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霍先生似乎认错人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忍住惧意,装作平淡无奇的样子抬头,眼眸里有微微的不解。

    “先生?”她主动朝他开口。

    霍彦朗凌厉站着,气场令人生畏,可若有人认真看,可以看出霍彦朗深不见底的眼里,竟然有别样的情绪。

    霍彦朗有多久没有出现在大众面前过了?大家都知道如今的霍彦朗比起前些年更难以高攀,而现在霍彦朗竟然主动朝一个女人开口了。

    要换做别人,别人都激动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慕安然身上,慕安然捏紧了手,渐渐也装出了紧张和欣喜若狂的样子。

    “有事吗?”

    霍彦朗打量着她,表情越加讳莫。

    “今天早上在机场的人,是你对吗?”

    “先生,您说什么?”

    “安然,慕岚的婚宴,你回来了。”

    “你们怎么都喜欢叫我‘安然’呢?”慕安然说这话时,若有所思地看向宋连霆。

    宋连霆正绷直着腰看着这一切。

    如果别人不知道霍彦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特意来这里,那么他知道。当他看到霍彦朗站到这个女人面前的时候就知道了。

    霍彦朗也一定和他一样,发现在这样一个档口,有一个长得和慕安然特别相似的女孩回来了。

    此刻这件事情轮不到他插话,所以他也就一言不发。

    此时,所有人都盯着慕安然看。

    慕安然感受着霍彦朗探究的目光,她捏紧了手中的高脚杯。

    满是寂静,于是只有她温凉的声音响起:“刚才那位先生也是这样朝着我喊这个名字。‘安然’是谁?我真的和她很像吗?”

    慕安然说完,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甜涩的红酒入口,她上了妆容的脸越发娇媚好看。

    如果有人不懂,估计还会误以为她是哪儿来的明星呢。

    霍彦朗紧绷着脸,在众目睽睽之下,慕安然继续坦荡自然地盯着霍彦朗看,温柔绵软的声音响起:“先生,为了证明大家真是认错人了,我可以再把我的护照拿出来给你们看。”她看向宋连霆,“刚才那位先生误认之后,我也是这样给他看的。”

    宋连霆听到慕安然扯到了自己,他紧抿的唇线也拉得越加深长。

    这边的动静因为霍彦朗的到来而显得大,乔霏本来就忍不住关注这里,此时更是挪不开眼睛。

    似乎,她也隐约听到别人提及宋连霆的声音。

    宋连霆板着脸,一直想着刚才看到的护照上的信息,这些身份证一样的证件是做不了假的。

    霍彦朗冷厉的目光一直停在慕安然脸上,她太自然了,自然得他几乎也要被她欺骗。

    可是三年了,他一直等待着这天到来。

    哪怕有一丝的可能性,他都不会放过。

    更何况,今天的慕岚的婚宴!

    如果慕安然没死,她真的极有可能来到这里。

    霍彦朗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沉痛:“三年了,还不够吗?痛苦的日子也过够了,安然,我一直等着你回来,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先生。”慕安然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沉。

    霍彦朗只是这么沉着黑眸看着她,“已经这么久了,对我的惩罚也该够了,恨我也好,回来报复我,不要躲着我,好吗?”

    比起死,他宁愿是她真的不愿意再见到他,所以用了一个假死的方法。

    听着这边的对话,还有霍彦朗沉冷而动容的声音,大家也终于明白此刻是发生了什么事!

    擎恒集团的霍总突然大驾光临,是因为慕家大小姐的婚宴上出现了一名长相貌似慕二小姐的女人!因为三年前慕二小姐坠江身亡之事一直找不到尸体,所以霍总便一直固执认为慕二小姐根本没死,她只是躲起来了而已!

    他宁愿承认她是恨极了他,所以不愿意和他在一起,所以不愿意见到他。总之,他宁愿是这样,都不愿意承认她是死了。

    霍彦朗不愿意承认慕二小姐当年一尸两命死在江里。

    “好感动……”

    “如果我是霍总爱的人就好了,我根本不舍得离开!”

    有人窃窃私语,“难怪这些年霍总深居简出,基本不出现在公众场合,这次竟然带了这么多人过来,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刚刚听霍总话里的意思,这个女人他今天在机场就见过了?那么他现在来这里是再来确认一次吗?毕竟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这个女人恰好就来参加慕大小姐的婚宴,如果说是巧合,那也太巧了。”

    慕安然低下了头,唇角边一直携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其实大家看不到的地方,慕安然的睫毛一直在轻颤着。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吗?

    “先生……”慕安然温软着声,尽量让自己放平静,客气道:“我真的不是你们所说的‘安然’,刚才给那位先生看的护照,我完全可以再给你们看一次。”

    她抬起了头,直视着霍彦朗的目光:“您需要吗?东西我现在正拿在手里。”

    宋连霆终于不可抑制地颤了颤,他不禁想,如果是真的慕安然站在他们面前,她能够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依旧维持这么冷静的样子吗?

    面对着霍彦朗刚才那番带着威逼、冷嘲、痛恨的话,还可以那么冷静?

    霍彦朗等了她三年,此心不悔地等了三年!

    哪怕她是真的死了,他这辈子也大有不再另娶的趋势,难道这些事情都不足以让她动容吗?

    她怎么能做到真像个陌生人一样?

    她是真的不愿意再回来,不再触碰这个男人了吗?

    霍彦朗爱她之深,他甚至不敢再去对比。毕竟,连他也已经逐渐从当年的感情中走出来,甚至还服从了家里的安排,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订婚了。

    宋连霆看向乔霏的方向,乔霏此时正朝这儿看过来,宋连霆心里难受,同时也有一种不堪的感觉。他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呢?仅仅是觉得眼前的女人像慕安然,所以他就这么撂下了自己的未婚妻前来纠缠?

    “霍总。”宋连霆冷静了一下,他平复了情绪,当着众人的面开口。

    “刚才这位小姐确实把她的护照给我看过了,上面的身份信息显示她不是慕安然。”

    他并不是在帮眼前的女人解围,他只是平铺直叙地解释。

    确实如他所说,“身份信息”显示不是。

    慕安然听到宋连霆的话,一直隐藏得很好的情绪终于有些波动。

    霍彦朗一直没有看向宋连霆,此刻深邃而幽厉的目光终于看向他,“嗯。”算是回应。

    “所以?”霍彦朗挑了挑眸。

    又再次把目光放回到慕安然身上,“你要把你的护照给我?”

    慕安然咬了咬唇,微微得体地笑着:“给您。”

    很温和,很客气,很礼貌。

    礼貌得近乎有些疏离了。

    她的冷漠倒让他觉得,眼前的她倒不如不是慕安然,这样他至少还有一丝希望。

    他不想见到她死的时候想逃离他,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也依旧想逃离他。

    霍彦朗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他现在可谓是天之骄子,名气比三年前大了许多,举手投足都能够影响着他人的生死,唯独却离自己的爱情越来越远了。

    死了吗?所以慕安然真的死了?

    “景子衿?”霍彦朗沉声念出护照上的名字。

    慕安然抬头,朝着霍彦朗微笑:“是的,霍先生,我的名字叫景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霍彦朗背出这首诗,舌尖漫上一些苦涩,子衿?我心。

    “好名字。”霍彦朗突然笑道。

    他的情绪变化太快,慕安然几乎无法领会霍彦朗的真正意思。

    “先生,可以了吗?”她要收起她的护照。

    突然,护照却被男人狠狠捏住。

    他的目光仿佛是能够穿越山河的月光,落在她身上,砸在心里沁凉一片。

    “呵。”又是一声冷笑。

    此刻宋连霆也沉着脸,最开始见到慕安然时笃定的表情也开始变化,他已经完全不确定眼前的女人究竟是谁了。

    就在这时,露天花园搭起的婚庆台上终于传来声响。

    慕岚穿着婚纱从化妆室出来,而她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高以衔,慕安然的姐夫此刻正在和慕岚一起看向这边。

    就连在自己的婚礼上,慕岚也画着素淡的妆容,她穿着一条白色的拖尾婚纱,头发上别了几朵玉兰花,看起来清新淡雅,慕岚今年三十岁了,比起三年前多了一些稳重。

    看到慕安然和霍彦朗站在一起,两个人正在争着什么,她立即看了高以衔一眼,又喊来了司仪,让她先主持一下场面。

    慕岚自己却从台上悄悄下来,走到慕安然这里。

    “子衿?”她犹豫了一下,喊出声。

    慕安然抬头,视线从霍彦朗身上离开,看着慕岚。

    “慕岚姐。”慕安然轻轻地喊。

    “你和霍先生在做什么呢?”慕岚神色怪异。

    慕安然轻咬着唇,心跳如雷,假如慕岚一不小心,那么她会前功尽弃。

    “霍先生似乎认错人了,我正向他解释。”

    慕岚听罢看向霍彦朗,“她不是安然。”

    “是吗?”霍彦朗淡漠地微微眯着眸,一言不发,漆黑的眼摄着慕安然,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