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今晚我就给你个答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门开了,慕安然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走进去。

    她在想什么呢?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不是已经做好决定负责到底了吗?

    她……最后还是放心不下霍彦朗。

    他看着永远是最强大的,可是大家看不见的背后,他一个人要如何疗伤?

    走进私家花园,一步又一步,慕安然看见熟悉的黑色车子,劳斯莱斯在月光下泛着黑色的银光。整个小楼没有开灯,她心跳仿佛也停止了。

    最后,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因为来过一次,所以这次过来已经变得不再陌生。她轻而易举地找到大门,门没关,直接走了进去。

    小云朵看到慕安然来了,它顺着轨道走上前来,乖巧地打招呼:“景小姐。”

    她更新过资料,霍彦朗曾给景子衿设置了最高等级的权限,这意味着她可以自由出入这个家的每一个角落,也可以对小云朵发布一些简单的命令,实现人机交互。

    慕安然哑着声音:“他在吗?”

    小云朵沉默了几秒,仿佛在处理这一个指令,过了一会儿:“先生在楼上。”

    慕安然觉得眼睛酸酸的,似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伸出了葱白的手,摸了摸小云朵的金属脑袋,“谢谢。”

    小云朵脸颊两旁的红色灯光又闪了起来,像是两坨红晕。

    慕安然移开目光,看着笔直的楼梯,楼上黑漆漆一片,她深呼吸,下定决心走了上去。

    整个家很安静,只有鞋子轻轻与地板摩擦的声音,她直接走到主卧旁,门轻掩着,真走到了这里,她反而有些想要退缩了。

    慕安然盯着眼前这扇门,泪眼迷蒙,迟迟没办法鼓起勇气推开它。他在里面对吗?只要一推开门,就可以看到他……就可以走进霍彦朗的心底深处。

    她不知道,她这样做对吗?会不会让两个人本来就命悬一线的关系彻底崩塌?变得更加不可收拾?!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但如果让她不在乎,让她眼睁睁地看着霍彦朗那种样子,她也做不到。

    对不起,霍彦朗……真的对不起!

    夜光沁凉,满室寂静无声,只有她孤寂无助的呼吸声。就在慕安然紧绷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房间里传来了声响,霍彦朗弄出的声响!似是又一个拳头砸在了墙上,痛得他一声闷哼,慕安然终于再也站不下去了,红着眼睛疯了般将门推开,“霍彦朗!”

    这声音带着哭意,还有几分不可控制的害怕。

    她输了,她真的输给他了……

    视线没了遮挡,她可以看见黑漆漆的房间里,月光下站着一个人。

    霍彦朗背对着门口,面对着墙壁,他是真的生气了,所以不再沉闷地压抑着自己,听到她推门进来的声音,还有那一句失声的“霍彦朗”,他回过头,失落痛苦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霍彦朗慢慢皱起了眉头,一瞬间以为自己看错了,可下一瞬,对上慕安然担忧的神情时,一双幽厉的眉头沉了下来。

    夜色撩人,两个人却无声对视。

    霍彦朗哑了声,“是你。”

    慕安然哽着声,“对不起,是我。”

    “你来干什么?”

    “我……我来和你道歉。”

    “道歉?”霍彦朗冷嘲地笑。

    “慕小姐要和我道什么歉?还是以景小姐的身份来看我舔舐伤口?”霍彦朗踏着月光慢慢朝她走过来。

    慕安然被问得哑了声,这一瞬竟然无助得让人绝望。

    她应该想到的,贸贸然冲过来找他,她担心他,可这样一来他会怎么看她?她刚刚才在香江边说那样的话……

    “不,我没有。”她低声为自己解释。

    突然,慕安然抬头,想用目光为自己辩解,可却对上霍彦朗深沉幽邃的目光。他的目光并不像他的语气那样冷,甚至滚烫炙热得令她不安。

    “呵,是吗?”一声冷笑。

    霍彦朗往前走了一步:“可是我从你的眼神中,没有感到你为自己的狠绝有一丝愧疚,或许在你心中,要怎么做是你的事情,就算拒绝我,对我说那样的话也不用顾及他人感受。”

    “慕小姐,看到我这个样子,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霍彦朗!”心痛得心头一绞,她想到她过来,他一定会给自己难堪,却没想到心冷的霍彦朗会这样不留余地。

    她刚刚那样过激,一定是伤到他了。

    好,无论他说什么,她都承受着。

    只要他别一个人面对着墙壁发火,“对,我很有成就感,可以见到你这个样子,我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慕安然狠狠咬着唇,唇角都被咬破了一个口,血腥味蔓延出来,疼得她几乎睁不开眼。

    “你要认为我是来嘲笑你,奚讽你也好,反正我在你心里,早已经是这么不堪的样子了。霍总,你一直问我是不是慕安然,今晚我就给你个答案。”

    “呵。”

    他就这么以一声冷笑来回应她吗?

    慕安然也淡淡地笑了,伤害从来都是彼此的,没有哪一对相爱的恋人能够独善其身,她伤了他,难道她的心就不痛吗?

    慕安然嘴角淡淡衔着薄笑:“我的答案就是,我不是,或许我是,但我也不是,如果你真要刨根问底,我只能给出这样的答案。”

    是或者不是,在漫漫长夜中,早已连她都弄混了。

    她是慕安然,可她已经死过一次,可说她不是,她却又没有一天不想起霍彦朗,她一直活在过去!可是如果说是,她却早已不用慕安然这个名字生活,她在国外有了新的身份,还有新的生活。

    慕安然眼中星光点点,对上霍彦朗深沉的眼。

    霍彦朗薄唇紧绷着,抿成一条线,两个人站得很近。

    月光从霍彦朗身后照落,在他身前拉出好长一道影子,两个人的影子贴在一起,慕安然的样子完全陷入黑暗中,一点儿也看不清了。

    他原本想发脾气,但现在却渐渐清醒,连同看到她出现在这里的一瞬惊喜也全化为乌有。

    霍彦朗唇角的冷笑也慢慢消去,原来这就是她最终的答案。

    “嗯。”他沉声。

    他既然答应她不再提及那个名字,他就不再提及。

    霍彦朗蓦然抻直了腰,抬头,眯着锋锐的眼睛深沉难辨,此刻就连声音也平淡得不再能听出喜怒。

    慕安然抬头看他,只看到他仰头的样子。

    慕安然心中一恸,记不清在哪看到的一句话,眼中有泪的时候别低头,眼泪会落下。

    “霍彦朗……”她又狠狠伤了他一次吗?

    她并不想,她只是想来陪伴他。不想再一次给他伤害了,既然如此,她到这儿来的意义是什么?

    慕安然低下头,深呼吸,好好检讨自己。

    终于……

    “算了。”她淡淡出声。

    这两个字,好像是在安慰自己。

    既然事情已经摊开来说了,她再硬要说自己是景子衿也没有意思了,不是吗?他……已经早就知道她是谁。

    “没错。”她颤抖,“我是你说的那个人。”

    “霍彦朗,我不再辩解,也不打算否认了,我确实是她,但我也不是她,我也不愿意当她,我们回不到过去了,你明白吗?”

    她的声音哽咽:“如果你这样逼我,只是为了让我承认的话,那么我承认,过了今夜,我们就忘记彼此好不好?”

    突然,霍彦朗低下头看着她。

    慕安然感觉脸上一凉,似被霍彦朗的目光冻到了,他僵站着,想从她脸上看出一点点愧疚和不甘愿。

    霍彦朗手握成拳头:“你可真够狠心。”

    慕安然别过头,一直盯着地板看,忽然,脖子间一片温热的气息,霍彦朗恨恨地低下头啃着她的颈脖,像是要把她拆吞入腹。

    慕安然紧张得颤抖,就在近乎绝望的时候,脖子间沁凉一片。

    是泪意,霍彦朗的眼泪,他哭了吗?

    慕安然再狠的心终于狠不下去了,迟疑轻缓地抬起手,情不自禁地拥住霍彦朗坚毅的背脊,这一拥仿佛打破了潘多拉的魔盒,打翻了他的情绪,霍彦朗颀长的身体先是一僵,然后突然用力将她整个人紧紧拥住。

    强压了三年的想念,像是被突然释放。

    慕安然一怔,急忙想收回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唔!”男人绝对的力量铺天盖地覆下,让她天旋地转。

    再回过神来时,她已经整个人跌倒在床上了。

    “安然。”霍彦朗轻啃她的脖子轻轻呢喃。

    慕安然脑子一白,想要挣扎起来:“霍彦朗!”

    带着哭意的声音,像是一种祈求,但是她不敢强烈推搡,他的手上有伤,淡淡的血腥味,她闻到了……

    霍彦朗低下身子,将她牢牢压制在柔软的床上,床铺上传来久违又熟悉的清香味。这张床是他一直独睡的卧床,而现在也沾染了她的味道,有一丝清甜又苦涩得让人难以缱绻,矛盾又痛苦,排斥却又忍不住想狠狠相拥。

    终于,**战胜了理智,慕安然的手轻轻攀上霍彦朗的肩,止不住低低哭泣。

    彼此之间,蔓延着痛苦又让人抗拒无能的**的味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