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很多事情想必董总很清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的心突然就咯噔了一下,心里一松,所有的压力和紧张都消失,闷沉的心情也变得豁然了些。

    慕安然深呼吸:“佟大哥,我不小了,我确定。”

    佟励的目光在这一刻黑得越发深沉。

    佟励突然站起来,一言不发地背对着慕安然和霍彦朗,看向窗外,像是在平复心情,才能让自己面对这件事情。

    佟励深呼吸后转过身来,不再盯着慕安然,问她是不是确定,而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霍彦朗:“这是霍总的想法?还是安然的想法。”

    霍彦朗似笑非笑:“董总的意思是,我在逼迫安然,所以安然才会对你说这样的话?”

    慕安然轻轻握紧了手,突然又变得有些紧张。

    “佟大哥,你别不开心。”

    佟励看着慕安然:“佟大哥没有不开心,我只是在问霍总一些问题。”

    佟励冷笑,他不开心?他如果真的不开心,又有什么资格不开心?他并不是慕安然真正意义上的亲人,他也没有这个资格。

    霍彦朗对上佟励的视线,悠闲地抻了一下腿:“很多事情想必董总很清楚,安然之前和我是什么关系,而今颐又是谁的孩子,我和安然在一起似乎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佟励的手紧紧握起!

    霍彦朗看似轻松,但嘴角的沉意也格外明显,“不知道董总在这件事上是什么态度,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询问我?”

    “霍彦朗!”佟励拧着眉。

    两个男人此刻坐在这并不算大的客厅中相互对峙,表面风平浪静,内里波涛暗涌,慕安然则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轻轻伸出手拉了拉霍彦朗的大手,霍彦朗只是给了她一个眼神,嘴角紧抿着,又扯出一个轻笑,气定神闲地看着佟励。

    英气的眉头深深拧起,吐出一个沉声,算作回应:“嗯?”

    霍彦朗这个样子,让佟励的身体绷得更紧,连发火的资格也没有。

    佟励不由得调节自己的情绪,他确实是有些逾越了,说得不好听,当年的他也不过是慕方良身边一个助理而已,可霍彦朗却是让慕方良不得不卑躬屈膝的人,慕方良见了霍彦朗都得留三分颜面,更别说是他了。纵然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但霍彦朗也决不是他能轻视的人。

    佟励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他淡淡轻嘲了一声:“是我管得宽了。”

    “佟大哥……”

    佟励打断了慕安然的话,继续看向霍彦朗:“虽然我没有身份和立场来过问这件事,但是霍总应该明白,这几年安然和我在墨尔本生活,互相照顾彼此,感情早就和亲人一样,更别说今颐还喊我一声爸爸。”

    霍彦朗的眉头蹙了一下。

    佟励继续说道:“就凭这两件事,我就有过问的立场!倒是该换我问霍总一声,不知道今天霍总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

    “是以合作方的身份,还是以安然追求者的身份?安然性格善良,所以容易心软,一时忍不住诱惑才会同意和你在一起,可霍总你应该明白,早在当年你把慕家害得家破人亡之后,你和安然就回不去了。”

    “霍总如果真的为安然和今颐好,就不应该再追到墨尔本来,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恕我得罪一句,霍总做事的底线似乎有些异于常人?”

    霍彦朗敛着深邃的目光,脸上的表情没有多余的变化,唇线紧抿,倒是淡淡笑了出来:“如果我没理解错,董总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我不要脸?”

    “霍彦朗!”慕安然突然喊出声,又忍不住朝着佟励道:“佟大哥,你也不要再为难他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

    “安然!”佟励沉声。

    慕安然深呼吸,她已经猜到霍彦朗为什么要从房间里出来了,他的目的就是为了逼她将一切摊开来,和佟励说清楚么?

    慕安然的眼底也有些许失望,她只是在意佟励的感受而已,她没有是非不分。可是现在当着佟励的面伤害佟励,她并不想这样。

    “这件事都是我自己的决定,你们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慕安然难受地看着佟励,又看着霍彦朗。

    佟大哥为了她好,她知道。可这些话里,到底藏没藏私心,也只有佟励自己才知道。

    而霍彦朗目的明确,他要她,也要今颐。

    如果让她选择,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你们对于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慕安然看向佟励:“佟大哥,正因为我把你当亲人,所以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你听。我已经痛苦了三年,失去了三年,我现在只想要好好珍惜,重新好好生活。”难受地垂下眉头,“我想要试一试,不想将来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已经错了一次,还要错第二次……”

    “佟大哥,他是今颐的亲生爸爸,我……我似乎做错了,我不能剥夺今颐的人生权利,这样对今颐不公平。我已经让她失去了妈妈,我也很难受,很愧疚。我很感谢你给予今颐一切,你永远是今颐的爸爸,但霍彦朗也是……如果一切继续下去,那样对他也不公平,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那对我呢?对我公平吗?安然,这三年来我将今颐视如己出,你把今颐带走了,让我怎么办?”一直很坚毅的佟励突然放沉了声音,在慕安然心上剜了一刀。

    “你应该明白,今颐对于我来说并不是负担。你想让一切回到正轨,可我怎么办?”

    “佟大哥,你并不会失去今颐!”

    慕安然想得很清楚,佟励依然是今颐的干爸爸,这是谁也不能改变的。可霍彦朗确实是今颐的父亲,血缘关系更是不容改变。而她,她才二十七岁,还有漫长的人生……霍彦朗说得对,她要逃避到什么时候?过去的事情终究是过去了,人总要往未来看啊。

    佟励紧绷着下颚,冷着一张脸看着慕安然,仿佛要把她的心盯出一个洞来。许久,看到慕安然难受的表情,佟励才收回了冰冷的目光,身上的怒意与悲愤收了回来,取而代之是深深的无奈和无措。

    “安然。”佟励失望地叹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