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如果你们能在一起多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顾盼想起了什么,甚至有些气愤对着慕安然道:“你知道dear有多可怜吗?他天天守着你跳下去的江面,一个人住,深居简出,如果你不回来,他这辈子都不会有妻子了!”

    “可是你呢?三年了,你明明一直活着,可到现在才回来。你这样做,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顾盼有些生气:“我知道你恨他,可是很多事情都有其它解决方式,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呢?包括我,你这样也伤害了我,你知道我那个时候有多难过吗?安然,你在伤害所有在乎你的人!”

    慕安然很少见到顾盼这么严肃地说话,她的每一句话都砸在她的心上,让她的心丝丝泛疼。

    “盼盼,对不起……”

    “你不应该和我说对不起,你最对不起的人是dear!”

    慕安然不反驳,顾盼也就气呼呼地望着她。

    好像两个人一见面她就这样骂,真的狠了些。

    顾盼深呼吸,松了口气:“算了,我这样骂你又能做什么?能改变一切吗?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回不到过去了。”

    顾盼看着慕安然:“你能理解我说的话吗?”

    “嗯。”

    顾盼被气笑了:“还算有良心。”

    慕安然心里一阵难受,把目光移开,落在房间里秀气的摆设上。

    这个房间一看就是客房,但因为是女孩子住的房间,设置了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儿,有可爱的小鸟笼,还有新鲜的插花,可爱的小东西全放在低矮茶几桌旁的矮柜上,地上铺了柔软的羊毛地毯。

    慕安然垂放着手,心情复杂地揉了揉羊毛地毯。

    “盼盼……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当一个人身在痛苦与无助之中,也就想不到这么多了。如果我当时在江水里没有变清醒,大概也就没有机会现在坐在这里,和你说话。”

    “盼盼,我对不起的不仅是在乎我的人,还有自己。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改变不了过去,只能珍惜未来。”

    慕安然笑容明亮,“所以我现在才那么惜命呀,我只想……好好活着。”

    不再重蹈覆辙,极力远离当初的错误,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今颐。

    至于那个人,就像每个人心里最珍贵的宝藏,她只想好好把他藏起来,连带那些愧疚与罪恶。

    “我和霍彦朗的感情,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安然,你这样对dear不公平!”

    “嗯,我知道,盼盼,这样对我也不公平。就让我陪着他痛苦好不好?让我还给他好不好?”

    “过去那些事,不是他的错!”

    “可是,盼盼,最终的那些事不是他的错,不代表他一直没有错。”

    顾盼不再说话,无话可驳。

    慕安然的声音放得很轻:“他骗过我,盼盼。他最开始进入慕家,确实是为了报复慕家,慕家家破人亡是他想要的,没错。他说过,他要慕安然,也要慕家亡。”

    顾盼震惊,并没有想到霍彦朗会说这样的话。

    可是,这样也没错不是么?

    “dear很爱你。”

    “盼盼,我知道,我也很……”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相互的。

    顾盼还在尝试说服慕安然,“我能理解他,谅解他,安然,你知道dear的故事么?”

    慕安然抬起眸,莹亮的眸子凝望着她。

    顾盼继续说道:“dear的父母死了,被你父亲害死了,他当时是无辜的,你明白吗?这份仇他为什么不能报?如果有人害死了我的父母,害我家破人亡,我难道不可以恨吗?”

    慕安然嘴唇微抿,瞳孔的变化泄露了情绪,顾盼向来敢爱敢恨,她说这样的话,并没有错。

    “盼盼,霍彦朗他没错,可是那是我的父亲和母亲,死的人是我爸,毁了的家是我家……你让我怎么放下一切和他在一起?”

    慕安然的声音有些颤抖和哽咽,“他是无辜的,难道我不是无辜的吗?”

    顾盼耸下肩来,整个人就差坐成葛优瘫了,一脸“我说不过你,我败了”的表情:“好吧……”

    “可是。”顾盼还想说些什么。

    看到慕安然眼睛里有莹亮的水意,藏得很深,可最后还是被她发现了,顾盼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下去。

    dear可怜,而慕安然也很无辜,从这件事情的最初起,她就没有对不起霍家过,也没有伤害过霍彦朗,反而最开始伤害她的人是霍彦朗。

    顾盼自己先郁闷了:“哎,我说不通啦!算了算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再劝了,只是。”顾盼看着自己房间里的摆设,话语停了停,最后还是想为霍彦朗说点什么,“安然,我又没有告诉你关于dear在霍家的事?”

    慕安然身体一僵,有些微微不自然地坐着:“盼盼。”

    “我不是为了说服你,只是想讲给你听而已,你恨他,但没必要拒绝知道,不是吗?”

    慕安然有些无奈,反驳:“我没恨他。”

    “对对,你不恨他,你愧疚,你和自己过不去,可你这样做,跟恨他有什么区别?dear还是一样被抛弃,dear很早就认定你了,除了你他不会爱上别人。”

    有些男人就是这么强大,对待事业强势夺取,对待女人十年如一日,他爱她,所以甘愿守着自己,恪守着自己的爱情。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因为经历过家破人亡,痛苦和失去,所以才会那么看重一份感情。

    可是……有资格拥有它的人却如此害怕,甚至视它为洪水猛兽。

    顾盼明白慕安然在怕什么,她怕再回到过去,所以无法敞开胸怀,也无法跨过原来那个坎儿。她希望他们和好,可她也必须承认安然刚才说的是对的,他们都很无辜,都没错,只是真的无法再继续在一起。

    “dear在法国的事情我告诉过你,可在霍家的事情我没说,你知道dear当时家破人亡后,是怎么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样子的吗?”

    慕安然静静看着她,喊了一声:“盼盼。”

    顾盼思绪真的飘到很远的地方去了:“安然,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dear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在大学里追着霍擎风跑了很久,突然看到草坪上坐着一个男生,黑发与黑眼眸带着一些古典清冷的气质,在白人中特别显眼,样子简直比霍擎风还要出众。”

    “后来我才知道他高我一届,是和霍擎风来读书的,因为霍家除了学费,所以看起来是陪读,但你知道么,这所学校没有身份和背景,想要进来根本就不容易!他这样安静看书,哪怕是从容地坐在那里,都像是一直蛰伏的老鹰。”

    “起初霍擎风提到dear的时候还有些瞧不起,可后来态度开始变得佩服,还真正成了好朋友。霍擎风这样的独苗,从来不把人放在眼里,dear是真正做到让他服气了,才会这个样子。”

    慕安然软媚的薄唇轻轻咬着,呼吸也无意识地放轻了。

    她没有真的想听,可是一不小心就被顾盼说的话吸引住了。那是她不知道的过去,她没有想过去了解,也不敢去了解的曾经。

    “那时候,除了第一年上大学的学费是霍家出的,之后每一年的高额学费都是dear自己赚的,他还在大学里找到了一些跟他志向一样的人去拼搏,做了一些科技软件出来。慢慢去淘到第一桶金,与国外的大公司签约。”

    慕安然仿佛从顾盼的话里感受到了当初霍彦朗年轻气盛,拼了命想要改变自己人生的样子,“难怪……”

    顾盼看向她:“难怪什么?”

    “没什么。”慕安然轻轻摇了摇头。

    难怪他对智能家居那么感兴趣,时间兜兜转转回到了当年。

    “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但是还有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就是大三那一年,他事业有成,和霍擎风一起回到霍家过年,就是这个霍家,回来了之后我替父亲来霍家走动,那次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在霍家,dear之前根本没资格一起上桌吃饭。”

    “霍家虽然很有情义,在dear因为有远房亲戚关系所以过来投靠的时候收留了他,但是他也同样很冷情。在这个家里,他是一个外来的人,只有当他有能力了才能与霍家人站在一起。之后dear的工作越来越多,毕业那年他的公司越做越大,霍老爷子才真正把他当孙子看。”

    慕安然眼眶有些湿,“盼盼,他那个时候……过的是这样的生活吗?”

    “嗯。”顾盼点头,“其实我很替他心酸,但是dear很冷静,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军政霍家对他好,他也就对军政霍家好。霍擎风不喜欢做生意,他就允许霍擎风的风投资金进驻擎恒集团,其实他一直帮着霍家赚钱,回报霍家。”

    顾盼看着慕安然:“所以dear没那么坏,反而他很可怜,他太需要温暖了,你可以给他一个家,如果你们能在一起多好?”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慕安然看着霍家古香古色的装饰,想到这个家里曾经的严格和冷漠,想到霍彦朗吃的那些苦。

    出神间,慕安然和顾盼都没留意到门外轻而稳沉的脚步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