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慕安然,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拼了命地与他对视,这一刻仿佛所有的伪装都被他无情拆穿。

    他还是看出来了,对吗?

    那这一刻呢?为什么不继续装下去了?

    过去的那些日子历历在目,香江,冰冷彻骨的江水,一下又一下拍打在她的脖子上,几乎将她拍下,永远睡在水里。她是死里逃生,三年前是如此,三年后也是如此。

    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那样的日子太痛苦,她实在不想回去了。

    况且,自己把慕家害得家破人亡,让她怎么再和他回到过去?她就算不恨他,也恨自己!既然不能在一起,她更不愿意让他知道今颐的存在。或许这样对他不公平,可这世间有什么公平可言?

    霍彦朗背着他打压慕家的时候,可又想过公不公平?那句“我要慕家亡,也要慕安然”这些年她一直没忘过,一直到慕方良死了,吊唁会上,他也没后悔这样做。

    这才是她最难以忘怀的伤痛……

    “霍总,你在开玩笑吗?”慕安然瑟瑟发抖,硬是对他扯出一抹笑。

    霍彦朗锋锐的目光慢慢软化,变成一潭死水。

    他冷笑了一声,带着浓浓的嘲讽,不知是在嘲讽她的死鸭子嘴硬还是嘲讽他自己。

    “慕安然,你就真打算对我这么绝情?我等了你三年!你看到江对岸的房子了吗?”霍彦朗视线宛如一把冷刀,每一句话都往她心上捅:“我在江边住了三年,每一日每一夜,这一切为了谁?你明明活着却不肯回来,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慕安然,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嗯?”颀长的身影走了上来,将她娇小的身子覆住,他也不要风度了,在大街上盛气凌人,将她无助的样子狠狠遏制住。

    慕安然被逼迫得喘不过气来。

    两个人明明没有任何肢体接触,可霍彦朗盛怒的脸停在眼前,明明隔着二十公分的距离,却像是近在咫尺,让她绝望。

    “你以为我不拆穿,就是不懂吗?”一句一句,刺入心扉。

    慕安然看着眼前这双漆黑的眼睛,他不打算再压抑自己的感情。

    她咬着唇,踉跄地退了一步:“霍总。”

    就在他以为她终于丢盔弃甲,顺着他给的台阶承认的时候,慕安然只是苍白着脸孔:“很抱歉,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一句话彻底惹怒了霍彦朗,他大手一伸,彻底将她拥在怀里。

    温暖的身体落入另一具更加滚烫的身躯里,两个人的温度几乎将彼此灼伤,慕安然想躲开,可霍彦朗的大手蓦地用了沉狠的力道,将她紧紧箍在怀中。

    突如起来的怀抱,在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亲密显得如此突兀,直叫来往的行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霍彦朗太霸道了,深沉的脸上剑眉斜飞入鬓,一瞬英气非凡。几乎是一瞬间给人一种惊艳感,慕安然也看怔了,呆呆地回不过神。

    等反应过来,她又拼了命想推开霍彦朗,可霍彦朗的动作越发沉重,她纹丝不动。

    慕安然被他的凶狠惹哭了,她道:“霍彦朗,你到底想做什么?”

    她红着眼睛:“你怎么就不肯放过我呢?我都说不是了,为什么你还是这样……放了我好不好?我都已经说我不是了,合同我也签了,你要送我,我也同意了,我现在只是想离你远远的……你放了我好不好!”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自由,我想回家!”

    “家?你的家在哪?”霍彦朗声音冷沉。

    他锋锐的目光宛如一面镜子,将她的狼狈照出来,她仿佛从他漆黑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看得她双脚一软,整个人往下滑,想要蹲坐在地上。

    可是,一双大手缠在她的腰间,根本让她动弹不得!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脑袋一片空白地与他纠缠着,声音都带了哭意:“家……我没有家,我家在哪呢?霍彦朗,你放开我!”

    她怔怔地,“我要回酒店……”

    “慕安然,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我不是,我已经说了我不是!”

    “慕安然!”霍彦朗板着脸,冰冷的眸里全是悲痛,彻底一点余地都没给她留了!

    一声一声,一句一个慕安然。

    这个名字从他嘴里出来,就像一个魔咒!

    她好像又被带回到过去的那种痛苦之中,她像是魔怔了,一直被他挟制在怀中,一直无助地摇头:“你……放开我,我求你,霍彦朗,你把我放开好不好?”

    “我不是你要的人,我也不想当你要的人,我不喜欢你,我不想要你,你没看出来吗?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这句话,就像一根针,狠狠扎进霍彦朗的胸膛中。

    她或许是无意的,但听到他耳里,简直要将他伤透。

    霍彦朗笔挺的腰仿佛弯了一些,凌厉的眉眼透出几分奚落,没想到痛苦过后迎来的不是重生,他的退让与逼进没有让她回到他身边,反而让她更受刺激了,她原来还能好好与他说话,现在却是崩溃了,像是陷入了心里的梦魇。

    慕安然的目光一瞬间暗了下来:“拜托你,不要再提那个名字。”

    许久,许久,霍彦朗终于出声。

    “好。”

    他退了一步,不忍心看她崩溃的样子。

    慕安然感受到冷风吹袭,身上一瞬失了温度,有一点空虚,但也终于得以喘气,很难受,可比起刚才被迫面对她心里的恐惧时的那种感受,这一刻还算好受。

    她苍白的脸终于慢慢回了血色。

    慕安然抬头,看着受伤的霍彦朗,他不再有风度,反而显得有些颓废,像被妻子遗弃了的男人。他不再说话,甚至连一个冷薄的眼神都不愿给她,他若有所思地盯着眼前的香江。

    路过的人有一些似乎认出他了,所以拿着相机想照下他这一瞬间,霍彦朗无动于衷,没有呵斥也没有理会,只是像一只受伤的豹子,一直静静的深邃地望着远方。

    心好冷,好像回到三年前,他崩溃地站在香江边上,看着黑贡从湖里捞出的东西,看着那些属于慕安然的证件。或许慕安然真的死了,那个曾经对着他笑,躲在他怀里轻轻哭泣,在乎他感受的慕安然已经死了,死在三年前……

    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没心没肺的景子衿。

    果然,只有他一个人在执着,那份珍而重之的感情,除了他早已没人在乎。

    “霍彦朗。”慕安然轻颤出声。

    他出神望着香江的样子让她心中一痛,她刚才的反应似乎真是过激了一些。

    可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很害怕他,却也不想见到他这个样子。

    慕安然此刻就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颓败地站着。

    霍彦朗依旧冷沉着脸,他拿着车钥匙,长腿站停,几秒后终于恢复了正常,他又变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霍彦朗,将眼里的深情也收起来了,一直走回到车前,甚至没再看慕安然一眼。

    他机械性地启动车子,劳斯莱斯的车灯亮起,香江边上的人行道被照亮一片。

    慕安然站在灯光中,怔怔地看着他,灯光太亮,以致于眯起了眼。

    前方一片白茫茫,什么都没看见……

    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然后车如离弦,霍彦朗就这么离开了。

    车子驶离香江,慕安然回转过身看着车子的影子,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

    慕安然眼睛通红,一瞬间哭了出来,浑身发软地蹲在地上:“霍彦朗……”

    明明彼此深爱,却要互相伤害,她想爱他,她还爱他,可她不敢啊……

    霍彦朗一定恨死她了,可她也恨自己。

    倘若时光能回到从前,不,只要回到一周前就好,她一定不会再踏足a市,既然一切都过去了,那就让一切过去,就这样好不好?

    慕安然想到霍彦朗最后那一个落魄又沁凉的神情,她也痛得喘不过气来。

    ……

    霍彦朗将车子直接开回到香江雅园,安保系统扫描车子后直接将门打开,他直接将劳斯莱斯开进了院子里。他坐在车里一动不动,甚至连灯都没有开,听着一墙之隔外的香江波浪拍动的声音,幽深的眸子冷若冰刀。

    薄唇紧抿了很久,他终于从车上下来,直接走到家里。

    小云朵知道他回来了,像往常一样按照设计的程序上前迎接他,但霍彦朗甚至没看小云朵一眼,直接上楼走到卧室去。

    没有开灯,月光倾洒进来,微弱的光亮照在巨幅婚纱照上,单纯漂亮的女人幸福地甜笑着,亲密地依偎在他身旁,霍彦朗手握成拳,一拳砸在了墙壁上。

    他发泄了心中的怒火,慢慢躺倒在床上,闭着眼睛深呼吸。

    一个小时后,慕安然出现在香江雅园c座门外,一双眼睛红肿得像兔子,盯着眼前的智能显示屏。

    她犹豫了一会,终于站到了屏幕框前,高科技设计而出的人像系统倒映出她的脸。

    “叮,人像识别。”

    慕安然以为这次还会像以前一样,吸了吸鼻子想要做表情,可可视屏幕上只出现小云朵机械化的脸,电子声音响起:“人像识别成功,景小姐,请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