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然然阿姨,今颐不想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戚风和何筱嘉也简单地打招呼,何筱嘉也很满足,虽然稍比顾漫漫稳重一些,但看得出来,骨子里也是撒欢的性子,和戚风倒是莫名相配,难怪误打误撞也在一起了,还生出个小萌娃戚安逸。

    “慢走,路上小心。”慕安然与他们告别。

    顾漫漫笑着挥了挥手:“安然姐、霍大哥再见。”

    他们走得很快,不久外头就传来了汽车启动离去的声音。

    诺大的庭院里,又剩下慕安然和霍彦朗独自相处。

    慕安然突然抬头,猛地对上霍彦朗深沉难测的眼睛,看见他幽沉的双眼里面的光芒忽明忽灭。薄唇紧抿,勾出一种不动声色的诱惑来。

    慕安然面上不显,心里却如擂战鼓,心跳的速度加快,嘴唇也不知觉地紧抿着。

    刚才两个人拥吻的那种酥麻感又窜上心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些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也没有做好久留的准备,今夜已经很混乱了。

    “霍彦朗,我……我要回去了。”

    霍彦朗盯着她写满慌张的眼睛,薄唇忍不住微微一勾,勾出更加上扬的弧度,“好。”

    好?

    他就这么答应了?为什么她突然又有些觉得意外呢?

    “怎么,又不想走了?”

    慕安然顿时脸色一红,才发现他其实又是在捉弄她。

    慕安然忍不住道:“都这么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在以逗别人为趣么?”

    轻轻说完,声音在夜风里飘荡。

    其实她也只是心里慌张,所以忍不住说点什么,没想到霍彦朗却一字不漏的听到了,瞬间低下头来看她。

    他并不想她走,他的身体渴望她,就如同刚才失控的那一个吻。好不容易让她不那么抵抗他,他怎么舍得让她走?只是有些事情急不来,所以他并不打算强求,也不想用些什么手段诱惑她,所以才答应得那么痛快。

    霍彦朗抿唇,“看来你确实不想走。”

    慕安然:“……”

    夜风那么静,她就这么愣愣地抬头望着他,深沉的眼睛述说着永远也看不透的故事,还有一颗炙热而滚烫跳动的心。

    慕安然慢慢敛起自己的心思,在这种异样而复杂的感觉中告别,“那……霍彦朗,再见了。”

    “嗯。”他慢慢站直,笔挺的腰如线一样挺拔,站出寥寥风姿。

    “我送你。”他说。

    “好。”

    慕安然也没再推迟,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就好像这条路走了很多次一样,慢慢的她竟有些熟悉的感觉。

    慕安然以为霍彦朗会将她送出门去,没想到他却走到车库去了。

    “嗯?”迟疑了一下。

    “开车送你。”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魄力。

    慕安然这才看到他眼里的另一种温柔。

    不是不想要,而是慢慢学会克制。

    该放的时候放,该收的时候收。

    香江雅园与清宁河畔不一样,两个地方有好一段距离,离慕安然住的酒店也稍远一些。

    霍彦朗拿出钥匙:“这里是别墅区,打车不方便。”

    “嗯。”慕安然不再拒绝。

    然后在送走顾漫漫、何筱嘉他们之后,霍彦朗也载着慕安然出门了。车内的空间很安静,车窗外风景不断向后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许久,霍彦朗才出声:“什么时候走?”

    慕安然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怔忪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看着霍彦朗。

    他的下颚紧绷着,表情并不柔和,却也不算严厉,好像是随口一问。

    慕安然揉了揉裙子,眉头也紧锁着,轻轻答:“明天。”

    霍彦朗的眉宇不动声色地蹙了一下。

    一直在开车,又似不经意地低沉问:“已经买好机票了?”

    慕安然微微怔忪:“嗯……”

    其实从她答应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她提出要回墨尔本他同意了之后,她就已经决定尽快回去了。在a市逗留太久,合同也已经谈完,实在没有再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她并不想承认自己正逐渐被动摇,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所以……

    “下午从霍家回去之后,就让助理帮忙买了票,佟大哥和今颐也会陪我一起回去。”

    这一次,提到佟励的时候霍彦朗却没什么表情,嘴角轻轻勾出一个令人玩味的弧度,这个弧度似笑非怒,好像很平和的样子。

    慕安然因为他难以捉摸的反应而紧张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真的开始在乎起霍彦朗的感受来了,这样对吗?似乎很不正常,却又实在再正常不过。

    慕安然轻吁一口气,决定把心态摆正,以平常心对待:“佟大哥来这里是为了接我回去的,所以他自然也是要一起回去,他还有自己的工作,今颐也要上学,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霍彦朗淡漠道。

    语气风轻云淡,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突然,他开着车,眼角余光微微掠到她身上,嘴角带着笑:“我并没有误会,为什么急着向我解释?”

    他淡而诱惑说道:“安然,你害怕我多想,开始在意我的感受了?”

    慕安然倏地抬头望着他,脸上掠过几分不正常的表情,一双黑亮的水眸就这么跃出心虚来。

    “霍彦朗……”

    霍彦朗唇角轻扯,“几点的飞机?”

    他巧妙地帮她换了话题,慕安然耳根的薄红终于缓慢消退,“上午十点。”

    “嗯。”

    霍彦朗淡漠低声应答之后,不再说话,也不再过问什么。

    接下来一路上他都在专心开车,慕安然这才松了一口气。

    随着距离的拉远,离她住的酒店越来越近,也意味着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

    霍彦朗问了她离开的时间之后,彼此间都有些沉默,慕安然心口突然空空的,仿佛经过他这么一问,突然觉得时间有些不够用,慕安然趁着他专注开车,侧过眸子凝视着他。

    斑斓的灯光下,霍彦朗的侧脸时明时暗,就跟她的心情似的。

    慕安然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人也微微出神,心里泛出异样的感觉。

    “霍彦朗。”

    “嗯。”

    仿佛心不在焉地回答。

    慕安然轻轻抿了一下唇:“我回去之后,可能就很少有机会过来了。”

    “嗯。”

    “你……”

    霍彦朗并不出声,双手握着方向盘,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化半分,似在等着她说完。

    慕安然轻轻压低了声音,“你在国内要保重,照顾好自己。”

    霍彦朗终于转过头看她,沉稳的脸上写着猜不透的情绪,慕安然从他深沉的眼底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许久,霍彦朗才沉沉出声道:“这是在向我告别?”

    而且是知道彼此之间不会再轻易得以见面了,所以无论今晚做什么,都只是一种任性的释放。

    所以她不再恪守着自己,愿意把心敞开,愿意接纳他。

    其实,今晚的一切不过是个暗示,暗示两个人未来不会再有接触。

    慕安然心里有好一阵触动,不再看向霍彦朗,而是把目光落在了车外。

    她这一个惊慌失措的动作,令她错过霍彦朗最后勾起的嘴角。

    霍彦朗的声音听着平淡,可仔细听,能听出几分不悦。

    慕安然知道他不想她走,可是她却没能听出霍彦朗这句话里暗藏的意味。

    随着彼此间的僵持,车子开到了目的地,酒店的大堂就在眼前,两侧的喷水池正冒出汩汩的水流。

    “再见。”慕安然有些失落道。

    “再见。”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打开车门下车,动作没有恋恋不舍,不过却不禁回眸看了他一眼。

    霍彦朗动动嘴角:“帮我和今颐问好。”

    慕安然有些发白的脸瞬间变红了,低声:“嗯!”

    这感觉令人难以形容,发涩的,却又暖暖的。

    “明天我会抽空去机场送你。”

    霍彦朗目送她离去。

    慕安然离开的步伐在听见他说这句话时却顿了顿,然后回过头看着他,轻轻咬着唇,点了点头。

    这样很好,很公平。

    似乎真的像是在将一切归回原位,一切从零开始。

    彼此都尽力不去提及那些往事,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将心态放平。

    慕安然深呼吸,笑了笑,弯着眼睛朝霍彦朗挥挥手,温柔暖心:“再见。”

    霍彦朗一直目送她进去的身影,直到她进入酒店,彻底消失在视线中。

    ……

    a市国际机场。

    一个粉嫩的小女孩走在前面,随后就是一个纤瘦的漂亮女人小步追着。

    慕安然因为跑动而头发微扬,发尾的梨花小卷被打散,有些着急地喊着:“今颐,你等等然然阿姨好不好?”

    今颐想了一下,这才回过头来,小脸满是悲伤的表情,“然然阿姨,今颐不想走,我们不走好不好?”

    慕安然蹲下身来:“今颐,你可以告诉然然阿姨为什么不想走吗?”

    两个人身后,佟励正在推着行李车,儒雅的身影在出发厅里显得格外出众。

    今颐还在吸鼻子,酝酿着好多话想要跟慕安然说。

    然后,仿佛是下意识地……心灵感应一般,突然往机场的另一侧看去,入口处正走进来一个人,男人眉眼深邃,鼻子高挺如鹰钩,身影颀长,步伐沉稳迷人,出现的一瞬震撼人心,太引人瞩目了,顿时把其它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今颐瞬间激动,漂亮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朝霍彦朗跑去:“怪兽叔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