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妈妈能够看到今颐了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看着这两个字发呆,郁闷得轻咬着唇,等什么等?

    她虽然很生气,做数学题做得头晕脑胀,但还是发了一个字回去:“嗯。”

    过了没一会,终于有条信息传了过来。

    慕安然以为是短信,结果打开一看,竟然是条彩信。

    又是一道新的数学题吗?

    慕安然简直想趴下来,倒在一堆写满了运算的草稿纸里。

    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结果看到彩信上是霍彦朗熟悉的字体,苍劲硬朗,简单的直角坐标系,紧接着是两条抛物线,闭合的两条抛物线叠交在一起,构成一个封闭区间。

    这就是那几道数学题的答案?

    “以中心为原点,朝左旋转看。”又一条短信传了过来。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这句话发呆,心里一直不平静。

    深呼吸了一会,按照霍彦朗短信里的话转动照片,把手机竖起来,结果一瞬间,慕安然的心砰砰跳得极快,甚至有些喘不上气来。

    一个爱心坐立在直角坐标系上,两条抛物线构成了一个心型。

    慕安然又感动又郁闷,恨不得敲自己的脑袋,这是一个著名的数学告白公式,她怎么忘记了呢?不过这种数学题,她怎么做得出来!!

    “……”慕安然发了一个郁闷的省略号过去。

    会议桌前,霍彦朗看着这个符号淡淡轻笑出声,沉而磁性的声音顿时又把所有开会的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霍总今天很反常,竟然在和别人聊天?

    整个会议室静了下来,报告工作的主管不知道是否要继续说下去,无措地看着霍彦朗,就在这时,霍彦朗终于止了笑,突然抬头,一瞬间对上了主管的视线。

    “停下来做什么?继续。”他沉沉地说。

    受惊了的主管这才赶紧搜索脑子里的内容:“之前丢失的德森公司的订单正在加紧完成中,我们本年度第三季度的目标……”

    之后会议室里的气氛才慢慢恢复正常,严肃的会议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墨尔本那头,慕安然坐在办公室里,一直拿着手机看。

    立起来的手机,一颗由抛物线组合起来的爱心,那么显眼,正无声述说着什么。

    她舔了舔嘴唇,唇畔饱满,心也一阵一阵剧烈地跳动着。

    愿赌服输……愿赌服输吗?

    可是她现在看着这个爱心,已经不是愿赌服输而已了,她也好想见到霍彦朗,想要回去见见他。

    给他一个拥抱?慕安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冒出这个念头。

    她咬了咬牙,想了想,自己打开订票网站,查看墨尔本回a市的机票,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最近的机票竟然比往常都便宜。连机票都便宜了,她还有理由拒绝履行赌约吗?

    慕安然思考了五分钟,最后还是横了心买票。不仅给自己买了,也给今颐买了一张儿童票。买完之后,慕安然看着手机里收到的出票短信,蹙着秀气的眉头,这回她是真的没有退路了。

    慕安然在办公室坐了一下,横了心地走了出去,站在佟励的办公室门口徘徊。

    “进来。”佟励透过磨砂玻璃,看到了她的身影。

    慕安然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只能皱着眉头走进去,“佟大哥。”

    “怎么了?”佟励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还拿着一支钢笔,静静地抬头看她。

    最近一个星期慕安然都在尽量避开他,而佟励也没有做过多的事情,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就错开了,除了谈论今颐的事情以外,两个人仿佛退居二线一样,比普通朋友还要普通朋友。

    甚至……再遇到霍彦朗前,还要疏远。

    慕安然心里不是很舒服,但也知道如果佟励还有别的心思,而她不能满足他,这样的疏远是对两个人来说最好的处理方式。

    “嗯?怎么,有事?”佟励挺坐直起身,儒雅地再问了一遍。

    慕安然看着佟励也变得客气一点的样子,有点难受:“佟大哥……我想请个假。”

    “嗯?怎么了?”佟励的眼神微闪而过,有些凌睁。

    “身体不舒服?想要休病假?”虽然语气很平静,但这几年积累下来的关心,怎么掩藏也掩藏不住。

    “不是。”慕安然急忙说,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干脆一次性说清楚:“我想要带着今颐回国一趟。”

    “安然。”佟励顿时睁凝着黑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慕安然。

    办公室里的空气都仿佛瞬间僵固住了,时间停止了流动。

    佟励拿着钢笔的手用力一收,在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的时候,手指用力地紧攥着,钢笔紧紧捏在手里。

    “为什么?为了躲避我?”佟励定定地看着慕安然。

    “不是,佟大哥,你误会了。”

    “那是为什么?”佟励的语气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严厉起来。

    她并不是他的下属,可是她要请假。如果仅仅是请假就算了,她现在谈论到今颐的问题,这样一来就不仅仅是公事,而是私事了。

    “佟大哥,这是我自己私人的事情。”慕安然紧紧咬着唇。

    “那么今颐呢?”佟励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渐渐变得暴躁的脾气渐渐平复,“我记得今颐还叫我一声爸爸。”

    慕安然被堵得哑口无言,“佟大哥,事情并不是这样的,今颐其实已经长大了,她虽然还小,但是有自己的想法,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照顾今颐,这些我都知道,我也都记着,但是现在已经不同了。”

    佟励清冷的目光好像烧着暗火:“有什么不同?因为霍彦朗回来了吗?”一声冷嘲。

    慕安然听着,呼吸渐重,闭上了眼睛平复自己的心情,再次张开的时候,乌黑的眼睛里清澈一片,“并不是这样的,因为今颐有自己的想法了,今颐也想去。”

    突然,周围沉寂了很久,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佟励唇线紧抿着,很久之后才问道:“为什么突然决定回去?”

    慕安然轻轻咬着唇瓣,该怎么回答?

    说她因为和霍彦朗打赌输了,所以要言出必行?

    还是要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因为她在看到刚才那个爱心的瞬间,也想霍彦朗了?

    慕安然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佟励。

    没有心虚,没有退却,也没有欺骗,但是两个人之间好像又因这件事而硝烟四起,箭弩拔张……她并不是真心想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如果可以……

    慕安然语气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放软了声:“佟大哥,只是想要回去看看,无论怎么样,那都是我的家乡。而且,我的机票已经买好了。”

    “机票已经买好了?安然,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

    慕安然从佟励的办公室出来,心跳都是加速的。

    这种突然变得很快的心跳与刚才的看到霍彦朗彩信而变得很快的心跳不同,后者是温暖的,让人嘴角不禁往上翘,而前者却是心惊胆战。

    因为在乎,所以才会担心对方生气,在意对方感受。

    但是,她只是把佟励当亲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很多事情一但想明白了,就知道自己当初是多狭隘,当初她纵身往香江里一跳,一部分是因为当时受了刺激,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父亲突然死掉,她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当时很幼稚,才会想到轻生。

    她也没有想过,如果她死了霍彦朗会怎么样。他用三年的时间告诉她,他一直很认真对待他们的感情,而这份答案,其实她很有可能这辈子都看不到。

    越是因为看不到,而他还是这么做了,才说明了这份感情的真挚。她不能再错过了,自己也不想错过,逝去的人已经逝去,可活着的人还活着,她到底要用过去的事情惩罚自己多久?

    而且,今颐还那么小,今颐需要妈妈,更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她还那么喜欢霍彦朗……

    她没有道理再拒绝回去,不管怎么样,她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

    就像那条抛物线一样,两条抛物线合在一起,成了一个爱心。

    下了班,慕安然去接今颐。

    两个人手牵手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前方的商业广场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一幕即将上映的电影广告,今颐看了两秒,突然叫了起来。

    “然然阿姨,你能看看前面吗,有大惊喜哟!”

    慕安然低着头看今颐精致的小脸蛋,“嗯?”

    今颐软绵绵的小手抓紧了她,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然然阿姨,你看嘛。”

    慕安然只能抬头看向今颐指的地方,那是一部大投入的偶像剧,制作精良,简短几十秒的片花就已足够吸引人。

    两个人一大一小地看着前方,漂亮得像一幅画,而商场巨大的屏幕上的画面,英俊的男明星牵着女明星的手,站在绿荫小道上,也非常的唯美。突然,画面一闪到五年后,美丽的女明星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童,女童睫毛卷翘,水晶一样的嘴唇微微嘟着,十分精致可爱,有几分自己和霍彦朗的样子,这不是今颐吗……

    一瞬间,慕安然心里像炸开了烟花,有一种自豪感和虚荣感,而这些是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女儿给予的。

    今颐很感动,“今颐,你是想让然然阿姨看你参演的电视剧吗?嗯?小童星。”

    今颐却突然低下了头,很委屈的样子:“今颐不是小童星,今颐只是想问……然然阿姨,今颐出现在这么大的屏幕上,今颐的妈妈能够看到今颐了吗?她会回来找我吗?”

    今颐一瞬间心疼得难以言喻,脸色也变得苍白,蹲下身来抱住今颐,很用力很用力地抱住,难受得无以复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