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霍总一定会很疼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我送你!”刘一谦急忙说。

    霍彦朗也适时开口。

    “我送你。”

    声音不大,却自然而然地覆住了刘一谦的声音。

    刘一谦的约会没了,他想着要送慕安然回去,可此刻听到霍彦朗淡漠的三个字,和他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面对着自家霍总的光辉,倒是让他望而却步,“这……”

    霍彦朗不容他多说什么,走向前一步,对着慕安然道:“走吧。”

    “不用!”慕安然慌乱中出声,客气中带着疏离,“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这里是商业街,很繁华,车也很多……”

    “一辆奥迪,一辆劳斯莱斯,景小姐要自己打车回去?”

    他冷声笑了笑,“我们安朗科技谈生意,还不至于这么磕碜。”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慕安然再拒绝就显得刻意了。

    刘一谦发愣了一整个晚上,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桃花让自家霍总掐没了,原本有些失落,可听到慕安然说要自己打车回去,他顿时就急了。

    “景小姐,你千万别自己打车回去,就让霍总送你吧。”

    霍彦朗颀长的身影停了停,见慕安然还没有跟上,他回头:“还不走?”

    慕安然咬了咬唇,沉下心来跟上。

    小圆脸看着慕安然跟着霍彦朗走向车子的背影,心里一阵拔凉拔凉。

    虽然很难过,但他心里竟然冒出一个念头,霍总似乎和这位景小姐,还蛮般配的?

    ……

    刘一谦回到自己的车里:“唉!”

    刚叹了一口气,兜里的手机就响了,他摸出手机一看,是柳珩的电话。

    他急忙接起,“柳总!”

    “小刘啊,约会得怎么样?”

    “柳总……”刘一谦哭丧着小圆脸。

    经过三年的奋斗,他当初青涩的面容变成熟了一点,可对于感情这事,理工科男生都有一样的通病,不善言辞。

    柳珩觉得有戏,忍不住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怎么了?太激动?成了?”

    “不是。”刘一谦把在火锅店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与柳珩说了,“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刚把景小姐带到火锅店,我的五花肉还没有上来呢,刚摸了小手,霍总就出现了!”

    柳珩心想,摸小手?还当着霍彦朗的面儿摸小手?

    “小刘啊,很可以嘛!”柳珩嘴上夸着,心里已经为对方点蜡了。

    柳珩总结,“所以你们这顿饭,三个人吃的?”

    “是啊!霍总吃得很开心啊。”

    这估计就是他最后的安慰了。

    “呵呵。”

    柳珩心想,无巧不成书,坏了别人的好事,霍彦朗能吃得不开心吗?

    哎,算了算了,他本想唯恐天下不乱地搅一滩浑水,结果小瞧了霍彦朗,也高看了自家的员工。

    他最后不由得安慰道:“小刘啊,放宽心,经过了这一顿饭,霍总一定会很疼你的。”

    刘一谦:“???”

    一直到挂了电话,刘一谦还没回过味儿来,他不知道柳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

    劳斯莱斯幻影里。

    全景天窗被缓缓打开,外头清醒的空气透了进来,慕安然也被吹清醒了几分。

    “吃饱了?”

    “嗯?”慕安然没回过神来。

    “整个吃饭的过程,你几乎没动筷子,不饿吗?景小姐。”

    慕安然打了个哆嗦。

    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呢?在香江雅园,她从他的家里落荒而逃。

    原本以为这两个合同是袁桀和柳珩负责,她不会再见到他,可现在怎么那么巧呢?

    “霍总跟踪我?”

    霍彦朗一直没有启动车子,此刻歪着脑袋看着她,深沉的眼里装着莫测的情绪,好像在重复她的话:“跟踪慕小姐?”

    慕安然被他这一声吓得心都提起来了。

    霍彦朗像是被问怔了,觉得好笑,不再说话。

    他在中控区按下一个按钮,头顶的天窗缓缓关闭,街道上繁华热闹的声音顿时被隔绝在外。

    许久,他缓了缓声道:“确实是在跟踪慕小姐,如果感兴趣也算的话?”

    慕安然咬着唇,她和霍彦朗在一起这么多年,还没有到火锅店去吃过东西,他习惯吃一些更加传统的中式饭菜,不辛不辣的那种,格外注重养生……

    倘若可以选择,他不会吃川菜,更别说会一个人到火锅店去了。

    慕安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霍彦朗,糊里糊涂又上了他的车,此刻霍彦朗沉默着,温热的气息随着他的呼吸喷洒出来,车子里的气温也骤然猛升。

    她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直截了当地承认了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是感兴趣吗?对她感兴趣?

    “霍总,我想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知道。”

    “所以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景小姐想多了,如果我有兴趣的话,该怎么做是我的事情。何况,我有纠缠着景小姐吗?既然没有纠缠,谈什么放过与不放过?”

    慕安然紧紧咬着唇,被说得蓦地无言。

    原来有一种紧张,叫做连话都不会说了。

    霍彦朗侧眸,看她无措又失落的样子,心里头也沉了一点,这顿饭他本来吃的也不开心,他的目的很明确,一开始只是想知道她对谁笑成这样,三年不再出现,她的交友圈子又那么简单,没有旧友,那么是新朋友?

    霍彦朗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吃醋了,所以开车一路尾随,之后看到男人站在她身侧的背影有些熟悉,他就跟着进去了。如果男人不是握着她的手不放,他或许不会出声捣乱。

    霍彦朗蓦地一笑,怎么感觉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他这是又把她吓到了?

    “景小姐还是把这颗心放回肚子里好一些,我只是出现和你们吃个饭,如果这样都被吓得受不了,那么日后和安朗科技的合作长达十年,景小姐会不会直接吓疯了?”话语里带着浓浓的调侃意味。

    慕安然呆呆地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三年后积威愈重,哪怕是明知道他在开玩笑,可看到他勾起唇角的那一刹那,还是难免会觉得害怕。

    “霍总。”她捏紧了手中的小提包。

    霍彦朗不再看她。

    那天在卧室里强吻了她,可想而知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她对他避之如蛇蝎,是不是也是这个缘故?

    慕安然一直紧紧盯着霍彦朗,看到他最后完全收起的笑,唇角扯得平直,终于忍不住深呼吸,放松下来。

    幸好今颐不在……

    “麻烦霍总把我送回酒店吧。”平复了一下心情,她整个好多了,也不再如惊恐之鸟,此时慢慢勾着唇角,对他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霍彦朗从镜子里看见她的表情,心情很复杂,但是看她笔挺的鼻尖下一张小红唇紧紧抿着,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眼瞳里盛着喜怒哀乐,满是人间烟火气,他忍不住就扯了唇,又再轻笑一声。

    淡淡的轻笑声充斥在车里。

    慕安然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她背脊紧绷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窗外,安静得像一株夜来香,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只有这能证明她还存在着。

    霍彦朗不再有任何动作,直接启动了车子,离开了这里。

    这是第二次坐霍彦朗的车,慕安然也不想和他多说话,于是车里出现了短暂的尴尬。

    看着外头飞掠的街景,她在不知不觉中又出了神。

    慕安然漂亮的眼睛里面裹着浓浓的忧郁,拥有这种神情的人似经历过生死,缱绻难言,只有同样经历过大起大落痛苦的人才懂。

    霍彦朗一路上都在认真开车,仿佛没发觉她的落寞似的,不知不觉,车子又停到了香江边上,慕安然看着车窗外的江水恍然回了神,一瞬间脸都白了。

    “霍总,这……”

    霍彦朗一言不发。

    慕安然深呼吸,“这不是我要去的酒店。”

    “嗯。”低沉的声音,磁性魅人。

    慕安然越发觉得车里气息沉闷,车子一停稳她便将车门打开,穿着平底鞋走了下去,香江的风吹在脸上,吹得头发飞扬,遮住了眼眸。

    霍彦朗也从车上下来,追上她的脚步:“景小姐要去哪里。”

    慕安然回头,眼神浓稠得像上好的徽墨,看着他,眼里盛着星光点点,“霍彦朗。”

    她的嗓音微哑,泄露了心里起伏不平的情绪。

    霍彦朗也沉了目光。

    她不再客客气气地叫他霍总了,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慕安然看着他,感受到男人的沉默,她尽力扯出了一个盛世太平的微笑:“既然霍总您不认识回酒店的路,那也不劳烦霍总送我了,这里车多,也不再是奥迪与劳斯莱斯之间的选择,就我这样的女人,我还是坐计程车回去就好。”

    “霍总或许需要人陪,可是我并不想陪您逛街,您还是放过我吧,好吗?”

    “慕安然。”

    霍彦朗薄唇轻扯,终于吐出这三个字。

    慕安然身影僵直,夜风萧瑟,对于别人来说很凉爽,可她娇小的身影立在风中,显得一不小心就会被吹倒。

    这三个字……

    慕安然紧紧抓着衣服一角,嘴唇都快咬裂了。

    霍彦朗目光冷凝,神色透着异样的锋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