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抱歉,我还是决定不签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走了以后,霍彦朗从楼上卧室下来,坐在沙发上,整个房间仿佛还留有她的气息,霍彦朗沉默不言。

    突然,一个机器人顺着轨道过来,走到霍彦朗面前。

    霍彦朗看着机器人,抬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小云朵。”

    没有他的控制与操作,小云朵中规中矩地按照设定的程序服务,没有多余的对话,一直围绕在霍彦朗的身旁。它转圈圈的时候,霍彦朗深沉地皱着眉头,然后又摸了摸它一下:“又只剩我们两个了。”

    又只剩我们两个了,这句话透出多少辛酸和无奈?

    机器人没反应,霍彦朗也就继续一言不发着。

    一楼的客房他确实布置成慕安然在慕家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很想念她,所以也下意识把自己住的地方全布置成她在的样子,他不舍得缺失任何有她的时光。这么大的房子,他一个人住也确实有些孤单了,所以每每看到房间里的那些摆设,他就有一种慕安然还在的感觉。

    这三年他宛如早归守着香江,守着她在的岁月,就这样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

    霍彦朗又抚了抚小云朵的脑袋,金属质感的脑袋有一点冰,虽然没有人的温度,但小云朵好歹会说话。

    “呵。”霍彦朗一声冷嘲,什么时候他对人生的要求这么低了?

    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就能见到香江的景色,霍彦朗勾挑起幽深的暗眸,看了半晌找出一支烟来,点燃了烟,袅袅雾气立即迷蒙了他深邃晦暗的双眼。烟味很淡,他并不喜欢抽烟,只是烦闷么,男人烦闷起来总要早点事做。

    霍彦朗抽了一口就不再动,任由香烟夹在指尖,星火燃尽了整支烟,烟雾缭绕在身侧,搭配着院子里绿意葱葱的青翠,他挺拔的身影变得有些寥落。

    一年又一年,又是一年叶葳蕤。

    “袁桀。”霍彦朗掏出了手机。

    袁桀正在办公室里主持思慕集团的会议,接到霍彦朗的电话,他立即做了个手势,先摁低音量自己站到窗前去接电话:“霍总。”

    “励景公司的那个旅游合同,你负责思慕集团这边的业务,不管她要什么样的条件,全都满足景小姐。”

    “嗯?霍总?”

    袁桀显然没反应过来,昨天这个项目还全权由霍彦朗负责呢,今天怎么又变成了他了?

    难道是早上出了什么事?

    “就当我不存在,照做就是。”

    “好。”袁桀收了电话,又一头雾水爬回去开会。

    霍彦朗又拨了柳珩的电话。

    柳珩自从调任去安朗科技,全权负责安朗科技之后生活就轻松多了,科研公司最重要的就是核心技术,管理层的管理手段只能体现在产品的推广与包装及其它业务问题上,其余时间董事长几乎没用,在擎恒磨练了几年的柳珩现在一心只想轻松。

    既能偷懒又能赚钱,谁不乐意呢?

    但此刻柳珩接到霍彦朗的电话,顿时又头痛了。

    “霍总。”柳珩笑嘻嘻公事公办道。

    “柳总。”霍彦朗目光落在眼前的香江上,也正经地喊他。

    这几年霍彦朗的性格沉闷了许多,突然来这一出吓了柳珩一跳,柳珩立即道:“得,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咱们可别互相恭维了。”他现在在外头有别的投资,安朗科技虽然也有他股份,但他不是资金股,他以管理入股,享受年终分红而已。

    如果以安朗科技的职位来称他一句柳总,他可不敢接受。

    “我昨天替安朗科技做了个决定。”霍彦朗淡淡沉声。

    “嗯。”柳珩洗耳恭听。

    “所有高层去澳大利亚旅游。”

    “哇靠,霍彦朗你善心大发了?”柳珩回过神来,“等等,怎么突然做这个决定?不会有诈吧?有我的份吗?”

    “有。”霍彦朗把烟蒂抖掉。

    “真有?”

    “嗯,只要你把合同谈好就可以放个假,去澳大利亚好好玩一玩。”

    “行。”柳珩从沙发上站起,也同样看着窗外。

    霍彦朗道:“一会我让袁桀把对方的联系号码给你,生意谈下来,你就可以去旅游,如果合同谈不下来,安朗科技下一季度的销售指标往上上调1%,做不到扣工资。”

    柳珩:“……”

    从来只有别人求着上门与霍彦朗的公司做生意,还没有哪次是霍彦朗求着主动送上门的,柳珩皱着眉头亚历山大,但也颇有兴趣地敲了敲茶几桌,一下又一下轻敲实木桌面,办公室里传来有节奏的叩击声。

    霍彦朗挂了电话。

    思慕集团和安朗科技都安排好了,至于擎恒集团就算了吧。

    霍彦朗眉头紧蹙成川,烟只吸了一口,这会儿全燃尽了,放下手机的时候,另一只手的中指上还夹着剩余的烟蒂,他走到垃圾桶旁扔掉它。

    房子里一片寂静,霍彦朗微微抬头,吁了一口气。

    空气中都是残余的烟味,烟草气息覆住了慕安然身上的气息,他闭目养神,结果满脑子都是慕安然离开时担惊受怕的神情。

    他突然觉得,或许是该松一松了。

    ……

    酒店里,慕安然闭上眼睛深呼吸。

    桌子上放着她的护照,身份证,还有一条小而精致的项链,天使的翅膀只剩下一边,一支橄榄枝衔在翅膀下方,可以看出这是情侣吊坠另一半。

    慕安然红着眼睛一言不发的收拾,她带来的衣服本来就不多,两三下就收拾好了,停下手中的动作的时候,她又愣愣地红了眼睛。

    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唇瓣,有点红。

    三分钟前,她刚给自己的助理小谨打了电话,要求她尽快帮她购买距离现在时间最近的回到墨尔本的机票。

    突然,手机一阵震动,慕安然担惊受怕又心乱地拿起手机。

    “喂,小谨,机票买好……”没看清楚来电显示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您好,是景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陌生却熟悉的声音。

    袁……袁桀吗?

    “景小姐您好,我是思慕集团的执行董事长袁桀,今天和你有一面之缘,你们励景公司和我们思慕集团的合同下来了,请问您什么时候过来走一下流程?”

    慕安然僵地愣在原地,合同过了?

    霍彦朗不是百般质疑和阻挠吗?怎么突然就过了?

    慕安然低了声音,“袁总……抱歉,这个合同我们不签了。”

    “不签?”袁桀在电话那头也愣了一下,“这个合同是您说不签了,还是励景公司说不签了?景小姐,这份合同最开始也是你们励景主动争取,现在我们思慕集团同意按原合同上的条款和价格签署,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件喜事,景小姐确定拒绝和我们思慕集团合作?”

    慕安然面色微红,脸庞爬上一丝尴尬和为难:“……”

    这是霍彦朗的决定吗?案子交给袁桀负责?

    霍彦朗的吻太过于火热,令她的唇瓣到现在还发疼,如果是因为觉得冒犯她了才做出这个决定,那么她更不应该签下这份合同!

    “抱歉,我还是决定不签了,不管是我,还是从励景的角度上,我们都不签了!”她就是励景公司的副总,如果佟励大哥知道她不肯签的原因,一定也同意她这个决定。

    “是这样吗?”袁桀沉下了声。

    “既然景小姐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强求,只是如果景小姐要改变主意的话,还希望景小姐一切尽早,毕竟希望承接这样一个大项目的旅游公司还有很多。”

    袁桀在霍彦朗身边多年,现在也学成精了,刻意说道:“并不是所有的机会都在等着人。”

    说完,不等慕安然反应过来,袁桀率先挂了电话。

    被挂了电话后,慕安然一脸怔忪。

    电话那头,袁桀深呼吸,一脸为难。

    “袁总?”身边的秘书一脸犹豫,不知道袁桀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

    袁桀想着霍彦朗的交代出神,霍总的交代是……不管对方开出什么条件,全部满足。

    可现在对方连合同都不愿意签,这可就难办了。

    袁桀一脸“感觉自己被坑了”的表情……

    慕安然拿着电话,突然手机又响了。

    她被刚才那通电话扰得出神,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不想签,为了今颐也不应该再有牵扯,打定了主意,此时却又被新来电吓了一跳。

    陌生号码,不是刚才的那一个。

    慕安然平静了一下,还是接起:“您好,我是景子衿。”

    对方是个小姑娘,“您好,是景小姐吗?我是安朗科技的外联部分部组长,我们柳总想和您约一下时间,面谈一下我公司高层人员赴澳旅游的具体事项。”

    慕安然拒绝的话咔在喉咙里,一时说不出来。

    她深呼吸,微笑,声音里带着浅浅得体的笑意:“您好,可能是您弄错了,我们公司与你们公司暂时没有合作。”

    “是吗?”对方显然一愣,“抱歉景小姐,那可能真的是我们弄错了呢,因为柳总也是刚接到消息负责这件事,具体情况我们底下的员工也不清楚呢。”

    慕安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这件事情,是你们柳总负责吗?”

    “是呀,我们柳总全权负责。”女孩想到柳珩事先交代的话,原样照搬道:“为了让我们高层有一个愉快的假期,这次高端定制的出游还决定购买最高标准的服务呢,可是个大项目啊。”

    挂完电话,慕安然蹲坐在地上狼狈不堪。

    霍彦朗到底是什么意思?想到佟励,想到今颐,想到励景公司……再想到这么多年佟励对自己的照顾,慕安然坐在地毯上抱着自己的腿,眼眶微红。

    她的心左右摇摆,离动摇之差一根鸿毛的重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