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你这样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等他惩罚够了,她整个人都软了,衣服也凌乱了。

    慕安然的脸红不像话,只能怔怔地看着他,觉得他有些发红还染着口水的嘴唇性感得不像话。

    霍彦朗声音沙哑,暧昧地教训道:“你才刚回国,肖茉不应该知道你人在国内,更不可能猜到你在我这里留宿,第一时间就过来,更何况这个点了,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要找你,什么旅行团,昨天临时加团出发到这里,又发生服务投诉和食物中毒事件,这一切你就不觉得蹊跷?”

    霍彦朗愠怒,敲了敲慕安然的脑袋,“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分明很生气,口吻却那么宠溺。

    慕安然突然鼻子发酸,明明在被骂,却又觉得心里暖暖的。

    “行了,你别骂我了……”慕安然低声说。

    “我只是太着急了,因为是认识的人,所以也没有多想。”

    霍彦朗道:“熟人就可以不长脑子?你这样的,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慕安然:“……”整张脸都被他说红了,双眼湿漉漉的。

    她这个样子,让人看得心头发热,霍彦朗还想再骂几句,突然眸色一深,再次伸出魔掌将她揽过去,低下头,又狠狠地吻住了她。

    这一次的吻比刚才还要狠了许多,还添了几分欲念,令人欲罢不能。

    “真想好好教训你。”霍彦朗道。

    “霍彦朗……”慕安然嘤咛出声,“你已经骂我好久了。”

    而且教训……不是一直在教训着吗?

    忽然,四目相对,慕安然终于看到他眼里的情绪,心咯噔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教训”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安然双眼垂下,有点不知所措。

    她这个样子,可怜兮兮,落入霍彦朗眼中,更是让他下腹一热。

    霍彦朗忍不住出声:“安然,你知道用这种目光看着一个男人,意味着什么吗?”

    慕安然:“……”意味着什么?

    她现在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慕安然觉得左右为难,坐立不安,只能说道:“你别再说我了,我知道错了。”

    霍彦朗笑了笑,“嗯,知道错了才好,我问你,你还记得出门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她答应过……慕安然都不需要回忆,甚至在他出声问这个问题之前,自己出门前说的那些话就已经在脑子里盘旋了。

    慕安然咬着唇,顿时不敢看向他!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沉声复述:“你说把事情处理好了,回来任我为所欲为。”

    “现在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履行诺言了?”

    说着,他好像是故意要逗弄她一样,整个人都欺了上来,慕安然这才惊慌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把安全带解开了?”

    霍彦朗笑,“刚刚。”

    “你要做什么?!”

    “你说呢?”

    “霍彦朗,我错了,你就当我没说过那些话,好不好?”

    “不好。”

    “那我反悔了,不行吗!”

    “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说呢?”霍彦朗被她逗得笑出声来:“安然,做人要说话算话,你现在是怎么回事?”

    慕安然红着脸看他,粉嫩的红唇饱满得惹人遐想,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霍彦朗似乎刻意步步逼近,“来吧,实现你的诺言。”

    “……”慕安然好久都没被这么调戏过了,现在的心情大起大落,刚才好不容易解决了那么大的事情,然而刚从医院出来没多久就被霍彦朗教训了。

    她知道今晚的事意味着什么,肖茉之所以能知道她在霍彦朗这里,应该也是佟励指使的吧,至于这么巧合的旅行团,还有这接二连三的事情,以及那个外国女孩所提出的要求,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答案。

    设计这一切的人,并不想她和霍彦朗走得太近。

    虽然他没有拦住她,但他也不想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回到霍彦朗的身边。

    “霍彦朗。”慕安然轻咬着唇。

    霍彦朗完美的脸停在她眼前,白皙的皮肤好得看不见毛孔,他离她,近在咫尺。慕安然心跳加快,觉得自己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

    如果说刚才有一点失落,甚至被霍彦朗骂得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则是被他挑逗得有些把持不住,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离我远一点。”

    “安然。”

    霍彦朗声音低沉,携着一点点明显的**。

    出来前被打断的那些想法,如数在脑海里拼凑起来,在这浓浓的夜色里,需要她,想吃掉她。

    慕安然看得清楚,甚至无法抵挡。

    如果可以,他真想将她就地正法!

    就在慕安然的理智险些崩溃的时候,霍彦朗整个人突然朝后退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一只手放到了方向盘上,修长的手指微微紧握着,显示出整个人都紧绷着力量,手指放在包裹着方向盘的皮革上,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动作,在他做来都那么迷人无比。

    慕安然紧张地看着他,结果就在她的目光中,霍彦朗松开了脚刹,直接踩足了油门,窜了出去。

    火,两个人心里都窜出了火。

    慕安然忍着,不敢再惹他,一路上两个人什么话都没再说。

    一直到车子使劲香江雅园,慕安然看到整栋楼的灯光都是亮的,一直冷冷清清的家里突然有了人气,隐约看到有人在家里走动。

    慕安然下了车,立刻就走进了屋里,红着一张脸对霍彦朗说道:“我今天睡客房……”

    “不行。”霍彦朗斩钉截铁。

    他也跟着走下了车子,安抚般又霸道道:“乖,你先进主卧等我。”

    慕安然一听,整个人更是不好了!

    “我去看看今颐!”

    “不行。”

    就在这样的争吵声中,慕安然跟着霍彦朗朝前走,他的腿太长了,结果两三步下来,他竟然走得比她还快。

    “其他事情可以商量,今晚这件事情,不行。”霍彦朗沉声。

    “安然,事情我帮你解决好了,按理来说你也应该报答我才对,嗯?你现在讨价还价,应该吗?”

    “霍彦朗……”慕安然没辙。

    她自知理亏,何况刚刚自己还说了……那些话来着。

    哎!算了!慕安然心想,实在不行就只能豁出去了。

    僵持中,两个人往屋里走,忽然有人迎了上来。

    “先生,夫人!”

    “嗯?”慕安然愣了一下,结果看到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家政阿姨?

    对方看到慕安然,显然也很惊喜,饱经风霜的眼睛都亮了:“太好了,小姐,终于又见到您了。”

    “你是……”慕安然还记得她,只是一时间忘了怎么称呼。

    霍彦朗倒是停下了脚步,哂笑地看着慕安然从和他的争吵中抽身出来,吸引力倒是被别的东西牵绊住了。

    家政阿姨激动又热情地看着慕安然:“自从您走了以后,先生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让人近身,自己一个人搬来了这里住,所以我也只能结束了在霍先生家的工作,今天他打电话让我回来,我还不敢相信!直到现在看到您……”哽咽,“当年那件事情,我也听说了……您现在还好好的,真是让人太……”太感慨了,万幸!真的太感动了!

    家政阿姨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慕安然也被她说得心里起伏难平。

    “谢谢你还记得我。”慕安然温软地说。

    “当然记得!”

    慕安然听着家政阿姨的声音,忽然觉得一切像回到了当初,真好。

    她还以为霍彦朗是说说而已,谁知道他竟是把之前的家政阿姨重新请了回来,专门照看今颐。

    “我去看看今颐。”一直没出声的霍彦朗突然沉声。

    “嗯?”

    想到刚才在车里的事情,慕安然脸一红。家政阿姨还在拉着她说话,慕安然回过头时,只剩下霍彦朗颀长的背影。

    “小姐这阵子你都去哪了?我刚刚打扫卫生,在二楼看到了你和霍先生的婚纱照,原来你们都结婚了,但是这些年,您去哪儿了?”

    慕安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打了个哈哈,把话题绕了下去,心却一直放在霍彦朗身上。

    霍彦朗就这么把慕安然扔在外面了,走进了今颐的小房间。

    今颐今年三岁,小小的脸蛋像一颗红苹果,睡觉的时候呼吸起伏,安静得让人忍不住想亲亲她。

    霍彦朗蹲下身来,在床边静静看着这只软包子。

    这是他和慕安然的女儿,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这是从他骨血里抽出来的一部分,她长得和他那么相似,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只樱桃小嘴,皮肤吹弹可破,轻轻一柔便变得红润起来,手指触碰到她鼻梁的时候,她还会皱起眉头。

    霍彦朗忽然觉得,今颐和慕安然就是他的一切,如果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他身为男人可以愿意做很多事情。

    他素来淡漠的脸上多了几分温柔的笑意,这还是第一次对除了慕安然之外的女人笑成这样,低下头来亲亲正在熟睡的孩子。

    突然,门口传来响声,霍彦朗回头,看到慕安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站在门口了,也把刚才那一幕看到了眼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