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是你……你是死者家属?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车子很快就驶到了慕家别墅区,整个小区蔓延着异样的氛围!

    警察把小区围起来了,周围拉起了警戒线,霍彦朗的车并没有人拦,直接载着慕安然就开往慕家那栋房子去。

    慕家的房子自从被查封以后就封存起来了,至今慕安然都不知道究竟买了慕氏集团的人是谁,只知道对方连同慕家的别墅也一起拍了下来。

    慕安然咬着唇看着自己长大的地方,转过头看着霍彦朗。

    霍彦朗眸色深沉,一言不发。

    她刚才情急之下说的那些话,还是伤到他了吧。

    “我下去看看!”移开了目光,说完就要推门。

    突然,一双温热宽厚的大手牢牢抓住了她。

    慕安然回头,看着这一双抓着她的大手,霍彦朗的指节滚烫,他似是定了一定,最后还是放开。

    沉声:“不要跑太快,小心看地面,身体不舒服立刻停下来。”

    慕安然眼睛顿时红红的,“嗯!”

    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关心着她。

    慕安然头也不回地跑向别墅,奇怪,别墅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个人面色凝重地做着记录。

    穿警服的年轻人一看就是新入职的警察,脸上还写着稚气,心里想的都表露在脸上,看见慕安然来了,先是一愣,然后就要把慕安然拦下来。

    “女士您好,这是我们的办案场所,麻烦您在外面等着。”

    慕安然红着眼,“这是我家!”

    慕方良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回来了他一辈子的家,慕家自从做生意起就在这个别墅区置业了,这个院子也是伴随着她长大的院子。慕家做大之后只是把隔壁也买下来了,可她的家没变!一直是这里!

    “是你……你是死者家属?”

    “什么?”

    慕安然整个人跌坐下来。

    年轻警察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愣着看着慕安然。

    “慕小姐,对不起,我们……你……”尴尬又担心。

    出了这种事情,他们一定要安抚好家属的情绪工作,可是现在一不小心就说出来了。

    霍彦朗刚停好车,看到慕安然蹲坐到了地上,男人迈开了修长的腿,加快步伐到了这里,漆黑的眼底仿佛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看得人心惊肉跳。

    两个警察都被吓到了,慕安然则抬头看着霍彦朗,她的眼睛在一瞬间通红,氤氲着水汽,像是一双小兔子般的眼睛,这双眼睛曾经对他甜甜笑过,也温柔地盛满了娇意,真诚而动人……但现在这双眼里,死气沉沉。

    “爸……”慕安然软着身子,咬紧了齿畔,拼了命地想起来,但是腿一软又跌坐了下去。

    “霍先生?”有个年轻的警察认出了霍彦朗。

    霍彦朗眸光凌厉,从容,优雅,但仔细一看,现在霍彦朗眼底的暗沉里也裹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的手虽然垂放着,想去拥起慕安然,可修长的手也一直紧握成拳头,只有在碰到慕安然的那一刹那才恍然放松,变成了柔和的样子。

    “事情还没搞清楚。”他沉沉的声音,莫名给了人安定的力量。

    慕安然好像一瞬间回过神来,“对,事情还没搞清楚呢……说不定,不是呢?对不对,霍彦朗,不是我爸……对不对?”

    两个年轻的警察看到这个情况,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慕安然看到这个表情,顿时跟疯了似的,咬着牙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含着泪看向四周,终于让她找到了人声鼎沸的地方。

    “真是渗人,好端端的跑回到这个地方做什么,想不开就算了,还要来这里,以后我们在这里怎么住!”

    “别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天的慕总说不定就是以后的我们,要是生意做失败了想不开,你也想一死了之。”

    “啧啧,慕总高傲一世,糊涂一时。”

    “怕是觉得身体也不好,活着也没意思,干脆来这里吧?家里进不去,死在这条河里也算是死得其所,至少心里头舒坦一点!”

    “这一次怎么没见慕夫人,慕方良不是很爱姓柳的吗,这些年慕总这人除了爱钱,也不喜欢玩女人,哪像你们这些人?”

    慕安然还没走近就看到警戒线外围满了人,当失魂落魄看到里面的场景时,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

    “爸!”

    不会的,怎么会这样呢!

    刚刚还说监控视频发现慕方良来了这里,她不要看到这个结果,她宁愿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慕方良,哪怕他起来骂她也好!做什么都行,不能这样……

    警戒线里面许多警察在勘测数据,大批的警力都集聚在这里。

    有人看到慕安然进来了,立即扬声道:“办案现场,都别靠近,来人带远一点。”

    慕安然已经彻底控制不知自己,挣扎与阻拦间终于看到地上的人形……盖了一块白色的罩布,她浑身发颤,再也控制不住晕了过去。

    ……

    《昔日慕氏集团董事长自杀身亡》

    《宁锋实业原董事长或因网络暴力畏罪自杀》

    《枭雄三十年,回首慕氏这些年的兴业与衰败历程》

    这些消息以及电视台的报道一出来,震惊了整个a市!

    病房里。

    慕安然从混沌的黑暗中睁开眼,光亮,模模糊糊……还有廖院长上了年纪的脸。

    廖院长正在往慕安然手上扎针孔,专业而细心地调了调仪器,看到仪器上显示的心率产生了变化,廖院长侧过头去看着慕安然。

    “你醒了?”像妈妈一样的声音。

    慕安然晕晕沉沉,脑袋放空,怔怔地看着干净的天花板。

    廖院长带着些责备的声音传来:“你可不能再这样任性了,孩子本来就刚怀上,而且你是投胎,还没有过三个月稳定期。之前也和你们说过,不可以做剧烈运动,情绪也不能太激动,你怎么就是不听呢?这次好不容易保下来了,你们再乱来我可就保不住了。”

    慕安然动了动嘴:“廖院长……”

    浑浑噩噩,廖院长到底说了什么呢?宝宝吗?慕安然终于觉得小腹一阵抽疼,好不容易平缓的情绪又开始席卷而来,眼睛湿润莹亮,这小模样看起来都让人心疼。

    “我爸,我爸死了啊……”

    她好难受,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表达她现在的心情。

    “我再也没有爸爸了,以后再也没有爸爸了。”

    廖院长正在调节医疗仪器的手一僵,所有责备的话顿时无法再说出口。

    慕家发生的事情,她再怎么年纪大了也没法不关心,不说这家医院其实有擎恒集团的股份,她自己本人也认识霍彦朗,而最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事情闹得太大,新闻媒体轮番报道,加上事件的主角又声名显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最后又是这个结局,自然在网络媒体上掀起了很大的风浪。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慕安然是从命案发生现场被送来医院的,病发的原因是受刺激过度。

    一双手探到了慕安然的额头上,看起来像是在试体温,但对于现在的慕安然来说,这更像是一种安慰。

    慕安然闭上了眼睛,廖院长看到她的眼角划出了泪,廖院长叹了一口气。

    廖院长检查完了出去,没一会就走进了一个人来,慕安然睁开眼,雾气朦胧的眼睛看到了霍彦朗。

    “霍彦朗。”慕安然声音很软。

    她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等到他走上前,终于看到他眼里的血丝。

    他的眼睛也正发红着。

    “我爸……”

    慕安然要起身,却被这双大手牢牢摁住。

    “我睡了多久?”慕安然的声音平静得没有起伏,语气平直得连悲伤都听不出来。

    “八个小时。”

    “我爸呢?”

    “殡仪馆。”

    “所以,死的真是我爸吗?”

    慕安然激动起来,手上的输液管也跟着摇摇晃晃起来。

    突然,摁住她肩膀的大手沉沉用力,压制着她动也不能再动,就这么被逼着冷静下来。可是这种冷静,完全令她无处发泄,只能愣愣地看着霍彦朗,目光开始一点点变化。

    “所以……地上的那个人,我看到的用白布盖住的那个人,就是我爸对吗?我连他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是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霍彦朗!你告诉我,告诉我好不好!!”

    霍彦朗走进慕安然,他衣间上有淡淡的清香味,慕安然稳着,喉间却一阵反胃。

    抖着抖着,她渐渐没了力气。

    等不到霍彦朗的回复,她抬起了发肿的眼睛望着他。

    “我最后问一个问题,是自杀还是他杀?”

    “自杀。”

    得到答案的慕安然哭着哭着就笑了。

    “霍彦朗,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不好了,他已经把股权和债务转让给我了,他不可能畏罪潜逃,我爸这样的人……如果能早些找到他,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她痴痴地笑,“你不是一直派人盯着我和他吗?为什么他不见了你不能及时找到?”

    “霍彦朗,你说啊?你一定很早就知道他出去了,去了哪儿,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啊……”失去了至亲,这种痛犹如剥皮抽骨。

    慕安然卯足了劲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如果你早点说,早点告诉大家他在哪,他就不会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