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三年了,终于要见到她了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只是三年了,物是人非,她已经不是当年的慕安然,那片她所眷恋的故土,是不是还是原来的样子呢?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从墨尔本飞a市的这架飞机终于降落在a市国际机场,随着机场广播里传来的熟悉中文声,慕安然简直热泪盈眶。

    要是有人细心,一定会发现此时正走出关口的女孩,情绪有些莫名的低落。

    她的眼睛微微垂着,像是一颗坠落尘埃的石子,却又在抬眼的那一瞬间,像是月光下的宝石。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思绪有些溃堤。

    机场出入境的关口。

    慕安然背着小包走出去,却在瞬间与一个拿着公文包打电话的人擦肩而过。

    那人电话里说道:“霍总呢?这次去意大利签合作开发合同,霍总会去吗?还是像往常一样由薛副总前往?”

    慕安然的脚步突然硬生生停住。

    男人的语气更是焦急了,一边盯着手上的腕表一边说道:“您别生气,我这不是再确定确定吗?这些年来霍总几乎没有因为公事而出过国,只是这一次的合同太重要了,那边将会由克里斯汀作为甲方代表人出席签约仪式,既然对方这么慎重,而这边霍总也答应出席……”

    “对不起,对不起,只是这都要飞机起飞了,而霍总还……什么?霍总来了吗?”

    男人话音刚落,突然周遭的空气仿佛骤然降温似的,好些人步履稳重地朝这儿走了过来。

    慕安然来不及退闪,就这么生生地与这些人撞上了。

    薛北谦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人!

    “小姐,你是……”

    “薛副总,对不起,我在这里!”男人急急忙忙上前来迎接薛北谦。

    “姚经理。”薛北谦不得已把目光挪开,先和男人打招呼。

    等他应付完姚经理时再回头看,刚刚让他心里一震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薛北谦急忙回头望着霍彦朗,整个机场出入境大厅因为霍彦朗的到来而增色不少。他穿着深灰色的西装,简单的款式却带着暗纹,内里穿着熨帖得一丝不苟的衬衫,整个人看起来挺拔而完美,深邃的五官却写着漠然,那张脸上,似乎并不留心周围的人来人往。

    薛北谦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学长,你看到刚才……那个女人了吗?”

    薛北谦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三年前的过往历历在目,那个时候狼狈的霍彦朗和今日冷漠的霍彦朗不能同日而语,但是有一句话叫做越是平静的波澜下就越是藏着暗流!

    薛北谦深懂这个道理,“她看起来很熟悉。”

    霍彦朗幽暗的瞳孔微微一缩。

    柱子后,慕安然拽紧了小包,心脏仿佛一瞬间停止跳动。

    她曾以为自己可以忘记,可以放下,但是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并不似想象中那样平静。

    可是怎么办呢?她已经当自己死过一次了,过去的日子太痛苦了,她好不容易活了下来,时过境迁,她也不想再回到过去了。

    几乎等了有十分钟慕安然才悄悄探出了头。

    但是也就因为这个动作,差点出了大事!

    男人阴翳深刻的脸出现在她面前,霍彦朗盯着她的脸。

    女人化着淡妆,穿着一身纪梵希的连衣裙,一头乌黑的头发剪到肩膀处,发根处烫了梨花卷,看起来知性而优雅,一双漂亮的眼睛似乎带了美瞳,深褐色的,将她整个人衬得更加优雅干练,七公分的高跟鞋让她变得高挑出众。

    霍彦朗立即皱起了眉头。

    “霍总,时间……”一直聒噪的姚经理忍不住又看了看时间。

    霍彦朗面上不显,可这双阴鸷的眼睛,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眼睛,此时却盯着眼前的陌生女人看。

    时间真是最好的东西,可以把刚存进木桶的葡萄酒发酵得越加醇美,同时也能够改变一个人,从骨子到外表,改变得干干脆脆。

    “嗯。”霍彦朗沉声。

    男人与女人擦肩而过。

    可是,只有细心的人才能发现,站在柱子边还带着一些俏皮的知性女人嘴唇发白,迪奥080色号的口红都遮盖不了她蓦然发白的唇色,她装作没有异样的样子,可指尖却一直在颤抖。

    慕安然站着一动不动,一直到那个光芒耀眼的男人走进入境大厅,她僵硬的肩膀才瘫了下来,无措地转身看着那个眉眼间带着冷意的男人。

    三年后,初遇霍彦朗。

    他的眼中无喜无悲,像死了一样。

    她看见他无名指带着的铂金戒指,他这三年,还好吗?

    慕安然静静地笑,原来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她终于可以平静地看着他,不再想念他,不再憎恨他,不再害怕他,也不再钻牛角尖,也终于学会了不再让心里的愧疚绑架自己。

    但是,她也不可能和霍彦朗在一起了,因为就像死去的人不会再复活一样。

    三年后,她也已经不是慕安然。

    她站了很久,如果有人从机场的出镜大厅路过,一定会看到一个女人站在柱子旁发呆,起初她表情隐忍却咬着唇,她肩膀开始慢慢耸动,像是在哭,无声地哭。

    慕安然出了机场大厅,而此时出境关口。

    “学长?”薛北谦疑窦丛生。

    刚才还好好的男人停下了脚步,霍彦朗站着却没有再往前多走一步。

    “安然。”他沉下声说。

    “学长,你说什么?”薛北谦其实听见了!

    但是他不敢相信,这个名字这三年来没有人再敢随意提及!

    “学长,飞机要起飞了,我们快点入关吧。”

    “是啊,霍总,我们到达意大利了以后就要直奔会场签合同了。”

    “我不去了。”男人声音沉稳如磐石般不容置喙。

    薛北谦不禁握紧了手里的签证。

    “学长,那不是她,她已经死了。”

    没有人发现,从容如霍彦朗这样的男人,也有这样失魂落魄的一天,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仅仅是外头那一道身影,哪怕穿上高跟鞋后身高变了,发型变了,肤色变了,喜好变了,就连瞳孔的颜色以及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他也依然觉得那个人是她!

    是她回来了!

    所以,哪怕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足以让他临时改变行程。

    “这次合同签约仪式我不出席,所有事宜全程由薛副总代理。”

    “学长!”

    “霍总!”

    薛北谦敛着黑色的瞳孔看着霍彦朗,他早说过了,如果这世上可以用理智、完美、成熟这三个词汇一起形容霍彦朗,那么唯有那个在三年前死去的女人就是霍彦朗的不理智、不完美和不成熟。

    三年了,霍彦朗一直把那些痛苦藏在心底,此时却因为那个有点像慕安然的女人释放出来了。

    就像平静的湖面起了波澜!

    “霍总,当年我们动用了那么多直升飞机搜了,而且身份证银行卡都在那个捞上来的包里,那个女人只是长得像……”

    “不用说了!”

    身材高大而冷厉的男人执着地往外走去。

    一直跟在霍彦朗身侧的秘书也随之改变了行程,唯有第一次有幸跟霍总一起出差的分管部门经历姚先志愣愣地看着此刻往外走的高大背影。

    “薛……薛副总,霍总真不去了?”真任性啊。

    薛北谦一脸阴郁:“我们登机吧。”

    计程车搭乘处,慕安然愣愣地出神,然后有一辆计程车停在了面前,她想也不想地坐了进去。

    “师傅,请把我带到离滨海豪庭最近的咖啡店吧。”

    经过了十八个小时的飞机航程,到达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了,晚上八点就是慕岚的婚宴,她先去找个地方打发时间好了。

    慕安然在出租车里深呼吸,在机场遇见霍彦朗也好,她回国一趟能够见到他,而他也恰好出国,这样就遇不上了,她也就不用再担心会在慕岚的婚宴上发生什么。

    至少刚刚,她伪装得很好,他不也没认出她吗?

    计程车刚启动,慕安然因为在思考,所以也没留意到窗外引人注目的男人一路奔跑出来,他深邃的眸眼藏着暗涌,却始终没寻找到自己想要再见到的人。

    霍彦朗坐上劳斯莱斯赶回擎恒集团的路上,他闭目养神却倏地睁开双眸,坐在副驾驶座的助手左秘书特地回过头来:“霍总?”

    霍彦朗看着这个近两年才跟在自己身边的新特助,淡漠出声:“帮我去查查高以衔和慕岚的婚宴是什么时候。”

    “霍总,您要去?”

    这件事还是前阵子他给霍彦朗提的,只是这些年霍彦朗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一直晚出早归地隐退在香江的独立院落里,也不参加各式晚宴,所以他也没有刻意去说。

    左振拨出一个电话,没一会别人把电话回拨了过来。

    他转头朝霍彦朗说道:“霍总,问好了,慕小姐和高总的婚宴定在今晚八点,地点是滨海豪庭。”

    “七点四十,你来接我。”

    “是!”左振格外震惊!

    三年了,终于要见到她了吗?所以她真的没死?

    那当年那场轰动a市的落水案,背后究竟存在什么玄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