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怎么办啊,想看热闹却进不去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一番深情的话语之后,慕安然有一瞬间于心不忍,点了点头,点头之后才发现好像又掉进了一个他早已挖好的陷阱里。

    糊里糊涂地服从了他的安排,一直到跟着他漫步到河岸边的停车场,乘车离开清宁河畔,直到再次看到一个熟悉的古铜色大门前,慕安然才回过神来。

    一瞬间,侧眸看向霍彦朗,才看到沉稳的男人漆黑的眼底泛着一丝雾霭沉沉的笑意。

    “下车吧。”这回,霍彦朗直接将车开进了院子里。

    ……

    今夜不知是不是凑巧,总令人觉得世界有点玄妙。

    两个人不过是相约喝一杯咖啡,最后却一起回到了霍彦朗的香江雅园。

    霍彦朗下车的时候,余光凝望着慕安然紧张的背影,手机却突兀响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一下,碰巧看见微信群里爆出一句话。

    戚风:小盼盼,你说他们俩去河边约会去了?

    顾盼:真的呀。

    戚风:我正在霍彦朗家门口,看到他们一起回来了。

    顾盼:[惊讶]……

    司启明:?

    萧赫连:……

    顾漫漫:戚哥你去蹲点了?!

    微信群里的话几乎瞬间把大家炸出来了,侦查兼八卦小分队迅速集合。

    顾盼整个人都怔了!

    顾盼:我……不过就是给大家泄露个风声,你们怎么就过去了??

    霍彦朗拿着手机,全程围观了他们在群里的对话。

    紧接着,手机上跳出一行字。

    何筱嘉:我也在霍大哥家门口前喔,今天我和戚风一起来的,有好戏,大家来吗?[图片]

    手机屏幕被一张高像素的照片占满,女人长发温婉,气质安静,身材很娇小纤细,而霍彦朗的背影高大挺拔,出众不凡,有点模糊,两个人匹配度高达100%。

    照片一出,男才女貌,立即轰动,然后是一群围观群众发言:

    顾漫漫:原来这就是嫂子啊,嫂子看起来好年轻。

    萧赫连:……

    司启明:在院子里?

    戚风:我和筱嘉准备冲进去了,第一手资料,你们准备接着!

    何筱嘉:我突然有个问题……我们在群里聊天,霍大哥能不能看见啊?他要是一会把门关上,防着我们捣乱怎么办?[表情][表情]

    突然,群里的信息提示声刚响起,和戚风躲在草丛里的何筱嘉就听到了一声电子提示音:

    “启动,正在关闭。”

    紧接着古铜色的大门就这么沉沉一响,锁,锁上了……

    正站在车库里的霍彦朗嘴角扯了扯,深邃的眼睛未见喜怒,深沉得令人看不出是否酿着笑意。

    乌黑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平静,手机显示微信还在打开的状态,比起刚才窥屏的沉默,此时显得格外腹黑,深不可测。

    戚风在群里叫了起来:“我日泥煤……”

    何筱嘉:[捂脸]果然,被霍大哥发现了。

    霍彦朗从车库出来的时候,慕安然正在院子里静静站着,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蓦地回过头。

    “霍彦朗……”打招呼。

    兔子般慌张的眼睛,有些不安,却已经调节过来了,态度如常。

    “走吧。”霍彦朗动了动唇。

    霍彦朗往前走,慕安然也就只能跟着,两个人安静地一前一后走着。

    走在小道上,霍彦朗又再次操作,把门锁上,加了两层防御,最后把钥匙装进了口袋里。

    慕安然看见他的动作,却什么也不知道,她没加进群里,更不知道外头戚风他们正在跳脚。

    最后,两个人走到了花园中,园子里有一套庭院桌椅,霍彦朗带着慕安然坐下,慕安然只能态度自然的跟着坐下。

    两个人并肩坐着,慕安然安静的脸上出现少有的拘谨。

    两个人此刻所处的环境确实安静了许多,可在私宅中,环境更加私密,彼此间的心情也就更加复杂,气氛也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慕安然开口:“霍……”

    突然,霍彦朗并未说话,而是大手一伸直接霸道地将她拥进怀里。

    突如其来的高温,把慕安然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推开,唇也紧抿着,可力度使到一半却又堪堪收住了,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

    “安然。”霍彦朗低沉出声。

    然后,在这种温暖中,就像一颗种子落入了牙床,开始生根发芽。

    最后慕安然莫名其妙被他抱哭了,哭声越来越大。

    人总就是这样,在没有遇到可以信赖的人的时候,往往会变得很坚强,可一旦回到了一直以来依靠的人身边,心里产生了依赖感,过去承受的痛苦和落魄就会变得那样清晰苦涩,很多曾以为不会再发生的亲密,以及永远失去的温暖怀抱再次来临,会让人彻底屈服。

    就像是沾染了毒药一样,让人新长出的铠甲彻底脱落。

    慕安然曾经以为两个人要天涯相隔,可如今近在咫尺,一次又一次的亲密,让她还怎么抵抗?

    “霍彦朗,你不要这样。”慕安然在安静的月色下几乎崩溃。

    她像只脱了刺的刺猬,哭得霍彦朗心头一片烦躁郁沉。

    “哭什么?不哭了。”拥住她的大手越发用力,躁动的声音压抑着,低沉地哄慰。

    “我什么也不做,我不抢今颐,你别哭了,听到了吗?”

    低沉的声音,略带烦躁,她的哭声像是一只柔软的爪子,一直在他心上呼哧地蹭着。

    他只是抱她一下,她哭什么?

    霍彦朗眸光深沉,慕安然听到他这句话,却是把头紧压着,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就正如她不知道这阵子来,自己一直坚强的心为什么突然坍塌一样。

    一定是这些温暖太入骨。

    “霍彦朗,我知道自己很不配,根本不值得你一直等着我,对我那么好。”

    “你胡说什么?”

    “不是吗?三年了,我一直没有办法释怀,我明知道……却一直不肯回来。”抬头,湿漉漉的眼睛望向他,“你不恨我吗?”

    “可是我恨自己啊,我恨自己对不起慕家,更恨自己还爱着你。”

    “霍彦朗,我还爱你!可是对不起……”

    “我又放不下啊,你明白吗?”

    放不下愧疚与仇恨,她夹在中间的难受谁能明白?

    “这三年我一直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我不许自己得到感情,我不许自己和你在一起,我用这种方式伤害自己却也伤害你,今颐甚至被放在佟大哥身边,我孤零零一个人,什么都没有。”

    “其实我和你一样,我什么都没有。”

    “我也想要温暖,我也只是想要你的一个怀抱。”

    这几年来,她只真正爱上过一个男人,读懂真正的爱情,她如愿嫁给他,领了证,帮他生下一个女儿,她其实很在乎他,她的苦衷与不甘,无法救赎的罪恶感一直折磨着她,她的痛苦又有谁知道?

    “我很难过,我也很想拥有你,可是不能。”低低的啜泣声传到霍彦朗耳朵里。“这种痛楚和绝望,你明白吗?”

    霍彦朗渐渐松开了手,从慕安然的肩上松落,落在她的手上,握住她的手。

    霍彦朗声音低沉:“安然。”

    醇厚的嗓音,带着男人的坚定:“是我没照顾好你,是我毁了你。”

    如果不是他当初一念之差,迟迟不愿放手,哪怕知道有可能会失去她,也不愿意二者选其一,仍旧想着可以两全,结果也不会这样。

    最初是他不肯放弃仇恨,却又贪心想要她。

    最终,把她圈在这场局里,左右不是人。

    她惩罚自己,也附带惩罚了他,可他受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应该。

    “可是三年了,那些也该够了,一千多个日夜的痛苦,足够让一切做个了断。”

    “安然,这三年里我曾经想过一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死了,我该怎么办?”霍彦朗声音低沉,带着沙哑:“如果一切能重来,我绝不会做从前那样的选择。”

    霍彦朗离开长椅,单膝跪坐在慕安然面前,星眸朗月,带着一点沉痛。

    “慕家毁了我一个家,可他们也创造出一个你,在我最期待的时候,是你给了我一个家,你和今颐才是我最想拥有的幸福。仇恨让我落魄,唯有你给了我希望,所以别再拒绝我,回到我身边好吗?”

    低沉的声音如阵雷浮响,慕安然突然别过头,眼里有水雾。

    她眸光苦楚,呼吸泄露了她慌乱的情绪,胸口沉沉起伏。

    霍彦朗没有起身,宽厚的大掌将她温柔一带,娇软的身体再次落入他的怀抱。他如此完美也如此认真,对外人冷厉,却唯独对她不同,简直疼爱到心底最深处里。

    慕安然抽咽声有些急促,她终于承认,有些人,一但爱上了就永远也不会改变,他会一一直爱她,一直等着她。

    如他所说,三年确实已经足够了,他并不是造成那些结果的主因,承担这些责任,三年妻离子散已经太过深重。

    “霍彦朗,我会努力让自己敞开心扉,为了彼此的未来回到你身边,我会试着放下枷锁可以吗?”

    “或许,我真的可以忘记过去,忘掉那些事,重新生活。”

    霍彦朗在月光下抬头,拨云破雾的眼,深邃得迷人。

    ……

    门外,戚风和何筱嘉还在挣扎。

    “老公,怎么办啊,想看热闹却进不去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