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除了霍彦朗,还有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郑总顿时被这一个动作敲得脸色都白了:“这件事情,有人从中作梗,据我们派去调查的人说,孙耀生孙总的公司副总,特意去德国和德森公司的高层见了面,愣是把我们擎恒的这一笔巨额订单抢过去了。”

    霍彦朗听完,盛气凌人的眉头一皱,“京耀地产?”

    “是,是……”郑总语气都跟着哆嗦,“不知道他们许诺了什么,明知道德森公司和我们擎恒公司素来是合作伙伴,霍总,您也知道德国人做生意的性子,只要是利润点低一些,他们就会考虑选择更合适的商业伙伴。”

    霍彦朗嘴角一扯:“我记得,擎恒的方案一向来都是性价比最高的方案,再压低利润点,我想知道京耀地产拿什么压低?做赔本生意?呵。”

    这个郑总不知道是不会讲话还是怎么的,竟然惹得霍彦朗用这种语气说话。在场的人都是元老级人物了,跟着霍彦朗一起打拼过来的,谁都知道霍彦朗表面上看着脾气大又不近人情,可实际上并不容易发怒,甚至更多时候就只是一直沉睡的豹子,能让霍彦朗睁眼像个野兽一样,那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此刻,霍彦朗的声音很低沉,却丝丝扣入人心:“维系不住客户,没有危机意识,丢失海外投资的订单,这件事情归于对方压低利润,而已竞争订单?这种理由拿出来敷衍我,是把我霍彦朗当傻子?我只想知道,这个订单没了,擎恒集团本年度营业额下降3%,谁来负责?”

    会议室里的气氛骤然降到了冰点。

    擎恒集团是国内巨首,业务量和营业额都是国内第一流的,别光看营业额3%非常小,可对于擎恒集团这种一笔生意就以亿作为计算单位的大企业,3%不容小觑,可能就是原来慕氏集团一年的总销售额而已!这是一笔非常大的数目,谁都承担不起。

    郑总腿一软,他原本还抱着侥幸的心理,毕竟最近几年霍彦朗很多时间都放在私事上,一直想着那个一尸两命的慕二小姐,出现在公司的时间也不多。而柳珩去了安朗科技当董事长,现在擎恒集团的事情一直都是薛北谦薛副总帮着处理。

    薛副总现在再能干,那在他们眼中也只是霍总的一个助理,积威肯定不如霍彦朗深,人都是有惰性的,久而久之他们也就懒散了一些,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已经比很多公司强了,但就他们现在的工作能力,实在担不起擎恒集团现在如日中天的发展速度。

    说白了,这次德森公司的订单不是意外而是必然,就算这次京耀地产不挖墙角,下一次也总会弄丢订单。一直这么懈怠下去,迟早要捅娄子!

    这次,就是不小心把天给捅破了!

    不仅是郑总,刚才想站出来解释的那个销售部的副总也面色发白。这个事情是由他们销售部跟进的,擎恒集团提供产品,德森公司购入产品,现在德森公司不和擎恒集团合作,转而和京耀地产合作,这就是他们销售部的责任。如霍彦朗所说,这么大一笔订单,谁来承担?他们谁都承担不起。

    郑总现在总算回过神来了:“霍总,我这就去解决这件事情,我亲自飞德森公司和对方谈。”

    霍彦朗勾勾嘴角,“谈?怎么谈?”

    薛北谦看了霍彦朗一眼:“霍总。”

    “怎么?”

    “要不然我去试试?”

    这件事情确实很严重,要不然霍彦朗也不会特意从墨尔本赶回来,原来不出这件事情,他还能在那边留两天。

    薛北谦对着郑总道:“你们现在过去,对方公司也不一定愿意见你。他们既然决定取消和我们这边合作,转而与京耀地产达成了合作意向,就暂时不会去面对你。对方公司之所以不考虑合作了五年的公司,那么一定是你们在一些细节上出现了疏忽,让对方觉得不稳定了。郑总,不知道我这么解释你们明不明白?”

    “是,是,薛副总,你说的对,是我错了。”被一个小毛头教训,这感觉真不好受,但他又不得不认怂。

    这个郑总又小心翼翼地看了霍彦朗一眼,看霍彦朗的嘴角一直紧绷着,没有放松的迹象,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那怎么办……”

    薛北谦再次看向霍彦朗,想要分担一点压力:“我去解决?”

    “不用了。”霍彦朗淡淡道。

    “我一会会亲自致电给德森的董事长riley。”霍彦朗板着脸站起身,“散会!”

    莫名,整个会议室的气氛终于松缓下来,大家松了一口气。

    霍彦朗出面处理这件事情,肯定还有一线生机。

    ……

    京耀地产,庆功晚宴。

    富丽堂皇的晚宴大厅,酒店的正一层都被孙耀生出手阔绰地包下来了,宴请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美其名曰一起见见面,喝喝酒,聊聊天,其实就是在庆功,炫耀自己拿下了这么大的订单,尤其是这笔订单是从擎恒集团手里抢过来的,简直想想就能让人得意忘形。

    “今晚大家都别客气,我孙某人做东。”

    “恭喜啊,孙总。”隋增益大摇大摆走过来,和孙耀生碰杯。

    这几年,他们两个人都发福不少,心宽体胖。尤其是今晚,孙耀生喜不自胜,满面春风。

    隋增益说:“原来a市这块蛋糕由四家最大的公司一起瓜分,擎恒进来后一家独大,慕氏慕方良那家伙又手段毒辣,我和你根本抢不过他,后来慕氏倒闭之后,我们两家才有发展空间,其中又是孙总你发展最好,经营有道,生意蒸蒸日上,我们隋家都比不过你。”

    奉承话谁都爱听,孙耀生客气道:“隋总说笑,哪里哪里?”

    “这怎么是说笑?孙总,我这可是说实话,咱们虽然是竞争对手,但也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这次你可是扬眉吐气了啊,在a市,自从擎恒起来了以后,谁能从擎恒手里抢过生意?你可是头一回,而且还是这么大的单子。”

    “我呢,只想着什么时候京耀地产盖过擎恒集团的风头,你吃肉,让我也跟着喝喝汤就行了。”

    如果说孙耀生刚才只是敷衍得意的笑,现在可就是真的笑了:“还是隋总会说话。”

    两个人还想聊点别的什么,但孙耀生这会儿话音刚落,立刻又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整个会场衣光鬓影,气氛火热的不得了。看到孙耀生接起电话,隋增益一改刚才的奉承嘴脸笑了笑,端起了一杯酒来喝。

    “呵,合同都没签就这么迫不及待了。”隋增益看了一眼整个会场的布置,没有几百万下不来。

    这会儿,会场里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声,原来是孙芸芸打扮得光鲜亮丽过来了。

    孙家这次做了那么大的生意,在a市的地位又上一层楼,大家自然要巴结孙芸芸,众人顿时对着孙芸芸一阵夸奖,孙芸芸也少不了寒暄一番。

    孙芸芸一眼就看到了和隋增益站在一起的孙耀生,顿时朝自己的父亲走了过来。

    孙耀生不知道接了一通什么样的电话,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黑,最后甚至一言不发,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冷了下来,冰寒三尺。

    “爸,怎么了?”孙芸芸忍不住走过去问。

    孙芸芸光彩照人,穿着香槟色小礼服,明艳动人,衬托得孙耀生此刻表情凶狠,有些狰狞。

    “霍彦朗,欺人太甚!”孙耀生也不顾在场众人,直接把手里的手机狠狠砸下。

    “啪!”一声,手机四分五裂,屏幕碎成了几块。

    孙芸芸完全被这场面吓到了,会场的音乐声也盖不住这里的动静,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孙芸芸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爸,你别生气,到底是怎么了?霍彦朗?霍彦朗来的电话吗?”

    孙芸芸眼神一亮,这一点没逃过孙耀生的眼睛。

    孙耀生觉得今晚就是个笑话:“擎恒集团又把订单抢回去了,霍彦朗亲自给德森公司的riley打了电话,这个riley是德森公司的最高管理人,平常人根本见不到,一直以来德森公司的订单都是由德森的副总负责,riley根本不出面,现在霍彦朗竟然能联系到他。”

    孙芸芸一怔:“爸,你的意思是我们公司的订单没了?”

    离孙耀生最近的隋增益显然也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他先是以愣,然后心里竟然有一种看戏的快感,语气怪里怪气的说道:“怎么可能?孙总是不是弄错了,这么大笔的跨国订单,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孙耀生狠狠地剜了隋增益一眼,压下脾气。

    这事情太丢人了,不能让别人知道,今晚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根本没办法下台。

    孙耀生沉了声:“芸芸,你跟我来。”直接甩了全场人,带着孙芸芸走出去。

    孙芸芸心情复杂,“爸,是不是弄错了呢?怎么可能是霍彦朗。”

    孙耀生在黑暗中反驳:“在a市,有这个能耐的除了霍彦朗,还有谁?”

    孙芸芸被孙耀生这句话堵了回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