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佟大哥,我们走吧!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此时也回了头,面色惨白。

    看到佟励的一瞬间……

    “佟大哥。”

    微微发颤的声音。

    惊声溢出的一瞬间,慕安然才恍然惊醒。

    佟励和她一样,都是死过一次的人,至少三年后的身份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

    幸好,幸好两个字读音很像……

    慕安然微微低头,“董大哥。”

    佟励紧抿着薄唇,看着慕安然,而后紧绷着脸看着霍彦朗。

    如临大敌,但大家都是成熟男人了,很多情绪已经没必要表现得那么明显。

    佟励沉了一下,深呼吸:“霍总。”

    霍彦朗一直微微勾着唇,从容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喜是怒,刚才那一句话后,唇角边一直添了几分冷笑,看着佟励。

    佟励也绷着脸护犊一样地与霍彦朗对视。

    于往昔,慕安然是慕家二小姐,是他就职公司的董事长的掌上明珠,于今日,慕安然是他千方百计从水里拉起来,带回到墨尔本的女人。于公,慕安然是他的员工,于私,他深爱慕安然太久了。

    她对于他来说就好像那天上的白月光,心尖的红玫瑰。从他第一次被交代去学校接慕安然起、从他看见大树下清纯的女生轻轻踮起脚尖微笑起,就注定有些人他一辈子放不下,她的事他也不能不管不问。

    男人间的战争来得悄无声息。

    肖茉也愣了,没想到自家董总下来了!

    这会儿有更直观的对比,霍总身上敛着的气息,还是比董总迷人一些。

    戚风也抱着戚安逸出来,看着这一幕心里一怵。

    得了,这是怎么回事?情敌间的对视?

    “粑粑……”戚安逸轻喊。

    “儿子,别说话。”

    戚风左看右看,都觉得很自豪。一人休闲,一人正装,可是气度上看,穿着休闲装气定神闲的霍彦朗凌厉优雅,将近七年的商场上的磨砺,早已让他拥有睥睨一切的资本。一个男人三十二岁拥有三家上市公司,他已经是一个传奇。而另外的男人,虽然儒雅深沉,但比起霍彦朗还是少了几分霸气。

    戚风摇摇头,打算看热闹了。

    慕安然却心如刀绞,这一刻最难捱的是她!

    “董大哥,你怎么来了?”慕安然习惯性地走到佟励身边。

    这个动作泄露出了这三年间两个人养成的默契,看得霍彦朗目光一深。

    霍彦朗唇角边的笑意渐深,视线像一把锋刀,好整以暇地落在两个人轻轻挽着的胳膊上。

    嗯,慕安然把胳膊轻挨到佟励的袖口去了。

    她看着佟励,想问今颐呢?

    一双漂亮的水眸里,酿着暗暗着急的情绪。

    她现在心情很乱,已经没有心思顾及谁怎么想,也忘了像平常一样刻意于佟励拉开距离。

    她这么亲昵的动作让佟励的目光一深,带着一些意外与喜悦。

    毕竟这是在霍彦朗面前,慕安然这让他觉得她相信他,她依赖他。

    “霍先生。”佟励出声。

    “感谢您对我们励景公司的认可。”佟励顿了顿,说出这句话,又停顿了一下,再道:“也谢谢您对我们景副总的照顾。”

    “嗯。”霍彦朗淡淡地应了一声。

    炙热的目光泛着冷凉的气息,幽幽地落在慕安然身上。

    慕安然在这样强大的气息压迫之下,终于觉得自己的动作不太合时宜,她其实也只是着急了,想询问今颐的去向。这会儿急忙地想放手,却又忽然被一双大手牢牢握住。

    陌生的温度落入掌心,吓得慕安然弹跳了一下,手也跟着轻搐一抽。

    生怕落了气势,佟励牢牢扣住了她的手。

    这一连串的动作,全都落入了霍彦朗的眼中。

    “董总,你和景小姐的动作……”冷沉的话语,透着一点笑意,余味悠长。

    佟励目光渐沉,忽然直视着霍彦朗,“我和子衿是男女朋友,这些情侣间的小动作让霍总见笑了。”

    霍彦朗听着,唇角边的笑容仍然没有所动,好像并不在意似的。

    可看着慕安然的目光,却仿佛能把人穿出两个洞来。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所有不能将我们打败的东西,终将只能令彼此变得更强大。

    三年来,他似乎从未想过这种情况。

    有一天有一个男人会挽着慕安然的手,对着他说他是慕安然的男友。

    霍彦朗似无动于衷,淡淡勾着唇:“董总,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当然,景小姐也很像。”

    “嗯,霍总?”佟励背脊紧绷。

    霍彦朗轻启薄唇:“董立,佟励。以前我看过励景公司的资料,还没有回忆起来,今日有幸见到董总,倒是开了眼界。不知‘励景’的‘励’是哪个励?”

    “鼓励的励。”佟励说。

    慕安然不敢看霍彦朗,一张脸也垮了下来。

    “佟大哥……”

    她知道,霍彦朗已经猜出佟励的身份。

    他见过的,他见过的啊!

    这会儿想干什么?

    霍彦朗这些话,就像一把软刀一样,一点点、一寸寸地磨着她,让她近乎疯狂。

    好像当初扑面而来的潮水又盖过来了,一点点侵入她的衣领,冻得她瑟瑟发抖。

    她想让佟励走,“我们回去了,好吗?”

    带着惧意的请求目光。

    霍彦朗视线又落到慕安然身上,不过这一眼很短暂,很快就又回到佟励身上。

    霍彦朗似笑非笑:“景小姐也很像我的妻子,不,或许说她就是。所以不知道董总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霍总的意思是?”佟励微微捏起了拳头。

    “我的意思是,如果景小姐真是我的妻子慕安然的话,那么这位景小姐是有合法丈夫的人,董总当着我这个丈夫的面说是景小姐的男友,不知我该作什么反应才算正常,嗯?”

    “霍彦朗!”慕安然突然出声。

    这个问题太让人难堪了,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佟励下不来台。

    佟励此刻也嘴角微搐,仍极力保持着一个合体的笑容。

    是,他不该贪恋慕安然,但至少在国内的慕安然已经死去,回国毕竟是个意外!

    三年,三年的朝夕相处,让他放手?不可能。

    更何况,他心里对霍彦朗有偏见,他认为霍彦朗不配拥有她。

    安然在没和霍彦朗在一起之间,笑容纯粹得让人心疼。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呢?慕家大乱,霍彦朗都做了什么?

    霍彦朗的确爱慕安然,甚至一点苦也不愿意让她受,可很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他再怎么疼慕安然,护着慕安然,也避免不了彼此产生的伤害,有些决定必须二选一,爱情和仇恨放一块,必定伤及无辜。

    三年前,慕方良的葬礼上,慕安然被伤成什么样?

    因为自责,无法面对这种现实,加上种种打击,安然一到墨尔本就暴瘦了好几斤,一度保不住肚子里的今颐。如今好不容易走出来,他作为男人,不管从哪个角度,都不愿意慕安然再回到霍彦朗身边。

    如果非要抢,那么他也势必抢到底。

    佟励也沉着脸,勾唇笑了笑:“霍总说笑了,婚姻或许有对错,可爱情这东西没有对错。更何况霍总说的,也只是猜测。结了婚自然也能离婚,这得看霍总的妻子是什么想法。”

    “这种无须有的猜测,我只想听一次,子衿忙了好几天,我想把她带回去酒店休息,霍总不介意吧?”

    霍彦朗气度雅致,“当然,董总。”

    一声董总,意味深长。

    佟励这几年顺风顺水,极少遇到这么难缠的对手。

    他终于明白,霍彦朗为什么被誉为商业神话,光这一份从容就让觉得他遥不可及。

    要换别的男人,这会儿该挥拳动手打他了。

    可是霍彦朗不,这三年的等待让他饱受相思蚀骨之苦,以前他还会生气,然后作出伤害慕安然的事情,可现在已经不会了。他不会再伤害她,如果这是她做的选择,他再不愿意也会尊重。

    这世上,唯一能再度惹他生气的只有她。

    其他人,暂时还不行。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水亮的眸子也含着说不出的情绪。

    刚才佟励的话有些出乎她意料,佟大哥……这是为了保护她,才这么说的么?

    如果她真的被证明是慕安然,哪怕别人说他是婚姻的插足者,也没关系?

    慕安然有些难受,她有些能体会霍彦朗现在的心情。

    昨晚他已经惹他生气过一次,她知道他的想法,她昨晚也快崩溃了。谁知道睡了一觉,事情因为佟大哥和今颐的到来变得更糟糕。

    她都快手足无措了。

    这会儿,只能咬着牙,在两个人之间做出选择,佟大哥背后是今颐,不管怎样,她一定要先把今颐带走,她不想在这种时候让霍彦朗见到今颐。

    她不敢赌,她不能失去今颐!

    “佟大哥,我们走吧!”

    慕安然终于出了声。

    气息诡变,在场每个人都把心悬起来了。

    肖茉紧张,戚风看着热闹,脸色也渐渐变得沉重。

    霍彦朗勾着唇,凝视着慕安然,就像昨夜那样深沉的目光,好像一把利剑,“好,景小姐慢走。”

    爱之深,所以宽容,所以慈悲。

    戚风看着,眉头都皱了起来,只可惜,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不容其它人插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