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安然,你今晚很漂亮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他背靠桌椅,轻扯起嘴角的时候看起来桀骜又不拘,矜贵里多了几分恣意。

    沉沉缓缓,又透着些许魄力。

    看似在问她,可是语气却前所未有的笃定,他懂她,他太了解她了,所以哪怕她做点什么,动动小指头或者皱皱眉头,他都能轻而易举地猜到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就像此刻,他知道她在乎,所以无情拆穿了她的伪装。

    “既然在乎,那又为什么不回来?安然,还是说你喜欢国外的生活,更甚于这里?或者。”声音停顿了一些,“是因为佟励?”

    “和佟大哥没有关系!”

    她急忙说完以后,才发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

    她急着解释做什么?慕安然垂下了眉头,“我和佟大哥,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

    霍彦朗态度冷静地笑,眸色温和:“那是什么样子?”

    “霍彦朗,我和他……最多只是兄妹关系。佟大哥他救了我,帮助我,还帮我养大了今颐。”

    “可是他喜欢你。”

    慕安然倏地抬眸,对上了霍彦朗峭沉的目光。

    这是今晚,他真正意义上不太愉快的瞬间,哪怕刚才她拒绝了他,他也还面带微笑,无比从容,可当她说到感谢,并当着他的面维护佟励时,他的嘴角沉了下来。

    这样的感觉就变得格外糟糕……慕安然面色绯红,唇色却稍微变得苍白一些。

    “佟大哥不会的。”下意识否认。

    “可是安然,我们都是男人,佟励的目光我很清楚。他也想让你回墨尔本是吗?如实告诉我。”

    慕安然不说话。

    “那你呢?回去是因为他还是因为你喜欢墨尔本?”颀长的身体微微抻直,气度撩人,“如果我和佟励之间非要做个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

    慕安然瞳孔彻底骤然一缩,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难受了!

    “霍彦朗!我们不谈论这个话题……这个话题,根本就没有意义不是么?”精致的小脸抬起来看着他,凝视眼前这张情绪难辨的脸。“佟大哥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亲人,亲人永远也不能变成其它的,我也不想要变成那样。”变了,一切就都变味了。

    “那我呢?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霍彦朗深邃的眸光轻撩,此刻却又再用最轻松的语调,问她最严肃、最不容逃避的问题。

    慕安然也完全愣了,没有想到他会将话题在悄然不动声色间拐到这儿来。

    他真是……太坏了!

    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霍彦朗!”温软的声音里都带了一丝恼意。

    可是,慕安然却又看见他缀着星光的黑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的窘迫。

    永远强大笃定凌厉的霍彦朗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慕安然轻抿着唇,身体也些许僵住,缓了一下才慢慢恢复,心里苦涩难言。

    他是在害怕吗?

    这一瞬间,慕安然竟然读懂了他的情绪,瞬间心意相通。

    可这种感受,她一点都不想切身体会啊!

    慕安然的眼底掠过稍许慌乱,她愧疚又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好像明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不敢面对一样。

    “你别问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哪样?安然,你的意思是心里只有我?”

    慕安然:“……”

    霍彦朗突然笑起来,干净爽朗:“喝咖啡吧。”

    “这里的夜色很好。”终于不再逗弄她,“回去墨尔本就看不见了,在回去之前好好欣赏一下,我带你看看?”

    慕安然轻抿着唇,“再坐一坐吧。”

    夜风微凉,暖风抚过面颊,发丝也跟着微微飘动,她的裙摆在风中扬起,在椅子上摊开。而霍彦朗也英俊非凡,他的好看是不需要形容词来形容的,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坐着,自然而然就有情侣的感觉。

    一旁,不少人看了过来:“好帅。”

    “在拍偶像剧吗?”

    “什么偶像剧,那个男人……好眼熟。”

    “怎么了?”

    “好像在电视上见过。”

    隔壁桌一对小情侣一直偷偷往这边侧目,女人满眼星星,男人则乍见之后激动起来,小声道:“我想起来了,是擎恒……!”把声音压得更低,告诉自己的女朋友听:“是那个擎恒集团的霍总啊,现在的国内很有名的企业家。”

    “就是特别有名的那支智能家居的广告的研发人么?”

    “他是董事长,很有名,媒体上风评也非常好,只是前些年出了一些事,听说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坠河身亡了,所以一直很低调。”

    女人眼中闪现崇拜和遗憾:“你确定是他吗?可是他面前坐着一个女人。”

    “可能是喜欢他的女人吧,财经刊追捧的精英,这么富有又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人喜欢,身边围绕着莺莺燕燕又有什么奇怪。”

    隔壁桌离慕安然其实并不远,所以此时这些对话声传入了她的耳里,她捧着杯子的手稍稍一握,睫毛颤了颤,低头轻啜了一口咖啡。

    喝完,她稍稍抬起头,看到霍彦朗深沉的视线停留在远处的灯火阑珊上,而河畔中也有两艘游船缓慢驶过,从这个角度看去,柳树和水波交映在一起,构成一帧缓慢的画面。

    而霍彦朗在这个画面中越显魅力。

    突然,霍彦朗回过头来,恰好捕捉到这一幕。

    慕安然有些痴迷的目光被逮得正着,慕安然猛地一脸尴尬,慌张地别过头。

    “怎么了,嗯?”

    “没,没什么!”

    好多年过去了,彼此间发生了那么多事,而她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被吸引住了。

    好丢人啊,慕安然脸上跃上懊悔,有点无措。

    清宁河畔下方,河岸边有驻唱歌手开始唱起歌,一首动听的民谣传了上来,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味道,只可惜往事已不如昔,时光在这一刻走得这么美好,可也到底不是往昔了。

    慕安然抑制着自己,不再看向霍彦朗。

    不知坐了多久,两个人外形都很出众,而霍彦朗哪怕随意一个动作都招惹了不少目光,越来越多人注意到他们,毕竟他气场太过于强大,随意喝口咖啡的动作,哪怕再散漫也总像是在批复文件,气度撩人,慕安然终于坐不住了。

    慕安然脸颊微红,被别人议论得不自在:“霍彦朗,我们随便走一走吧?”

    霍彦朗落在别处的目光回落到她身上,勾了勾眉头:“走吧。”

    显然是看出她的不自在了。

    结了账,两个人离开时,还能听到一些人在叹气,背后竟然亮起了偷拍的闪光灯。

    霍彦朗眉头一拧,脸上却没什么表情,节骨分明的手斜放在口袋里,英俊的面庞在夜风下越显得眉目镌刻深邃。

    慕安然回头,看到他眼里划过的寥落和风度。

    三年后,霍彦朗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身影都写满了故事,她的内心怦然炸开,微微动心。

    慕安然觉得,真的完了。

    “霍彦朗,我要走了。”

    “还早。”

    “可是。”如果再任由这个夜晚下去,她会疯掉。

    慕安然脑子里都是杂乱的声音,今夜这么安静这么美好,没有今颐,没有争吵,只有彼此的坦诚叙旧,哪怕沉默无声也觉得很满足。

    比起说些什么,会令她惊惶无措,她更喜欢这样安静赏景,她也不舍得就这样走掉!

    可是如果不离开,她以后还能走得掉么?

    慕安然觉得心里一直藏着的秘密几乎破土而出,小树苗以可怕的速度长成大树。

    发现心里的动摇,她有些慌张,脚步也不由得加快。

    突然,身后横亘而来的大手把她握住,猛地将她用力一收,整个身子又被拽了回去。

    慕安然站不稳,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里。

    突如其来的肌肤相触,慕安然眼带慌张地回眸。

    “想回去?可我不许呢?”

    这句话,分明是威胁,可脸上还带着笑意。

    似笑似刻意的话,让人捉摸不透,可是意思倒是表明得很清楚。

    慕安然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又被他低沉而铺天盖地的声音覆了下来,压住了她卡在喉咙还未来得及真正溢出的拒绝声:“真的还太早了,你就要去墨尔本了,一个完整的晚上都不给我?嫌这里太热闹的话,陪着我在河岸边走一走,嗯?”

    “如果你愿意,可以给我说说你在墨尔本的事情,或者今颐的事情,你知道我很关心,当然这是在你愿意的前提下。”霍彦朗从容又霸道,嘴角的笑一直没有消散过,两个人贴在一起的样子,就像真的出来约会似的。

    不让慕安然说话,他有道:“如果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陪我走走就好。”

    “不是答应了要给我重新追求的机会吗?这么一个晚上都不肯,怎么能行?”

    霍彦朗的声音在耳边缭绕,薄凉的气息也挥散不去,“还是你觉得今晚这种相处方式不好,需要我再像上次一样,再强势一些?把回墨尔本的机票都买光?”

    知道她脑子都在想些什么,霍彦朗唇边的笑意渐深,很迷人:“安然,你今晚很漂亮,所以我也不愿意他们看着你,怎么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