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离远一些是多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她其实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还不知道怎么应对,“她不习惯这里,突然醒来看不见我会吓到她的,今晚你睡楼上,我到楼下陪今颐,好不好?”

    霍彦朗牢牢摁着慕安然的双手,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雪白,看着她纤细的胳膊被他高高举起,她胸口处的高耸也起伏不断,房间里的氛围旖旎不已,他觉得很渴,紧绷着理智,笑了笑:“安然,今颐在这里很安全,你看看。”说着,他抬起手在床头摩挲了一下。

    不知道按下了什么键,突然床头延伸出一个屏幕,屏幕小而精致,还是彩色高分辨率的。

    从这个小屏幕里能看到今颐小小的身影,正安稳地躺在公主床上。

    当年她房间里粉嫩的装潢,此时倒是和今颐很搭配,时间一下子就像回溯到了从前般,过去总是惊人的相似。

    现在……躺在她当年的房间里的是她和霍彦朗的女儿。

    想到这一点,慕安然的脸更是俏红,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出来继续用力摁住身上虚掩着的睡衣,遮住自己的春光。

    霍彦朗冷薄的嘴角一点点变翘:“看见了吗,这个屋子里装满了智能家居设备,这套系统研制出来的时候,就是方便父母照看小孩的,今颐的旁边还有智能机器人,如果今颐醒了,小云朵会自动将讯息传送过来,到时候床头的屏幕自然有提示。”

    “你如果放心不下,也可以一直打开监控视频,从这里可以看到今颐的情况,不需要你下去陪着睡觉。而且,”霍彦朗的声音变得有一点点严肃,“早点让她学会独立,对孩子也好。”

    慕安然冷不丁地被教训,有一点委屈:“知道了。”

    霍彦朗听到她稍有变化的声音,低下头来看他,然后目光一点点变软,声音也放得温柔起来:“所以与其想着怎么说服我,下去陪今颐睡觉,不如想着怎么样摆平我,解决我的问题。”

    慕安然压下心里的不平,目光从屏幕上移开,看向他:“什么问题……”刚嘟囔一句,发现霍彦朗整个人都贴了上来。

    身体与身体相贴,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彼此的轮廓,下面有什么正在盯着她,慕安然整个人都脸红了。

    两个人隔了很久没有这么亲近过了,可是当年有多熟悉,现在的感觉就有多热烈。

    有些感觉就像酿酒一样,越是陈年的酒,越香甜,酿了这么多年的思念也是这样。

    上一次在墨尔本,他发了烧,最后却体力不支倒下来,后来休息好了,却和她隔着半个地球,电话里听着她洗澡的水声,后来只能挂了电话,自己去浴室里冲凉,洗了半个夜晚的凉水澡。

    后来,终于恬不知耻地把她骗到了身边来,可以一解相思的时候,他怎么可能放过她?

    “安然。”霍彦朗迷人地喊着她的名字。

    慕安然心跳加快,看着霍彦朗变得炙热的眼神,她刚想张嘴说什么,霍彦朗突然“啪”了一声,把手伸到床头去,然后把灯关掉了。

    突然深陷黑暗中,慕安然惊地叫了一声:“啊!”

    远处是月光与波光粼粼的香江,房中的场景却旖旎得很。

    她想挣脱出来,却发觉自己的手被抓得越来越紧,霍彦朗温热的气息笼罩着他,他骨子里的霸道倾覆而出,从来就是这么目标明确的人,他想要她,今夜,**裸的,一点也不加掩饰。

    月光照在婚纱照上,慕安然微微发呆,怔忪间感觉一双大手流连在她腿上,肌肤相触的感觉让人瘙痒难耐。正准备让霍彦朗不要乱动的时候,感觉到盖在自己身上的睡衣突然被扯开了,她一阵紧张:“嘶!”

    紧接着,皎洁的月光下,她的美丽展露无疑。

    “这些年,有没有人碰过你。”

    慕安然害羞得把头往一边扭,又气又急,脸都是红的:“怎么可能!”

    霍彦朗明知道答案,却还是想问,“我也是,安然,从始至终只有你。”

    慕安然染着水雾的眼睛被他的动作带着,也染上了**,惘然地看着他,难受地舔了舔嘴唇。

    呼吸急促,喉咙干渴:“霍彦朗,你放开我。”

    “嗯。”

    霍彦朗的声音地带着敷衍,看着已经被他撂倒在柔软床垫上的她,感受着她腿间嫩滑的肌肤,喉结深深向上涌动,紧接着将她的大腿往上一抬,几乎是毫不犹豫地……

    “唔哼!”慕安然眉头皱起来了,就这么怔怔地望着他。

    眼神里有掩饰不住的意外!!

    复杂的……沉沦的……怜惜的……热情的……

    “霍彦朗,你流氓!”慕安然害羞地叫了起来。

    行李箱静静躺在那里,霍彦朗目光深邃,在黑夜里幽沉一片,给人难以的安全感,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他就是她的一切,可以帮她扛起一切灾难。

    有她和他在的地方,就是家。

    ……

    早上,左振看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给霍彦朗打电话。

    虽然昨晚在香江雅园前,霍彦朗交代了他,让他明早不要过来待命了,可现在都早上十一点了,霍总还没有出现在擎恒集团,这对于这阵子都是工作狂的霍彦朗来说,好像不太正常?

    “左特助,怎么了?”

    突然,走廊里柳珩迎面走来。

    “柳总!”左振激动地叫着。

    柳珩现在基本都是在安朗科技主持工作,很少到擎恒集团来了。主要是柳珩觉得,自己在擎恒集团干太久了,毕竟是大的跨国公司,项目基本上都是牵扯到百亿以上,责任太重大了。

    三年前他经历过那段股价下跌的非人的日子,之后就打死再也不肯回到那样的日子里去了。自动请缨退居二线,没想到在安朗科技反而找到了新的人生乐趣,这样一来,他更不愿意没事踏入擎恒集团了。

    左振看着柳珩,恭敬道:“柳总今天怎么过来这里了?”

    柳珩看着紧闭的董事长办公室,再看看同一层的秘书办公室,十几个专业的秘书都在认真地做着自己的工作,按部就班中带着几分解脱的轻松,柳珩不由得问道:“呵,今天霍总没来上班吗?这可真是奇事,我正准备回来述职呢。”

    左振老实回道:“霍总没说今天休息,所以可能会过来上班吧。”

    柳珩立即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什么叫可能?”

    “就是……”左振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按理来说他是助理不应该多嘴,但柳珩当年也是担任过擎恒集团董事长的人,“昨天霍总去机场接了励景公司的景副总过来。”

    柳珩随即一愣,疑惑了一下:“景子衿来了?”

    柳珩回忆起当初签合同时看见的女人的脸,心里已经自动播放了好几部小电影了,自言自语道:“看来一掷千金的合作果然能够增进感情嘛,咱霍总跑这一趟还挺值的?”

    果然论手段,还是霍彦朗厉害啊,柳珩在心里感慨。

    早上,阳光明媚的房间里。

    慕安然全身酸痛地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大脸,男人的五官深邃,脸部轮廓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嘴唇线条优美,皮肤也很好,因为昨晚做过少儿不宜的事情,所以此刻裸着上身,慵懒地躺在被子里,正在沉笑地看着她。

    明明是一本正经的男人,偏偏笑出了几分纨绔子弟的味道,倒是一点都不像平常的他了。

    慕安然突然蹭的一下,抱住被子,整个人都紧张起来,饱满圆润的耳廓也泛红起来。

    “你,你!”语无伦次。

    阳光太好了,她一睁眼就看到他,眼角余光还看到了巨幅婚纱照,感觉像在梦里一样,此时身体上也是浑身酸痛,不禁想到他昨晚在黑夜里的呢喃低语。

    低沉沙哑的声音不止一次地往她耳朵里钻,然后趁她一个迷糊,他颀长温热的身体覆了下来,紧接着将她狠狠地抛上了云端。

    “怎么了,不满足?”霍彦朗笑着问她。

    慕安然本来只是红了耳根子,现在整张脸都红了。

    她有些发怒地想下床,可是刚掀开被子又躲了进来。

    “怎么不走了?”霍彦朗噙着嘴角坏笑。

    慕安然看到他这样,忍不住说道:“你,你流氓!”

    昨晚的事情太激烈了,令她脑子晕晕沉沉,现在休息好了也迷迷糊糊,刚才那一个动作瞬间又唤醒了她另一部分记忆,她终于想到自己是怎样被他从浴室里抱出来的了。

    一个天旋地转,然后被压到了床上。

    “我的衣服!”慕安然急红了眼。

    紧接着,明显早就醒了的霍彦朗动了动嘴角,笑了笑,盯着她看:“要我拿给你?”

    “不,你离我远一些……”

    霍彦朗看着她,“离远一些是多远?”

    “这样远吗?”他凑近了一点。

    突然猛地,慕安然打了个哆嗦,心里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撩得酥酥麻麻,脸也跟着红了,望着他:“……”

    霍彦朗又凑近了一些,“还是这样?”

    两张脸近在咫尺,她可以看到他脸上微不可见的绒毛,完美的脸,哪怕凑这么近也看不到毛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