集团的麻烦转移到了宁锋实业身上,那么你作为擎恒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自然也能承担下这份债务。再不济,慕小姐身边还有霍总帮衬,慕先生无能为力的时候交给你确实也是一件办法。”

    慕安然看着张律师。

    张律师继续道:“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依我和慕总目前打的交道来看,慕总做这样的事并不奇怪,这一点慕小姐作为慕先生的女儿应该更明白才对,不是吗?”

    是!慕方良向来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慕安然看着张律师坚定的眼神,整个身子都晃了晃。

    虽然明知道结果是什么,慕安然还是问了问:“宁锋实业的债务一共多少?”

    “现在粗略来算也不多,大概四百多万。”

    “四百多万……”慕安然不由得微微轻颤。

    她出生在慕家,从小到大并不插手慕家的商业事物,或许这四百万对于曾经慕家并不算多,但是对于她现在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数目。或许霍彦朗有这样一笔钱,但是慕家对霍彦朗已经亏欠了这么多,她怎么能让这些债务和霍彦朗扯上一丁点儿关系?

    “慕小姐,你的决定是?”

    慕安然唇色有些发白:“我爸是非让我签不可么?我还年轻,我可以承担,哪怕用十年、二十年还掉债务也没有关系,我爸已经老了,我能谅解他,但是麻烦张律师再出一份协议书好吗?”

    慕安然脸上有着决绝,眼神笃定,她有自己的坚持!

    “慕小姐的意思是?”

    “我和霍彦朗是夫妻关系,夫妻债务共同承担,但这是慕家的事情,我愿意替我爸接过这个摊子,这是因为他对于我有养育之恩,但他对彦朗并没有,这份债务和霍彦朗没有任何关系。张律师,您帮我出一份附加协议,这一份债务我个人承担,不管婚前婚后,霍彦朗均无承担的义务!”

    “慕小姐,你真决定要这么做?”

    或许这件事落到霍彦朗手里,很快就能处理掉这笔债务,可慕安然决心自己承担,那么难度就变大了许多。

    “确定。”慕安然话语灼灼。

    张律师看着慕安然的视线都多了几分尊敬。

    “慕小姐决定了也行,慕先生的债务或许也没有这么多,一会签完合同我替你找几位专业的会计师清算一下宁锋实业的财产,目前我已知的四百万是工程已购入的材料费,宁锋实业如果真的拍卖,这些材料费也算是宁锋实业的资产,至少能相应对冲债务。”

    张律师翻开了协议书,手指落在了一个空白处:“虽然背了债务,但慕小姐你这次得到的宁锋实业的股权也相应是100%,考虑清楚了就签字吧。”

    慕安然看着文件上的百分之百,轻笑着的笑容都有些苦涩。

    她不要什么股权,原本如履薄冰的生活又添上了重担,似乎知道了真相之后,离之前幸福简单的生活又远了些。

    慕安然收了心里头杂乱的思绪,笑了笑:“好。”

    没有犹豫,直接将名字签上了。

    张律师也不多做耽搁,他站了起来:“那我就回去处理这份文件,希望慕小姐能够等我消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慕小姐怕是要在未来几天抽出时间,慕总在昨晚已经决定将宁锋实业拍卖出售,海秀快速道项目也确定和政府项目小组再行商议,进行二次招标,放弃这次的项目承建权了,很快相关债务以及盈利明细就会出结果。”

    “好。”慕安然脑子里一团乱糟糟。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宁锋实业的唯一股东。

    张律师说完,也不再泄露别的消息,只是最后走出茶水间的时候,又回头看了慕安然一眼:“这阵子宁锋实业的实际经营都会由慕总负责,慕小姐不必太过操心。”

    其实早在昨晚,慕方良就已经做出了所有关于宁锋实业经营方面的决定,所有的事情稳步进行中,宁锋实业很快就会注销不存在了,而他特地走慕安然这一趟,这已经是慕方良交代的最后一件事。

    ……

    慕安然一上午都工作得心不在焉,到了下午的时候,童婷倒了一杯温水给慕安然。

    “安然姐,喝点温水?”

    慕安然接过温水,童婷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孕妇能不能喝奶茶,所以我就没给你泡,安然姐你还是喝温水好了。你身体又不舒服了吗?总觉得你今天脸色特别苍白。”

    慕安然笑了笑:“嗯,还好,谢谢小童。”

    接过了童婷的温水,杯子也是温热的,捧在手心暖了许多。

    声音轻轻的:“我不是身体不舒服,只是心里不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

    突然,慕安然放在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安然姐,有电话。”

    “嗯!”

    慕安然接起,那边突然传来急促的声音:“慕小姐吗?我们是中心医院医务科,有个情况我们必须向您说明一下,慕先生他……”

    “我爸?我爸他怎么了?”

    “慕先生他不见了!”

    医院打电话来一般都是有急事儿,要么是病人进抢救室了,要么是病人需要家属签字手术,慕安然以为是这些,现在对方却告诉她慕方良不见了……

    “慕小姐如果有空的话,还麻烦帮着找一找。慕先生从昨天晚饭出医院后,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早上我们的护士查房以后才发现慕先生彻夜未归,这个情况我们必须向家属和公安机关说明。”

    怎么可能呢……

    对方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这次的事情新闻媒体几度报道,而记者也常常在慕方良病房外蹲守,医院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道:“慕先生会不会携款而逃……这是涉及刑事责任的,还希望慕小姐您能上心一些!请尽快帮着寻找!”

    慕安然挂了电话,心神不宁跌坐下来。

    股权和债务全部都让渡到她身上了,怎么还会携款潜逃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