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嗯?”慕安然轻应。

    “我们重新在一起吧,算我追你。”

    慕安然顿时紧揪着衣服,眉头皱得几许深,脸上也显得有些无措。

    有些事情只要不挑明就还能装作不知道,可是一旦挑明了就只能去面对,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很多事情容不得迂回逃避。

    慕安然突然咬着唇,躲开霍彦朗炙热而滚烫的目光。

    沉默了一会,终于,霍彦朗伸出手将她精致的下巴捏住,将她整张脸扳了回来。

    慕安然被迫重新看着霍彦朗,湿漉漉的目光像是迷途的小鹿,就这样犹豫地望着他。

    刚刚那个吻,就像是重温过去的时光,让彼此心底最深处的感情都蔓延出来,情感战胜了理智。

    原本就是相爱的两个人,无论中间隔了多少年,她依旧喜欢他,而他更是没有放弃过她,不管是生或是死,一刻都没有过。

    “慕安然。”霍彦朗嗓音沙哑。

    慕安然:“……”沉默。

    “回答我,好不好?”低沉的声音,携着温热的气息一起扑洒到她的脸上。

    两个人靠的很近,慕安然甚至可以看到他脸上的胡须痕迹,剃得很干净,绒毛也很细,甚至比女人的脸还要整洁完美,那么好看也那么霸道。

    慕安然轻咬着唇,别开了脸,躲过了他喷洒出来的呼吸。

    他炙热的气息让她觉得痒痒的,甚至连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都变得发软无措。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低沉动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受慕安然控制地往她脑子里钻。

    “给我机会,重新追求你,我们当做以前什么也没发生过,之前的所有事情一笔勾销,没有慕家,没有霍家,只有我和你。如果我打动了你,就给我在一起的机会,我们再谈一次恋爱。”

    这一次,没有之前的仇恨,也没有他的感恩,只有独立的两个人。

    他因为她的善良和纯真喜欢她,喜欢她的柔和,喜欢她的善解人意。而她,他希望她能够看到他身上的优点,看到他的从容,看到他的执着和认真。

    他这辈子只爱过一个人,从年轻气盛的年龄爱到人到中年,他这一辈子也只想守着她一个人,“如果讨厌我,恨我,可以否认我,拒绝我,但是在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给我一次机会,如果最后还是打动不了你,我就算一个人孤单终老一辈子我也心服口服。”

    “但是安然,不要没有给过我任何机会就判我死刑,这样不公平,好吗?”

    慕安然紧咬着唇,睁着漆黑水亮的大眼睛看着霍彦朗,睫毛颤抖,心里也有着深深的触动!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心里的感觉,就像是掀起了蝴蝶效应,一整颗心里都刮起了狂风暴雨,有多颤抖,就有多动心。

    霍彦朗这样的男人,此时竟然这样低声下气又温柔地和她说话。

    “今颐……”

    “今颐是你的,我追你只关乎我和你,和今颐没关系。”

    “哪怕我们之间有了一个女儿,我也愿意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但你不要这么绝对,不要一点也不考虑就判我出局,让我和其他人公平竞争。”

    慕安然睫毛抖了抖,看着他眼眶都变得微红。

    “听到了吗,嗯?”

    强势又温和的问话声,给予她尊重却又霸道不已。

    慕安然不想再去挣扎,不想再去猜想,这一刻如果不是理智在坚持着,她只怕早就冲进他的怀抱里了。

    而此刻,她只能静静坐着。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慕安然睫毛轻抬,愣愣地凝视着他!

    “嗯。”终于低低出声。

    霍彦朗唇角一勾,勾出笑意。

    果然,对付她还是用强势一些的方法好。

    慕安然深呼吸:“霍彦朗。”

    她看着他,一件事情不能只有他提出要求,既然她答应了他,给彼此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给两个人一个选择与被选择的机会,但她也要提出自己的要求。

    “我答应你,但你也一定要答应我,否则这件事情,我们也不要再谈了,我们不合适。”

    “你说。”霍彦朗抻直了腰,坐姿懒散而神情认真。

    慕安然凝视着他那双深眸,眼睛是黑色的,有种能把人吸进去的错觉。自从时隔三年再次见面后,她见过他冲动的一面,他有失措,有失望,有暴怒,也有眷恋,却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从容笃定又透着几分悠闲。

    他吃定了她。

    这种感觉让慕安然很不适应,也不太舒服。

    “以后不许再囚着我,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不行。霍彦朗,我要回墨尔本……”

    “如果你真的希望我们两个人重新开始,那你就不能再像之前一样,用各种手段拦着我,不让我走,你这样也不公平。”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好。”

    “不可以再把我要的机票全买断。”

    她耸着肩,脸蛋还是红的,眼睛里笼着一层水雾。

    “好。”还是答应了。

    慕安然脸上全是媚色,此刻蓦地微挣瞳孔看着他。

    他真的……要改变了?重新追求她吗?

    就在慕安然发呆的时候,霍彦朗朝她伸出了手。

    “起来把,虽然地上铺了羊毛毯,但是毕竟是坐在地上,地上凉。”

    霍彦朗沉声:“只要你记得我刚刚说的话,我会答应你。”

    慕安然抬头猛睁着眸子看着他:“……”

    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手递上去。

    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的时候,滚烫的温度传进彼此心里,慕安然整个人又像被滚烫的热度燎了一下,从手心烫到心底,条件反射地想要抽出来,却又在瞬间被紧紧握住。

    仿佛电流窜过,慕安然轻轻用力,还是想要抽出来,可是又被攥得更紧,直到霍彦朗回过头来看着她,目光幽深。

    慕安然抿了抿唇,不再挣扎,随他的意。

    霍彦朗牵着慕安然的手,一直往外走去。

    顾盼不知道去哪里了,估计是刚才撞到那一幕吓到她了,不敢再过来打扰他们,所以这会儿跑得远远的,一路走过来,出了两层院落,走到了花园的地方,还是不见一个人,就连普通的佣人都不见一个。

    慕安然有些不自在:“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霍彦朗并不说话,空气中异样的安静。

    慕安然抿了抿唇抬头看他,终于看到霍彦朗眉头紧锁,哪怕两个人牵着手,他也好像有什么心事缠绕在眉间。

    慕安然低头,手也突然紧抽了一下。

    他现在这个样子,又是因为她要求要回墨尔本吗?所以不开心?

    慕安然心里流窜过异样的感觉,呼吸变得有些迟缓,像是有一口郁气堵在心口里,不知道该怎么纾解。

    慕安然感受着彼此紧握的手的温度,趁他不再用力,最后还是把手抽了出来。

    传统的中式檐廊下,霍彦朗身姿颀长地垂眸看他,因为拧眉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盛气凌人,却又在凌厉中散发出一点独面对她时才有的温柔。

    慕安然则踩着低矮的高跟鞋,微微仰头望着他,轻抿着唇,神情专注。

    男人英俊出众,女人柔媚优雅,在檐下异样的般配。

    慕安然低声解释:“我不是为了躲避你才要求回墨尔本。”

    霍彦朗低头看她的眼神有了一点变化。

    慕安然看到他的动容,紧拧的眉头仿佛都因为她这句话松缓了一点,再继续说道:“我在那边……还有工作,所以不能在a市呆太久,无论怎么样,那总是我的事业。”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我想要好好珍惜这一切,生活、今颐、包括工作,所以……”

    “你这是在特地向我解释吗?”

    “我。”慕安然睁着眼睛,被他这认真的问题一噎。

    渐渐的,才听出他话语中的戏谑。

    霍彦朗低下头,在她耳边喷洒下暧昧的气息:“安然,你这是开始在乎我感受的表现?”

    慕安然好不容易恢复颜色的耳根子又开始红了,整个人有些无措。

    现在,不管她在外怎么样,哪怕面对袁桀、柳珩,谈论合同的时候再从容,只要一回到他面前,她永远是不知所措的。

    只要他刻意玩弄一些小小的花样,她的心就会被他撩起巨浪,久久不能平静。

    问题是,他无处不在。

    慕安然决定避开这个问题。

    “霍彦朗,刚才你说的话是认真的么?只要我们尝试过了,最后还是不能在一起,你就会放手?”

    “是。”霍彦朗将一只手插放在口袋里,“但前提是安然,你不能欺骗自己。如果为了甩掉我而故意违背心意拒绝我,那么恕我不能放弃。”

    慕安然抿抿唇,抬头仰望他:“所以,这是一个绝对的,百分百的成人游戏,对么?”

    “如你所说。”

    霍彦朗眸色深邃,态度怡然优雅。

    他就像在商业上无往而不利的鹰隼,给予合作方无条件的信任,但面对弄虚作假时也绝不留情。

    慕安然眼波微动,放轻声音:“那我知道了。”

    “如果真的能放下,那我们就在一起,给今颐一个完整的家。如果不行,那我们这辈子就不要再见面了,好吗?”

    “这一阵子,我会放下我心里的那些枷锁,尝试着不再想过去的事情,只有纯粹的我、和你,但是如果真的不能够做到,我们就……”下面的话连自己都不敢往下说。

    “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墨尔本,这样一来,未来的事情就都说不准了……”或许她和霍彦朗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今晚你有空吗?我们真正地……聚一聚吧。”

    霍彦朗轻眯着眸:“你这是,在主动向我邀约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