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简短扫过一眼,放到了一边:“知道了,我会去。”

    薛北谦却犹豫了一会,没有走。

    霍彦朗回归到文件上的视线又再次落到了他身上,皱了皱眉头:“……?”

    纵然一句话没说,只是一个眼神,就把薛北谦再度吓得够呛。

    薛北谦实在没办法,才温雅笑着,豁了出去:“学长,不知道你认真看了邀请函没有,善意提醒一下,这次的慈善晚宴的规模比前两年扩大了不少,所以也波及到了名媛界,男士今年出席皆需要带女伴。”

    “嗯。”霍彦朗头低下,又争分夺秒处理文件去了。

    薛北谦现在很害怕提到女人的事儿,尤其是和霍彦朗提女人这个词!

    此刻霍彦朗没有过多反应,薛北谦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告别出去,心想今儿可真是变天了,学长竟然没处罚他多嘴,看来心情真是很不错。

    薛北谦出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整个人连步伐都是轻松的!

    “呼……”

    ……

    薛北谦出去后,霍彦朗才复而拿起邀请函看,底下还真是有温馨提示,这次慈善晚会需要带女伴。

    他突然想到,自己和慕安然在一起这么多年,似乎还没有一起共同出席过任何慈善晚会?

    她在墨尔本和佟励有一起出席过这样的场合吗?

    以男女伴的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晚上。

    慕安然在家里等着霍彦朗,休假第三天,她已经开始觉得有些发闲了。白天不工作,实在很不习惯,但她又不能打扰霍彦朗……只能盼着霍彦朗结束工作。

    但她似乎忽略了霍彦朗的忙碌程度,这几年,他的工作强度比她想象中更强了许多。

    慕安然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屏幕上是她要给霍彦朗发的短信,一句“什么时候回来呢?”被她打出来,又删掉,又重复输入,迟迟没有发出去。

    一直到夜里十一点,院子里才传来了车子驶入院子的声音。

    慕安然心里一激动,按耐不住急迫的心情,没经过思索就冲出去了。

    等到自己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院子里对上霍彦朗漆黑的眼睛了。

    慕安然:“……”

    “跑出来做什么?”霍彦朗焌黑的双眸泛着光亮,在黑夜里像星辰一般穿透人心,还带着点漆般的笑意。

    慕安然的心轰隆一响,有点懊恼。

    她干嘛啊,生怕他不知道她在等他似的。

    霍彦朗看到慕安然复杂的眼神,还有轻抿着的嘴角,一眼就看穿她心里想着什么:“你紧张什么。”

    “我哪有紧张?”

    “你一紧张就喜欢咬唇,怎么?妻子出来迎接丈夫,你觉得很丢人?”

    “什么丈夫啊……”慕安然郁闷。

    她想了他一整天,结果最后还破功了。

    “我听到外头有声响,很好奇,出来看看不行么?”

    霍彦朗突然欺身上来,“可以。”

    一天没有见她,刚才那一刹那看见她从家里迎上来的身影,他心里也好像有一块地方猛地被撞击了,胸口沉闷,恨不得当场将她按在身下,深深地亲吻她。

    但此刻正在家门口,家里也有佣人,他只能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慕安然被霍彦朗看得害怕,两个人靠的那么近,从后面看起来就像在拥抱一样,她微微别开了头,躲开了他冷厉的下巴,躲避他炙热滚烫的目光,结果鼻尖摩擦过他的衣领,一股淡淡的酒味扑鼻而来。

    “你喝酒了么?”慕安然皱起了眉头。

    “一点。”霍彦朗淡淡说。

    慕安然挣扎了一下,退开:“还以为你是加班到这么晚呢,结果是去花天酒地了。”

    “吃醋了?”

    “什么啊!”慕安然再次反驳。

    “好了,不是去花天酒地,商业应酬也是加班,确实是因为工作才那么晚才回来。”如果他知道自己今晚一回来,慕安然就会冲上来迎接他,他一定把所有工作都取消掉。

    “谁管你了。”慕安然道。

    感觉怎么说都不对,总之她就不应该跑出来迎接他。

    霍彦朗拥着慕安然走进别墅的时候,家里一片灯火通明,今颐正在拉着家政阿姨搭积木,小脑袋低低垂着,安安静静的样子特别招人疼。

    霍彦朗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上楼,我有件东西要给你看。”霍彦朗突然说。

    慕安然懵地跟着霍彦朗上楼,鼻尖是若有若无地缭绕着霍彦朗身上的淡酒味。

    一进到房间,房门突然猛地被关上了。

    “霍彦朗!”慕安然顿时就惊叫起来。

    刚才两个人在院子里突然碰撞出来的暧昧还未消散,现在虽然不早了,可他身上还携着凉风,风尘仆仆,她可不想和他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慕安然悄悄退开,却忽地坠入一个宽厚的怀抱中,霍彦朗低低嗅着慕安然身上的气息,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原来她真的回来了。

    慕安然低低哽着声:“你怎么了?今晚怎么那么奇怪?”

    “没有,或许是今天喝了酒的缘故吧,看到你从房子里跑出来的那一刹那,突然所有的理智都坍塌了,安然,我突然发现你回来了真好。”

    慕安然:“……”

    “以前我回来,家里总是漆黑一片,进了门也只有机器人在家里运作的声音,走上了楼,只能打开灯,看着婚纱照里的你。倒一杯酒,站到阳台上去看着眼前这一片江水。安然,你害怕鬼吗?相不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我那时真的很期待,期待有一天你能够回来,哪怕是以那种最不堪的形式也可以。”

    “以前我很自信,认为只要我想就一定能够做到,譬如通过订婚宴,得到你。后来我才明白,真正的爱情是不需要什么手段的,一个男人如果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那么就对她好,使劲地对她好,倾尽所有一辈子爱着她。”

    “当年你还喜欢宋连霆,而慕家也并非是最合适我的家庭,甚至有人认为你不值得我喜欢,但我就是爱着你。安然,纵然你有很多缺点,优柔寡断、有时候又很没良心、很冷血,可我哪怕在最绝望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放弃,这种对感情的从一而终终于让我得到了回报。”

    霍彦朗低下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慕安然的脸上,魅绝一笑:“今晚就是我的回报。”

    温暖的,切切实实的回报。

    一个从家里迎出来的爱人,屋里有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儿,他可以将她带上楼,牵着她的手,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霍彦朗。”慕安然猝不及防地听到这些话,鼻子酸酸的。

    刚刚还觉得不好意思的她,突然踮起了脚尖,乖巧又温柔地抱住了他。

    “谢谢你,没有放弃我,其实……你说这些话让我很难受。你对我越好,我越觉得当初的我,实在是太坏了,错得太离谱了。”

    “好吧,我承认……”慕安然蹙着眉头,小脸憋得通红,“承认我今晚就是冲出去找你的,我有一点点想你。”

    霍彦朗突然笑起来:“只是一点?”

    “嗯,只是一点。”

    “你确定?”

    “霍彦朗!”

    果然,他想要听到她的真心话,比登天还难。

    霍彦朗不再逗她:“好了,我知道了。”

    他这么一说,慕安然顿时无言,两个人突然沉默下来,彼此耳边只有对方与自己交错的呼吸声,空气那么甜,甜得人心里发齁。

    慕安然把头一低:“你又知道什么了……”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

    “知道你爱我。”

    慕安然忽然把头一抬!

    “……”

    她有一种被看穿了心事的不安,紧张地抿了抿嘴,结果这个动作落入霍彦朗的眼中,又招惹来了狂风骤雨一般的热吻。两个人唇齿交缠,心里的那股爱意像热火般突然燎原。

    霍彦朗身上的酒味就是最好的催化剂,慕安然身子发软,觉得自己也醉了,开始脑袋一片空白。

    “霍彦朗……”

    就在两个人险些擦枪走火的时候,霍彦朗攻略城池的大手突然停了下来。

    “等一下。”

    “嗯?”

    这几天一直是他主动,她被动,可今夜怎么却反过来了?

    慕安然疑惑地看着霍彦朗,结果看到他拿出的一个东西。

    这是一个银色的镂空礼盒,精致的外包装内是一个透明的盒子,在房间里投下的射灯下,正闪烁出熠熠的光辉,碧绿色的,就像是汪洋深处的那抹惊艳色彩一样,神秘得令人向往。

    “这是什么?”

    “礼物。”

    慕安然惊喜得有些不敢接下,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他刚才在楼下说有东西要给她,他还以为是随口一说,结果没想到竟然是一份送她的礼物。

    “珠宝吗?”慕安然不敢相信。

    灯光下,霍彦朗精致得棱角分明的五官也泛着一层光辉,英俊得让人挪不开目光。

    慕安然心神荡漾,这一瞬间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值了,能遇到他,她到底是多幸运?竟然有这样的福气,得到他一辈子的喜欢。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