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你说他们在干什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爸……”孙芸芸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

    她知道霍彦朗今晚会来,所以才故意让孙耀生带着她一起过来,今天穿着一身华丽的红裙子,看起来妩媚动人,一开始就是全场焦点,现在大家的目光都在霍彦朗身上,甚至是霍彦朗身边的女人身上。

    “走吧,我们过去打招呼。”孙耀生说。

    孙芸芸眼里闪现出暗光。

    虽然不愿意,但她还是跟着走上去,目光却一直落在慕安然身上,原来这就是孙甜说的,那天在海洋馆看到的女人。

    孙芸芸仔细打量慕安然,突然瞳孔骤然一缩,慕安然?

    “霍总。”

    疑神间,孙耀生已经挽着孙芸芸的手走上前,去热情地和霍彦朗打招呼了。

    在商言商,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实在没必要把场面搞得那么尴尬,尤其是在这样高规格的慈善晚会上。

    对于孙耀生来说,他已经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很多年了,霍彦朗这阵子给他的教训,他还忍得下去的。他绝对不是慕方良那种以硬碰硬的人,这件事情本来也是他的错,既然本事比不过人家,那就先当个缩头乌龟,笑脸相迎。等到哪一天霍彦朗跌落谷底了,他再狠狠报这一次的仇也可以。

    “孙总。”霍彦朗对着孙耀生点点头。

    “呵呵。”孙耀生笑。

    霍彦朗依旧和以前一样,整个人不苟言笑,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看起来望尘莫及。

    他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霍彦朗面前,一个屁都不算。

    “霍总还是那么客气,关于之前的事情,是我手底下的人不懂做事,不知道那是擎恒集团的订单,所以才会闹出那样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处罚他们了。”

    “是吗?”霍彦朗淡淡地说。

    这么冷淡的语气,一下子就让孙耀生变得很难堪。

    现在好多人知道前阵子擎恒集团和京耀地产之间的纠葛,如果霍彦朗对待孙耀生的态度热情一点,顺着孙耀生的示好给点面子,可能孙耀生不会这么丢人。但转念一想,孙耀生是什么身份,霍彦朗又是什么身份?霍彦朗被孙耀生弄了这么一出,凭什么还要求霍彦朗对孙耀生客客气气?

    两个人根本就没法比,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个人能力。何况霍彦朗本来就淡漠,刚刚点了一下头,已经够给面子了!

    “爸。”孙芸芸适时地出声,“霍总好。”打断了这尴尬的场面。

    霍彦朗看了孙芸芸一眼,这深邃的目光落到孙芸芸身上,孙芸芸顿时心里漂浮起来。

    霍彦朗这个男人,无论多少次看,永远还是这么迷人。就刚刚霍彦朗这目中无人又被全场瞩目的样子,如果霍彦朗是她的男人,那该有多好?

    “孙小姐。”

    霍彦朗冷声一句算是回应。

    霍彦朗看着眼前这对父女,孙耀生态度谦卑,刻意示好,而孙芸芸又目光火热,透着一股妩媚,十足无聊。

    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的慕安然,慕安然看到孙芸芸的这一刹,握在他胳膊上的手都蓦然一收。

    她根本也没想到来陪他参加这次的晚宴,一入场就遇到当年的旧人,而且还是算计过她的旧人……这种感觉,真是好复杂。

    “走吧,我们过去那边坐。”霍彦朗突然低声温柔地说。

    慕安然倏地抬头:“嗯。”

    原来她的不适已经被他细心留意到了。

    “抱歉,孙总、孙小姐,鄙人失陪了。”霍彦朗挽紧了慕安然的手,淡淡说。

    说完,真就这么从容不迫又气场凌绝地走了。

    vip席,这一片区域只有三个席位,分别是各领域的最佼佼者,其中有个席位是一直为霍彦朗保留着的,哪怕他不来,这个位置也绝对不允许其他人做。

    此刻,霍彦朗把慕安然带着坐下,使者立刻把帘子放下,隔绝了外头的目光。

    座位可以看到前面的拍卖台,属于可以将台下收入眼底,其他人却无法窥视这里的绝佳好位置。

    “见到他们,突然觉得害怕?”霍彦朗突然出声。

    慕安然愣愣地看着他,回缓了一下,“也不是,只是想到孙芸芸当初对我……也没什么害怕的,你不是说了吗,我迟早也是要回来的,与其逃避,不如提前适应。”

    慕安然深吸了一口气,“而且我也没必要怕他们,应该是他们好奇我到底是谁吧?”

    慕安然突然露出笑容,状态调整得很快,让霍彦朗很意外。

    她今晚穿着小礼服,化着得体的妆容,令人眼前一亮,霍彦朗忍不住低下头,轻轻贴在她的耳边吻了一下,说了一句:“是不应该害怕,因为有我在。”

    ……

    外头,孙芸芸眼睁睁地看着帘子落下来,然后vip席位的门也关上了。

    整个慈善晚宴分成两部分,一种是名流们,自己有自己的作为,一种就是在圈子里非常有影响力的人,例如霍彦朗这种,旗下有三个进入全球排名的上市公司的顶级创业者,大家被主办方隔绝开来。

    孙家虽然很好,但也只是比在场很多人好而已,这种时候两方就显示出了差距。

    “哼,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商人,架子摆得比在场的老江湖都大,我倒要看看,霍彦朗最后会倒在谁手上。”

    “爸!”孙芸芸突然听见孙耀生用很低的声音冷哼出这一声。

    她害怕被别人听到,急忙抬头看孙耀生,结果孙耀生已经满脸带笑,显得很文雅慈祥,像个儒商一样。

    风轻云淡得好像刚才那句话根本不是孙耀生说的,孙芸芸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人群中不宜久留,孙耀生的心情都被霍彦朗的态度败坏了,此刻也无心再和别人打交道,直接带着孙芸芸回到位置上。

    “芸芸,刚才霍彦朗身边的女伴是谁?你在圈子里混,看得出来是哪家的女儿?难道有谁要和霍彦朗联姻?”孙耀生皱起了眉头。

    他总觉得霍彦朗身边的女人很熟悉,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孙芸芸此时一回到座位上,也彻底陷入了沉思。

    “我也觉得很眼熟,爸,你不觉得她很像一个死了的人吗?”孙芸芸表情诡异,甚至有点害怕。

    提到已逝的人,总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

    孙耀生脸色倒是突然好了很多:“你说的是慕家的那个坠河失踪的二小姐,慕安然?”

    “是,爸,你难道不觉得很像吗?”

    “你这么说,倒是让我觉得很像,那鼻子,那眼睛,那嘴巴倒是有几分慕方良的样子。不过,你是怀疑慕安然回来了?”

    “不。”孙芸芸摇头,“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回来呢?谁说慕家只剩下慕岚了,而霍彦朗也一直没承认慕安然死,可当初那件事情闹得有多大?都上了新闻了,慕安然一定是死了……这个只能是替身!”

    “呵,霍彦朗也只能是玩玩替身了。”所以他也不需要再担心霍彦朗娶谁家的女儿,强强联合,变得更难以对付。

    孙芸芸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失落,眼神中又透着孤傲:“他宁愿玩一个替身,也不给其它名媛机会。”

    果然,孙甜那天没看错,但霍彦朗怎么能这样呢,只要对方长得像,生过孩子也无所谓?带着一个拖油瓶,明显就是来攀高枝的。

    刚刚那个女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显然就是没见过大场面,怎么能配得上霍彦朗呢?

    感觉那么好的男人,都被糟蹋了。

    “芸芸,你在想什么?”孙耀生突然出声。

    “没,没什么……”

    “我可警告你,不许再想霍彦朗,你也看到了,霍彦朗这个人根本就是冰冷无情。谁的面子也不肯给,你别自讨苦吃。尤其是他现在,宁愿玩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也不打算正常娶妻,你就更不能碰!”

    “爸,你说哪去了啊?”孙芸芸立刻换上了一副嘴脸,娇俏地对着孙耀生撒娇。

    可是,孙芸芸虽然靠在孙耀生身上,骄傲的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放下了帘子的vip席位。

    那一头,慕安然坐在霍彦朗身旁,两个人紧挨着,体温传染着彼此,慕安然竟然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安全感。

    其实,当帘子拉下来的那一刻,坐在这上面看着下面的人觥筹交错,来往迎合,倒还是很有意思。

    “你说他们在干什么呢?”慕安然突然指着台下的某一个地方。

    霍彦朗看了一眼,淡淡地笑道:“在谈生意吧。”

    “谈什么生意,竟然谈到角落里去了,手还摸到人家女孩的裙子底下了。”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目光渐渐变深,“安然,你变坏了。”

    “什么啊,怎么是我变坏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啊,明明是我在问你。”慕安然笑笑说。

    “好了,你别装了。”霍彦朗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这个是大型慈善晚宴,能参加的人身份都不一般,都是主办方精挑细选的,但也保不住有很多想钓凯子的女孩进来,这个社会就是各取所需,少儿不宜的画面,还是不要看那么多为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