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已经被他的动作吓到,此时一句话也不敢说。

    蓦地无言。

    她红着眼睛,用湿漉漉的目光看着他,难道他以为这三年她过的好受吗?因为她自己的原因,她的父亲死了,家庭没了,她什么也没有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葬礼上听到那些话,她顿时也没了生的希望,跳下江又被佟励拎出来骂一顿,那个时候她排斥任何人、任何事,只有佟励让她不至于痛苦得死了过去。

    可是呢?都这样了,她还是放不开霍彦朗。

    所以她在特别勉强的保胎中患上了抑郁症,还没生就心理出现了问题,那么生了之后呢?以前慕安然不知道,但许多事情经历过后才知道其中的艰难,那么难熬的日子,她也就这么一天天熬过来了。

    现在看着她觉得她没心没肺么?可她怀胎十月,一个人在国外孤独求生的时候,能懂她的人又在哪里?

    慕安然扯了唇瓣,言笑晏晏。

    “我不懂,也不想懂。”

    霍彦朗抿着唇,看这个乖巧漂亮的女人眸中一点水光。

    不知是哭,还是怒。

    他还是一动不动,反复盯着她手腕上、悲伤,柔嫩的肌肤上什么痕迹都没有。

    “霍先生,你看够了么?”

    霍彦朗还是不说话。

    “有没有找到你要的东西?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声音昂扬,乍一听带着笑意,可仔细听才会知道,这听似没心没肺的声音里藏着轻微的颤抖和苦楚。

    霍彦朗听出来了,所以深邃的目光敛了敛,嘴角也紧绷成难言的弧度。

    过了片刻,他笑了。

    “没看够。”

    说完,他开始去找慕安然身上的其它痕迹!

    慕安然吓了一跳,心里头百感交集,赶紧挣脱开来。

    “霍先生,自重!”

    慕安然笑容里真的带了一点怒意,“什么事都有个度,要是再看下去就过分了。”

    她的声线变了变,好像带了点哽咽:“我理解你的心情,知道你想找到你的妻子,可是我并不是她,你要是再看下去,可就真成了冒犯了。”

    “没关系。”

    我知道是你。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的目光,嘴角扯了扯,有点苦涩,心里头又有一点怪怪的味道:“没关系?”

    “难道霍总和谁都能这样?”

    “还有,麻烦霍总以后离我远一点。”她低下头,“而且你把我认作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不太好……吧?”

    说完,霍彦朗有短暂一怔。

    “嗯?”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慕安然笑了笑,紧紧绷着身子,慢慢将理智一点点收拢。

    趁着霍彦朗出神,她赶紧把衣服纽扣全都扣好,找到了机会,看了一眼车子并没有真的琐死,她重重推开车门跑下去了。

    出了车子,夏风吹过来,心头的烦闷终于清掉了一点。

    走了几步,慕安然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地回头看。

    回头,看到霍彦朗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车子里出来了,穿着西装的清贵身影站在劳斯莱斯旁边,显得高贵儒雅,却又在矜贵中带了几分盛气凌人的凌厉。

    他太耀眼了,也看起来很落寞。

    慕安然咬了咬牙,收起了心头连自己也说不出的滋味,转身就走。

    她提着包走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儿生气。

    霍彦朗却看着,忍不住笑了笑。

    慕岚的婚礼宴请的客人实在太多,此刻人来人往,把滨海豪庭前的这一片广场都堵着了,慕安然不过走了两步,来来往往之间发现车子太多,连出租车都堵在外头进不来了。

    她咬了咬牙,忍着心里的小脾气,只能从这儿一步步走出去。

    走到一条小巷子口,周围的人才少了些,可正因为少人,突然又有一双大手伸了过来。

    慕安然蓦地抬头一看,发现又是一张熟悉欠揍的脸。

    “霍总。”

    “我送你回去。”霍彦朗温声道。

    慕安然盯着他,想看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霍彦朗藏得太深了,此刻看不出他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在坚持,或者是还想纠缠。

    说他还不放弃,可此时他深沉的眼里又透着客气和疏离。

    慕安然又想到他刚才在车里脱她衣服的样子,她的脸色有些不自在,耳后根都有些红了,心里面又渐渐泛起苦涩,“不用了,霍总。”轻轻推开了他的手。

    事情过了太久了,两个人早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似乎也放弃了,所以又何必呢?

    慕安然声音里也带了几分和气:“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酒店就好。”

    “回酒店吗?”

    “霍先生,你说呢?”

    慕安然低下头,“我是专程坐飞机回来参加婚宴的,暂时住在酒店,后天的飞机就要回国了。”

    “是吗?”霍彦朗深沉的目光好像也暗淡了几分。

    但在慕安然看不见的时候,眼里的那些暗光好像又闪着不熄的火光。

    “那么作为a市人,我更要尽尽地主之谊,将景小姐送回去。”

    慕安然默不作声。

    霍彦朗沉声,声音里夹杂着几分淡漠,“就当我为刚才的事情赔礼道歉。”

    慕安然还是不说话。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继续在小巷口响起,“冒犯了景小姐,景小姐还是不要拒绝我了。”

    “再说了,这个时间点,车也不好打。”

    慕安然低着头,深呼吸,再抬起头时已经整理好了情绪。

    “好。”她说。

    坐上霍彦朗的车,慕安然蓦然有回到了过去的感觉,她这时也才留意到跟着霍彦朗来婚宴的那些人全没了,霍彦朗坐在驾驶位上,亲自开车送她回去。

    整个车子里,似乎还蔓延着刚才两个人箭弩拔张的味道,谁也没开口,慕安然则看着窗外。

    车子开的速度并不快,好像还有些刻意放慢了。

    慕安然也不直说,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一栋栋高楼拔地建起,又有好多新地标出现,穿过市中心,永远是“擎恒”的大楼最显眼。

    巨大的广告牌播放着各种广告,她看得出神,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慕安然静静地趁他不注意揩了揩。

    身侧的人就是霍彦朗,相见不如不见,相见不如怀念。

    至少这样,她现在心里就不用这么难受了。

    慕安然下意识地摸了摸领口的项链,这么多年来每次她特别想念霍彦朗,想得难受、想得心口发慌的时候就会去摸它,她总是下意识地想起最后一次和霍彦朗独自出行的时候,在希腊,两个人逛雅典卫城,两个人在地中海边拍照,两个人一起走遍雅典的大街小巷,还有那条项链。

    莫名的,她感觉双眼水雾模糊,又轻悄悄地拭了一下。

    可惜,这会儿什么也没摸到,慕安然这才记起来自己在来参加婚宴的时候,害怕被拍到照片,被霍彦朗看见……所以就取下来了。

    她压了压自己的小手提包,最内侧,如果霍彦朗把它找到,那什么也不用装了。

    慕安然深呼吸,有的时候破罐子破摔不见得是最好的,两个人当做陌生人一样相处也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相认了又怎么样?三年了,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那么说透了,也只能是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到时候提起那些痛入骨髓的往事,或许连心平气和坐在一辆车上都做不到。

    “霍总。”慕安然轻轻开口。

    “嗯。”霍彦朗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的路况。

    他开车的时候很专心,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很专心。

    亲吻的时候很专心,在床上的时候也很专心,那么多她以为自己忘记了的往事此刻纷涌而来。

    慕安然心尖苦涩,原来她真的没有忘记过他,一分,一秒。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她声音压得很低,低到近乎听不出话里的情绪,好像带着笑意,又好像是在问一个陌生人问题。

    霍彦朗握着方向盘的手没来由收紧了一些。

    “景小姐指的是什么?”

    慕安然掐了掐自己的手,声音温软而客气,像是她大度地把刚才车里那件事情掀过去了,为了缓和气氛不让他尴尬赔罪才和他闲聊,“当然是指生活方面,今晚你似乎把我认错成你的……亡妻了,抱歉,我这么形容她。”

    “没事。”霍彦朗淡淡的气息裹着平静,“如果一直找不到她,对于很多人来说,确实是这样。”

    “你想她吗?”

    霍彦朗突然一刹车,把车子停了下来。

    这双黑色幽深的眼神看着慕安然,像是透过她,向心里的那个人回答。

    “想,很想。”

    慕安然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笑了笑,相互交叠的手捏得也越来越紧。

    “是吗。”

    霍彦朗停下车子看她,认真回答完这个问题之后又重新松开刹车,给了一些油,车子又跑了起来。

    “你呢?”

    她吗?

    “还行。”不好。

    慕安然突然望着路边一家其貌不扬的酒店,“霍先生,谢谢你送我到这里,放我下车就好。”

    霍彦朗也没再说什么,把她放下来之后他也跟着走了下来。

    慕安然心里压抑着一股酸涩,仍是笑着:“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用送了。”

    “我……后天就回澳大利亚了,这次见到你,很高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