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这是在关心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回了酒店,第二天慕安然如期赶到第一个行程点的时候,发现观景台的游客,却没有看到霍彦朗的身影,只有左振一个人撑着手,靠在栏杆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洛谨聊天。

    左振看到慕安然朝他走过来,他站直了身体,“景副总?”

    慕安然左看右看,迟疑问道:“霍彦朗呢?”

    昨天她太累了,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起床时,天已经亮了,而霍彦朗也早已经离开。

    按照前两天的情况,霍彦朗应该是笑嘻嘻在景区等着她的。

    左振看着慕安然,突然有些左右为难:“景副总,这……我们霍总。”

    “嗯?”

    洛谨也有些不耐烦,找到机会就刺激左振:“什么这啊那啊的,左特助你不会说人话?支支吾吾做什么?”

    “我也很好奇霍总去哪了,难道是工作太多,所以留在酒店了?”

    “对!”左振接过洛谨的话头,突然说了一声。

    慕安然皱起了眉头,一定是出什么事了,要不然就左振这样的助理,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竟然没来由地应了洛谨一句。

    洛谨顿时懵了,看着左振:“欸,左特助?我说中了?”

    慕安然没说话,直接捏紧了车钥匙,掉头就走。

    左振眉心紧蹙,郁闷地看着慕安然离去的背影,转头看着洛谨:“就你多话。”

    洛谨也郁闷:“关我什么事?不过你干嘛支支吾吾的?霍总为什么没来,真出什么事了?”

    左振看着慕安然走上了车,他心乱如麻,直接绕了个弯儿去打电话了。

    “霍总,景副总来行程点找你了。嗯……没错,我没说啊,但是景副总自己去找您了,需要我拦下来吗?不,我发誓,我真的什么也没说。”

    左振想着霍彦朗出门前的交代,对着电话里霍彦朗的沉声,着急地说了一堆。

    许久,才传来霍彦朗淡淡带着咳嗽的声音:“嗯,知道了。”

    ……

    车子旁,慕安然深呼吸,想着是哪里不对。

    她昨天和霍彦朗好好的,如果他有什么事儿,应该会给她打电话才对。可是霍彦朗没给她打电话,昨天离开时也一切如常……但现在就是不出现在这儿。如果左振的表现正常一些,她还不至于这么担忧,偏偏左振支支吾吾,就好像有什么事儿要瞒着她似的。

    慕安然直接坐上了车子,把车子开向酒店,扬长而去。

    酒店里,霍彦朗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拿着一只温度计。

    温度计是刚才客服人员给他送上来的,刚刚量了一下,温度刻标停留在39度的位置。霍彦朗眉心紧锁,晃了晃温度计,将温度的刻度甩掉,然后放回了盒子里。

    霍彦朗看着窗外的风景,眉心朝中间蹙起,变成英气的川形。昨天他穿的衣服有些少,墨尔本一到晚上风有些凉,于是在晚上回酒店的路上,他开着车窗清醒清醒,结果却着了凉,突然发冷,到了夜里却烧了起来。

    早上左振过来找他,最后他却决定取消所有行程,但是出了这样的状况又不想让慕安然知道,于是让左振随同导游走,如果看见慕安然,再告诉她他在加班就可以了。结果,这还没瞒多久,左振就露馅了。

    霍彦朗放下温度计后拿起了电话,凉薄的唇角微扯,扯出一记莫名其妙的笑容。

    正笑着,门口的门铃便响了。

    霍彦朗将温度计收起,加穿了一条外套才走到门口边,还没来得及打开房门,外头的人就急切又暴躁地多按了两声。霍彦朗唇角边笑意渐浓,手摁在门把手上,稍停了两秒才将门打开,门一打开,慕安然略染了急意的脸一抬,对上了他的目光。

    “霍彦朗……”慕安然轻轻喊着,心里怦然一动。

    门打开的一瞬间,霍彦朗的脸上一直带着笑,笑容欠揍又温暖,好像一轮刚升起的暖阳,带着晨起旭日的暖意,张扬而不刺眼,看起来正常得很。

    慕安然的话一下子又被堵在了嘴边:“我听说……听左振说你很忙。”

    “嗯?”霍彦朗轻轻皱起了眉头。

    慕安然看他皱起的眉头,越加觉得尴尬。

    唔,她刚刚都做了什么呀,没问清楚情况就朝霍彦朗这儿冲过来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觉得霍彦朗有什么事情正让左振瞒着她的感觉呢?

    慕安然也轻轻皱起了眉头,水亮灵动的眼睛沾染着一丝尴尬和无言,顿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就这么站在门口。

    霍彦朗动了动身子,给她挪了位,敞开了大片门口。

    慕安然看着大片屋内的景色,布置简约的总统套房,还有霍彦朗脸带笑意的样子,她忍不住想拍死自己。

    “进来吧,站在外面做什么?”霍彦朗淡淡挑了挑眉。

    低沉而裹着笑意的声音,仿佛一块大石头,砰地砸在了慕安然的心上。

    慕安然只好深呼吸,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霍彦朗的大手就握住了她的胳膊,将她轻轻一带。

    慕安然顿时撞进了霍彦朗的深眸中:“怎么了?想我了?”

    “霍彦朗,你!”慕安然害羞。

    温婉精致的脸上,多出了一抹过于明显的红晕。

    霍彦朗看着她这个样子,突然笑得更深了,“嗯?安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是吗?”

    慕安然被他调戏得急了,轻轻甩开了他的手:“霍彦朗,你别贫了,我只是……昨天。”所有的话语在意外碰到他手时戛然而止。

    慕安然秀眉紧蹙:“霍彦朗,你发烧了?”

    霍彦朗脸上的笑容未变,唇角扯开得越加深邃,“嗯?”淡淡低沉的一声,裹着平常没有的沉哑嗓音,令人莫名地觉得磁性诱人。

    虽然已经刻意掩藏了,可到底还是藏不住浓浓的鼻音,慕安然顿时急了起来,踮起了脚尖去探霍彦朗额头的温度。霍彦朗笑着拉开了她的手,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于她的动作,虽然是个病人,但却精力旺盛得很,揽着她的腰便用力一收。

    慕安然被迫转了一个身,呼吸急促,再定神时整个人已经倒在沙发上了,被霍彦朗牢牢按在身下,他眸色深浓缀着微不可见的笑意,还有几分感动:“着急了么?你这是在关心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