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芸芸,你还是太嫩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这回可真是憋了半天,彻底败给他了。

    深呼吸了半天,嘟嚷出一句:“算是吧,哎呀你快说。要不然,我挂电话了,越洋长途很贵。”

    电话那头又传来霍彦朗的笑声。

    慕安然在电话这边,仿佛都能感觉到霍彦朗的气息,带着一点点强势的荷尔蒙,缭绕在心底,缭绕在心尖,缭绕在眼前。

    “算了,再见。”慕安然急急忙忙说。

    几乎是同一时间,霍彦朗才止了笑声说道:“已经解决好了,不用担心。”

    “好。”

    慕安然挂了电话,整个人贴在墙上。

    “然然阿姨,最后霍叔叔和你说什么了呀?”今颐抬起头看着慕安然。

    慕安然这才咬了咬唇,蹲下来朝今颐微笑:“没有说什么,你和霍叔叔聊得怎么样?”

    今颐捂起了嘴巴笑:“然然阿姨骗人喔,然然阿姨脸都红了呢!”

    慕安然:“……”

    “然然阿姨更喜欢霍叔叔了对吗?”

    “今颐!”慕安然有些急了。

    她竟然被自己的女儿逗急了,她忍住脾气,唇角笑得更开了:“今颐,你取笑然然阿姨噢?那然然阿姨以后,不帮你打电话给霍叔叔了好不好?”

    “不要啊,然然阿姨。”今颐立刻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今颐开玩笑的嘛,今颐也喜欢然然阿姨喜欢霍叔叔!”

    这句话有歧义,慕安然一瞬间没听明白,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耳根子有一点热,心里的感觉怎么也形容不出来。

    如果她和霍彦朗没有经历从前那些事的话,今颐会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长大,她也就不会说这些话了,她的妈妈当然喜欢爸爸了。

    “今颐真的很喜欢霍叔叔?”

    今颐狂点头:“嗯嗯。”然后拉着慕安然的手,认真看慕安然的表情。

    今颐糯声糯气地开口,小心翼翼地问:“然然阿姨,今颐想偷偷问一个问题,然然阿姨不要告诉佟爸爸好吗?”

    “嗯?你想问什么?”

    今颐踮起脚尖,贴在慕安然耳边:“然然阿姨,我们什么时候再回国呀,今颐想见霍叔叔。”

    今颐说完,小脸蛋都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害羞得把头贴在慕安然的肩头上,然后脑袋埋在慕安然的衣服里。

    今颐害羞的样子,让人心都暖化了。

    慕安然抱着今颐好久都没说话。

    ……

    “怎么?你还有事?”霍彦朗挂了电话,幽沉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薛北谦身上。

    薛北谦靠着门,蓦地站直:“呵呵,没事。”

    霍彦朗冷冷看他。

    薛北谦心虚:“这个……学长,你在给谁打电话?”

    霍彦朗挑了挑眉头:“怎么?”

    “好奇,我就是好奇!”

    霍彦朗敲了敲桌子,饶有趣味看着反常的薛北谦。

    “认识你七八年,我还从来不知道,你对我私事这么感兴趣?”

    如果说从前的薛北谦更像他的小跟班,那么接手擎恒集团后,步入中年后的薛北谦更像是和他一起打拼的伙伴,说话自然也就没从前那么谨慎了,有时候朋友间的玩笑也能开开。

    薛北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也不是很感兴趣,我就是觉得……学长,你也确实该开始新的感情了。只是我想知道,对方是哪儿的人,我认识吗?”

    “嗯,你认识。”

    “什么?我认识?是谁?”薛北谦激动。

    “好了,你出去工作吧,你很闲?”

    霍彦朗笑着把放下的手机拿到一边,又从手边右侧堆得高高的那一摞文件里,抽出一份需要他处理的合同,开始批阅:“很闲的话,我不介意今晚留你加班。”

    薛北谦几乎是不告而别跑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走回到自己办公室的路上,在走廊里遇到了袁桀。

    袁桀一看薛北谦的表情,就把他给拦下来了:“怎么了?被训了?”

    “怎么可能!倒是你,今天又不是回来述职的日子,你不在思慕集团待着,你回来干什么?”

    袁桀看着薛北谦,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特别想和薛北谦对着干:“我也是擎恒集团的人,虽然外派出去了,可怎么不能回来了?”

    薛北谦被气笑了,“算了,我不和你吵,对了阿桀,我问你,学长谈恋爱了?”

    “霍总?”

    “是啊,我不就加班了半年,怎么感觉脱离社会了?学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你不知道吗。”袁桀意味深长地说。

    说完之后,袁桀又自言自语望着走到的精致吊顶,后现代主义风格的装潢,两个被时间打磨得越发精致的男人并肩站着,互相对望。

    袁桀道:“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慢慢等着看。”

    “阿桀,你能不能不要话说一半,剩一半?”

    袁桀硬朗的线条随着笑容变得松动,拍了拍薛北谦的肩膀,“你会很惊喜的。”

    “卧槽。”

    薛北谦温文尔雅的脸吐出不合时宜的牢骚。

    他一直到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都是满心草泥马。到底是谁啊?他未来的学长夫人是谁?

    薛北谦不由得想到慕安然,他一直觉得慕安然太狠心,竟然一句话不说就以那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带走了霍彦朗对未来的期待,连肚子里的孩子也都残忍的带走了,可霍彦朗却好几年沉淀在里面。他这些年看着学长痛苦,一直没有新的生活,他很不是滋味,但现在他看到霍彦朗有新的恋情,他其实也很不是滋味。

    薛北谦走到办公桌前喃喃自语:“我一定是有毛病。”

    不是吗?要不然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到慕安然?左觉得不是滋味,右也觉得不是滋味。

    虽然他和慕安然私下接触不多,但因为那几年一直陪在霍彦朗身边,替霍彦朗办事,所以也常常和慕安然见面。其实如果不是慕家的关系,慕安然一定会更放得开一些。不会明明很爱学长,却又偏偏装作不在乎,没有很喜欢的样子。

    如果没有外在的原因,两个人都会很幸福,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死了。

    薛北谦觉得很遗憾,顿时对新的嫂子兴趣不大,又变成了沉稳的商业精英,开始处理工作。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一周过去了,德森公司和擎恒集团的合作敲定了,同时京耀地产却莫名其妙丢了几个谈好的订单,一时间孙家愁云惨淡。

    孙芸芸一直没有去京耀地产工作,这几天都待在家里,但家里气压很低,今天甚至到了顶点。

    孙耀生一进来就发脾气:“这个擎恒集团,真是欺人太甚,也不知道是谁给的胆子。”

    “爸,怎么了?谁又惹你发这么大的火?”

    孙耀生看了孙芸芸一眼,脸色顿时就变柔和起来:“芸芸,公司的事情,你女孩子不要管这么多,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我孙耀生的女儿,就应该好好养着。”

    孙芸芸心里暖暖的,收起了心里的傲气,温柔道:“爸,要不你说说,我给你分忧一下。”

    孙耀生坐到沙发上:“最近公司接二连三丢了几个订单,我今天刚派人查到了,原来是擎恒集团那边放的话,如果要和我们京耀地产合作,那么就别和擎恒集团合作。”

    孙芸芸心里突然一紧:“爸,是不是搞错了?”

    擎恒集团怎么要封杀孙家?

    “爸,霍彦朗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孙芸芸小心翼翼地问。

    孙耀生冷笑了一声:“芸芸,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霍彦朗了?一口一个霍彦朗,怎么,你很了解他?”

    “你知道霍彦朗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事情是擎恒做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孙芸芸帮孙耀生捏肩膀,气质脱俗的脸上带着笑:“爸,你一定是搞错了,我虽然不了解霍彦朗,但霍彦朗在圈子里不也以性子好出了名的吗?都说霍彦朗为人客气和善,善待手下的人,也乐于做慈善事业。怎么会突然和我们孙家过不去?而且,这些年不也一直相安无事的做生意吗?”

    孙耀生冷下了脸:“还不是德森公司的事情!”

    孙芸芸更加紧张了,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笑着说:“不可能吧!”

    主要是,她不是代替孙家去找霍彦朗谈过吗?不看僧面看佛面,她虽然希望霍彦朗把那笔订单还给孙家,但是霍彦朗没答应,可没答应也没事儿,她不也说了这事是孙家做的不对,还和他道歉了吗?

    看在她那一声对不起的份上,霍彦朗有绅士风度,也应该不计前嫌的。

    孙芸芸轻声问孙耀生:“是不是霍总底下的人做的?”

    孙耀生听孙芸芸这么问,立刻看了孙芸芸一眼。

    孙耀生脸上的笑越发冷酷:“芸芸,你还是太嫩了,霍彦朗这个男人把a市的商界搅得风起云涌,你忘了慕家是怎么没的了?能把慕氏集团这种老企业扳倒,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你回想当初,那时的慕方良是什么人?慕岚有多神气,可后来呢?霍彦朗让慕家家破人亡,死得几乎一个不剩,这些事难道你都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