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因为太想念,因为太爱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走出思慕实业集团的时候脚步有些飘,她抓紧了手上的小包,右手攥着文件。

    手提包里的电话响起,慕安然看了看时间,这个点是今颐起床的时间,屏幕上却跳动着佟励的号码。

    她走到人行道上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儒雅的声音:“安然?”

    “佟大哥,早。”

    慕安然喉间干哑,好一会才缓缓吐出嗓音。

    佟励在电话那头愣了愣:“怎么了?昨晚婚宴不是好好的吗?遇到了什么事?什么时候回来?”

    慕安然沉默了……

    想到办公室里的事情。

    “佟大哥,我可能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为什么?”佟励的声音重了些。

    电话那头传来车流声,还有慕安然不易察觉的呼吸声。

    佟励发现自己语气似乎急了点,“安然,我不是刻意问你行程和发生了什么事,我相信你可以处理一切事情,只是如果真的遇到麻烦了,告诉佟大哥好吗?”

    “还有,是今颐想你了,所以这个点让我打电话给你。”

    佟励那头响起了一些动静,小女孩软糯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然然阿姨,今颐想你了。”

    肉呼呼的声音,可爱的小脸,慕安然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

    “今颐……”带着浓浓的鼻音。

    “然然阿姨!你听到了吗,今颐好想你哦!早上起来见不到然然阿姨,今颐都哭了呢!”这个孩子对她有深深的依恋,慕安然不由得眼畔湿润。

    要是哪一天今颐能喊她一声妈妈就好了呢。

    “今颐,阿姨也想你。”

    今颐听完在电话那头激动地啵了慕安然一下:“然然阿姨,今颐爱你!”

    慕安然温柔地笑,“我也爱你。”

    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漂亮的女人在街上微微抬起头,脸上的郁结一扫而空,唇边带着恬淡又温暖的笑容,像是和爱人打电话,平静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千娇百媚起来。

    高楼,霍彦朗从顶楼办公室下来,来到位于八楼的露台,露台是一个给员工休息的花园,擎恒集团的董事长穿着休闲衫出现在这里,吓到了不少在花园里喝茶休息的员工,大家顿时一脸谨慎地站着,猜测思慕集团最大的持股人是否是霍彦朗。

    霍彦朗沉默站在边缘处,他身姿修长,可以从容看到楼下的情景。

    失落走出集团大楼的女人正站在人行道上发呆,她原本手上抓着小包,手里攥着文件,可没多久便接起了电话,最后……不知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她竟然温柔地笑起来。

    霍彦朗轻握起拳头,桀骜凌人的背影透着几分落寞。

    “霍总!”袁桀早就跟着下来了,陪着他看了一会。

    明明在办公室时霍彦朗很从容,可那位景副总前脚刚走,霍彦朗就沉了脸失魂落魄地追下来,他很好克制了自己的情绪,脚步却泄露了他的急切。

    袁桀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霍彦朗。

    “这位景小姐……”真的好像那个人。

    “袁桀。”霍彦朗回过头,眯了眯眼睛:“帮我查查景子衿的身份以及那家名为励景公司的澳大利亚公司!”

    袁桀很久没有见到霍彦朗这么严肃的样子,三年后这个男人更加意气风发,却也更加患得患失。

    “好,我马上去!”袁桀不敢耽搁。

    ……

    “霍总,查好了,这些是景小姐的资料。”

    霍彦朗坐在办公室里,盯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寥寥几张纸。

    袁桀站得笔直,“景小姐的资料不难查,让人意外的是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相似的两个人?”

    霍彦朗伸手去拿资料的手堪堪停住。

    他皱了皱眉,淡薄的声音似带着笑意:“相似的两个人?”

    “你真的以为,是两个人吗?”

    “霍总?”这回换袁桀皱了眉头。

    把资料收集呈上来前他已经看过一次了,资料上显示得很清楚,景子衿是澳大利亚一位华侨的女儿,出生的时候就在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念书,年龄也比慕安然小了一岁,资料上甚至有她过去所交的男朋友的身份信息,现在的男友是一名叫做董立的男人。

    董立,励景公司的董事长。

    “这个董立年轻有为,行事作风也很稳重,到现在媒体上都没有他的照片,只有一张远景全身照,看起来是很有风度的男人。”

    “景小姐和他恋爱之后,两个人一起创办了‘励景’公司。”

    等袁桀说完,抬头的时候却发现霍彦朗在盯着文件出神,霍彦朗英俊的脸上淡漠无异,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容,没有多余的情绪。

    可是袁桀发现……霍彦朗捏着文件的手,似乎有些用力,文件的边儿有些卷翘起来。

    霍彦朗放下文件:“嗯,没关系。”

    “霍总,这些就是景小姐的全部资料。励景公司是高总介绍来的公司,这个项目……”

    “我来全权负责。”

    “那对外怎么说?底下的人?”

    “不声张。”

    思慕集团一直没对外公布执行总裁到底是谁,许多行政事项也是由他们几个副总直接处理,袁桀则更多时候代表霍彦朗出面。而且思慕集团的股份……其实也不在霍彦朗身上。所以很多事情一直都没摆在明面。

    “我知道了。”袁桀点点头。

    袁桀走出办公室前,霍彦朗沉哑的嗓音透着几分令人琢磨不透的情绪,声音从袁桀身后飘进袁桀的耳朵里。

    “更改身份这种事情,黑贡也能做到。”

    “一个人的出生、死亡可以伪造,可是她的心却不能。”

    袁桀挺直的身板颤了颤,仿佛被触动了。

    袁桀似乎想起了自己的故事,他有些苦涩地笑了笑,但又有些欣慰,开始真正明白霍彦朗为什么会亲自负责这个项目了。

    因为太想念了,因为太爱了,所以哪怕有一丁点可能都不愿意错过。

    “霍总,如果那个人真的是慕小姐呢?如果当初她真的没死在江里,而是为了躲过你,躲到了国外去,甚至伪造了一个新的身份,那该怎么办?”袁桀有些犹豫,“我看景小姐这个样子,有些刻意避开你。”

    霍彦朗目光深邃,透着暗光,他沉稳地放下手中的文件,直视袁桀。

    勾唇,淡漠一笑。

    “我已经逼过她一次,不想再逼她第二次,如果真是她……”其实答案,早就用行动表明了。

    不逼迫,不强迫。

    “袁桀,我已经错过一次,一个男人错伤一个女人已经是不可原谅的错误,如果第二次还伤害她,那么这个男人也不配再爱她。我还爱着她,所以我绝不允许自己再错一次。”

    因为深爱,所以谨慎。

    当初那一句“我要慕安然,也要慕家亡”让他尝尽妻离子散的痛苦,如果再重来他不会浪费时间在报复上。慕方良死了,他不见得喜悦,九泉之下的人也不痛快。

    虽然当初的事情不是他做,但确实和他有关系。

    “我以为,从你们都和我说慕安然死了,让我冷静一点,别再自欺欺人起,我的答案就已经足够明确。”

    袁桀一脸沉思,“霍总,我懂了。”

    这三年霍彦朗一直没放开手,所以谈什么决定呢?

    不管岁月怎样更迭,他一直没变过。

    ……

    慕安然回酒店后一直捏着自己的手机,她放下手提包,静静靠在门后头。

    呼吸声,心跳声,清晰可辨。

    霍彦朗在办公室低醇的声音像是毒药,听得她翻江倒海,心里无法平静下来。

    “景小姐,既然你答应了,那么就等我消息。”

    “最迟明天,我会让人打电话通知你,带上你的文件,到我家里来。”

    洗漱过后慕安然躺到了床上去,落地窗外是a市陌生又熟悉的景色,诺大的城市没有她可以落脚的地方,没有她的家。

    看着看着,她视线有些模糊,不知道是累了困了,还是眼中的雾气覆住了眼睛。

    他的家里。

    从前的那个家吗?

    慕安然不禁想起过去的日子,还有在灵堂最后听到的那些话。

    ——如果她没办法和你继续在一起,你会同意吗?

    ——除非我死了,否则这一辈子我都要和她在一起。

    要是真的被他知道了,还会把今颐夺走吧?

    她好不容易归于平静的生活,真的要被毁掉了。

    但是……这个合同又那么重要,她不能给佟励任何感情上的诺言,那么事业上至少能给他一些帮助。

    慕安然泪眼氤氲,心里头只想到一个词:如履薄冰。

    可是就算前方再困难,她都要把这几份合同争取过来。

    一夜噩梦,慕安然醒来的时候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她咬着牙拍上粉底,用气垫一层一层遮盖,花了一个淡妆之后,一条简讯传到她的手机上。

    “香江雅园c座,到了摁门铃。”

    简洁的语言风格,只有一个地址和一句话,慕安然心头一跳。

    明明怕得要命,可她还是深呼吸,劝慰自己没关系。既然回来了,就应该想到会遇上他,a市从来都是他的天下,这么多年其实并没有变过。

    “师傅,香江雅园。”慕安然出酒店,拦了一辆出租车。

    就连居住的地方都变了么?

    等师傅沿着香江开的时候,慕安然看着眼前熟悉的江,浑身渐渐变得冰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