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生死有命,不是能控制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看得人心里一沉,洛谨也不由得问道:“左特助,你说你们霍总和我们子衿姐是不是吵架了?”

    这一次,左振并没有理她。

    “霍总不爱发火。”

    左振走之前孤零零抛出这句话,剩下小谨在原地吐舌头:“我们家子衿姐也不爱发脾气啊!”

    虽然子衿姐有时候工作严格了一点吧,但是待人很好,也很和气啊,虽然总是嚷嚷着要罚她加班,可一旦她工作出问题,会留在公司陪她一起加班的也只有子衿姐。

    “总觉得子衿姐有点可怜……”洛谨摇了摇头,喃喃道。

    所有人都到齐了,励景公司的几个导游们也进入了工作状态,小谨收回了自己脑子里的杂思,去加入团队工作。

    今天的行程比较简单,大家都是出来旅游散散心的嘛,所以在皇家植物园逛逛就好了,导游把大家集合了,讲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让大家自由游玩,一百多人的团队立即分散开来。

    因为行程简单,所以大家走走看看,享受植物园里的清香气息。

    洛谨干完正事以后,躲到一边去了,也不敢去打扰慕安然。

    “走吧。”人群里,霍彦朗淡淡出声。

    他的脸上看不出过多的情绪,虽然看起来嘴角还在轻扯着,扯出几分笑容,可视线却讳莫如深,并不愉悦。

    慕安然抬起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看了一会,她低下头的一瞬间,轻轻地叹了叹气:“唉。”

    “叹什么气?”霍彦朗冰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慕安然又只能抬头望着他,她那么小声,却还是被他听到了。

    “没什么……”

    霍彦朗深深地凝睇了她一眼。

    所谓的好好陪他一天,其实也就只是陪他在花园里逛逛了吧。慕安然有这种觉悟,于是在很短时间内把情绪调整好,轻轻松松地与他一起往前走。

    走着走着,却发现霍彦朗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他低头凝视着她。

    她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耳根也没那么红了,车里被他那些逼问的话弄得氤氲的眼眶早已干涸,就像没发生过那些事一样。

    两个人这么走着,倒还真像是久违的朋友,只是经过失控的几天,彼此悸动的心却被外力打扰,渐渐趋向于一潭死水。

    他太了解她了,所以几乎很轻易便猜到她像只蜗牛一样退缩回去是怎么回事。

    是佟励对她说了什么?

    佟励照顾她三年,就像她的亲人一样,如果佟励不愿意她再回到他身边,会阻拦他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呵。”霍彦朗手随意揣在裤兜里,轻嘲般笑了一声。

    慕安然听到他这一声薄笑,不由得抬头不解地望着他。

    她的心里也有异样的触动。

    霍彦朗惬意从容地往前走,速度并不快,但也不慢,只足够让她恰好跟上。

    慕安然甚至跟得有些吃力了,一路上都在跟着他走,陪着他。

    这个季节,一些时令鲜花开得正好,路过一大片花圃的时候花香扑鼻,让人鼻尖痒痒的,香味也止不住地往鼻子里钻。

    慕安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阿嚏——”

    霍彦朗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她。

    他的视线深幽而泛着沉意,眼里星星点点的目光让人不知所措,像是热火一样,炙热灼人。

    慕安然忍不住低下头,碰了碰自己的鼻子,别开了目光。

    “慕安然。”霍彦朗沉声撩拨她。

    慕安然低着头:“嗯。”

    沉稳霸气的男人却不着急说话,一直沉默。

    慕安然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抬头,不解地望向他。

    “你看到前面的花了吗?”霍彦朗修长的手一抬,突然指着面前一大片花圃。

    慕安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这一刻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她的脸上没有太多细微的表情,一直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一点,也不想让他看穿她心里的难过和窘迫。

    她不想被霍彦朗看出她的不舍,也不想让他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她其实还爱着他啊,只是过去的事情永远放不下,原本已经慢慢走出来了,却又被佟励一番促膝长谈给捉了回去,原本那些抹不掉的罪恶感突然又像一张大网般铺天盖地地盖下来,束缚着她喘不过气来。

    人这一生真的不可以做错事,终有一天自己会被困在自己挖出的孤岛里,永远也无法逃出生天,永远也得不到救赎,只会离自己想要的幸福越来越远。

    “看见了,怎么了。”慕安然语气低软地附和。

    她其实并不想回答的,可是她如果不说话,霍彦朗也就不开口,他的大长腿往这儿一站,强大的气场倾覆而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霍彦朗生气了,她感受得到。

    果然,男人深沉的目光稀稀落落地落到她的身上,薄唇紧抿成一条线,说出一句她意料之外的话。

    “人生就像这花圃里的花一样,虽然有的时候一起开放,但有的花会开得久一点,有的花也会自然凋谢,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像人会死去一样。有些人先走,有些人后走,花朵会自然凋谢,人也有生老病死。人死如灯灭,人的离开有的时候也就像花朵凋谢一样,是自然界再如常不过的事情。”

    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仿佛要将她洞穿一样。

    慕安然觉得自己被看得无所遁形,心里也起了巨大的震撼。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可她并不想逃避,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想过要逃避,所以后来哪怕说穿了,她也没想过要装傻。

    只是,这一刻她这些话,让她心里的委屈和苦楚全部摊明开来。

    霍彦朗盯着她,继续沉声:“有的时候人们很爱一朵花,不希望它过早凋谢,但生死有命,并不是其他人能控制的,那些凋谢也不应该成为我们克制自己的理由。”

    “安然,我用十三年明白了一个道理,与其让过去的痛苦困扰着现在的人生,不如放手,坦然的面对生死,好好珍惜。毕竟人迟早都会死,与其虚度人生,为什么不如好好珍惜?”

    “你能不能看穿这个世上的本质,不要再用这种无形的枷锁牢牢囚禁着自己?你为难自己,已经逝去的人就能够重新活过来?还是这花圃里的花又能重新开放?过去的时间并不会倒流,它只会往前走,无形地让你失去更多东西。”

    宽厚的大手朝她伸出来,沉声入耳:“我们只会变得更痛苦,并不会变得更快乐。”

    慕安然低着头,溺毙在他温柔的话语里。

    霍彦朗成熟稳重,有着令人无法抵挡的魅力,他甚至一直等待、包容着她。

    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开诚布公地谈到慕方良的死,虽然只是借喻,但说得够清楚了。

    慕安然一直低着头,吸着鼻子,“霍彦朗。”

    慕方良和慕家的破产一直是两个人心里头解不开的结,甚至在三年后彼此再次重逢,他已经放下了过去,全心全意等待着她回来,可她还是一直无法放下。

    她并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太压抑了。

    一直到现在,她泪眼氤氲,模模糊糊地看着眼前的花圃。

    周围太安静了,安静得甚至能够听见风吹动花叶的声音,园子里的景观那么安逸,她却必须面对这些年自己最大的困扰。

    慕安然低着头:“其实我知道,你说的我其实一直都知道,我只是放不下……霍彦朗,我以前太不懂事,所以做了太多错事,现在才会那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多陪陪他,后悔没有在最后见到我妈的时候说一句我爱你,说一句对不起,这种感觉你明白么?”

    她吸了吸鼻子,“但你说的也对,人生就像一片花田,那么多花总会有先后凋谢时候,如果我们一直不肯放手,那么活着的人也没办法好好生活。这个道理我一直都明白,只是过去太痛苦了啊,慕家原来是那么好好的……都是我,你明白么?”

    “我的家没有了,我回不去了,所以我没办法原谅我自己!”

    “安然。”霍彦朗哽着沉声。

    她低低哭泣的声音,就像一根针一样扎进他的心里,并不见伤口,只是泛着钝疼。

    强势的怀抱,带着无以伦比的温柔。

    没有昨天荷尔蒙作祟的冲动,只有发自内心地疼惜她。

    “你要明白,走到这一步谁都不愿意,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搞垮慕家,那些都是曾经的事情。现在为了我们彼此,哪怕不是为了今颐,难道就不能够好好在一起?”

    霍彦朗敛着黑眸,“告诉我,你还爱着我,我们在一起。”

    “霍彦朗!”

    “安然,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嗯?”

    “哪怕是惩罚我,这么久也该足够了。”霍彦朗声音低沉,“我已经追到了墨尔本,你什么时候才愿意敞开心扉,重新接受我?”

    慕安然身体紧绷着,最后一刻,整个人终于软了下来,冲进了他的怀抱中。

    “霍彦朗,对不起。”她一直压低了声音,重复说着这句话。

    慕安然喃喃的话语带着哭音,霍彦朗将她拥得更紧,喜悦覆上心头,可感受到她柔软的怀抱,哭得发颤,明明难过还压抑着情绪,他疼惜她心都碎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