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霍总竟然带着女人出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在霍彦朗低沉的声音里,慕安然终于犹豫地接过了这个礼盒,唯美精致的外包装,她都不忍心拆,可是想到里面的东西……她真的很好奇,还是忍不住拆开了,透过透明的盒子,看到这是一对耳环,独特的设计勾勒出橄榄枝的模样,玲珑秀气,又散发着夺人眼球的光芒。

    “这个……”

    “像吗?”

    慕安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雅典卫城,地中海!

    当时两个人去拍婚纱照的时候,顺便去度了个蜜月,那一个晚上,两个人手牵手逛街,走了好多异国风情的小店。她在小店里看上了精致的情侣项链,也是橄榄枝的模样……和这对耳环,倒是巧合配了一套。

    不同的是,这对耳环更漂亮一些,依稀还可以看见细节处的刻字。

    慕安然不挚爱珠宝,但没有哪个女人会拒绝漂亮的东西,她其实也很喜欢……但是。

    “看起来就好贵,这个真是送给我的吗?”

    “嗯。”

    “为什么要送我东西?”

    “喜不喜欢?”霍彦朗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喜欢……但是你为什么会突然给我送东西?是因为我回来了,所以你高兴吗?”

    “安然,你的智商是被今颐吃了吗?”霍彦朗突然暧昧地说。

    慕安然突然急红了脸,恨不得想打他。

    霍彦朗现在整个人与和她刚重逢的时候都不一样了,不再那么冷冰冰的,甚至还时不时地取笑她,压根不考虑她的感受!

    “你再这样说话,我就不收了。”

    虽然这样说,但慕安然依旧把东西攥在手里,握得紧紧的。

    她是真的很喜欢,如果说要把这个礼物退还回去给他,她还真舍不得呢。

    谁让这份礼物,是他送的呢?

    “你说嘛,今天是什么节日?为什么要给我送东西?”

    “嗯,因为想给你送东西了。”

    慕安然心疼道:“这对耳坠一定很贵。”

    “还好,你老公买得起。”

    慕安然从霍彦朗嘴里听到老公两个字,顿时脸红得像滴血一样,耳根子都热透了。

    “绿宝石做的吗?”

    “嗯,祖母绿。”

    祖母绿是绿宝石里最好的,颜色尤其艳丽大方,这对橄榄枝耳坠也恰好和当时买的项链配成一套。那条项链,她这些年一直带着,后来为了避免让霍彦朗认出来,才取下来了。之后,因为他也已经认出来了,所以回国后她就戴着了。

    此刻,造型独特又很靓丽的项链就在胸前坠着呢,格外好看。

    慕安然眼里写着感动和喜悦,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任由霍彦朗把她拢在怀里,他的大手从她的腰间离开,摸到了她的胸前,把玩着她脖子上的吊坠。

    “明天戴着它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嗯?”

    慕安然忽然抬头,愣愣地看着他,“什么?”

    她是不是听错了?

    “慈善晚宴?”

    “嗯。”

    “难怪呢……”慕安然低下了头,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果然是有目的才给我送东西,可是我已经收了礼物怎么办,你怎么不早说呢?”

    霍彦朗突然被她逗笑了,“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如果不是先送礼物,你就不愿意陪我去了?”

    慕安然目光闪烁了一下。

    慈善晚宴,她从来没参加过这个,以前都是姐姐慕岚参加得比较多。后来她大学毕业,慕家就成那样了,她一个人在墨尔本生活,刚开始身体不好,也没有机会出席这样的活动。

    后来身体好了,佟励让她去,她也有意无意地拒绝了。

    总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如果你提前告诉我,我一定就不会收这么贵重的礼物了。不是有一句话说了吗,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我收了礼物,该怎么拒绝你?”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这张秀气柔媚的脸看,可爱中透着几分轻熟。

    她目光明明很清晰纯粹,知道自己的答案,嘴上又说要拒绝他。

    可是如果说她看起来是会答应的样子,但又并不那么情愿。

    “不想去的话,可以允许你拒绝我。”

    “我……”最终还是迟疑了一下。

    “那是决定要去?”

    “我可没有这样说啊!”

    “怎么了,安然,你在担忧什么?”

    霍彦朗眼神灼热,唇角扯出几分上翘的弧度,“不想和我出现在众人面前,还是担忧被人猜出你的身份?”

    “……”心思被他猜中了。

    “这些事情,迟早都要面对,既然事实就是这个样子,那么又有什么可瞒的?这个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次不出席,总不能一辈子都不出席,我们总不能躲躲藏藏一辈子。”霍彦朗声线低沉,醇醇诱进。

    “还是,你希望我带着另一位女伴出席?这次的慈善晚宴规定了必须要女伴,安然,这个问题,该怎么处理才好呢?”霍彦朗笑了笑。

    “好了啦,我知道了!”慕安然忽然叫道。

    “我陪你去参加就是了,你不用再诱拐我了。”深呼吸,“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都是要来的,还不如好好面对,是吗?除非我不打算和你在一起了,或者一辈子不肯见人。”

    慕安然耳根发红:“但我不想一辈子不见人,我早就想清楚了,我又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不过就是还活着,但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比活着更好的呢?”

    她现在总算知道了,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她很庆幸!

    “嗯。”霍彦朗回应她。

    慕安然抬头,对上霍彦朗深沉复杂的眼睛,他眼里带着笑意。

    突然,霍彦朗眼底的冷静就像一座休眠的火山,突然迸发出滚烫的岩浆,手上的力道也突然爆发出来,笑着满意地把她按到了床上。

    慕安然一阵惊呼,结果就被他甩在床上了,又是好一番不可描述的动作出现!弄得慕安然脸上火辣辣的,心里也火辣辣的!

    怎么感觉自己又掉进了霍彦朗提前挖好的坑里呢?这只能说明,当男人卯了劲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女人永远是拦不住的!

    柔和的灯光下,霍彦朗看着慕安然,满足地笑着。

    他太迫不及待了,想要她站在他的身边,他吃醋了,她陪在佟励身边那么多年,她或许和佟励一起出席过公众活动,也或许是以男女伴的关系站在镁光灯下,说实话,想到这些他就有点胸口发闷。

    此刻,嘴角也勾勒出淡淡的弧度。

    很快,第二十三届勒美达慈善晚会来临了,霍彦朗特意空出了时间,陪着慕安然一起去高端礼服店挑选了礼服,并做了造型。

    造型师是巴黎回来的sliey,近两年在a市名流圈子里颇受欢迎的造型师。

    霍彦朗已经换好了出席慈善晚宴的西服,宝蓝色的西装将他挺拔的身体衬托得更英气挺拔,站在灯光下什么都不说,也俊朗得令人惊喜。

    “噢,霍先生!你越来越帅了,穿了这身西装,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五岁。”

    “我之前很显老?”

    “呃……霍先生,你之前也不显老,男人三十五岁有三十五岁的魅力,三十岁有三十岁的风华,你现在看起来才二十**岁,神采奕奕,我当然要夸一夸。”

    sliey说完,整个人额头冒汗,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这里竟然迎来了这尊大佛。为了给这尊大佛以及现在正在试衣间里换礼服的美人儿做造型,她从昨天起就关门停业了。

    偏偏,这两天想预约的客人尤其多,也不知今晚是什么盛会。

    sliey站到霍彦朗身前,帮霍彦朗整理领结,“霍先生,您再稍等一会,您的女伴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嗯。”霍彦朗低头看了看手表。

    时间还早。以他如今的身份,自然是没必要早早到的,他不需要去巴结任何人,去早了反而会有数之不尽的麻烦。

    他今晚只需要露个面,让慕安然陪着走一圈,象征性地拍下几件昂贵的藏品就可以结束今晚的慈善晚宴回家了。

    突然,诺大的工作室里出现了几道响声,七八个工作人员站在大厅里面抽气,“嘶!”

    原来是女装区那边完成工作了,里面做造型的人走了出来。

    “霍彦朗……”慕安然特别不习惯地站到他眼前。

    霍彦朗看到慕安然时,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点墨般的瞳仁猝然亮了一下,然后唇边裹上了淡淡的笑意。

    他着迷地多看了她两眼,“走吧。”

    今晚勒美达慈善晚会举办的地点在希尔顿酒店,霍彦朗携慕安然到的时候,酒店里已经衣香鬓影一片了,穿着西装与小礼服的俊男美女遍地,当然也不乏顶着大肚腩的老头子们,总之整个晚宴的场面搞得非常大。

    舞台上,还有一个拍卖台,以及一些今晚会出现的藏品的简介。

    两个人刚进来顿时就有很多人看了过来,慕安然终于再一次感受到霍彦朗如今在国内的地位。

    “霍总?竟然是霍总来了!”

    “是啊,去年霍总没来,好多人失望。今年霍总来了,让整个晚会的档次都高了起来,不过今年也有好多人要失望了,因为霍总竟然带了一个女人过来!”

    天知道霍彦朗从来都是洁身自好出了名的,当年没办婚礼,后来又丧偶,所以在很多人眼里他跟黄金单身汉似的,现在竟然身边又重新出现了女人,这让不少今晚抱着目的来的名媛们深感失望,心里也抱有浓浓的不甘,哎……

    孙芸芸和孙耀生刚刚一直是晚会的中心点,现在都不由自主地看向门口被隆重请进来的霍彦朗。

    孙芸芸看到霍彦朗身边的慕安然时,深深皱起了眉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