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其实心里却又比谁都在乎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觉得自己真是脑袋发热了才会主动向霍彦朗说出那样的话

    回到酒店后各种辗转不安,站在镜子前都忍不住狠狠地捂住自己的脸,脑袋晕胀地拍了拍:“蠢透了。”

    她到是怎么想的呢?竟然主动约霍彦朗晚上聚一聚?

    ……

    “dear?”顾盼从霍家主屋走出来,恰好看到霍彦朗在廊下静站。

    笔直的背影就像一幅上好的山水墨画。

    霍彦朗听到顾盼的声音转身过来,而与此同时顾盼也忍不住问道:“怎么样?”

    “我看到你们,那个那个啦。”抬起了手,比划了一个接吻的动作,两个拇指头对碰贴到了一起。

    霍彦朗眸光渐深,扯唇一笑。

    “哎哟,dear你笑啦?早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开心。安然一来你就开心,她走了的时候对你说什么了?”

    “咳。”霍彦朗沉声轻咳。

    顾盼不依不饶:“dear你害羞了?”

    “小朋友,不要管这么多。”

    顾盼怒目圆睁:“小朋友?你竟然叫我小朋友?我还不远万里过来帮你呢,真是好心喂了狗呀。”

    “你说我是狗?”

    “没有没有。”顾盼笑出声来。

    她走上前,望着霍彦朗:“dear,我的助攻有没有很ok?”比了个ok的手势。

    霍彦朗波澜微漾的深沉目光凝视了她很久,终于缓缓抬起手,也比了个ok的手势。

    似停顿了一下,仿佛这三年的时光沉淀在这一刻,低沉的嗓音动人心魄:“很ok。”

    顾盼听着顿时像吃了糖一样,甜得合不拢嘴:“谢谢dear夸奖!”

    ……

    晚上,月华初上,月光从酒店的大窗口轻洒下来。

    皎洁的光线落在穿着小短裙的女人身上,她的手一直停在衣橱前,里面的衣服并不多,她却一直望着它们出神。墙上的时钟指针指向七点四十分时,一条简讯传来。

    “八点半,清宁河畔景观台,可以?”

    简洁硬朗的语气,还有简讯的发送号码,慕安然看见的一刻,心漏跳了半拍。

    虽说是她主动约他,可从霍家回来之后,她就陷入了畏缩又不知所措的状态,最终还是抿了抿唇,深呼吸一口气,把灭了的手机屏幕重新摁亮,手指飞快地打字,回了一条信息。

    “好,可以。”

    异样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慕安然又把视线落回在衣裙上,十几条衣裙整齐的挂放在衣柜中,她的耳根也在悄然不见的沉默中红了起来,最后深呼一口气,终于取出最后排的一条doir单裙。

    换好衣服后,慕安然简单地上了一层裸妆,终于揣着一颗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的心出门赴约。

    清宁河畔的景观台。

    这三年a城发展得太快了,资本的注入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陌生,也更加迷人。不仅高楼大厦平地而起,就连一些未曾听闻的景点也被开发出来,这个清宁河畔就是一个新开发的岸柳。

    慕安然原本就决定自己去赴约,所以拒绝接送,出乎意料,这个地方离她近期落脚的酒店并不远。

    慕安然拿着手机步行导航过去,沿路竟然看到格外宁静平和的夜景。一排排杨柳生长在堤岸边,漫步在清静的人行道上,感觉回到了过去。

    她今晚穿的doir单裙是一条白色纱裙,上衣领口有一个小小的蝴蝶结,而裙摆上则刺绣着栩栩如生的蝴蝶,此刻在清凉的月色下,月光忽隐忽现洒在她纯白色的裙摆上,刺绣的蝴蝶仿佛要从裙子上飞出来。

    月色瑰丽,越加显得她身段婀娜,出尘如梦。

    霍彦朗今晚来得很早,其实给她发短信的时候,他已经在路上了。因为不易,所以更珍惜。可越是慎重对待,就越不想让她知道。

    霍彦朗选择了一家观景台上的咖啡店,小店优雅,占据了最好的观景位置。此刻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边,远远就看到了月色下柳树荫中漫步而来的慕安然。

    看到她宛如月色中的美人,一双黑沉的眼睛也就挪不开目光了。

    慕安然在底下走着,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倏地抬头,结果撞上了霍彦朗浓稠而化不开的目光。他就那么随意地坐在上面,可表情却这样令人触动心扉。月光落在他浅灰色的休闲西装上,精致的袖扣在月色下反射出荧光,完美的细节让今夜显得格外绅士迷人。

    此刻,彼此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对方的眼中,定格成永恒的画面。

    慕安然心跳没来由漏跳了几拍了一下,加快了脚步走了到观景台,看见坐在咖啡厅里望着江景的霍彦朗,心里顿时感触蔓延,泛滥成灾。

    这回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慕安然竟然有种高中时和男神约会的感觉。

    “久等了。”慕安然走上前去打招呼。

    “不久。”霍彦朗沉了沉声。

    然后,两个人陷入短暂的尴尬。

    霍彦朗凝视慕安然,目光落在她特意挑选的衣裙上,唇边的笑意更加意味深长。

    这目光太炙热了,简直比慕安然刚才从下往上看时对上的那道目光更让人怦然心动,惊心动魄,顾盼生辉。

    她不知道该拿什么词形容今夜的霍彦朗。

    慕安然干脆一言不发地坐下来。

    霍彦朗直接将菜单递给她:“点杯什么?”

    他道:“今晚我请客。”

    “霍彦朗……”慕安然咬了咬唇,“你其实不用那么客气。”

    “客气吗?”霍彦朗笑出声来。

    慕安然刚才心情就很紧张,现在顿时更紧张了!

    慕安然盯着霍彦朗,发现他的发型有些小变化,往常落下来的几缕刘海如数被弄上去了,非但不刻板,还更显精神,双眼深邃,剑眉飞扬,矜贵得优雅迷人。

    慕安然不由得想到自己出门前也挑了好久的衣服,今夜的心情彼此都一样吧……慕安然不小心耳根子又红了。

    她实在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

    从今天白天起,他见到今颐,一切就起了变化。

    慕安然又说不上来这种变化是什么。

    “来杯卡布奇诺。”

    慕安然发呆间,霍彦朗沉声,已经擅自帮她点了单。

    服务员走了后他才看向她:“可以?”

    慕安然点点头,尴尬:“可以,谢谢霍先生。”

    霍彦朗顿时皱起眉头:“安然。”

    慕安然心情暗自波动地望着他。

    霍彦朗沉声:“我以为今天下午之后,你对我的称呼会有所改变。”

    他笑了一下,笑意中有点疏离。

    慕安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突然想到下午那个失控的吻……

    她脸上的神情变得更不自然,只好咬了咬唇,“霍彦朗,我们不要再提下午的事情了!”

    “不提可以,那你叫我彦朗,或者老公,嗯?”

    “霍彦朗,你!”慕安然抓紧了裙子,干脆侧眸转向远处的灯火。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还是老样子,稳重里悄悄带着一些痞气。

    “我没有老公。”慕安然说。

    夜风温和,两个人彼此盛装约会,心里都很重视,却又偏偏装作不在意。

    “霍彦朗,我们不在一起了。”

    “可是安然,我们的结婚证上依旧是夫妻关系。”

    慕安然瞳孔微缩,“嗯?”

    怎么会呢,失踪三年,当初的新闻闹得那么大,大家都认为生还几率很小,她在国内的身份应该早已被取消。

    “因为我不愿意承认你死了,所以你只是暂时失踪,还没有吊销一切公民信息。安然,我在等着你回来,所以你还是慕安然,你没有死,依旧可以回来做你自己,我们还是夫妻。”

    慕安然咬唇:“……”无耻。

    她还是小看他了,哪有这样的呢,今天说好了不再逼她,也不会再对她使手段,两个人回归到单纯的位置,可以公平的选择……可晚上出来约会的时候却说,她是他妻子,让她叫他老公,甚至告诉她,她的身份还存在,她随时可以回来做她自己。

    那他还需要重新追求她吗?这不是在诱骗她吗?

    谈话间,应侍生把一杯泛着香浓奶香味的卡布奇诺端上来了,慕安然轻轻抓紧杯子,目光从宁静的河畔上移了回来:“彦朗,当景子衿挺好的,我在国外很开心。我……不想再回来,当慕安然了。”

    霍彦朗依旧轻笑着,哪怕听到这句话,漆黑的从容的眼睛里也没有一丝暗沉。

    他把情绪控制得很好,“为什么呢?”

    既然说是叙旧,那就好好叙旧吧,他们彼此都需要一个新的相处模式,如果真的能够放下过去的痛苦和仇恨,那就……当朋友也不错?

    “因为慕家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当不当慕安然也没有意义了。”

    霍彦朗端起了一杯咖啡,淡漠道:“可是慕岚还在。”

    幽深的双眼仿佛能够穿透谎言的利剑:“安然,你不在乎慕岚吗?如果不在乎,你就不会大老远跑回来,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回到我面前。”

    “你说不在乎,其实心里却又比谁都在乎。”低沉的嗓音,循序渐进地诱拐她,“如果真的生活得快乐,就学会不要欺骗自己。”

    慕安然漂亮的嘴唇瞬间紧抿,瞬间双眼掀看霍彦朗。

    “不是吗?”霍彦朗唇边携着一个绅士又雅致的笑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