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我这三年怎么过的,你知道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内饰华丽的劳斯莱斯幻影里,慕安然怔怔地看着用头层牛皮做的椅子,车里空间那么大,她被塞进来之后霍彦朗也随之进来,男人眼眸漆黑带着几分霸道与怒气,挤了两个人的空间变得狭小,彼此的呼吸也变得喷洒交叠起来。

    空间里流淌着一种莫名的尴尬和寂静。

    对于霍彦朗,他清晰地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

    他把一个不一定是慕安然的女人压在身前,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一分希望他就不会放弃,只要是她。

    慕安然则轱辘地瞪着大眼睛,眼里有显而易见的怒气与惧怕。

    是的,她终究还是害怕他认出她!

    “霍总,你真是过分了。”

    “是吗?”霍彦朗挑起眉头。

    “我倒不见得。”

    慕安然嘟着嘴巴,身体微微发颤。

    他当然不见得,此时两个人之间他像是施暴者,而她却是被迫接受的受迫害者!

    “你把我放出去。”她挣扎。

    霍彦朗却一动不动,在这变得狭小的空间里紧紧摁住了她的手脚。

    “霍总,你到底想做什么?”

    “呵,想做什么?检查你。”

    深沉的目光里带着痛恨,还有悲恸……酒气喷洒下来,她也被熏得醉晕晕的。

    她今夜也喝了酒了,怎么办呢……

    面对着霍彦朗,还能抵抗吗?

    慕安然干脆把头转到了一边去,好不容易压下去又被复而撩起的怒气此刻又被她再度压下,慕安然软了声:“我说了,我真的不是她。”

    “是不是没关系,很快就知道了。”

    “你想做什么?”

    “扒了你。”

    慕安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霍彦朗,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霍彦朗,她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霍总是想借酒行凶?”心间突然有些发凉。

    她其实很感动,霍彦朗今晚的失态都是因为她,这说明他对她念念不忘,可是他现在又是想干什么呢?认出她,然后留下她,囚禁她吗?

    一切都离现实太远了,两个人现在的身份也在提醒着彼此,慕安然哽着声音,酒精也慢慢侵蚀了她的脑子,“霍总你别忘了,我现在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陌生女人,而你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个陌生男人,抱歉,虽然你是别人眼中的如意郎君,但并不是我的,我们之间不适合做太轻挑的动作,霍总你能听听我的意见,在乎我的感受吗?”

    慕安然察觉压在她身上的身躯终于轻了一些,他不再这样压着她,但是同时她也看到了霍彦朗垂下来的目光。

    霍彦朗冷清的目光有些寥落,又有些难以捉摸。

    “安然。”他忽然沉了声。

    “还是不愿承认吗?你知道吗,你化成灰我都认得。如果说在机场时我不敢轻易认你,那是因为我太激动了,三年了……整整三年了,每一天我都望着香江,我祈求你回来,我害怕你回来,怕你继续那样恨我,但我更怕你不回来。”

    “就在我渐渐迷失在这种一天又一天,日复一日的等待中时,我终于见到了你!可是你呢?一直不承认吗?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并没有这么好骗?嗯?!”他捏紧了她的手腕。

    慕安然猛然听见了他这番话,他说得突然并且没有一丝遮掩,就这样把这些心里话灌进了她的耳朵里,她不由得轻轻发抖。

    刚才的气氛是暧昧的,现在的气氛却是异样的。

    慕安然心跳加快,整个车厢内只有彼此的心跳声,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动得更加厉害了。

    听到他的这些话,她难道真能做到没有感受吗?不的。

    霍彦朗凝着她的表情,没了外面的人的打扰,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更能直入心底,这或许也是他强势把她抱进车里的原因之一,“机场不敢确定是你,所以特意现在过来找你,没想到茫茫人海之中再一次相遇,你果然在这里。这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所以你以为改变了妆容和以往的说话方式,故意这样和我说话,我就认不出是你吗?”

    “安然,你还是太小瞧我了。”说这话时,霍彦朗冷冷凝着眸眼。

    慕安然终于一点点放软了紧绷的身子,被他说得丢盔弃甲。

    “霍彦朗。”她的声音一点点变软。

    “嗯。”

    温和的声音,不再像刚才那样阴鸷了。

    他也不是非要讨伐她或者述说这几年的生活,如果她肯回来,那么这些年的苦日子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霍彦朗低着头,深深地凝视着她。

    然后,目光也一点点落到慕安然的小腹之上,小腹平坦。

    慕安然深呼吸:“霍彦朗,你是真的要把我认成她,而且不容我辩解了吗?”

    “安然。”他再低低叫着。

    慕安然被他刚才的那些话惹到了,心里也有一些痛意。

    但还好,其实她真的还好。

    “霍先生,我现在也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放我下去,要么你由着你的心意做事,但是如果真的冒犯了我,我不会客气。”

    慕安然咬了咬唇,“我相信霍先生你也不希望闹出什么非法拘禁或强奸的流言。虽然你家大业大,但我也并不是孤立无援。”

    这话说得颇有警告的意味了。

    霍彦朗勾着唇角,似笑非笑。

    慕安然看见他笑着的嘴角还有些落寞与自讽,但目光又坚定得很。

    霍彦朗将放在慕安然腰间的手一点点收紧,然后凑近她,在她的威胁之下态度还依旧那么从容,嘴角挑着的弧度那么的自然。

    “好。”他一口答应。

    慕安然睁着眼睛,他就那么笃定了她的身份么?

    哪怕她一直到现在表现那么可圈可点,她藏得那么好,甚至连护照也拿出来了,慕岚也特意上前为她解释了,他还是这样肯定?

    那句化成灰也认识……他就记她记得这样牢?

    慕安然说不出此刻的心情,有些紧张,不盼着他这样,却又盼着他这样。

    终于,慕安然在霍彦朗的动作里回过神来。

    “你要做什么?”慕安然盯着他。

    狭小的空间里,抬头睁眼就是霍彦朗晦暗不明的目光,他放在她手上的腰一点点往前,开始解开她的衣襟。

    “你要干什么!”这回娇媚的眼睛里沾染了几分怒意和惧怕。

    他还真动手动脚了?

    霍彦朗无动于衷,君子先礼后兵,该说的他刚才也说了,她的意见他也听取了。

    “关于这个问题,我回答过了。”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瞪着他,缓了半分钟才明白他说的意思。

    两个人的身体太熟悉了,或许这么多年过去了,可当初爱得那样深,缠绵得那样多,所以哪怕隔了再漫长的时光也不能忘。

    慕安然在他的动作下轻轻颤抖着,她发现了他的意图之后先是反抗,然后霍彦朗漆黑的目光也渐渐暗沉下来,他用手按住她的大手,就这样把她双手缚住,重重按在头顶。

    慕安然不由得躬起身来,姿态撩人。

    霍彦朗目光热了一下,但还是我行我素,根本不把她的警告当一回事。

    慕安然声音都变了,“你放开我,你不怕我告你吗?霍总!”

    她的称呼先是从霍先生变成了霍总,现在又从霍总变成霍先生,刚才叫了他几句霍彦朗,现在气极了又喊回了霍总,克制而生疏,霍彦朗动也不动。

    她也喝了很多酒,她薄怒的时候吐出的气息还带着红酒的醇香味。

    两个人都喝了酒,此时身体交叠在一起,说不出的好闻与暧昧。

    终于,他的大手一寸寸攀上了她的脖子与肩膀,衣服被他脱了一般,香肩半露。

    他很克制,所以没有真正让她走光,可慕安然还是抖得不像话。

    她逃了,跑得远远的,她以为自己已经真正走出了往事,可直到这时她才发现一切不过自欺欺人。她以为她能很好地面对,甚至可以用很多小手段拒绝他,不肯承认自己就是慕安然,她也不想回到过去,可一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所谓的狠心,不过是对自己狠心。

    看到霍彦朗像在剥上天的礼物一样剥她的衣服,慕安然欲哭无泪。

    “霍彦朗。”带着哽咽的声音。

    霍彦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而后就是像狂风暴雨一样的掠夺。

    他什么过激的动作也没做,只是脱了她的衣服,然后查看她身上的痕迹。

    三年多前,她被慕婉苒伤害到,身上受了几处刀伤,后来伤口好了却也留下了一些伤疤,就像他身上那些由慕方良带来的创伤一样。有些人死了也不得安宁,一直在纠扰着活着的人,当年他的心结是被慕方良害死的父母,而后来变成了慕方良,再后来变成了慕安然。

    她是他的期待,也是他这些年的梦魇。

    每当到了深夜的时候,听着香江的波澜声,他总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他或许会起身站在客厅倒一杯红酒,可是他却那么难受。

    霍彦朗查看着她的身体,突然说了一声:“我这三年怎么过的,你知道吗?”

    “或许你不会懂。”

    借着车里昏暗的光线,霍彦朗挺直的背脊一僵,一寸寸抚摸着她身上的肌肤,冰肌玉洁,哪里有什么伤疤?

    就像所有的希望被熄灭一样,他的身体一点点变僵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