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被这个男人伤的还不够?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几乎是一瞬间僵住,然后沦陷在这个吻里。

    慌乱无措,又害怕被别人看到,于是手指头不知觉地攀到他的胸膛上,紧紧揉着他的衣襟,揉出一片皱痕来,慌张中想要把他推开,却又被他牢牢吻住,吻得更沉了。

    许多人在远处看风景,而他们躲在角落里亲吻。

    霍彦朗颀长的身躯覆住了她,将她完全遮住,密不透风。

    慕安然想逃,又只能沉浸在这个吻里。

    他用舌尖挑开了她的唇,长驱直入,霸道的与缠着她,缠得她四肢发软,只能与他抵死缠绵。她在缠绵中极力地想找回一些理智,可此刻脑袋空白不知所措……

    一点点寻回力气,唇齿边都是他的清香味,淡淡的清香味缭绕在她的齿间,让她发懵。最后终于找到一点点理智,猛地把他推开,然后深呼吸。

    胸口起伏,将许多海风吸入了肺部,暖凉暖凉,甚至对上了他越发深沉的目光,有几分强烈的**浸染在其中,他想拥有她,想要和她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远处的人还在拍照,太阳一点点落下,然后慕安然别开了目光,不再看向霍彦朗。

    ……

    心跳,很乱很乱。

    晚上,慕安然回到自己的家里,忙碌了一整天,她的身体很疲惫,心也很疲惫。进门的一瞬间,轻轻靠在门后,感受着家里的黑暗和寂静,一个人独自冷静,深呼吸,可是稍微一静下来,脑子里全是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

    霍彦朗从机场下来,站在人群中笑着看他。他为了见到她,甚至还让小谨做了帮凶,把她骗到了大洋路。在十二门徒石旁,他将她覆在了角落里,滚烫而炙热的吻就这样落了下来。

    从最开始在a市见面,一直到现在,她与他亲吻过几次,一次比一次令人难以自控。霍彦朗的感情越来越深,她从吻中能感受的感受也就越多,她的理智也一点点消失不见,只剩下对他的感情,也在心中缓慢发酵。

    怎么办,她本来就喜欢他,现在更是控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再次沦陷。

    “慕安然,你怎么这样呢?”她轻轻抬起手,在黑暗里出声,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失落地对着自己说话。

    “爸,妈,我是不是很不孝。”

    她以为她能忘,她可以用自己的后半生幸福去偿还这种罪责,她让霍彦朗进入慕家,让霍彦朗有借口伤害慕家,在最开始的时候让慕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后来,慕家和霍彦朗交恶,她也一直站在霍彦朗身边,甚至为了不让慕方良伤害霍彦朗,与慕方良发脾气……

    而后来世事弄人,海秀快速道项目出问题,霍彦朗为了自保而导致慕方良自杀,虽然慕方良自杀是咎由自取,是个人选择,可她的爸爸去世了,还与自己的丈夫撇不开关系,她怎么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原谅自己,所以才会知道真相的时候,伤心过度想要离开。后来柳眉也死了……她和霍彦朗一样,都是这段爱情中的受伤者,该怎么疗伤?该怎么重新面对?

    很多过去的伤痕还没有抚平,可她现在已经在霍彦朗的纠缠中渐渐忘却了。她好像开始忘记那些痛苦,有些渐渐喜欢上他了。怎么办?她应该继续放任下去吗?

    “慕安然……”轻念着自己的名字。

    她突然有些想哭,她究竟是慕安然,还是景子衿?自己都有些搞不懂了。

    “安然,你在吗?”

    突然,门外传来佟励的敲门声。

    慕安然慌张地整理自己的心情,然后把房间里的灯打开,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在!佟大哥,你找我吗?”贴在门边,用正常的声音说话。

    门外,佟励站在门前,脸色暗沉,眼中甚至有些担心:“谁在你房间里,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

    “没,没有,佟大哥你听错了。”

    慕安然把门打开,看着佟励:“我刚才……是在听微信语音呢。”

    佟励半信半疑,看着慕安然。

    慕安然这头屋里的灯光有点暗,乍一看倒还挺正常,脸上没有一样,表情也很认真,嘴角甚至带着恬淡的笑容。

    佟励看不出异样,抿紧嘴角,紧绷的弧度才松了一些:“霍彦朗不在?”

    慕安然僵了一下:“佟大哥……”

    佟励语气低沉,意味难明:“不在就好,佟大哥只是担心你。”

    慕安然低下头:“我知道,佟大哥,我和他之间……没什么,我会控制好我自己,他过来只是巧合。”

    “巧合吗?安然,你真的觉得是巧合?”

    佟励突然开口,幽沉的目光直视着慕安然。

    慕安然心尖仿佛抽疼了一下,好像是被长辈指责了一样。这三年,佟励照顾了她很多,慕方良和柳眉去世之后,她已经渐渐把佟励当哥哥了。

    “佟大哥,你是觉得霍彦朗来找我,是为了复合吗?所以你担心我,你不想我和他在一起对不对?”

    佟励:“……”唇线紧抿。

    “安然,我只是不想你再被人伤害。难道以前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在订婚宴上,霍彦朗是怎么样对你的?你因为这个男人受的苦,难道你忘了?因为他爱你,所以之前所有的伤害都可以忽略,可以合法化?”

    “安然,慕家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和霍总脱不开关系。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他,你不会在怀着今颐时跳江,也不会在临盆前患上了忧郁症。这一些都是拜霍彦朗所赐,难道你忘了?”

    慕安然低着头,心里那些怦然心动又被一盆冷水,冷冷地浇灌下来。

    这一刻,慕安然只觉得从头到尾的冰冷彻骨,嘴唇也轻轻发抖。

    “佟大哥,你说的我都知道,我明白你是在关心我,从前的事情我也没有忘,只是……我答应了霍彦朗,要让一切重新开始,尽力忘记以前的事情。”

    佟励打断了她的话:“重新开始?死去的慕总和夫人能活过来?安然,听佟大哥说一句,你未免太天真了。”

    “如果不是霍彦朗,你的人生不会变成这样,不会有家回不了。你忘了,我为什么要改姓换名来墨尔本生活?”

    慕安然轻咬着唇,“佟大哥。”

    当初的那些事情,是因为佟励涉及到杀人了,如果不出国,他会坐一辈子牢。可是他为什么要听慕方良的,做一些没有底线的事情?现在这个样子,不都是应付的代价吗?

    “佟大哥,你这样说,是因为你恨霍彦朗吗?”慕安然低下头,垂下了睫毛。

    很难过:“佟大哥,这是两回事。”

    佟励目光沉霭,除了不悦,还有其它更深沉的东西,像是慌乱、像害怕失去,但除了不悦,其它目光他藏得太深了,导致慕安然这一刻根本无法发现。

    佟励沉声:“安然,佟大哥只是不想看到你重蹈覆辙,再一次受到伤害,不想你再过回从前的日子。”

    “佟大哥只是想告诉你,如果要做什么决定,在下决心之前一定要好好想想,深思熟虑,不要做什么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这句话似意有所指。“你既然答应了霍彦朗要给他一次机会,佟大哥不会拦着你,这几天你要陪着他也行,佟大哥只希望你能再慎重一点,不要再轻易动感情。”

    “毕竟你在这个男人身上受的伤还不够?”

    温和儒雅的沉声仿佛一块大石,压在慕安然心尖上。

    慕安然本就压抑的心情,在这一刻更是沉重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轻松了一些的罪恶感又反复袭来,慕安然目光黯淡,嘴唇也紧抿着,落寞悲哀地站在门边。

    她深呼吸,好久好久才缓过劲来,抬起眸子对上佟励深重的目光。

    “佟大哥……我知道了。”

    “这一次,我不会这么轻易再爱上他了,我知道错了。”

    佟励的目光仿佛一轻,但脸上的表情却见不得有多高兴,“爱情这事情,没有错不错,只有合不合适,佟大哥从来就不觉得你有错。算了,时间也不早了,佟大哥就不打扰你了。”

    佟励简短说完,离开了,剩下慕安然一个人站在原地。

    她一点点沦陷的心又冷了下来。

    隔壁,佟励回去后,对门里传来今颐轻轻喊佟励“爸爸”的声音。

    今颐的声音软软的:“爸爸,你去找然然阿姨了吗?”

    “嗯。”

    今颐的声音很高兴:“爸爸,今颐今晚还能去找然然阿姨睡吗?”

    “今颐,今晚然然阿姨心情不好,你不要去打扰然然阿姨,听话。”

    “哦……”今颐的声调一下子就颓了下来。

    “那好吧。”

    “爸爸,然然阿姨为什么心情不好呀?”

    “然然阿姨想起她的爸爸妈妈了。”

    “哦,好吧……”今颐吸吸鼻子,“爸爸,然然阿姨和我一样吗?今颐昨天也很想妈咪……”

    佟励这头也陷入了沉默中。

    慕安然站在门边,门依旧敞开着没有关上,对门沉默,她这儿也听不到声音了,她失魂落魄地把门关上,然后在门边靠了很久很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