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躲?我为什么要躲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睁开眼,看着她已经因为紧张而紧闭的眼睛,瞳色也变得深邃。

    喉结上下滚动,放在她大腿间的手轻轻往下一滑,探入禁区。

    慕安然急忙地把他的手夹起来,阻止他深入进去,突然蓦地受惊一样推开他,然后睁着雾气朦胧的双眼望着他,被吻得有些发肿的唇也轻轻抿着,水灵灵的样子惹人怜爱,无助的目光简直像是无声的召唤,让他想要狠狠蹂躏着她。

    霍彦朗的身体不由得绷得更紧了。

    “三年了。”他突然沉声说。

    慕安然怔呆无措又紧张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回怎么好。

    “很想。”他又说了这么一句话。

    慕安然的脸蹭地彻底红起来,她又不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能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霍彦朗。”她的声音酥酥麻麻,软成一滩水似的,让任何男人听着都心头一酥。

    霍彦朗停在她腿间的手猛地用力,霸道地闯了进去。

    慕安然咬紧唇畔,紧张地喊了一声!

    霍彦朗勾出迷人的笑,唇间邪恶又温柔,简直让人欲罢不能,好想打他,却又别无他法!

    “你快出去!”

    他的手隔着她的裤子,轻轻地碰了一下。

    慕安然整个人瞬间瘫软,温温的水渍像是被开了闸一样,倾泻而出。

    她咬着唇,尴尬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完全不知所措。

    正常的反应,她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啊!只能尴尬地把目光移开,轻轻咬着唇,用力地把腿夹紧。

    霍彦朗喉结又动了一下,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唇角稍微上扬,邪气得很。

    他是故意的,趁她稍微放松,又用手指轻轻一撞,慕安然溢出一声轻音:“啊!”瞬间死死咬着唇,脸色也发白。

    霍彦朗弄她之后,看着她娇羞的反应,他的脸色渐沉,自己更不好受。漆黑的眼底,更是黑的不像话,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

    慕安然眼里惧意翻滚,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祈求着他,声音也颤抖,带了些怒意:“你快出去啊,霍彦朗你流氓,不要这样。”

    霍彦朗抿着唇,声音也哑了,“安然,我是男人,这种时候有些要求做不到。”

    说完,他促狭的长眸微微一眯,手指轻轻动了起来,慕安然脑子里白光一片,彻底败下阵了,一片低啜声不绝于耳,“你快住手,不要用手……!!”挣扎间,抬起身子往后蹭,终于逃离了霍彦朗的魔指,可是底下轻轻颤抖着,根本抑制不住那种从身体内部传遍全身的酥麻感觉。

    慕安然红着脸轻咬着唇,挣扎地夹紧了腿害怕地从流理台滚了下来。

    腿间还湿湿的。

    “安然。”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想到刚才的感觉,此刻害怕地往后躲,背部都触碰到厨房的墙面了,瞬间也撞上了霍彦朗染了**的瞳眼。

    “你别这样看着我……”慕安然说,“霍彦朗,你进洗手间去吧。”她深呼吸,僵着身体说。

    她的视线往下,看到他顶起的小帐篷。

    霍彦朗也不尴尬,气势矜贵而从容,自己也低下头看了一眼,微不可闻的叹息声。

    慕安然听着既紧张,又觉得心虚和心疼:“我……我可以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安然,你知道这三年我怎么过来的吗?”

    “你怎么,过来的?”

    “用手。”

    慕安然:“……”

    这么私密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她!

    如神祗一样的霍彦朗,竟然和她谈论这些夫妻间的秘事,慕安然红着脸,轻轻抿唇。

    “安然。”霍彦朗沉声,“我知道你不想做,我不会强求你,不过。”

    “嗯?”不过什么?她慌乱极了。

    慕安然水灵灵的眼睛抬起,凝望着他,认真地听着他说话。

    霍彦朗轻轻一笑:“你不想做,但可以帮我解决吗?”

    慕安然脑袋蹭地一下炸开:“霍彦朗!”

    霍彦朗抿着唇线,一本正经,好像这件事情一点也不低俗,正常得如同他每天都签署的文件,庄重如他在做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决定都影响着无数的人。

    慕安然看着他滚烫而深沉的目光,她嘴里盘旋的拒绝竟然怎样都说不出口,只能涨红了整张脸,无奈无助又无辜地望着他。

    霍彦朗拿起她的手,慕安然敏感地下意识往回缩!

    霍彦朗眯着眼睛抓住,直到差点摁着她的手放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才突然松开了手,慕安然的小手也像是弹簧反应一样,猛地缩了回去,紧接着是他清沉的笑声。

    这笑声宛如钟磬声传开,慕安然心砰砰跳。

    然后她还没回过神,霍彦朗已经转身走了出去,高大的背影显得如山般令人敬畏和信服,慕安然心底油然而生出一种心动不已的感觉。他尊重她的选择,也不打算在这件事情上用男人的手段逼她或诱拐她。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离开,走出客厅站在阳台上冷静的身影,她咬了咬唇,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裙,把移位的裙子整理好,拉下来堪堪盖住自己纤细白皙的腿。

    与此同时,只觉得底下也湿湿的,好像食髓知味一样,渴望着他的进一步动作。

    不仅是他难受,原来她也被打乱了心情,此刻脑子一片空白,理智被欲念支配,腿间轻颤着想要被庞然巨物填满,唔,真的有些难受。

    慕安然向来内敛,发现了自己的想法后羞得不行,仓促呼吸,急忙转身逃进洗手间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整张发红的脸。

    她轻轻磨着自己的腿,觉得霍彦朗的手轻碰那里的感觉还在,怎么也挥之不去。

    过了很久,她才平复好心情,走出来继续做饭。

    霍彦朗也在阳台上吹着凉风,额前发丝飞扬,深邃的黑眼镌着沉静,也恢复如常。

    两人目光对上的一刻,慕安然匆匆移开,霍彦朗扯着薄唇,唇线抿成一条直线,彼此默契的不再提刚才那件事情。

    一顿饭,吃得心思各异,慕安然又慌又乱,心事重重。

    吃完饭,霍彦朗还没来得及走,幼儿园放学的今颐就回来了,门外传来今颐和佟励的说话声。

    今颐朝佟励喊:“爸爸。”

    “嗯?”佟励沉声。

    “我想去找然然阿姨玩。”

    佟励并没有及时回答,但是外头却传来了脚步声,佟励似乎抱着今颐往这儿走,快要走到门口时才回应了一声:“可以。”

    “但是你要看看然然阿姨在不在忙。”

    “耶,爸爸,你真好!”

    慕安然听着门外的声音,突然对上霍彦朗的黑瞳。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看,眼中暗沉一片,心思不知道停留在那里,眉宇微微皱着,比刚才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吃饭时还要沉重。

    尤其是外面的今颐每喊佟励一声爸爸的时候,他的眉头就不动声色地深了几分。

    慕安然突然有点不好受,面对他的反应,心虚了一些。

    但同时,手也突然按上了霍彦朗。

    霍彦朗低头看她,幽深的眼里染了一点暗光:“要做什么?”

    刚才好不容易压下的火,又有复而点燃的趋势,她这是在找事情?

    只见外头的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慕安然脸上的表情有微微急迫,把他往房间里推,霍彦朗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慕安然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她只是下意识地想让霍彦朗躲一躲。

    把霍彦朗推进她自己的房间时,慕安然说道:“佟大哥和今颐来了,你先在这里面躲一会。”

    霍彦朗沉沉出声:“躲?我为什么要躲。”

    慕安然忽然震住,呆呆地抬头望着他。

    是啊,躲,他为什么要躲?可是她在听到佟励的声音的一瞬间,下意识地不想让他们见面,“我不想让事情变得更麻烦。”慕安然低下头。

    霍彦朗和她着急的目光对视,慕安然眼神出人意料的坚定。

    她的性子说软也软,说不软那也一点儿也不软,至少极大多数时候她清晰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她脾气倔起来比什么都倔,做了决定之后比他还难以更改。

    现在两个人好不容易刚缓和一些,她实在不想让佟大哥看见,生出更多的麻烦!

    “安然。”

    慕安然准备转身出去之前,霍彦朗忽然拉住慕安然的手。

    慕安然低头看看两个人交缠的手,一丝电流蹿上心尖。

    她抿了抿唇,与此同时,霍彦朗低沉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往她脑里钻。

    “今颐,我也不能见?”

    霍彦朗深沉的目光里有着清晰的受伤,向来只有女人被金屋藏娇,他现在来她家里吃一顿饭,都要偷偷摸摸的了?她是独立的,凭什么要受佟励影响?

    当然,他此刻不会将不悦表现出来,只是用深沉的目光凝视着慕安然,眼底有期盼和受伤。

    今颐是他的女儿,是他和她爱情的结晶,今颐小小软绵绵的身体里流着他们两人的血液,此时却叫另一个男人爸爸,而他甚至不能当面见到她,还要把自己藏起来。

    慕安然咬了咬唇:“霍彦朗。”

    霍彦朗一动不动,而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慕安然千钧一发时踮起脚尖,突然红着脸往他的唇间亲了一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