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已经死了,她一定已经死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一直一动不动的霍彦朗终于有了反应!

    英俊的脸上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看起来疲惫不堪,可这一刻眼中迸发出光亮,一瞬过后又彻底落入了无边的黑暗中,这双朝黑贡伸去的手有些颤,“给我。”

    黑贡一言不发地送去,这种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司启明和戚风也将目光投了过来,所有人都看向这个东西。

    “这是……慕二小姐的包!”

    接待来吊唁的人的时候,慕安然是带着小包的,包里装一些随身的东西。

    霍彦朗也认得这个包,要不然目光也不会变的那么复杂。

    此刻他整个人压抑着,这一瞬还没有爆发,但很快就到临界点了吧。

    每个人几乎都悬起了心,空气中弥漫着莫名的悲伤。

    包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被打开,一包浸湿了的纸巾卡在夹层里,小手包的拉链已经被水流冲坏了,还有一个钱包和手机。其它装在包里的东西,全都没有了……

    霍彦朗凝着漆黑的眼盯着钱包和手机,先拿起了手机。

    “彦朗。”司启明声音沙哑。

    戚风也有些不安地转开了头,冷冷地嘁笑了一声。

    见鬼了,他们这些经过了刀山火海历练的男人,竟然也会怕这些东西?死他都不怕,他竟然会怕霍彦朗看到这些东西!

    如果真是慕安然的东西呢?这里将一瞬间变成地狱!

    霍彦朗表情只剩死寂,压抑地拿着手机,手指移到了开机键,被水泡过的手机不一定能开机,但他实在太想知道了,或许是用同一款手机呢?或许不是她呢?

    当手机开机铃声传出的这一瞬,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手机防水,还好……

    但是当看到机主设置的手机桌面时,所有人彻底断了声音。

    甚至,倒抽了一口冷气!

    寒风,水浪拍打得声音,每个人被风吹得冷得发抖,颤抖声,还有心底的恐惧。

    所有的希望……都断绝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一男一女的合照,女孩笑眸嫣然,男人成熟稳重,女孩长得漂亮,可男人身上自隐隐有一种莫名的气度,从容、优雅、桀骜,还有说不出的幸福。男人的长相太过于出色,以至于就算把他放在茫茫人海中,可见过他的人也能一眼就辨认出来。

    不是霍彦朗,还有谁?

    现在,在微弱的灯光的投射下,霍彦朗满是胡茬的脸被照亮,而手机桌面里的他则成了一个颠覆的对比,这是来自现实的嘲讽!

    过去的过去了,而他爱的人永远也回不来了!

    司启明冷静了一会,终于出声:“对不起。”

    他坐下来,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在冷风中狠狠地搓了几下。

    戚风也一言不发,薛北谦动也不敢动,想安慰霍彦朗,却发现自己甚至连安慰得立场都没有。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中,只有霍彦朗沉重的呼吸声仿佛像一把锤子似的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每一分每一秒,每一时每一刻,都变成了煎熬。

    所有人都不敢在说话,唯独霍彦朗仿佛坚定了什么,他没有出现大家想象中极度悲伤的样子,他只是很如常地继续拿起被泡湿的钱包,头层牛皮的触感,很柔软。他扯唇笑了一下,然后像拆一件最心爱的礼物似的,一点点把钱包里的东西取出来。

    钱还在里面,钱不多。

    自从慕家破产了之后,慕安然没用过他的钱,所以她一直很俭约。

    她一直是淡淡地笑,不会太夸张地买很多昂贵的东西,也不会和别人攀比她到底拥有什么。

    就连皮夹也是很简单的款式,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了……可她却用最简单、最快的方式消失了,离开了他。

    钱,银行卡,身份证……

    黑贡出声:“霍总,所有东西都在这里了。”

    慕安然不是逃跑了,她是真的在江里了。事出突然,她没有这些东西了,又能去哪里呢?

    她跑出来后,他们追了出来,时间很快也很短暂,加上人海中搜寻的时间,不过五分钟,她真是太难过了,也觉得这世上没什么可留恋了。

    “我不相信,继续找!”霍彦朗终于出声。

    这么冷静的声音,听着愣是让人觉得可怕!

    “找,还愣着做什么?找啊!”

    霍彦朗突然站了起来,“东西在这里,她就在里面,天太冷了,她在里面一定会冷,我们要赶紧把她找上来。”

    冷厉的目光划过岸上的人,警察、保镖、专业潜水队员、还有黑贡带来的人马,甚至……他自己把领带一扯,一步步毅然决然地朝江水走去。

    “太冷了,再不救上来会冻坏的,我要去把安然带上来。”凉薄的声音喃喃自语,缱绻苦涩,“你不要怕,水再深我都不会放弃你,就算要把这条江一点点翻开,我也要把你找到。你要是累了,就在水里好好等着我。”

    “霍彦朗!”

    霍彦朗不管不顾,像是慕安然能听见似的:“是我错了,你上来,我和你好好认错,嗯?安然,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不会再骗你,什么我都不在乎了,只有你,只要你。”

    戚风看司启明沉浸在内疚里,他终于发飙了,“你够了!不要再耗费力气了,你下去就能把人救上来吗?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还不相信事实吗?冻坏了?呵!”冷冷一笑,“慕安然她已经死了,她一定已经死了!”

    “啪!”疾风一般的拳头过来。

    戚风也不觉得疼,抬手痞痞揉了揉自己的脸:“好,好,别人都不敢说,可是我敢!”

    “慕安然她已经死了,你不想听到死这个字是吗?那我就非说给你听!不就是死了家人吗,我也死过家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戚风!”司启明出声。

    司启明站了起来:“这件事,是我害的,所有的账算我头上,好了,你别说了。”

    “霍彦朗。”司启明看着霍彦朗,盯着背脊线已经绷紧的男人,“我没办法赔给你一个完好的慕安然,我没办法赔你一个没出生的孩子,但是人我给你找回来,你不用去,我去。”

    说完,司启明把手机和钱包放了下来,交给自己的护卫,头也不回往前走。

    寒风刺骨,所有人听见司启明的入水声。

    他们的司令已经进去找了,所有人都纷纷入水,人都下去了,霍彦朗慢慢颓下来的身影看着很可怜。

    什么都不缺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可怜……

    一直找,一直找。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一直没有消息,期间连直升飞机都出动了,这件事情在a市闹得沸沸扬扬,一开始找的是人,搜寻生命迹象,后来渐渐变成了搜尸。宋连霆来过一次,什么也没说,红着眼睛看起来也像是几天没睡,找到了霍彦朗直接就挥动了拳头,打得精疲力竭之后依旧什么也没说,走了。

    柳眉也来过一次,短短时间内她失去了丈夫和女儿,彼此解不开的心结也彻底成了死结。

    新闻在最后一次报道中给出了生还几率为0的结论,公布此次事件中失踪的女性为前慕氏集团二小姐,现任擎恒集团总裁霍彦朗之妻,坠河时已有三个月身孕,一尸两命。

    另一位失踪的救人男性身份不明。

    ……

    第三天,警察收队。

    其它人马则一直坚持到第四天。

    第四天下午的时候,黑贡瘫坐在地上,望着袁桀和薛北谦:“我的人已经不行了。”

    司启明的人也去找司启明请示:“司令,已经过了黄金72小时,真的已经……尽力了。”

    戚风在一旁看着,率先把自己的人喊了回来:“吩咐下去,通知收队。”

    戚风去找霍彦朗:“我要把人带回去了,兄弟一场我已经尽力了,我知道我说的话不够好听,我也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人生还长,你还要把日子过下去,我就说这么多,我走了。”

    戚风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中间回去换洗过几次。

    霍彦朗还是穿着四天前的衣服,谁也拦不住他,他自己下河去找过几次,此时人马陆续收队,司启明也去找霍彦朗告别,只是说:“放弃吧。”

    薛北谦和袁桀再去请示的时候,霍彦朗终于有了反应,这双幽冷没有光泽的黑眸瞧不见风浪:“你们也是来劝我放弃的?”

    薛北谦和袁桀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霍彦朗道:“告诉兄弟们都回去吧,这段时间都累了,该补齐的给他们补齐,代我感谢几句。”

    “霍总……”

    “只要安然还在里面,我就不会放弃,但是不用劝我,我想得明白,我会换个方式继续找,你们如果想劝我放下,这就不用了。”

    薛北谦和袁桀看着霍彦朗,嘴里的话都被堵死了。

    “好吧。”袁桀道。

    薛北谦则转身去让人收队。

    所有人都走了,只有霍彦朗还在这站着。

    他实在不舍得走,只要想到慕安然还在水里,他就没办法离开。

    袁桀对薛北谦低声说:“霍总像变了个人一样。”

    霍彦朗好像越加冷沉了,他还是爱着慕安然,却似乎打算换另一个方式继续爱着。在霍彦朗这里,慕安然没有死,她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在他心里活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