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救人呐!有人落水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方良算不上是她父亲,充其量只算是她的养父。

    可是,做了二十多年的父女,真到了人死为大的这一步,她再怎么不懂事都会来看一看,更何况今时不同往昔,她也不是当初的慕岚了。

    慕岚想要往前,可看到柳眉无动于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慕安然,她下意识地不再上去。

    ……

    柳眉和慕岚最后都没有进灵堂。

    里头的慕方良只剩下被富贵劫持的躯体,其实人没了就是人没了,人不在了,见这所谓的最后一面又能做什么?

    柳眉在看到慕安然跪下来的这一刻,就再也不想进去了。

    心里头的最后一丝念头断掉。

    “一会你进去,帮我和你爸说一句我就不进去了,妈爱着他,我不想见到他没有生气的脸,你告诉他:方良,我把你记在心里,你永远是二十多年前意气风发的样子,这些年没有变过。”

    “我年纪也不小了,再等个几年,我也去找他。”

    “妈!”慕安然跪着哭红了眼睛。

    等到慕安然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晰,眼前的柳眉早已经颤抖着身体离开了,冬日的天这么冷,她冻得脸色发白,越显得眼眶红肿得显眼刺目。

    模模糊糊中,人行道上似乎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刚叫出一声:“姐!”

    那抹平凡而不再张扬的背影已经融入了茫茫人海中。

    “妈!姐!”

    慕安然靠着墙,一直强忍着心中的情绪,这一次豆大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一颗一颗落了下来。

    慕方良的葬礼,所有的家人都远去,真的只剩下她了!

    想等的家人都到了,人来了,人走了,没了期盼的慕安然像失了魂一样,她再也站不下去,小腹传来一阵阵闷痛,她面色惨白地扶着墙走进灵堂。

    灵堂里全是来吊唁的人,人们有序地在司仪的带领下上前去上香,吊唁遗容。

    所有人看到她都很恭敬,每个人都向她点头示意,还有些根本不认识的人上前来安慰她,甚至有人带着女伴前来,女伴热情地劝慰她。每个人都表现得很亲热,倒让她觉得刚才柳眉的冷漠和抱怨才是最真实的感情。

    所有人都带着面具,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人。

    慕安然红了眼眶,打起精神应付了一会儿,她的心累了,精神也累了。

    慕安然只是想找个地方松口气,她不想再这样了!她迷迷糊糊走到一个地方,熟悉的声音隔着并不隔音的日式装饰墙传了过来。

    “这茶也喝了这么久了,霍彦朗,你的样子怎么还这么淡定?”戚风的声音。

    “好了,别胡闹。”司启明淡淡呵斥。

    “嗯。”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从茶水间里传了出来。

    他们三个人聚在了一块,竟然在茶水间里小憩,慕安然顿时整个人僵在原地。

    她下意识地转身就走,可下一秒,司启明的声音复而响起:“说到这里,我倒是有句话很想问问你。如果当初那个问题,我现在再问你一遍,你还会不会像当初那样回答我?”

    “什么问题?”戚风恬不知耻地插话。

    司启明耐心重复:“——你要慕家亡,也要慕安然。”

    紧接着便是短暂的沉默,茶水间里沉声静寂。

    慕安然的心紧绷起来,屏住了呼吸,就在她要缓不过气的时候,霍彦朗的声音响起:“会。”

    慕安然眼前一黑,这一瞬终于心死如灰。

    里头继续传出她想也不敢想的话。

    霍彦朗声音冷沉而带着一些说不透的情绪,这些情绪到底是什么,她已经没有心思再细想了,她只想知道事实竟然是这个样子的,而事到如今,他还能再说些什么。

    霍彦朗说,“慕方良该死,他的死我没有任何责任。”

    “你这么说,难道不怕慕安然伤心?嘁!”里头传出戚风的冷笑声。

    司启明沉稳道:“有的时候爱情也敌不过仇恨,何况当初她父亲害死了你的父亲和母亲,而你现在又阴差阳错导致了她家破人亡。”

    “有时候爱情也敌不过心里的伤痛,你们之间的隔阂太深了,好不容易修补好,又再次出现裂痕。这一次加上她父亲的一条人命,彦朗,我还是希望你想清楚。”

    “慕方良的死虽然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慕安然作为女儿,不一定能乐观接受。”

    里头好久没再出现霍彦朗冷沉而挟着深不见底的悲愁的声音。

    整个茶水间,只有司启明的声音轻飘飘传出来,声音很低,低得如果不够安静,几乎不可能听见。

    “就怕她不恨你,但她自责。”

    “如果她不坚持嫁给你,和你在一起,或许你和慕家之间的纠葛早就平息了,难道不是吗?”

    戚风吊儿郎当翘着二郎腿,霍彦朗则默不作声。

    司启明再传出来:“如果她无法和你继续在一起,你会同意吗?

    霍彦朗:“除非我死了,否则这一辈子我都要和她在一起。”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僵硬,近乎不欢而散。

    终于,这些话一句不落地落进慕安然的耳朵里。

    慕安然咬着唇,一直在瑟瑟发抖。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如果她不坚持嫁给你,和你在一起,或许你和慕家之间的纠葛早就平息了,难道不是吗?

    是没错。慕安然在心里默默给出了答案。

    而那句……

    ——如果她无法和你继续在一起,你会同意吗?

    ——除非我死了,否则这一辈子我都要和她在一起。

    那么她死了呢?

    慕安然生平第一次抖得不像话,这些话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慕安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什么也不想管,什么也不想再想。

    她这个世界,还有家人吗?没有了,柳眉恨她,而她恨霍彦朗。

    里头的话就像一颗炸弹,而他在医院说的那些狠话也不断在她脑子里旋转,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想也不想直接往外跑去。

    因为狼狈,几乎是手脚并用,再也顾不上肚子的不适了,失落而逃的过程中也难免磕磕碰碰。

    灵堂里的花圈多得放不下,许多都放到了过道来,慕安然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巨大的花圈落了下来!

    砰地一声,惊动了茶水间里的三个男人。

    司启明凝了眼睛,戚风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

    霍彦朗深邃的眼底乌黑而不透光,几乎绷紧了神经跑了出去!

    司启明心里窜上了一丝悔意,连戚风也料到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变得正经了起来,愣了一下一齐跟着霍彦朗的步伐追了出去。

    慕安然冲到了街上,望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发呆。

    她该去哪?她现在还能去哪啊?

    她红着眼眶,难过到了极致,连哭都哭不出来,她好像被背叛了,可霍彦朗这样怎么说得上是背叛呢?他也只是在说实话,对着司启明说实话!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可她……她却真的都没想过……原来有些事情竟真的这样让人难以接受。

    她怔怔地朝着一辆车走去,眼看对方来不及刹车,就要撞上了,突然身后一道蛮力将她拉了回来。

    慕安然呆滞地看着那个人的脸,她的眼神先是一亮,然后一暗,彻底失去了生息。

    男人携着儒雅却很冷厉复杂的目光看着她。

    慕安然动了动嘴,茫然而无助地想喊他的名字,却最后怎么也喊不出来。

    ……

    “慕安然!”

    霍彦朗幽厉而凌人的眼睛简直要迸射出火光!

    昂贵的大衣在风中缭乱,就连短而干练的头发都被风吹散了,越加显得他冷怖得可怕!

    “弟妹!”自知坏事了的司启明也加入了找人的行列。

    “你别做傻事,你出来!”

    远处,此时竟然传来一阵阵骚动。

    沿江路小,此时距离江边也不过百米距离,一眼就能看得到底。

    江边的人行道上许多人拥挤在一起,朝着江边呐喊:“救人呐,救人呐!有人落水了!”

    霍彦朗几乎想也不想往前头冲,骚动的人群中,有人目睹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急得要哭了。

    突然人冲了进来,矜贵而冷漠的男人狠狠抓住他的衣领,目击者紧张抬头,对上了一双发红的像野兽一样通红的眼睛,男人声音冷沉:“谁掉进去了,怎么回事?说!”

    司启明和戚风也站在一侧,三个出众的男人气场太过强大,吓得所有人都分了神。

    “有,有人掉进去了!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霍彦朗终于放开了那人的衣领,可下一瞬又狠狠地将对方的衣领撂了起来:“女人,长什么样?”

    那人被吓得腿都发抖了!

    “女……女人穿着黑色的衣服,长得很清秀,很漂亮!”

    接下来霍彦朗像疯了一样,修长的腿越过护栏就要跳下去,司启明和戚风下意识紧紧抓住他:“已经有人下去救了!两个男人下去了,你冷静一点!不说跳下去的人是不是慕安然,两个男人也足够救她了!”

    “这条江水这么湍急,如果他们救不上来,你下去也百搭!你还想再赔上一条命吗?那灵堂里的人怎么办?慕方良谁来处置?你想让慕安然更恨你?”

    还不够恨吗?是不是还要她更恨他一些?

    霍彦朗狂躁的身体慢慢冷了下来,一点点变僵。

    他终于,终于妥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