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今颐,往昔今已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俨然车祸的现场,两个人对视。

    慕安然眼睛通红,而霍彦朗的视线也沉得可怕!

    两个人迟迟没有开口,最后还是霍彦朗先动了,“慕安然!”

    他答应过她,不再喊这个名字,可他最后还是食言了!

    慕安然心尖抽痛,从他的声音中听出失望,他发现了今颐,他恨她对吗?这一刻!他恨她!怪她绝情,怪她无义!

    慕安然睁大了眼睛,眼睛里有水雾一直在翻滚,却咬着唇挡在霍彦朗面前。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光落泪。

    霍彦朗看到她哭了,颀长的身体微僵,视线却越过她停在黑色的商务车去,最后还是直接越过她,朝黑色的商务车走去!

    “霍彦朗!”慕安然一急,直接抓住他的衣服。

    霍彦朗回头,看到她紧紧拽住的手,沉痛出声:“放开,听见了吗?”

    低沉的声音带着沉痛,还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他们凭什么拦着他?凭什么拦着他见他的孩子?那一张小脸,是女孩儿吗?按时间算,她现在应该有三岁了吧?不,还差一些儿才满三岁,他其实记得清清楚楚。每一次看到慕安然,他不敢想,不敢问!

    原来真相是这样,她不仅没死,还将腹中的孩子生下来了,跳进香江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霍彦朗突然回头,看着正在拼命拦着他的慕安然,声音冷沉,近乎一字一句:“事到如今,你还想瞒着我吗?”

    “慕安然,你不想回到我身边,可以,我不逼你。你想要再一次悄悄离开,可以,我一样可以放你走,哪怕你与佟励在一起,编造出一个景子衿与董立来躲避我,逃避过去,我都可以接受!”

    “三年前是我做错了事,如果我不报仇,只一心爱你,我们之间不会变成这样。可这三年我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复,痛苦了三年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你大可以再消失一次,无视我对你的感情,要我一辈子守着香江,一个人独住也可以,可你凭什么不允许我见孩子?”

    “三年前她还没有出生,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医院的彩超图里。慕安然,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一句一个慕安然,他一定是气极了。

    慕安然紧紧拽着他衣袖的手缓缓松开,整个人哭得不像话。

    她下车原本是想要说服他,告诉他车里并不是自己的女儿,她想告诉他那是佟励的女儿……可听到他这些话,她好不容易筑起的围墙轰然一塌,不知所措。

    “霍彦朗,你以为只有你难受么?”慕安然红着鼻子,缓缓出声。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再隐瞒,“今颐不知道我是她妈妈!霍彦朗,她不知道!我也不配当她妈妈,你明白吗?”

    “这三年,一直都是佟励带着她,有一段时间我患了抑郁症,我甚至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葬礼那天……你知道那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没有错,每个人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不应该遇见!没有遇见就没有伤害……”

    “跳下之前,我的肚子已经好痛好痛,我以为她要保不住了,既然这样,那我还活着干什么呢?我不想,我不想失去了一切还要接受宝宝没有了的事实。是,我是不想活了,如果没有佟大哥,我和今颐都死了,所以你明白我的感受吗?”

    “后来我连自己都护不住,我保住了今颐,我也不敢要她!墨尔本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可是霍彦朗,你知不知道抑郁症病人眼中的世界?就连晴天在他们眼里也全是灰的,就连呼吸、活在这世上都特别痛苦。我觉得慕家没了,爸爸死了,姐姐也不在了,妈妈也不认我了,就连你似乎也并不是真的爱我,你不过是想借着我报复慕家罢了,那个时候我一个人……连能帮帮我的人也没有。”

    “我不能依赖佟大哥,他永远也不能替代你,不能替代我的家人……今颐长得那么像你,而我也害怕,我害怕今颐再陷入过去的仇恨中,她的爸爸害得妈妈家破人亡,霍彦朗你想这样么?我不想,所以今颐到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她妈妈!今颐没有妈妈……”慕安然几乎缩成一团,这是她内心最大的恐惧!她说出来了,三年后,终于一切摊牌,说出来了。

    霍彦朗呼吸一窒,棱角分明的脸没有温度,笔挺的鼻梁宛若冷刀,深邃漆黑的眼睛酿着滔天的暗涌。原来过去三年她是这么过的,这么小小的身躯扛着这么多东西。当年她一定暴瘦如柴,原来这三年……他们的宝贝也不曾叫过她一声妈妈。

    “慕安然,你想过吗?这样对她公平吗?”

    女人本弱,为母则刚。

    慕安然抬起头,直视着霍彦朗,小巧的红唇浸红如朱:“可她还那么小,让她问我妈妈为什么没有亲人,她为什么没有爸爸,这样就公平吗?”

    “从很早之前,现实就教会我一个道理,如果不确定能给她一份永远不会失去的幸福,那就不要给她希望。今颐现在很好,她有董爸爸,有一个爱她的然然阿姨,如果她真的要问妈妈呢,我会在她长大后再告诉她一切,这样她什么也不缺。”

    暖风刮过,可对于霍彦朗来说却冰冷刺骨:“那她的爸爸呢?让佟励当她父亲?慕安然,你的世界就真的没有我的位置了?”

    慕安然盯着他,两个人眼中全是毁天灭地的晦暗。

    “是。”许久,她终于吐出这个字。

    霍彦朗拳头紧握,整个人僵成一条直线,紧绷着脸,表情说不出可怕。

    “那我们昨天晚上算什么?”

    “亏欠?所以想要弥补我?”

    “……是。”

    “慕安然!”霍彦朗拳头握得咔咔响,一拳差点砸在车上。

    亮红色的跑车堵着黑色商务车,辅路人虽然少,却依旧偶尔有一两辆车子路过,此时两辆车把路全给堵住了,渐渐有人靠了过来,以为是真的发生了车祸,因而两个人在争执。

    可走近一看,两个人周身弥漫着可怕的气息,吵得激烈,可彼此眼中都有雾气。

    是什么样的感情,才会不断彼此伤害着?

    慕安然颤抖着肩:“我的世界没有你,霍彦朗,我们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回去,你明白吗?我不能让你看见今颐,从此以后她见不到你,她会失望。”

    她颓着,一片痛苦的神色,“更何况今颐……她现在已经有爸爸了。”

    “安然,我要今颐。”霍彦朗压下所有腾啸的怒气,尽力把声线放得温柔。

    慕安然抿着唇,坚决地摇摇头。

    “如果这样,我这一辈子也见不到今颐了吧,我不能让你这样做。”

    “这对我不公平。”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哭:“那就当我对不起你,好不好?”

    霍彦朗紧握的拳头松了又紧,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不和你抢今颐,你让我见见她。”

    慕安然还是摇头。

    真的见了,就不会舍得了……如果终将分开,那么不见对他也好。

    慕安然舌尖苦涩,心里一直酝酿着一个秘密,不知道要不要对他讲。

    ……

    车里,肖茉看到这一幕都惊了!

    景副总和霍总,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情绪起伏?

    他们在车里,听不到车外的人在说什么,可是看起来温柔干练的景副总竟然哭了,还哭得那么惨?

    肖茉不禁想到在香江雅园听到的那些话。

    难道景副总真的是霍总的妻子?

    肖茉在a市上大学,三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大二学生,她似乎见过一则关于擎恒集团霍总的新闻。

    据说……霍总的妻子慕二小姐在父亲的葬礼日坠入香江,一尸两命。

    难道……

    肖茉不敢再想!她竟然发现了这么大的事儿!

    车里,佟励眉头紧蹙,将今颐牢牢抱着。

    他眼中酿着可怕的情绪,他猜得到慕安然要下车做什么,也知道两个人在车外交涉些什么,可他私心的不想去阻止。

    “爸爸。”今颐小心出声。

    佟励低头,看到今颐吓得脸色发白的小脸。

    她害怕自己说错话,又惹他生气。

    佟励想到今颐刚出生的时候,小脸儿瘦巴巴的样子。她出生时营养不良,后来请了专业的月嫂团队,才把她养成这样白白胖胖的样子。

    她从小就不畏生,见谁都很乖巧,简直就是贴心的小棉袄。

    “今颐。”佟励将她抱进怀里。

    今颐这才笑出声来。

    ……

    车外,霍彦朗冷沉的气场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看慕安然委屈的样子,他心底最深的那块软肉一阵阵抽疼。

    他朝她动怒,可看她提及那些过往崩溃的样子,他也不好受。

    “我要见她。”

    声线低平,看似平和了许多,可只有慕安然知道,他这是铁了心。

    慕安然深呼吸,终于把心里酝酿了许久的话说出来:“霍彦朗,你知道我为什么给她取名叫今颐么?”

    霍彦朗薄唇紧扯。

    街道旁吵杂的声音里,唯有慕安然的声音越渐清晰:“今颐,今已。”

    “往昔今已。”

    慕安然轻抬下巴,怔愣许久,目光泛泪地凝视着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