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谁的女儿?景小姐,你的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就在霍彦朗的期待之下,慕安然轻轻开口,“如果她想通了,应该会回来吧。”

    霍彦朗目光如炬,“那她什么时候想通?三年,够不够?”

    慕安然愣愣地看着霍彦朗,嘴唇都咬红了!

    许久,她才开口。

    “抱歉,霍总,我不是你的妻子,我不知道她的想法。”

    “如果你是呢?”

    慕安然摇头:“不,我不是。”

    “她已经……死了。”

    恍若带着哭音和绝望,细看之下,她的小脸又平淡无奇。

    霍彦朗紧绷的下颚终于缓缓松开,表情归于平静,“景小姐在害怕什么?我只是和你开玩笑,随便问一问而已,你似乎过于激动了。”

    他心里一片死沉,听到她的回答整个人像陷入冬天的贝加尔湖,冰天冻地的冷风迎面吹来,吹得他每一根骨头都冻住了,心也疼得麻木,不过还好,这三年都这么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次。

    霍彦朗话语随意带过,慕安然才发现自己整个人僵着一动不动很久了。

    慕安然深呼吸,终于正视霍彦朗刚才的问题,他是猜到她的身份了,所以才这么旁敲侧击么?

    可是,看霍彦朗样子却又不像。

    他没有刻意威压着她,充其量只是迟迟不讨论和励景的合同而已。

    那他为什么带她上来看卧室呢?是为了试探,还是……?

    “霍总,你以为我是你的妻子?”

    “不,我的妻子可能已经死了。”

    霍彦朗垂眸,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目光有些沉得不像话了。

    慕安然听到他这句话,心里更难过了。

    她的唇色有些发白,“嗯,那霍总带我来看这些婚纱照是什么意思?还是觉得我很像你的妻子吗?”

    “我只是想向你解释,我为什么会失控。”

    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到了前天在车里的事情,彼此的呼吸声交叠,他的大手划过她细嫩的肌肤,带出了她一阵阵颤栗。慕安然顿时觉得喉咙干渴,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慕安然不由得挪开目光,可视线一落到婚纱照上,心里却更难受了。

    “没关系,霍总,我已经忘记那天晚上的事情了。”

    “是吗。”男人意味不明的沉声。

    “嗯。”慕安然别开了头。

    突然,感觉面前一阵低压,慕安然慌张起来,抬头一看,霍彦朗走到了她的面前,棱角分明的下颚紧绷着,低头看她。

    他离得很近,所以两个人的呼吸又交错在一起。

    “现在呢,记起来了吗?”

    “霍总!”

    他有病吗?既然她已经忘了,他为什么又这样?不开心的事情,非要她记起来不可吗?

    慕安然压抑着心里的苦楚,收起了自己的脾气,“霍总是觉得我脾气太好了,还想让我再生气一次吗?”

    慕安然咬着牙抬头,对上霍彦朗的目光,四目相对的一瞬,慕安然又蓦地深深一颤。

    刚才她撞见的那些他失落的神情又盛满在他的黑眸中,不可一世的霍彦朗竟然这么痛苦,他只是很想念自己的妻子,很想念自己不知道是死是活的孩子。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香江,守着自己的家,可他做错什么了?

    他只是不该出手的时候没管住自己的手,他只是嘴上说了实话,没顾及到她的感受。他被现实逼着往前走,可他也确实真的用心爱她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他知道自己错了,所以后悔了,重来一次他不会再逼她。也不会把太多时间放在报复谁身上,他只是很想念她,想要当年的星光下懵懂天真的小女孩回来而已。

    十年了,再加上三年,一共十三年。

    用十三年的时间去爱一个人,早已深入骨髓。

    他拥有财富却贫瘠得一无所有,他很可怜,想要一个家。希望有个孩子能叫他爸爸,他们都已经不再年轻,不再年轻气盛地非要争个输赢,非要争一口气。

    “景小姐,抱歉。”

    慕安然听着他这句话,人晕乎乎的,紧接着炙热的唇落了下来,男人温热的气息带着侵略性的霸道,他沉狠地撬开她的唇,吻了下来。

    “唔!”撬开了她的齿关,长驱直入,令人欲罢不能!

    慕安然被顶到那面挂着婚纱照的墙上去了,冰冷的墙刺痛了她的背部,霍彦朗的气息清冽而凌厉,唇齿交缠吻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紧张得身子一软,双手摁住了他的肩膀,心里头有一口钟,顽强地撞击着她,发出一声声振聋发聩的声音。

    心里头的颤意直接将她震懵了,连推开霍彦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熟悉的感觉,仿佛穿过了这三年的时光,慕安然舌尖苦涩,好想哭。

    她感受到他的痛苦和无奈,还有自责,以及一种不容置喙的霸道。

    他要她,没得商量!

    “霍……唔!”

    霍彦朗的力气带着几分恨意,指节捏着她的下巴,被迫她张嘴迎合,他温暖的舌尖滚了进去,两个人法式长吻着,香津混杂在一起。

    男人的背影好看到令人一眼万年,女人娇俏的身影被男人遮着了,只剩下两道重叠的身影,背后就是一张巨大的婚纱照,地中海经典的蓝白色被红艳的三角梅拥簇着,夕阳下英俊完美的男人低头亲吻乖巧的女人,房间里的气息也渐渐变得暧昧和不由彼此控制。

    慕安然脑袋一片空白,她不要……不要和霍彦朗这样。

    突然,她小包里的手机响了!

    简单的铃声打断了两个人,霍彦朗动作放轻,慕安然找了这个时机,立刻把他推开!

    大口大口地喘气,她甚至坐到地上。

    本来就短的包臀裙,现在显得更短了!

    霍彦朗黑眸深邃,紧抿着唇线看不出情绪,眼中藏着隐约火光,整个人看起来阴沉得可怕。

    他胸膛起伏,好像也在压制着自己的烦躁,意乱情迷,某种难以控制的反应也起来了。

    慕安然的唇被吻得有些红肿,回神了一会儿,开始慌乱无措地找手机!

    手机还在响着,突然看到一串数字!

    不是佟励,而是她之前送给今颐的儿童电话。

    今颐很少自己打电话过来,这是在墨尔本出事了?

    “喂?”慕安然清了清嗓子,压着动情的声音,尽量让自己显得正常一些。

    “然然阿姨!”电话那头传出今颐可爱的声音。

    因为房间里很安静,小女孩的声音一下子就传出来了,充斥着整个房间。

    慕安然变得有些反常地紧张,她甚至惊慌失措地用余光看了一眼安静站着的霍彦朗。她小心翼翼地拿着电话,用手拢住了话筒,静下心来和今颐说话:“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找阿姨了?”

    霍彦朗听到慕安然自称“阿姨”,深沉的目光又变了一下。

    慕安然则心头狂跳,如果今颐再喊“然然阿姨”的话……这一声然然……

    幸好,今颐没再喊了,只是用很开心的声音说:“今颐没有遇到什么事哦,今颐只是想阿姨了,今天剧组的演员大姐姐说今颐很可爱,还说今天今颐杀青,杀青是什么呀?”

    慕安然终于松了一口气,感受着霍彦朗存在的气息,简单地给今颐解释,“杀青就是一部戏拍完了,你的戏份结束了的意思呀。”

    “这样呀,他们都说杀青了要找自己最爱的人庆祝,阿姨你什么时候回来?今颐要和你一起庆祝。”

    慕安然终于被逗笑了,被吻得红肿得唇有些显眼,她脸上染上几分媚色,看起来更加诱人。

    “很快,等阿姨这边忙完了就回去。”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他沉了声:“谁的女儿?”

    慕安然的心咯噔了一下。

    慕安然想了想,“朋友的女儿。”

    “什么朋友?”

    慕安然抬起头:“霍总,您问这个问题是不是越界了?”

    慕安然的嘴唇是肿的,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硬气一些,心乱如麻,刚刚她和霍彦朗做了什么?

    慕安然不敢再纠缠,把手机放到小包里,提起包捂着唇就要往外走。

    结果走到门口,又被霍彦朗狠狠拉住。

    慕安然整个人一僵,惊慌失措中又抬头看了一下霍彦朗,对上他沉寂如海的黑眸,眼看霍彦朗又低下头来,温热的气息近在咫尺,她吓了一跳,动也不敢动。

    突然,霍彦朗的手慢慢游走,指尖划过她的肌肤,最终停在她的小腹上。

    慕安然觉得自己的小腹一片灼热,有种刻苦铭心的刺痛感!

    “霍总!”慕安然挣扎!

    可是霍彦朗太用力了,他低低地问:“谁的女儿?景小姐,你的吗?”

    听似平静的声音,却只有当事人才懂!

    “不是!”慕安然下意识反驳。

    霍彦朗看着她,他就像被戳到了痛点,霍彦朗开始深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他如果再狠心一点,她是不是就会回来了?

    “霍总,您放开我,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呵,那你报警吧。”

    慕安然气得瑟瑟发抖,“霍总,您家大业大,我斗不过你,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但我觉得我们也没必要见面了……”

    那一个失控的吻,还有今颐的电话,她总觉得要暴露了,霍彦朗查到今颐怎么办?她回国的初衷不是这样的,生意生意,生意虽然重要可今颐更重要。

    “霍总,再见!”慕安然眼睛通红,急急忙忙走了。

    慕安然挣脱了他,楼梯口传来她离去的声音,人走楼空,霍彦朗收了收自己的手,修长的五指间全是缝隙,残留着她温暖的温度。

    这世上握不住的东西有两种,心爱的女人,还有逝去的时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