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要带坏小孩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像,实在是太像了!

    “你是……”戚风不敢说出那个名字。

    慕安然看着戚风,再看看戚风怀里小朋友,两个人眉眼间那么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般,此刻小朋友也好奇地盯着慕安然。

    厨房里飘出阵阵香味,空气中弥漫着清粥的香味。

    戚安逸食指大动,“粑粑。”在戚风的怀里变得不安分起来。

    戚风还在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头长发自然柔顺地放下,身上穿着有些发皱却显得更妥帖的裙子,尖巧的下巴,如冰山雪肌一样的皮肤,一双眼睛大而有神,看人的时候安静得像氤氲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多了些干练与精致,可更也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气质清淡温和,却更像雍和宫里种着的睡莲。

    戚风觉得……难怪他像见到鬼一样。

    这不是慕安然,又是谁?可是乍一看,又让人怀疑自己的目光。

    说是慕安然,却又不像是慕安然,气质变了很多。

    戚风下意识回头看香江,自言自语:“难不成是从江里爬出来了?霍彦朗真情感动上天,然后上演现代版的聊斋志异?”

    “粑粑,”戚安逸小手抓住戚风的衣领,疑惑道:“什么叫做聊斋志异啊?”

    戚风清了清声,玩味道:“鬼,就是女鬼!”

    “你说谁是女鬼?”大厅中,突然出现男人低沉而磁性的嗓音,从容不迫又带着威严,夹杂着刚清醒的慵懒与缓慢。

    戚风一愣,对上霍彦朗深沉的眸子。

    戚风看着厨房里熬粥的温婉女人,再看看一身睡衣显然刚睡醒的霍彦朗,他张嘴:“你、你们……”

    “霍叔叔!”戚安逸则激动地叫了起来。

    霍彦朗看到戚安逸小小的身子,小男孩穿得干净又帅气,他深沉的眉目柔和了一些,眼底浮现出淡淡的喜意。

    他是喜欢小孩子,可又不敢太喜欢。

    深究其因,只有彼此知道。

    霍彦朗别过眸子,看到正在餐厅里手足无措地站着的女人,她眼底有意外,却又极力镇定着,看起来神色自然,只有微微弯着的小指头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嗯,安逸。”霍彦朗沉下声,算是回了刚才戚安逸的那声霍叔叔。

    戚安逸顿时高兴地笑出声来。

    刚才冷沉严肃的客厅一下子就多了几分温情。

    戚风愣愣地站着,完全不管自家儿子夺了自己的宠,他怔了半晌,吐出一口意味不明的气息,“好啊你小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彦朗把目光从慕安然身上收回来,遮掩住自己一瞬的怔忪与感动,又变成了商场上无往不利的霍彦朗。

    “呵。”淡淡笑了一声,睨向戚风,“你管我?”

    似是在打岔,朝着戚安逸张开手:“来,让叔叔抱抱。”

    戚安逸顿时不安分地动了动,挣扎着从戚风的怀里下去,戚风没办法,只能把小兔崽子放下去。

    戚安逸一沾地就朝霍彦朗飞扑过去,像个小子弹头一样冲进霍彦朗怀里。

    小肉团子这么可爱,孩子果然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戚安逸把小脑袋塞进霍彦朗的胸膛中,给他一个结识的抱抱:“霍叔叔~~”软绵的声音,童声童气。

    霍彦朗忍不住笑了。

    大清早,他显然刚睡醒,纵然被戚风刚才那一声“鬼啊”的大叫吵醒了,刚开始有些恼意,可这会儿被戚安逸安抚好了,就像被顺了毛的野兽。

    戚风看着霍彦朗扯开的唇线,整个人都被吓了一跳,低声自喃:“大清早的,真是见了鬼了。”

    霍彦朗抱着戚安逸,倏地抬头看向慕安然。

    慕安然正看着他抱着小孩子的样子,径自出神,突然对上这幽深锋利的目光的一瞬间,呼吸急促,仓促地把目光移开。

    她……原本想给他做一顿早餐,趁他在睡,她悄悄离开,然后回墨尔本去,再也不见。昨夜的放纵与亲吻,实在让人血脉卉张,她不能放任彼此陷入这无底的黑洞中。可是戚风的到来,让她像一个被抓得正着的小偷,再加上一个小朋友,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餐桌上,慕安然收拾心绪把清粥端了上来,她还做了几道小菜。

    “景小姐?”戚风慢悠悠与慕安然打招呼。

    戚安逸坐在小椅子上,也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跟着喊:“景阿姨。”

    慕安然轻柔笑了笑,伸出手轻轻碰了碰戚安逸的小脸蛋:“乖。”

    然后便低下头给戚安逸舀粥,她舀粥的动作很慢,后来扎起的头发垂了一丝下来,看起来像一份可口的餐点,俨然像这个家庭的一家之主。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的动作,喉间一干,心里有点发热。与此同时,心里蓦然腾地泛起一阵热气,有一丝丝苦涩蔓延开来。

    他不动声色地盯着慕安然,清了清声带,沉声:“我的呢?”

    戚风听完,顿时把戏谑的目光往这儿甩来:“哟,安逸,我们霍叔叔这是在撒娇?”

    戚安逸顿时睁着黑白乌泱的大眼睛,懵懂地看向霍彦朗和慕安然。

    慕安然镇定了好久,突然舀着粥的手稍停片刻,耳根子被戚风这句话撩得发红。很多事情,只要不摊开就还能粉饰太平,就怕不分场合专门找麻烦的,例如戚风这样。

    戚风越来劲了:“哟呵。”

    “戚风。”霍彦朗彻底沉声。

    戚风对上霍彦朗面露不悦的脸,悄无声息地暗战打响。

    气氛顿时变得僵凝,霍彦朗道:“不要带坏小孩子。”

    一副大哥教训小弟的神情,戚风顿时很受用,乖乖地端起了慕安然递过来的碗,老老实实埋头苦吃。

    慕安然又舀了一碗粥,最后才递给霍彦朗。

    霍彦朗掀起眼帘,凝视着她,一直看到彼此内心发憷他才移开目光。

    霍彦朗没说谢谢,自然而然地把碗接过,优雅地吃了起来。

    慕安然被他刚刚的目光看得心跳加快,小鹿乱撞,她照顾好所有人,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吃自己碗里的清粥。

    从霍彦朗的角度看过去,她心头一点燥乱,脸上带着几分不情愿的样子,有一点撩人的可爱,海藻般漂亮的长发扎起,凌乱又妩媚,低头吃饭的样子有些风情万种。

    他舀了一勺粥,慢慢品尝。

    嗯,很好吃,平淡温馨的好吃,温和的触感仿佛在舌尖打了个转儿,食物最本身的清香味蔓延开来,征服了味蕾。

    是一种简单的、老少皆宜的好吃。

    霍彦朗慢慢尝着这久违的味道,似乎能从这些食物里尝出她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去了哪?澳大利亚?怎么去的?什么时候去的?肚子里的……孩子呢?

    霍彦朗眉头深拧,英气的剑眉蹙成“川”形,脸上透着一种失落的低沉。

    突然,一道稚嫩的童声打破了餐桌上的宁静。

    戚安逸叫道:“景阿姨,好好吃,我还要吃!再来一碗!”小小的手把碗高高抬起。

    慕安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你喜欢吃吗?”她柔声柔气地对戚安逸说话。

    “好好吃。”戚安逸朝着她绽出大大的笑脸,超级开心地回答,“粥里的小肉肉和胡萝卜好好吃。”

    慕安然熬粥的时候,就地取材地从冰箱里拿了一些上好的梅花肉和萝卜分别切成了丁,这样熬出来的粥清香爽口又富有肉香,很对小朋友的胃口。

    今颐也很爱喝这样的粥。

    慕安然笑眯眯地看着戚安逸,起身又给他舀了一碗粥。

    戚安逸连吃了两碗,到后面她已经只肯给他舀一点了,“小朋友不能吃这么多喔。”

    戚风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就这么被一个陌生女人征服了。

    她对慕安然的敌意也少了一些,他琢磨着霍彦朗告诉他的名字,景子衿?与慕安然这个名字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不过转念想想,“景”字与“慕”字,难道不够相像么?这个女人,真不是慕安然?

    对于底细不明的女人,他作为戚家大少,本能地有种戒备心理。但如果这个女人是慕安然,他可能连这顿饭都不想吃了!

    戚风永远也忘不了三年前那个晚上,正值春节前夕,寒风刺骨,霍彦朗一个人坐在香江边上发狂,他拼命地找,直到看到那一只从江里捞出来的包,整个人冷了下来,沉寂的氛围中透着浓浓的绝望以及强烈的不甘。

    这三年,霍彦朗几乎没笑过,司启明慢慢和霍彦朗疏远了,只有最近半年才稍微恢复走动,这一切都是拜慕安然那不负责任的一跳所赐,她是死了,别人呢?

    如果后来没死,那么这三年都在做什么?

    他难以心平气和。

    “我还要,粑粑……”戚安逸吃的小脸通红。

    戚风抬头,看到慕安然温软的目光,她静静地注视着自家儿子,戚风刚才心里冒出来那点不甘心也都被遣散了。

    戚风再看看霍彦朗,道:“戚安逸,你可别吃了,给你老子留点面子。”

    慕安然噗嗤一笑,被逗乐了。

    霍彦朗抬头,看着慕安然脸上的笑容,她也那么爱小孩子。

    “让他吃吧。”霍彦朗沉声。

    戚安逸渴望地望着慕安然,忌惮自家爸爸,却又很感谢霍叔叔出声为他说话,但其实他很鬼灵精的明白,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这位阿姨身上的。

    慕安然终于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声音软糯:“乖,小安逸听阿姨的话,好不好?不能再吃咯。”

    戚安逸不开心:“那……我今天不吃了,下一次还能吃到阿姨你做的粥吗?”

    “这……”慕安然有些为难。

    她别过头,却发现霍彦朗正在望着她,目光滚烫炙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