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霍彦朗,你放开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求救的表情。

    她声音温软:“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是。”

    僵持了许久,一直到舞台上的司仪说话都没人听了,霍彦朗才放开了手。

    慕安然羽睫颤抖。

    慕岚则松了一口气,她左右逢源道:“霍总,这女孩确实不是我的妹妹。”

    慕岚捏着手,看了慕安然一眼,“安然在三年前已经出事了,她叫子衿,是澳大利亚的移民华侨,从出生起就在澳大利亚,是以衔在澳大利亚留学时认识的一位妹妹,她的父亲景先生和以衔的父亲是旧识。”

    周围的人其实都留意着这里的动静,毕竟霍彦朗在这里!

    而且现在就连慕岚也特意赶来这里解释。

    被认错的女人低着头,睫毛在变幻的彩灯下轻轻颤抖,像是蝴蝶在扇动着翅膀,显然也在为难中。

    终于,霍彦朗站直了身体,目光也没有这样咄咄逼人了。

    他的嘴角扯出一抹沉笑,复杂得让人心口一窒,“这样吗?景小姐,抱歉。”

    “是我太想念我的亡妻了。”

    低沉的声音像是水花一样砸进慕安然的心里,她轻轻颤了一下。

    “霍先生,没关系。”

    “你知道我是谁?”霍彦朗幽暗的目光稍沉。

    慕安然心跳加速,朝着他自然地笑:“当然,霍先生大名鼎鼎。”

    霍彦朗深深凝着她,“我倒希望你认识我,不是因为我大名鼎鼎。”

    慕安然心乱如麻,知道言多必失,她轻轻抿着唇干脆不再说话。

    慕岚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子衿,谢谢你今天替伯伯来参加我和以衔的婚礼。”

    慕岚说完,看向霍彦朗:“霍总,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还希望你看在安然的面子上也给子衿一个面子,我……以为你不会来参加我的婚宴,所以也没有递请帖,今晚你来了是我和以衔的荣幸,一会等仪式完成后,我和以衔来陪你喝一杯酒。”

    “不用了。”霍彦朗深邃的眸光忽明忽灭,沉了声,“既然她不是安然,我也就不打扰了。”

    说完,霍彦朗深深睇了慕安然一眼,转身离开。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离去的背影,心跳加速,有几分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他看起来很失落,但却又很坚毅。

    干脆利落,优雅绅士,绝不强人所难,这就是他啊,可是……

    “对不起。”她在心里说。

    霍彦朗走出婚宴场地,跟着他来的几个保镖也跟着走了出去,所有人都看着他,毕竟他身份特殊,论身份他甚至是慕岚的妹夫,婚礼开始前一分钟离开,那么也太不给慕岚面子了,既然来了,他就给新人一个脸面。

    慕岚看了慕安然一眼,轻轻唤了一句:“子衿。”

    慕安然摇摇头,示意没关系,给了一个微笑。

    慕岚这才放心,匆匆赶到舞台上去。

    司仪把开场节奏拿捏得特别好,当慕岚回到台前时,婚礼的唯美配乐终于开始,高以衔开始讲结婚感言。

    “高中时岚岚是我的前桌,那时我就特别喜欢逗弄她,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些年,我竟然把我心里的女神娶回家了,今后她就是我高以衔的妻子。曾经我没有陪她一起度过许多困难,今后她的人生我来照顾。”

    慕岚在台上泣不成声,素淡的脸蛋泛着水光。

    慕安然在台下也湿了眼眶,下意识地看向婚宴外场,昏暗的灯光下,霍彦朗如一尊神祗站在那里,他漆黑的眸子凝着,此刻也正看向她。

    慕安然受惊把目光转开。

    她的手攥成拳头,手心湿润一片,整个人也微微发抖。

    曾几何时,她也幻想过会有这样一场婚礼,她站在花台的另一端看着霍彦朗,等着他迎娶她过门。什么时候,她也想过和他一家三口团聚,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背负得太多,也不想再回到过去。

    慕安然收了杂念,继续看着台上的新人。

    慕岚的棱角已经被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抹平了,慕家消失了,再也不存在了,慕方良和柳眉相继去世,她也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慕岚。

    “我很感谢,感谢以衔接受这样一个不完美的自己。”慕岚的声音带着哽咽,“说实话,以前的我很糟糕,认为这世上只有我自己最重要,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原来身边的人过得幸福才是最重要的。”目光匆匆掠过慕安然。

    慕安然释怀地笑,慕岚也释怀地笑了,“幸好,幸好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所以当幸福来临的时候,我才能勇敢地迎接它。我也明白一个道理,不是每个做了错事的人,都要痛苦一辈子……”

    “老天爷还是公平的,不是吗?只要认真生活,哪怕犯过错,只要肯改,还是会有愿意对自己好的人。人生那么长,最怕的就是不肯去改的人,那么真是要错一辈子了。”

    慕岚若有所思地看着台下,继续说道:“可惜我以前不懂这个道理,一直走到现在才明白。”

    “所以,以衔,我以后会好好爱着你,陪伴你,无论富有还是贫穷,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高以衔感动地沉声回答。

    慕安然在台下莫名湿了眼眶,比起慕岚今日的幸福,她显得落寞多了。

    能够听到这番话,她并不后悔专程回来这一趟。

    毕竟,她也见到了霍彦朗,知道宋连霆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这就足够了。

    至于她和霍彦朗……

    慕安然笑了笑,过了今夜她也应该要释怀了。

    他们俩人之间隔着千山万水,有那么多前尘往事,既然已经结束了,那就结束了。

    在一起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她也不希望再有牵扯,往事,今已。

    慕安然再别过头去看霍彦朗,他刚才站着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新人讲话结束之后他离开了。

    看到霍彦朗离去了,慕安然心里空落落的。

    她扯唇笑了笑,安静地拿着杯子又走到食物台去倒了一杯酒,抿着红唇一口饮尽。

    慕安然喝得醉醺醺的,一直到婚宴结束才走了下去。

    她并没有和慕岚打招呼,就这样吧,悄悄地来,匆匆地走。

    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一条短信,让她帮忙购买后天早上的机票,她办完一些事情后第一时间便回澳大利亚。

    慕安然站在酒店大堂前摁下最后一个字,点击发送,收起了手机走下台阶。

    突然,一双大手揽住她的腰身。

    “嘶!”慕安然抽了一口冷气,被吓了一跳。

    她抬头,对上一双幽冷而默然的眼睛,男人的眼睛太过于凌厉漂亮,哪怕有着历经沧桑的从容,也依旧执着得吓人,霸道毕露!

    “霍彦朗?”她吓得瞬间酒醒。

    慕安然轻咬着唇,好看的水眸也变成了豹子的双眼,透着一股柔媚劲儿。

    “嗯。”霍彦朗沉声。

    “霍先生。”慕安然找回一些理智,“我想我刚才已经解释清楚了,我并不是你的妻子,你现在还想做什么呢?”

    “是不是,并不是由你说了算,不是么?”

    慕安然瞪着眼睛:“霍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他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洒到她的脸上,两个人靠得太近,以至于身上的味道都混淆在一起。

    慕安然身上喷了香水,所以带着一点淡淡的清香味,而霍彦朗素来身上就带着一股冷香,此时这两种香味混杂在一起,出奇地好闻。

    两个人靠得太近,也让慕安然没来由地发慌。

    “霍先生的意思是不打算放过我,哪怕我已经解释清楚了,也要纠缠着我吗?”

    男人的大手落在她的腰间,然后慢慢一寸寸往上收。

    慕安然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安然,如果想要欺骗我,用事实说服我好吗?”他声音低沉,带着些呢喃。

    霍彦朗开口,温热的气息夹杂着一些酒味,他竟然也喝了酒,似乎并不少。

    所以,他现在也处于理智失控期吗?

    慕安然揪着心,不由得将声音也放软了一些:“霍先生,你醉了。”

    “我没醉。”霍彦朗似笑非笑,看着眼前如临大敌的女人,过了那么久,她还是从前的样子,腰身依旧那么细,一如从前的感觉,只是……她变了,真的变了。

    当年容易沉默,不善辩解的慕安然变得伶牙俐齿,她的心也变硬了。

    “安然,你真的无所谓,不在乎,不要我了?”

    慕安然被他这句话问得一阵心酸,她哽了声,声色稍冷:“霍先生,我原本想对你客气一些,但我看你现在真的醉了,你放开我好吗?如果你再说这些话,我就真要喊人了。”

    “放开我!”她认真又严肃道。

    其实心里正害怕……

    对不起,她不想相认,也不敢相认,更觉得事到如今两个人没必要再相认。

    她不是慕安然,至少在三年前落水的那一瞬间就不是了!如今重活一世的是景子衿,从浑浑噩噩的日子中醒来之后,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认为自己就是景子衿,她并不想回到那些痛苦的过去,也不想再和眼前的男人纠缠。

    “霍总,放开我好吗。”

    她的称呼从霍先生变成霍总,一点点变得更生疏。

    霍彦朗冷笑着,眼睛也变得有些红,他攥着她腰间的手更加用力,把她往台阶带,慕安然挣扎着不走,霍彦朗冷沉笑出声,弯下腰直接把人打横带起。

    慕安然不禁又抽了一口冷气,“霍彦朗,你放开我!”

    可是已经迟了,男人凛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如果这时周围有人,一定会惊呼起来。在a市名声最响亮的男人此刻正为难一个漂亮的女人,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姿势将人抱走。

    慕安然懵地被塞进了车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