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是谁?怎么在霍专情家里?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的动作让他一僵,霍彦朗的动作越发粗暴起来。

    吻,铺天盖地的吻。

    密密麻麻落在她的脖子间,吻得她一声闷哼,想要推开他,却又忌惮着霍彦朗的伤口。

    霍彦朗闭上了眼睛,男人好看的睫毛在月光下简直惊心动魄,看得她微微入神。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小心又被他卷入这场情绪之中?她想逃,今夜之前已经想逃得远远的了……可是怎么又回一起滚在了一张床上?

    蓦地无言。

    霍彦朗也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越发精致漂亮的面容,轻轻抿着的薄唇,涣散的理智让她少了一些干练,多了几分柔弱软媚,呵出的薄气像是一只勾人的手,拨动着他的心弦。

    霍彦朗突然觉得有些口干,喉结滚了滚,大手撑到她的头上。

    另一只手束缚住慕安然的手,再将她猛地压制住。

    慕安然闷哼一声,挺起了自己的胸!

    柔软顶着他的硬硕,柔与刚的碰撞,在房间里撩出一阵阵火花!

    她的……变大了。

    三年什么都变了,唯独不变的是彼此。

    霍彦朗目光热络,光是这暗沉的目光就能将她拆吞入腹,就在慕安然想寻回理智拒绝他的时候,霍彦朗又再次低头吻住了她的嘴!

    “唔——”无奈又恐惧的呻吟声。

    慕安然一阵崩溃,心里的城墙一点点坍塌,避开他的伤口左右躲避,只能换来他越加霸道的动作。

    “别,别这样!”慕安然弓起了身体。

    “你的手有伤……”

    “没关系。”隐忍而压抑的沉声。

    “可是……”迟疑而不决定的声音,仿佛在拼命寻回理智,“可是我不要!”

    “我们不能这样。”

    “已经错过一次了,不能再错了,不要好不好?”

    低低的嘤咛声,像是小虫子爬在心上,霍彦朗的**覆水难收,男人的霸道尽显,一点儿也不打算放过她,他突然变得温柔,轻轻舐咬着她雪白的颈脖:“不要再拒绝我了,嗯乖?安然,我已经等了你三年。”

    三年意味着什么?一年有365个日日夜夜,三年……

    他抓着她的大手越发握紧,勒得她有些犯疼,明明听到她疼得发出的闷声,可还是私心不想放手,一下又一下舔着她,轻轻的燎起她心里的火。

    慕安然觉得脑袋里一阵闪电穿过,白光一片。

    微微睁眼,看到霍彦朗深邃幽暗的眸子,这张脸在夜色下魅俊得可怕,他背后就是巨幅的婚纱照,两个人纠缠在一块,躺在床上,闻着彼此清淡的气息,有一种穿透骨髓的酥麻感穿过她的心尖。

    霍彦朗在一步步地诱惑她。

    慕安然摇了摇头,眼里的媚意越加明显。

    “安然。”

    他的眼中有询问,只要她点一点头,两个人的关系就会回到过去,放下一切,抵死缠绵。

    慕安然摇了摇头,她咬着唇,舌尖都被咬出了一点血,微微犯疼的感觉让她变得清醒,“不,不能……”终于推开了霍彦朗,大口大口吸气!

    荷尔蒙作祟让两个人都变得不理智,他吻过的地方也一片片灼热,她轻喘一声,哽咽:“真的不行……还是不要。”

    还是不要了,这最后一条底线绝对不能跨越过去。

    霍彦朗炙热的目光望着她,盯着慕安然这张泫然欲泣的小脸,黑眸里的火星一点点熄灭。

    终于,他强迫自己让紧绷的身体松下来,睨着她无助又深陷矛盾中的脸,坐立起身。

    慕安然平躺着,大口大口喘气,看到霍彦朗痛苦的样子,笔挺的腰绷成一条直线,显然在沉忍。

    “霍彦朗。”她于心不忍,终于轻轻出声。

    霍彦朗回头,看到躺在床上无助的女人。

    她今天也算是被他欺负了个透彻,把在香江边说的那些狠话都狠狠弥补上了。

    其实她追到这里来的那一刻,他已经不再生气。

    他很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是在借着性子发挥,现在看她躺在床上像小白兔一样无助,眼里都是满满的愧意,他终于不再欺负她。

    “叫我一声老公听听。”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喉结涌动。

    慕安然吃惊地望着他,听着他这声无耻的要求:“……”愣是想骂也骂不出来。

    好不容易缓和一点的气氛又变得僵硬。

    最后,还是霍彦朗沉笑一声。

    还是没有逼她,他低头俯身,细腻温柔的吻又落在她的脸上。

    慕安然呼吸悄然一瞬间再急促,媚色爬满面颊,有点茫然无措,她一颗心被他撩拨来去,轻轻瑟瑟发抖,突然愧疚又上了心头,视线落在霍彦朗受伤的手上。

    “霍彦朗。”慕安然轻轻哽着声,“睡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嗯?”上扬的尾调,带着低沉的魅惑。

    慕安然面上难堪,鼓起勇气:“就当做我对不起你,我陪着你,但今晚……什么都别做。”

    霍彦朗听着,唇线紧绷成一条直线。

    幽沉的视线盯着她,仿佛要看穿她的心,怎么能这么狠?

    不过,冷沉片刻,霍彦朗还是重新躺了下来。

    颀长的身躯躺下,整张床都陷下了一些,慕安然的心砰砰乱跳,尽量让自己别注意身侧的人。她身体侧躺,留下弧度优美的背给霍彦朗看,逃避他滚烫的目光。

    背后,仿佛被刺穿一样,却久久没有动作……

    忽然,身后霍彦朗又沉了一声,算是隔了很久回了她的话:“嗯。”

    温热的大手从她的背后探了过来,这一觉算是纯洁的叙旧?给他这三年的补偿?霍彦朗勾唇冷笑,带着浅浅的嘲讽,心里看不起,但手上的动作却泄露了他的珍惜,他轻轻抱着身侧温软的躯体,轻轻薄薄吐出一句话:“景小姐,你可真是够薄情。”

    慕安然好不容易放松的身体又抻直,轻轻打了个寒颤。

    身后的男人发现她的惊怕,又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将她拥过来一些,收拢进怀里。

    慕安然眼睛有些湿润,他的语气恶劣,疏冷地称呼她景小姐,可是手上的动作却软柔得像对待羽毛一样,深怕动作重一些都会将她伤到。

    他害怕她再次绝情离开?把他丢在这里?

    慕安然第一次感受到他之前的绝望,原来他那么痛苦,虽然她也受了很多苦,但她……好像真的太无情了。他知道她死了的时候,该有多痛苦?

    慕安然不再挣扎,安分地躺在他怀里,听着彼此的呼吸声。

    夜很静,不再争吵的夜色柔美一片,皎洁得像心里的白月光,在胡思乱想中,慕安然渐渐放松下来,这一放松……竟睡着了。

    霍彦朗这一夜十分难熬,听着怀中的女人平稳的呼吸声,他睁着深邃的眼,感觉这三年的等待不再漫长,仿佛能够拥有此刻的温暖,他这一生再受多少苦都算值得了。

    清晨,晨光微熙。

    慕安然睁开眼的时候有一瞬间恍惚。

    这是哪儿?她脑袋好疼。动了动身子以后,突然整个人犹如被雷劈一般,顿时一动也不敢动!这是霍彦朗的家……昨晚他们……

    这是在霍彦朗的床上!

    慕安然低头,看着拥着自己的手,男人的大手依赖地放在她的肩上,她小心翼翼地转了个身,看到霍彦朗沉静的睡颜。

    昨晚霍彦朗抱着熟睡的她辗转难眠,她没良心睡着了,剩下他欲火焚身,还不能真把人办了!熬了几个小时,等到天光泛白,终于累到睡着。

    慕安然抿了抿唇,清醒了一些,趁着只有自己一个人,忍不住贪恋地望了望他。

    她伸出手,想摸摸霍彦朗这张脸,可是想到两个人现在的处境,她最后还是把手收了起来。

    无辜地舔了舔唇,心里一片难受,算了!

    慕安然起身下楼,站在露台上深呼吸,冷静了好久。

    家里的机器人已经开始工作,慕安然大约站了半小时收拾好心情才转身走了进去。抬头看看时钟,已经早晨九点半,想到霍彦朗昨晚几乎什么都没吃,俩人还折腾了一夜,她心头一动,表情也变柔缓了一些,悄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妥协了。

    慕安然乖乖走进厨房,开始翻看冰箱里的东西。

    ……

    “粑粑,我们今天去看霍叔叔吗?”

    车里,一个奶白小男孩坐在副驾驶座上抬头看着自己爸爸。

    戚风看着自家十万个为什么的儿子:“对!老子带你去看霍叔叔!”

    “耶,可以见到霍叔叔咯,可以看见小云朵咯。”

    戚风心想,你特么成天缠着老子就是为了让老子带你去霍彦朗家串门,玩机器人是吧??!

    戚风忍着心里的草泥马,换上了慈父的笑容:“嗯嗯,爸爸带你去找霍叔叔,你一会儿好好和小云朵玩,不要再来缠着爸爸了,让爸爸和你霍叔叔说一会话。”

    “好!”戚安逸就这么被自己的爹给骗了。

    到了香江雅园,戚风把车子停在外面,自己输入了别墅的密码,他也算来过这里几次,熟门熟路地摸了进去。

    一进院子,感觉有食物香味,不对啊,霍彦朗自己一个人也做饭?

    戚风一手将戚安逸抱起,径自走进客厅,看到客厅里的女人,他差些惊得让怀里的戚安逸掉下来。

    “你是谁?怎么在霍专情家里?”

    慕安然被冷不丁的男声吓到,回头,看见一大一小。

    “卧槽!!我的妈呀,鬼啊!”戚风飙了一身冷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