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死得寒酸,葬得风光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把顾盼和霍擎风送进大厅,慕安然回过头,视线又落在前方。

    追掉会入口的不远处,此时正走来两个人。

    一身黑色正装的司启明和戚风也来了。

    司启明没有刻意敛着身上的军威,而戚风则看起来正式一些,两个人身后十米处远远跟着几个黑衣保镖,更远处还有一些穿军装的人。自从司启明从亚马逊地区带队野练回来后,军衔就更高了一些,而戚风一直都是戚家的掌门人,掌管着社会上的许多门门道道,出门习惯带保镖,两个人身份本来就和平常不一样,此刻看起来自然非富即贵。

    慕安然还来不及反应,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弟妹。”司启明已经主动与她打招呼。

    好久不见……真的好久不见了。

    上一次见面还是霍彦朗受伤的时候,慕安然还记得自己穿着可爱的米老鼠连衣裙乔装打扮去医院看霍彦朗,那个时候戚风也还随性取笑她,现在的戚风也看起来经历了不少事情,收敛了身上的痞性,一本正经地站着。

    没想到大家再一次见面,竟然会是在慕方良的葬礼上。

    世事弄人。

    “霍彦朗呢?”戚风扯开薄唇,单刀直入地问。

    慕安然立即收回了思绪,复而回头看着吊唁大厅。

    她刚刚迎接顾盼和霍擎风的时候忍着哭意,现在声音还有些沙哑,忍了忍,轻轻开口道:“在里面。”

    司启明看出了她的异样,道:“弟妹,我先带戚风进去找他。”

    “嗯。”慕安然点头。

    司启明和戚风进去,进去后,好久没掺和这档子事的戚风忍不住开口道:“怎么觉得这弟妹怪怪的,霍彦朗没给她吃饱饭?”

    司启明顿时不悦地皱起眉:“死的是慕安然的爸爸,你希望她兴高采烈的迎接你进去?”

    司启明步履生风:“一会进去把嘴巴放干净点,否则霍彦朗收拾你。”

    “嘁。”戚风近来被管得死死的,难得放肆,不以为然。

    司启明睨了他一眼,“你以为慕方良死了,他会高兴?”

    “怎么?”

    戚风看了司启明一眼,司启明不再说话。

    灵堂布置得一如选址,一点也没委屈慕方良的身份。

    司启明还没进部队的时候就和霍彦朗在一块玩,戚风那时虽然没和霍彦朗很熟,但到底也能称得上朋友。他们二人都对慕家与霍家当年的事情知道一点,可司启明因为年长戚风一些,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最多。

    此刻,看着灵堂里黑压压一片来吊唁的人,以及中间慕方良意气风发的黑白照片。

    司启明沉了声:“倒是风光。”

    戚风勾起嘴角,神色严肃:“怎么?”

    “没什么,只是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

    走进人群里,戚风压低了声音问:“什么事情?”

    “那个时候霍彦朗的父母去世,葬礼你参加了没有?”

    “没有,怎么了?有人来找事了?”

    司启明原本如常的表情一沉,凝睇了戚风一眼,戚风顿时收敛起来。

    司启明道:“这倒没有,只不过那个时候灵堂小小的,直接设在殡仪馆里面,里头黑漆漆一片,比起霍家当年的产业,看起来寒酸又可怜。”

    戚风大概明白了司启明的意思,勾了勾嘴角倒没再搭茬儿。

    灵堂里大家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因为慕方良的追悼会由霍彦朗主办,而经过了这次一系列事件之后,霍彦朗在a市的风头一时无二,难得有霍彦朗岳父葬礼,别有用心的人怎么能不来凑热闹?

    此时大家不约而同穿着颜色相近的衣服,一时间倒显得司启明他们不太显眼了。

    一旁有人说话声也不太注意,直接传进了这两个人的耳朵里。

    “这慕总死得寒酸,葬得风光,本来是破产自杀,就因为霍彦朗娶了他女儿,现在倒是热热闹闹的办起了追悼会。”

    “霍总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之前这事儿都闹成这样了,要换别人指不定就和慕二小姐离婚了,哪能像现在这样,还不计前嫌地出钱出力给人办葬礼啊。”

    “就是……”这两人的窃窃私语声戛然而止。

    “霍、霍总!”突然有人惊慌叫。

    私底下讨论这些话被当事人听到,总归让人有些尴尬。

    “嗯。”霍彦朗深沉点头。

    戚风和司启明则在人群中走过来,对上霍彦朗复杂而藏着点冷漠的视线。

    霍彦朗刚刚看到戚风和司启明从门口进来,他与别人打完招呼就走了过来,却没想到恰好听到底下人在议论自己。此时他面色如常,压根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倒是司启明见多了这样的事,如常和霍彦朗打招呼。

    “彦朗。”

    “嗯。”

    戚风则还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不过没再像之前那样开玩笑,“带我们去给你岳父上柱香?这里人有些多。”

    “上香?不用了。”霍彦朗淡漠的目光落在戚风身上,漆黑的眼底不见悲痛。

    “去茶水间吧。”直接淡淡道。

    ……

    外头,一直有人过来,有些是慕方良生前的好友,例如隋崇光的父亲隋增益和孙芸芸的父亲孙耀生,这两个人当初与慕方良一起并称a市实业产业三大巨头,如今慕家没落了,倒剩下他们依旧孜孜不倦抢夺地产。

    简单的打过招呼之后,他们俩进去了,接下来还来了不少慕安然不认识的人。

    不管怎么样,人去世了万事皆空,她站累了,里头有人出来让她进去,可她不想进去。

    进去的话,要和霍彦朗站在一起招呼那么多人,她要怎么面对呢?

    一阵江风吹过来,慕安然头发都纷乱了些,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些憔悴。

    她低头吸了吸鼻子,盯着胸前的小白花,难受得轻轻动手推了推。

    终于,她等待的人来了。

    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在风中响起:“安然!”

    慕安然含着泪抬头,看到柳眉穿着一套深棕色的连衣裙站在门口,那双苍老的眼睛盯着她。

    柳眉明明才五十多岁,还不算年老,一直保养得宜,所以看起来不过四十有余,高贵优雅,可自和慕方良离婚后,现在看起来像是一夜间老了十岁。

    慕安然所有的动作停止在看清柳眉眼里的憎恨这一刻。

    “安然!”柳眉又喊了一声。

    慕安然站在风中,动了动唇,终于叫出了一声:“妈。”

    柳眉责骂慕安然的话说不出口,只是母女再次见面,谁也没想到会变成仇人,会有这么深的隔阂。

    “你别叫我妈。”柳眉眼睛有些肿,她看着这高档的灵堂,看着慕安然的眼神从痛楚也慢慢变成了冷漠。

    她慢慢扫过慕安然身后的挽联,许多人送来了挽联,甚至就连顾盼和霍擎风进去后,他们带来的挽联也摆放在了入口处。

    柳眉轻颤着身体:“我这个女婿真有本事。”

    “妈!”慕安然红着眼睛,一句话再也说不出来。

    柳眉也没有刻意嘲讽慕安然,她只是心里痛楚。这么多年了,他对慕方良有着很深的感情,可她现在呢?甚至连帮慕方良主持葬礼的身份都没有,她已经和慕方良离婚了,而慕方良死了……以一种她这辈子都没有想到的方式死了,而这一切拜谁所赐?

    “就连军政霍家的老爷子都送来了挽联,方良死得真是有面子。”微微苦笑。

    柳眉的目光一寸一寸往下移,“司家的挽联到了,戚家的挽联到了,顾家的挽联也到了,隋总、孙总、张总……方良死得冤枉,但也死得满意了,对吗?安然,妈真高兴。”

    柳眉悲伤过度,一步也不往灵堂里走。

    “妈,你骂我吧,行吗?都是我的错。”慕安然终于忍不住了,情绪泄露出来。

    “不,不是你的错,只能怪命运弄人。这件事妈不怪你,但妈到底会怪霍彦朗,所以你也别指望妈能说什么了,毕竟里面躺着的是你爸。安然,妈知道消息后,本来不敢来,可又不舍得不来,毕竟方良就在里面,错过了这一面,我可就这一辈子也见不着他了。”

    柳眉难堪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来的人都穿黑的,唯独她这个妻子穿着棕色的衣服:“你知道吗,这条衣服还是方良给我买的,他一定想不到,有一天我会穿着这条衣服来参加他的葬礼。”

    冷风嗖嗖,慕安然彻底听不下去了,看着柳眉这张脸,望着这些刺骨的表情,她跪了下来。

    “妈,求求你了,别再说了,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不懂事,非要和霍彦朗在一起,如果我不逃避,如果我留在爸的身边,他就不会做傻事了,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别再这样了好不好……”

    “安然,你知道吗?我爱着你爸,虽然我做了错事,可我也爱着他啊!”

    柳眉在没进追悼会之前彻底疯了。

    不远处跟在柳眉身后的人停下了脚步,慕岚穿着一双平底鞋和简单的黑色单裙站在阶梯上,看着慕安然跪着痛哭流涕。

    慕岚像是蜕变了一样,脸上洗净了浓妆,露出干净的脸,看到眼前慕安然和柳眉相互跪着,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抬头看着黑色的“慕方良追悼会”几个大字,静静委屈地红了眼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