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男一女失踪,生死未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氏集团前董事长葬礼再生变!》

    《慕二小姐葬礼失踪,百米外惊闻有人落水》

    ……

    a市电视台黄金时段向来只播报民生新闻,今日这样一条新闻登上了《每日要闻》。

    男主播低醇的嗓音缓慢在电视里泄出:

    “今日,我市香江路段有二男一女坠河失踪,经过官兵及各方社会力量全力搜救,三名落水者成功救回一名。

    香江是我市一条贯穿南北的重要河流,水流湍急,故沿河栏杆设置较高,加上市民安全意识强烈,近年来香江路段落水事件较少发生,此次落水事件事由不明,至今仍造成一男一女失踪,生死未卜。”

    接下来是两段目击此次事件发生的目击者的采访。

    目击者段小姐:“事情发生得比较突然,我带着儿子站在江边看风景,突然有个女孩子哭着过来,她回头看,我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我一个没留意,人就跳下去了。”

    目击者张先生:“掉下去了,然后有个高大的男人也跳下去救人了,连身上不能泡水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放下,还有一个人也跳下去了,两个男的救一个女孩。”

    ……

    深夜的香江岸边。

    “霍彦朗,你够了!”司启明眼眶发红地一拳砸在了霍彦朗脸上。

    霍彦朗什么也不说,只是冷冷地看着平静的江面,白天江水湍急,晚上这个江面却突然平静下来,静得让人觉得可怕。

    霍彦朗面色发青,整个人无动于衷,像是失去灵魂一样,冷冷地笑:“够?和你我说够?”

    霍彦朗握紧了拳头,直接朝司启明打了过去:“里面的人是安然,不是别人!你和我说够?白天的时候你让我抱着一丝希望,可然后呢?一男一女失踪!路面监控显示跳进去的人是安然!那是我的妻子,不是别人,她还怀着我们的孩子,她是个孕妇,她刚死了爸爸,她什么都没有了,还听到我们说的那些话,你和我说够了?”

    司启明被霍彦朗的拳头打偏,脸上顿时肿了起来,嘴角也流出了血。

    “你这是在怪我是吗?怪我和你说这些话?我他妈要是知道慕安然在外面,我怎么也不会说!你当我不着急吗?你当我不愧疚吗?可我那个时候除了拦着你,我还能怎么办?”

    “你是我兄弟,我他妈的要眼睁睁看你跳下去?监控视频你也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背影看起来多壮实?他都救不上来,你跳下去就他妈能救上来吗?”

    从不说粗口的司启明接连爆出了粗口!

    司启明红着眼眶,整整十三个小时,找遍了!

    虽然他当时拦着霍彦朗跳下水,可他带来哪些训练有素的士兵和戚风随身的戚家保镖全都派了下去,跳河搜寻,水性好的潜水,不会水的沿河寻找,什么都没找到!这条河能贯穿整个城市!究竟有多宽!说找就能找到的吗?

    可没找到就意味着他们没尽力吗?

    “你现在是发什么疯?!”

    司启明气得不行,可在霍彦朗又重新挥拳的那一瞬间,他一动不动,硬生生受了霍彦朗这一拳!

    他知道,这是他欠他的!

    如果他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问,慕安然就不会听到那些话。

    “你打我,打我能解气,能冷静,你就打!你打啊!”

    岸旁,乱石边上坐着的戚风,戚风冷冷地看着江面,偶尔看看这两个男人,发生这件事情之后戚风竟然是最淡定指挥的人。

    终于,他也忍不住了,上前去推开了他们。

    戚风看着眼眶发红的霍彦朗和双颊发肿的司启明,他狠了声道:“你们都够了!”

    “打什么?闹成这样人就能回来?”

    戚风看着司启明,“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至少他现在还没疯,我们俩就该庆幸!慕安然对于霍彦朗到底多重要,我不明白,你难道不明白?慕安然真要出什么事,我们俩就该拿命赔给他了!”

    “戚风。”司启明气喘吁吁坐了下来。

    男人之间有什么事情就该打一场,可是打了以后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改变,找不到的人依旧找不到。

    霍彦朗冷冷站着,最开始受了司启明的那一拳也渐渐起了反应,鼻子流出了血,他冷着脸面无表情地擦掉,黑色的衣服被风撩起,皱皱巴巴。

    他这一生除了家破人亡,债主上门追责时,还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哪怕他故意“破产”,乃至失去慕安然,两个人解除婚约的时候,他都没这么狼狈。

    “坐下来歇一歇吧,都绷直身子十几个小时了,慕方良的丧礼都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你还这么绷着,有意思吗?”戚风淡淡痞痞地笑,下巴也因为这些事长出了一圈青色的胡茬,“就你这样还万众女性心里的梦中情人,拾荒者还差不多。”

    气氛并没有因此轻松半分,此刻在戚风的打趣下显得更怪异了。

    江面上,十几盏聚光灯一直在交替挥扫,乌泱泱的江面被照得亮白一片,动静太大了,搜寻的人太多,自从确认落水的人是慕安然之后,不管是霍彦朗还是司启明甚至是戚风,大家都往江里加大了搜寻力度,不断有人下江潜水,也不断有更高端的设备供应过来,可随着时间每分每秒的推移,搜寻到活人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警察也派人守着这里,但一个答案渐渐浮上人们的心头,只是看到霍彦朗的表情那样的焦急,甚至没有人敢说一句不好!没有人敢说出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好冷啊,这大冬天的,虽然江面没结冰,但是进去泡一个小时,人都要被冻死了吧。”

    “是啊,可不是吗?你看这些人,虽然都是训练有素的保镖和私人雇佣的专业潜水员,但是进去泡一会,三十人一轮,半小时一换,可上来的人哪一个不是嘴唇冻得发青,要休息个大半小时才能暖和起来?”

    “哎,好不容易暖了又得进去了,真是要保佑人没事,要不然这要找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不到找人,哪怕找到一点东西也好,至少可以确认什么。”

    突然,远处有人的目光扫到了这儿来,这些早已暂停了搜救的警察立刻停下了讨论。

    霍彦朗双眼炯光带着威慑人的气魄和决绝,他并没有绝望。

    只要没找到人,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

    可是……

    “电话!有电话,医院传来电话了!”

    袁桀正在岸边指挥人员搜救,突然惊喜地拿着手中的手机,朝霍彦朗飞扬。

    “霍总,下水去救慕小姐的那个人醒来了!”

    “问,快点问是什么情况!”

    时间每分每秒过去,每个人的心都悬着,究竟当时发生了什么,人到底怎么样了,是死是活……

    袁桀接完电话,面色发白。

    他走到霍彦朗身前,看着霍彦朗冷毅而疲惫惨白的脸……

    “霍总,那个男人说,人一跳下去,他就跟着下去了,可是水流很急,他是会游泳的人都被冲晕了,更别说那个女孩子了,那个女孩子看样子也是没有活着的念头了,进入水里后根本连挣扎都没有,一下子就被冲走了。”

    冲走了……

    没有活着的念头了。

    毫不挣扎。

    原本站得笔直僵硬的霍彦朗突然坐了下来,他沉寂地盯着远方,江面宽阔,就算那么多道灯照着也看不到对面,他动了动嘴唇,声音轻得让人听不见再说什么。

    司启明双脚一软,见惯大风浪的他不由得一言不发,就连唯一的希望都被这通电话硬生生掐断了。

    他双眼通红,也正因为现在跌坐下来了,才能离霍彦朗那么近。

    寒风还没来得及吹散霍彦朗的声音,他听到霍彦朗在说:

    “天很晚了,水很冰,她在水里一定很冷。”

    一遍又一遍,一直很沉寂地重复这这句话。

    太冷静了,一遍又一遍……

    “她一定很冷。”

    那一个晚上,他轻轻贴在她身上,他声音低沉地说,“安然晚安。”

    “宝贝晚安。”

    而现在,他再一次失去了他们。

    他失去了慕安然,失去了他的第一个孩子。

    他失去了他的唯一,他的所有……

    接下来,一直没有人胆敢下令收队,只要霍彦朗不放弃,就没有人放弃!每个人都很冷,随着凌晨两三点的寒风开始刮起,每个人哪怕穿着再厚的衣服都不禁冷得哆嗦,更别说跳进水里找人的那些人了。

    不断有人从水里冒出来:“报告司令,没有!”

    “报告,还是没有!”

    “戚总,我这边也没有!”

    “薛特助,我们这边沿着岸上找,也没有。”

    黑贡也早就带着大部队人马来了,此时也不眠不休地找了八个小时,他亲自下水去寻,这会儿已经冷得受不了了,他从深水区游到岸边,也亲自和霍彦朗说了一句:“我这也没有,都找遍了,唯一只找到了这个。”

    他慎重地把一个湿漉漉的东西拿了上来。

    随着他的每一个步伐,地上就蔓延出湿哒哒的水迹,触目惊心。

    一个被泡坏了的包,里头还能翻找到一些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