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你、你们要不继续?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顾盼继续说:“安然,我最后还想问一个问题,你能如实告诉我吗?”

    慕安然吸了吸气:“嗯。”

    “安然,我想问……”

    突然,顾盼的声音停了一下。

    慕安然看着顾盼,以为她是在思考要怎么问,也没有打断她。只是,顾盼僵坐在毛毯上,缓了几秒才回过神来。

    “我想问你,你还爱dear吗?”

    顾盼把目光收回来,一直看着慕安然,可眼角余光却有些发散,散落到门外去了。

    顾盼压下异样,看向慕安然。

    慕安然没发现顾盼的奇怪,眼神中掠过一丝黯然。她爱吗?这个问题今颐已经问过一次了。

    “爱。”慕安然轻轻张嘴,吐出这一个字。

    顾盼惊喜地张着嘴,没想到慕安然真的诚实回答她了!

    “呵呵。”顾盼突然笑出声来。

    用一种“我看好你哦”的表情看着慕安然。

    慕安然感觉到房间里空气的变化,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可看到身后修长挺拔的男人时,整个人顿时僵住了,嘴角轻轻一抽。

    霍彦朗眉眼如墨,眼中携着淡淡的魅色,全神贯注地凝视着他,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容忽视的强大气息,也不知道刚才的话他听到了多少,但无疑听到了她的最后一句话,她的回答。

    “哎呀。”罪魁祸首顾盼突然站起来打招呼,“dear你来了啊?啊不对。”

    顾盼赶紧改口:“原来你也在这里啊?呵呵。”

    “安然,对不起啊,既然有熟人在,我先离开一会,我怎么记起来我好像忘了有什么事没做呢?对,我刚刚去给霍爷爷请安的时候忘记给他送礼物了!”

    “我从法国带了一些礼物过来,安然,我先去忙正事啊,你帮我照顾一下dear!”

    说完,顾盼就跟一阵风似的跑了,留下慕安然和霍彦朗两个人。

    彼此静对。

    慕安然咬着唇,娇俏的脸色浮现不自然的红晕,就像煮熟的鸡蛋,火候用力过猛,差一点就煮焦了。

    霍彦朗抿着嘴角望着她,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从她的口中听到“爱”这个词。

    他目光浓稠像上好的徽墨,修长笔直的身体往前,迈过门槛的时候甚至弯了弯腰,走了进来。

    整个狭小的空间顿时变得更压抑,慕安然有些喘不过气来。

    “霍总,好巧。”

    霍彦朗薄唇轻启:“不巧。”

    低沉的两个字仿佛像昭示般在她的耳边炸开。

    慕安然咬了咬唇,恨不得想拍自己的脑袋,她怎么会在霍家犯蠢呢?竟然在顾盼面前回答这个问题。

    慕安然想到顾盼急忙回国,约她来霍家,对她说那些话,还有霍彦朗的出现……她隐约猜到怎么回事。

    慕安然的脸红了又白,“你故意的?”

    霍彦朗挑了挑眉头,并不回答。

    慕安然看着,没来由地心里有股气冲上了脑门,想骂点什么,最后还是涨红了脸:“你什么时候来的?”潜台词是他都听到了?

    “刚刚。”沉声。

    慕安然:“……”

    霍彦朗突然勾出低沉的笑,好整以暇的样子,心情十分不错。

    低低的笑声环绕在房间里,显得那么的动听,慕安然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却全乱了。

    霍彦朗却不打算放过她:“今颐呢?”

    慕安然别过透红的头,有些尴尬。

    “在酒店里。”

    “她还好吗?”

    “嗯。”

    两个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可霍彦朗却明显不想放过她。

    他刚才那一句“不巧”,其实说明了一切。

    从前他不会放手,如今知道他们之间有今颐,他作为父亲更不会放手。

    霍彦朗低头,看着慕安然桌子前的东西,一堆小玩意儿,不由得蹙了蹙眉,她和顾盼在一起坐了那么久,却没有人给她倒杯茶。

    他低沉地问:“渴吗?”

    慕安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不渴。”

    “嗯,我给你倒杯水。”

    慕安然:“……”她记得自己说的是不渴。

    眼前的男人一如既往的强势霸道,慕安然不由得想到今早在路上发生的事情,烈焰红色的跑车,就这么堪堪横停在路中间,简直是不要命的逼停了她。

    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还有蹲下身子眸色浓重地和今颐说话的样子,全是对今颐的怜爱和不舍。

    慕安然情绪波动:“我来吧。”

    霍彦朗一如既往,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反正他做的决定,无论是谁来说服都不会改变。

    他的大手从容地握在壶端上,倒水的动作那样稳,就像他笃定的心那样。

    既然不会放弃,那就对她好一点,真心实意地再追她一次,无论用什么手段都可以。

    慕安然眼睁睁地看他给她倒水,她并不想两个人之间又接触那么深,刚才那句“爱”,就已经足够让她后悔一辈子了。

    “我来。”这次,没有等霍彦朗把杯子端到她面前,她就急忙去接了。

    因为刚才的事情很尴尬,所以慕安然的心也很慌乱,手还没有伸向杯子的时候,半曲在桌子下的腿狠狠地顶了桌子一下,甚至把旁边的小矮柜也给砸倒了,小矮柜上的小玩意儿、微型鸟笼、插花,全都倒了下来,整个房间本来就寂静,现在更是噼里啪啦一阵声音。

    连带着霍彦朗手上的杯子都被她撞翻了,滚烫的热水洒了出来。

    眼看着热水全部朝慕安然泼去,霍彦朗眉眼一深,眉间深深蹙起,千钧一发之时赶紧将她抱了过来,硬生生将慕安然一拥,压在身下。

    慕安然桌子下的腿也被拽得抽了出来,紧接着就是茶杯落地的声音,滚烫的茶水都洒到了原来慕安然坐的地方。

    霍家宅子看起来虽然传统,但房间内的所有电器几乎全是高科技,包括饮水泡茶的机器是二十四小时滚烫,如果刚刚那杯茶都洒到她身上。

    霍彦朗的表情深沉,他大概要去医院看望她了。

    慕安然经历过刚才那惊心动魄的混乱,突然心有余悸地抬头,感受到湿渍一片的毛毯正冒出热烟,嘴唇也有些苍白和后怕的抿了起来。

    “霍、霍彦朗。”

    “嗯。”他低沉了声音。

    深邃的眸子就这么看着她,感觉到两个人身体交叠在一起的暧昧。

    就在慕安然以为他会放开她时,在两个人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中,霍彦朗却覆了下来。

    他健硕宽厚的身体将她压得严严实实,一手掌着她的脑袋,一手却将她的腰近乎蛮横和急迫地往上一带,两个人紧密贴合的一瞬间,霍彦朗的唇也贴了上来。

    带着清香气息的吻,还有几分霸道与深情、眷恋,他根本克制不住自己,尤其是看到她这一双收到了惊吓的眼睛,明明心思缭乱可还要故作镇静。

    一双漂亮的眼睛没了当初的青涩和纯洁,可是更多了几分女人的媚色和清静,从栀子花变成了寥寥的白月光。

    慕安然这双眼睛望着他时,对于他来说就像毒药一样,让他无法忍耐。

    他真的,迫不及待想让她回到他身边,一刻都不想等了。

    “唔……”

    霍彦朗的唇长驱直入,让她连呼吸的余地都没有。

    温热的舌带着一股禁欲的霸道,强势地撬开了她的齿关冲了进来,一点点舔舐过她唇间敏感的嫩肉,让她浑身在瞬间紧绷起来,仿佛电流窜过,麻得她整个人神志不清。

    慕安然崩溃了,沉沦在这个吻里,连推都忘记推开了。

    “安然。”他低低的喊着。

    慕安然那一个“爱”字给他心里留下的触动,借由这一杯洒开的热水,毫无保留地发泄出来。

    慕安然觉得唇舌交缠间,他的香津像毒药一样,让她无处可逃,心跳加快,沉溺在其中。

    无法呼吸,近乎溺毙。差点送命在他的热吻之中。

    她的手早在紧张间抓住了他的肩膀!房间里传出暧昧的吞咽声,搏斗的瞬间深呼吸……像是一只濒死的鱼,口渴的呼吸。

    差一点点,意乱情迷……

    “嘶!”门口,一道冷抽声打断了他们。

    慕安然急忙推开霍彦朗,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整个人坐了起来。

    “盼盼!”

    霍彦朗皱了皱眉。

    顾盼看着眼前的场景,手上的果盘差些都端不稳了,次奥……

    “你、你们要不继续?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啊!”

    “我,我就是想起没给你们倒茶,所以送个果盘回来,我没有别的意思啊!”顾盼疯了般把果盘放下,几乎是落荒而逃,“我走了啊,你放心我这次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dear对不起啊,对不起啊!顾盼在心里默念。

    慕安然看着重新变得空空如也的门口,顾盼的慌张也映衬了她的慌张,她无措地坐在原地,捏着衣角。

    手指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终于,鼓起勇气看向霍彦朗,他也坐在地毯上,颀长的身体显得优雅修长,一股魄力隐约从眉间迸出,英气勃发。

    慕安然心跳加速,看见他眉眼间那一点阴郁与克制。

    冷薄的唇线紧紧抿着,有些诱惑人心的魅惑。

    “慕安然。”

    安静得近乎死寂的空气中,暧昧而无奈的气息在蔓延。

    他的声音在吻了她之后近乎沙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