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耍流氓的不是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看着婚纱照,镜面反光透出她窘迫而迷糊的身影,慕安然抬起手轻轻摁住了嘴唇,轻捂着,指尖传来的触感一瞬烫到了她,耳根子都红透了。

    霍彦朗在露台,慕安然趁他还没有走进来时,迅速钻进了洗手间里。

    美式简约风格的洗手间里,只有男人的东西,慕安然站在盥洗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整张脸都是红的,嘴唇因为刚刚接过吻的关系,粉嫩中带着些红肿。

    她把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郁闷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觉得眼神过于迷离,媚态丛生。她并不想这样子,虽然凭着一股子冲动回来了,但之后呢?整整一个月都要跟霍彦朗生活在一起,她突然发现之后的事情她竟然都没细想。

    慕安然气恼地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从下了飞机一切就不受控制了。

    “在里面做什么?”突然,洗手间外映出一道颀长的身影,棱角分明的轮廓,处处透着男人强大的荷尔蒙气息。

    慕安然听着霍彦朗低沉的声音,有些慌乱:“没、没什么,一路上花费的时间太久了,觉得有点累,所以先进来清醒一下。”

    慕安然回答之后,霍彦朗没再说话,可是慕安然盯着门口这道身影,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想到刚才在楼下那个吻,慕安然又觉得脸发烫,没法保持镇定。

    她赶紧把水龙头打开,装作洗漱的样子。

    外头,又传来霍彦朗沉沉的笑声:“在躲我?”

    “没有。”

    “没躲我,你在里面待那么久什么?”

    “谁,谁躲你了啊!”慕安然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慕安然看着镜子里局促不安的自己,干脆把水龙头关掉,看了功能齐全又宽大的浴室一眼,走到了花洒前,干脆把花洒打开,深呼吸一番,然后对着外头说道:“我是在洗澡,听见水声了吗?霍彦朗,你不要站在门口,这样我就没法洗了。”

    门外的身影似乎一怔,然后又传来沉沉的笑声,霍彦朗低沉好听的声音夹杂在水声里,慕安然不由得又想到在墨尔本洗澡时接到的那个电话,她什么也没穿的时候,耳边缭绕的全是他的声音。

    那时,两个人相隔千万里,她莫名的想他。现在两个人却离得那么近,她甚至不敢想他就在外头,这种暧昧的感觉甚至让她血液逆流,整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突然,外面安静了下来。

    慕安然抬头一看,门口倒映的挺拔身影不见了。

    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可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只能糊里糊涂脱了自己的衣服,站在花洒下面洗浴,心不在焉地洗完了澡。

    洗完了之后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衣服呢?浴室里有一个洗衣篓子,她习惯性地把换下来的衣服放了进去,可现在赶紧去找,篓子里空空如也,只有边缘的一个指示灯不断在闪烁。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个智能换洗器,直接把她换下来的衣服升降下去处理了吗?

    慕安然不由得急了,憋红着脸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智能机器,这也太智能了吧!还能不能重新选择一次,把衣服送上来啊?

    别无他法,她只能环视洗手间一圈,连个浴巾也没有,无辜地低下头看看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慕安然只能把视线投向门口,动了动嘴唇,目光中有犹豫。

    门外,霍彦朗坐在床沿上,房间很大,但仍然能听到慕安然在浴室中洗漱的声音,他低头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半了,原本微微上扬的嘴角也紧紧抿着,弧度绷得越来越平。

    他放下手中的国际财经杂志,走到浴室门口,结果距离浴室还有几步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露出一张水润淋湿的小脸,慕安然脸颊干净得一点毛孔都看不见。

    她的脸上有窘迫还有为难,软软地喊着:“霍彦朗……”

    霍彦朗觉得下身一阵紧绷,眉头也紧锁了起来。

    他的目光往下游移,看到她没穿衣服的肩膀,表情更是严肃:“怎么回事。”

    慕安然一片窘迫:“我……我没有拿换洗的衣服进来,刚刚脱掉的衣服不知道怎么了,放到篓子里就不见了,你家又没有备用的浴巾……”

    “你说这是谁家?”霍彦朗挑起了眉头。

    慕安然瘪着嘴唇,无辜的样子让人忍不住要拢进怀里揉捏一番,发觉霍彦朗语气有些重,赶紧改口:“你家……不,咱们家?”

    霍彦朗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几年到底学了什么,眼色倒是提高了不少。但他越发觉得喉咙干渴,有种自己正在逼迫她承认什么的感觉。

    逼良为娼吗?霍彦朗喉结滚动,“等等。”

    说罢,他转身走了出去,走到衣柜,拿了一条宽大的衣服出来。

    “没有女人的衣服,要不然你勉强穿我的?”

    慕安然眼神闪烁,嘴角轻抿着:“……”犹豫道,“要不然你帮我从行李箱里拿一条睡衣过来吧。”

    说完,慕安然整张脸都是红的,她怎么能这么说呢?睡衣……也太暧昧了。

    霍彦朗整个人冷沉正经地将目光投到行李箱上,行李箱是关着的。

    “密码。”

    “840514”

    霍彦朗突然凝着眉头,抬头看她,意味深长的目光一下子让慕安然热了起来。

    慕安然整个人躲在门后,身上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每一分每一秒都度过得很艰难,偏偏他此刻还用这种目光看她。

    慕安然觉得呼吸急促,整个人都被一种局促的感觉笼罩着,把密码说出来以后才发现有哪里不对。

    “我、我不是故意要拿你的生日做密码的,这是顺手。”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嗯。”霍彦朗沉沉一应,深沉的样子让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看他没有拿她开玩笑,反而认真地帮她拿衣服,慕安然才松了一口气。

    一直到霍彦朗将她的睡衣从行李箱里取出来,送到她面前,慕安然才暗自懊悔,这一个夜晚和她之前想象的夜晚一点都不一样,一点都不由她自己控制,意外频发。

    “谢谢。”慕安然接过。

    可准备关上门的时候,她接着睡衣的手却反被人用力一握,牢牢地箍在手里。

    慕安然轻抽一口气,嘴里溢出一声薄薄的惊叫,然后意识到自己什么也没穿,正准备反手将霍彦朗推出去的时候,霍彦朗高挑挺拔的身体已经走进浴室来了,浴室里的水汽还没有散掉,浴室湿气裹着两个人,仿佛两个人都被传上了电荷,心里都酥酥麻麻的。

    慕安然紧张地用睡衣遮着自己,戒备地看着霍彦朗,结果只留意到他上下滚动的喉结,虽然他穿着衣服,可眼神深邃迷离,看起来甚至比她更性感。

    “你进来做什么?快出去,快出去!我没有穿衣服呢!”

    “安然。”霍彦朗声音低哑。

    慕安然整个人紧张得微颤,结果整个人都被他收到了怀里去。

    他说,“又不是没见过,没穿衣服也没关系。”

    慕安然被他这句话说得满脸通红,“你……流氓啊!快出去!”

    霍彦朗笑了笑,眼神中不乏炙热:“现在没穿衣服的是你,不是我,耍流氓的不是我。”

    “可我在浴室里,没让你进来啊,你等我把睡衣穿好。”

    “不用穿了。”

    “什么?”

    慕安然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整个人都被霍彦朗打横抱起,他的手很宽大,温度滚烫得让人觉得暖暖的,触碰到她绸缎一般的皮肤时,两个人心里都产生了男女碰撞的荷尔蒙效果。

    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脸庞到耳根子全是红的。

    “你要做什么?”

    “嗯?你说我要做什么?”霍彦朗不答反问。

    慕安然看到他眼里**裸的**,但还是说:“我不知道……霍彦朗,我们这样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你看到婚纱照了吗?安然,你还想让我等多久?”

    “我才回来……”

    “你的意思是今晚的时间不合适,而不是这件事情不能做吗?”

    慕安然急了,“我没有这么说!”

    “安然。”霍彦朗深邃的眸子睇着她,突然认真起来。

    “嗯?”慕安然呼吸急促。

    “你用我的生日做密码,我很感动。”

    “我……”她真的不是故意的,这都是一个意外!

    慕安然脸红发热,整个人什么都没穿,抱着睡衣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不让自己曝光,与此同时整个人却被他抱到了床上去,他颀长的身体覆了下来,将她整个人牢牢扼住,压在身下。

    彼此呼吸急促,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过了,特别慌,特别乱,却没有办法逃脱出去。

    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霍彦朗,你放开我好吗……我一时间还接受不了,今颐在底下睡着,我也不放心她,万一她醒来找不见人,这里对于她来说还是陌生的环境。”

    慕安然不敢看霍彦朗,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是想结束这种慌乱的场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