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霍彦朗,我既爱你,却又恨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携款潜逃绝不可能,那么如果不是携款潜逃呢?

    慕安然想都不敢再想!

    慕安然拿起了包:“小童,你帮我和唐处请个假!”

    “诶?安然姐你要出去吗?你要去哪里?”

    童婷的话还没问完,慕安然已经冲了出去。

    到达医院的时候,许多记者和警察围着慕方良的病床,就连来病房找慕方良签文件的宁锋实业的人都怔地站在病房入口。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站在病房内向警察解释。

    “慕先生从昨晚就没回来,我们的护士正好换班交接,所以也没注意到,早上另一位护士再次查房,发现这张床上一整夜都没人睡觉,所以才确定了慕先生确实一夜未归。”

    警察的脸色都臭了,慕方良本来就官司缠身,现在一个官司已判,第二个官司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毫不夸张地说,慕方良这辈子一定是在牢里度过下半生了,可现在人丢了,这个责任谁来负?

    “监控录像呢?沿途的监控录像就没找到人吗?”

    没等医生回答,在一旁蹲守的记者已经不甘寂寞地举起了话筒:“请问前慕氏集团的慕总确定失踪了对吗?宁锋实业参与恶性商业竞争谋害人命,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

    “警方这一次回加大力度来搜捕吗?网上已经掀起另一轮讨论,网友们很关心这件事,作为国内第一起发生在大众眼皮底下的恶性商业竞争案,这一次你们官方会怎么处理呢?”

    慕安然听着这些话瑟瑟发抖,所有人都以为慕方良是畏罪潜逃了!

    “不会的!”慕安然出声。

    这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慕安然咬着唇,“我爸不会走,他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记者看着面色发白的慕安然:“这位是慕小姐吗?”

    “慕小姐,据我们所知你除了是慕先生的女儿,同时也是擎恒集团霍总的妻子,我们能采访你吗?说说你作为两方当事人最亲密的人,你是怎样看待这件事的?你觉得慕总是真的畏罪潜逃了吗?”

    “是啊,是啊,慕小姐,麻烦您回答一下,霍总和慕总既然是岳父和女婿的关系,怎么会闹得这样僵呢?当初慕氏的跳楼案,是不是也是一起恶性商业竞争案件,是不是擎恒所为?所以这次慕总报复来了?”

    所有人一齐蜂拥至慕安然这儿,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慕安然眼睛一花。

    突然,一双手从慕安然的背后伸了过来,将她轻轻一拥,替她挡住了所有人。

    整个病房的气氛都变了,仿佛变得凝重,变得谨慎,每个人都变得如临大敌,眼中又透着敬畏与意外起来。

    霍彦朗温热的气息淡淡呵在慕安然的脖子间。

    “怎么来这里了,也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这句话虽然是对着慕安然说的,但那双幽沉的眼睛稍稍抬起,目光却是落在一帮记者身上。

    这些记者原本就是来捕风捉影的,刚刚朝慕安然一起涌过来也是为了抢占新的新闻热点,没想到霍彦朗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率先问问题的记者黑了脸,他刚刚话语之间提到了霍彦朗,“霍……霍总。”

    “霍总,不好意思!”

    “出去。”霍彦朗冷冷出声。

    这一声仿佛如寒冰一样,愣是谁都看出来刚刚他们的动作太危险了,惹霍彦朗不痛快了。

    许多记者面面相觑,赶忙退了出去。

    病房里少了聒噪的记者,只剩下几个警察和两位医生,倒是安静了许多。

    病房安静下来,慕安然只感觉到霍彦朗衣间的凉意和清香,他一定是接到了她跑出来的消息,立刻就赶了过来。

    果然……她现在一直在他的监视之下生活。

    慕安然心口有点酸,但是想想也没什么不对,他们慕家本来就对不起他,原来两家之间渊源那么深,她还记得霍彦朗在病房里说过的那些话,慕家破产时她痛苦不堪,知道是他做的,她责怪他,怪她不能理解她的内疚和自责。而霍彦朗就只说了一句话,他也家破人亡过,可那个时候又有谁懂他的痛了?

    那时她觉得很对不起,没办法陪在他身边,觉得自己如果能够陪在他身边,一定不会让他那么痛苦。可这么多事情发生了,到了最后她才知道一切都是个笑话,原来都是慕家害的,如果不是因为慕家,霍彦朗不会孤身一人,不会那么渴望一个家,渴望拥有自己的幸福。

    “霍……彦朗,放开我。”慕安然小心翼翼出声。

    霍彦朗却把手收紧了,将她牢牢护在怀里:“这种人多的地方很危险,下次要过来的时候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也告诉我,我可以处理。”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她要怎么告诉他?告诉他她一切都知道了吗?

    “霍彦朗,我们出去吧。”

    慕安然最后还是挣扎着从霍彦朗的怀中出来。

    霍彦朗目光淡淡落在几个警察身上,返身跟着慕安然走了出去。

    慕安然心不在焉。

    突然,一双手从身后牵着她,羁绊了她离开的步伐。

    “安然,你不开心。”

    “对,我不开心。”慕安然直言不讳。

    霍彦朗拧紧了剑眉,深邃的眼底再也不见冷漠。

    “因为慕氏和慕方良?”

    “对。”慕安然低下头。

    “从昨天开始,你就不开心。”

    “不,霍彦朗,从很早之前我就不开心了,只是我没有发现,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安然。”霍彦朗一改在病房里的黑脸,神情变得无奈和温柔,“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慕安然摇摇头,眼睛有点发红:“我现在只想找到我爸……”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说的话,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慕方良是畏罪潜逃了,不,不是觉得,而是肯定。

    所以当张律师带着宁锋实业的人出现在慕安然面前,大家才觉得事情有异。

    “慕小姐,我们……这一份文件是清算宁锋实业财产的合同,是宁锋实业的最后一份合同了,我们想找慕总签字单实在找不到。张律师说,慕总把宁锋实业给您了,您才是现在宁锋实业的持股人,债务和剩余资产都归您,所以我们来找您签字。”

    “我签。”

    宁锋实业的人看着慕安然签字,他们自己也跟着抖了。

    宁峰实业归慕安然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慕方良的消失和财产及债务无关!

    慕方良不是为了逃避债务所以走的……

    突然,就在慕安然急得团团转的时候,警局那边终于来了电话。

    “慕小姐,有监控视频慕总往原本慕家所在的老别墅区去了。”

    “慕小姐,我们正赶往那边,如果您这儿有慕总的消息,也请立刻报给我。”

    “我跟你们去!”慕安然脸色都急发白了。

    在这过程中,霍彦朗一直一言不发跟在慕安然身侧,当张律师和宁锋实业的人赶到慕安然面前,让慕安然在文件上签下名字的时候,他幽沉而薄淡的深眸终于敛了敛,泄露出了心底的意思情绪。

    这情绪说不上是好是怀,但总归是有些意外的。

    慕安然急急忙忙往外跑,霍彦朗突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拉住了她。

    “安然。”他的声音有些沉。

    慕安然红着眼睛回头,眼里的担心不言而喻。

    她甩开他的手,却被男人宽厚的大掌牢牢擒住,“放手,让我去找我爸……好吗?”

    “你什么时候成了宁锋实业的持股人?”目光灼热。

    “今天早上,就在今天早上!但是你放心,我已经让张律师在那份合同上出具了另一份附加协议,不管宁锋实业欠债多少钱,都由我一个人承担,我会想办法努力还掉。”

    霍彦朗嘴角扯了扯,一言不发。

    第一次,让他觉得这一次吵架让两个人走得更远了。他甚至无法对她的生活了如指掌,而这么大的事情她没有和他说。

    如果他刚才没有听到呢?她就打算不说了,把这件事当做她自己的事?

    慕安然红着眼,盯着霍彦朗抓着她的手,再说了一次:“放开。”

    “霍彦朗,求求你,就当我求你了。这件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爸他不是因为债务才失踪的,我害怕……我害怕他……”她终究没说出来,“你不要拉着我,如果晚一分钟,如果真是因为晚了这一分钟导致我见不到他,霍彦朗,我会恨你。”

    “每一次慕家出事,都和你脱不开关系,霍彦朗,我既爱你,却又恨你,我都快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而且,十年前那样……”堪堪把话收住了。

    慕安然红着眼睛,终于使出了吃奶的劲从霍彦朗的手里挣脱开来,小跑着离开。

    慕安然疯狂拦车,高峰期一辆出租车都没看见,她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突然熟悉的保时捷出现在面前,车窗降下,露出霍彦朗隐忍而沉着的脸。

    “上来。”沙哑的声音缠着不舍。

    他到底是生她的气了,可他还是放不下她,不忍心看她急成这样,更放心不下她的安全。

    慕安然眼睛裹着雾气,愣了几秒,几秒后红着眼眶打开车门,迅速坐了上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