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当着薛北谦的面问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孙芸芸一出擎恒集团大楼,钱千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样了,芸芸?成功了吗?”

    孙芸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一肚子火,对着钱千洛破口大骂:“钱千洛,你真的很烦。”

    电话那头明显没想到会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

    通话中,只剩下呼吸声。

    孙芸芸也觉得做得过了:“不好意思,千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一时心急,受了委屈……心情不太好。”

    电话那头,钱千洛的手紧紧抓在裙子上,显然在努力平复。

    “没事。”钱千洛深呼吸。

    孙芸芸将声音放软:“千洛,你真的别和我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只是你这种时候给我打电话,我……”没将话说完。

    “没事没事,是我不好,也没有考虑到这个时间合不合适,我光担心你了。”

    “嗯嗯,谢谢。”孙芸芸说道。

    说完,钱千洛也不想多问,“那你先忙,如果有需要再和我说,我再让我哥帮你。”

    孙芸芸这才想起来,自己借着钱南城的名义过来的。

    想到霍彦朗在办公室里对她的态度,孙芸芸说道:“不用了,谢谢千洛,我先挂了。”

    说完,不等钱千洛再说什么,她果决将电话挂掉。

    孙芸芸把电话挂掉之后,钱千洛张了张嘴,没说完的话卡在嘴里,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盲音之时,钱千洛生气地把手机往床上一摔,狠狠地骂了一句粗话!

    “自以为是,牛什么呀!受了委屈,就来找我发脾气?我惹她了?!”

    钱夫人恰好走过外面,听到房间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发脾气声,不由得担心地走过去看:“千洛,怎么了,谁惹你了?”

    “谁惹我了?还不是孙大小姐,爸让我和孙芸芸搞好关系,可你们也不看孙芸芸是什么人,就她那个脾气,外表柔弱心狠手辣,比当年的慕岚更趾高气扬,难怪最后慕岚都跌在她手上!”

    “好了,这些话心里知道就行,说出来干什么?”

    “妈,我就是委屈,凭什么呀?她求着哥哥替她办事,自己没本事,办不成,又来找我麻烦,我就是打个电话问问她,我怎么惹她了?从来家里人都是捧着我,谁骂过我呀?”

    “好了,你忍一忍!”钱夫人冷下了脸,“怪就怪你爸,做生意比不过她家,咱家可还有几个订单在她家手上,你吃的穿的,可也有从她孙家挣来的钱。不就是忍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看当年慕家不也这么没了吗?谁知道她孙家能得意多久?”

    钱千洛听罢,吞了这口气:“算了,就当我运气不好,撞枪口上了!”

    这边,孙芸芸将特意扎起的小马尾松了下来,一头大波浪卷发松散下来,顿时平添了几分女人的妩媚。

    她在路边站了一会,然后打了电话,叫了自己的司机过来,至于放在霍彦朗办公室的那份钱氏的合同她也不管了,她现在心情要多糟有多糟,哪有心情管这些?

    不过是一个来这里的借口而已,别人家公司的事,关她屁事?

    孙芸芸站了一会,司机到了,她抚了抚头发,直接坐进了车里去。

    到了家,孙芸芸的妹妹孙甜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一看到她就高兴地喊了起来:“姐,你去哪了,穿成这样?”

    孙芸芸看到孙甜阳光无忧无虑的笑脸,顿时心一塞:“你不顾着学习,管这么多做什么?”

    “姐,你脾气怎么这么差啊。”

    “你爸呢?”孙芸芸直接转了话题。

    “爸好像心情也不怎么好,去公司了吧。不过话说,姐,你去哪了?”

    “去擎恒集团了,爸最近和这个公司有过节,我去解决一些事情。”

    “那你是没成功吗?”孙甜问。

    孙芸芸顿时给孙甜甩了一个白眼,叮嘱道:“记得,一会爸要是回来,什么都不许说!”

    说完,孙芸芸上楼,走进自己房间让佣人送了一份水果过去,然后把门关上了。

    擎恒集团里。

    霍彦朗一直处理其它文件,孙芸芸已经离开很久,等到霍彦朗把文件处理完抬眼一看,才发现孙芸芸放在办公室里的东西。

    霍彦朗直接拨了内线给薛北谦:“过来一下。”

    薛北谦过来以后,视线直接落到那份带着钱氏logo的合同,皱了皱眉头:“学长?”

    “这份合同我等了一上午,怎么会在你这里。”

    “孙芸芸帮钱南城把东西送过来。”

    “孙芸芸?”

    “京耀地产。”

    薛北谦眉宇紧蹙,勾勒出几分男人的气场,严肃:“京耀地产的人过来干什么?孙芸芸是孙家的小姐?”他隐隐约约记得当初霍老爷子生日宴上的那出戏。

    那一晚,最后是他把慕安然送回家的。

    虽然现在慕安然生死不明……

    薛北谦转身就走:“看来擎恒集团不仅内部出了问题,门卫也出了问题,我去处理一下。”

    “不用。”霍彦朗喊停,淡淡道:“这只是第一次,以后还会有。德森公司的订单,看紧一点。”

    薛北谦目光浓稠,“我知道了。”

    薛北谦径自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文件,“我去给钱氏的负责人打电话,这种事情不会再出现了。”

    说完,薛北谦准备出门,就在这时,霍彦朗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霍彦朗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几乎下一秒立即接起。

    “喂。”淡淡的,低沉而迷人的声音。

    就一个字,薛北谦都听出了不同,现在的男人和刚才与他谈正事的男人,判若两人。

    薛北谦条件反射地停下了脚步,意外地看着自家学长。

    电话那头慕安然忐忑地拿着手机,一旁今颐则干巴巴地睁着大眼睛,期盼地望着她。

    今颐比了个嘴型:“然然阿姨,霍叔叔接了吗?”

    慕安然拿着电话,在听见霍彦朗这声低沉的“喂”的时候,心砰砰跳,舔了舔唇:“是我。”

    霍彦朗突然扯开唇畔:“我知道。”

    低沉的声音似有若无地席卷着迷人的魅惑,仿佛诱人的香味止不住地往人鼻孔里钻,好听得令人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让人舒服得不像话,这种吸引力,哪怕对方隔着千万里、半个大洋也不抵挡不住。

    慕安然耳畔微红:“不是我要给你打电话的,是今颐要给你打电话。”

    霍彦朗沉笑的样子微微定格:“嗯?”

    “你的意思是,今颐在想我,而你没有想我是吗?”

    慕安然:“……霍彦朗。”

    “然然阿姨!”

    今颐听到了霍彦朗的声音,小圆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说不出的可爱,蹦蹦跳跳,想要拿到电话。

    霍彦朗在那边听到了,对着慕安然说:“真的不想我?”

    哂笑声浅浅淡淡地传进慕安然耳朵里,让她心痒痒的,慕安然觉得霍彦朗与往常差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反应却比往日更强烈,耳根子都红了。

    她可以听出他声音里裹着的淡淡的疲惫,但想询问的冲动都被羞怯压下去了,为避免被霍彦朗继续调戏,她还是少说几句。

    “不想,我把电话给今颐了。”

    慕安然急急忙忙说完之后,真的把手机给今颐了,今颐可兴奋了,两只小手把手机捧到耳边:“霍叔叔!”甜甜地说。

    霍彦朗的表情一瞬间变了。

    ……

    薛北谦一直没舍得走出去,就这样看着霍彦朗接电话。

    他的表情从最初的震惊,一直到……非常震惊!

    如果说霍彦朗最初的语气从冰冷变成了情人间的呢喃,而现在,脸上却出现了慈父一样的表情。

    这个样子的霍彦朗,是他这几年都没有见过的。

    薛北谦本应该早点出去做自己的事情的,但他就这么一动不动,期间霍彦朗放轻了声音,与电话那头小女孩说话,薛北谦又瞪大了眼睛。

    霍彦朗一边哄今颐,抽空抬头看了薛北谦一眼,眼神里有不容抗拒的疑问。

    薛北谦退了两步,走到门口,结果最后还是没按捺住,继续停在门边。

    恰好,电话那头今颐说完话了,又把手机交回了慕安然手里。

    电话一到慕安然手里,话可就没今颐那么多了,尤其是现在当着孩子的面,慕安然能和他说什么啊?

    慕安然憋了半天,温软地问了一句:“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吗?”

    “嗯。”

    “急忙从墨尔本回国,就是为了这件事?”

    霍彦朗深沉的眼里浮动着浅浅的笑意:“算是吧。”

    “那解决好了吗?”

    “你这是在关心我?”当着薛北谦的面,直接问出来。

    薛北谦双眼睁得更大了,他觉得自己最近两个月一定是太忙工作了,以至于错过了很多事情。自从他协助负责擎恒集团之后,能亲自替霍彦朗办的事情就少了,他也没有以前那么空闲,能够及时和袁桀聊天。

    合着,现在消息最落后的是自己?电话那头到底是谁啊!薛北谦认为自己好歹现在也是能独当一面的海归高素质人才了,结果还是败在了自己最崇拜的学长的私事上,他完全变成一个大八卦者了。

    霍彦朗干脆忽略了薛北谦,继续和慕安然聊到:“嗯?怎么不说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