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从哪学来的这些话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小姐,您点的蔓越莓汁。”服务员把饮料送了上来。

    “谢谢。”慕安然嫣然笑开,礼貌又和气地说谢谢。

    服务员看她那么漂亮,又没有架子,兴奋道:“不用客气,请您慢用。”

    慕安然低下头,准备喝蔓越莓汁时,突然有高跟鞋声传来,一只昂贵的爱马仕手提包被人放到了桌子上,气势汹汹,盛气凌人。

    今颐顿时停下了吃冰激凌的动作。

    慕安然也抬头往上看,看见了提着爱马仕包包带子的手,这双白皙的手涂着烈焰红色的指甲油,女人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长相说不上非常惊艳,但绝对算得上漂亮。

    ——是孙芸芸。

    孙芸芸傲气地笑道:“景小姐,又见面了,我们谈一谈?”

    慕安然眼中有些意外:“嗯?你是……”故意装作不认识。

    慕安然放在桌子下的手微微一握,自然而然地拥住了今颐,看着像是怕今颐摔下来,实际上是本能的防备,要护着今颐。

    “景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昨晚我们还见过呢,你忘了吗?”孙芸芸笑得很甜,上挑的眼尾扫过慕安然,“怎么,不请我坐一坐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慕安然知道躲不过了。

    “是昨晚和霍总打招呼的孙小姐吗?”

    “呵呵,是我。”

    “抱歉,一下子没能认出您,昨天晚上晚宴现场上的灯光稍弱一些,白天看起您来,比昨晚更漂亮了。”

    “景小姐真会说话。”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孙芸芸原本是故意上来找茬的,结果现在火气也降了一些,只是浑身上下自然而然的轻视别人的态度,还是一时半会没有办法改变。

    她不动声色打量慕安然,看到慕安然穿着一身很简单的t裇,看起来总价也不会超过人民币两百块钱,不由得笑道:“景小姐这样称呼霍总,真让人意外,怎么喊得那么生疏呢?”

    慕安然看似腼腆地笑了笑,不说话。

    “而且,刚刚一眼看过来,我还真差点没认出景小姐你来,霍总是没给你钱买衣服吗,按理来说不应该,恕我直言,我接触过霍总好几次了,霍总可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霍彦朗挺大方的。”

    “是吗?那景小姐怎么穿成这样。”

    慕安然抬头看对方,直接对上了孙芸芸的目光。

    孙芸芸意外了一下,看着慕安然清澈又毫不畏惧的眼神,仿佛被针刺了一下,好像她刚才讲了什么笑话一样。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孙芸芸用微笑掩饰自己的心虚。“我不认为我说错了,景小姐昨天作为霍总的女伴,珠光宝气,水蓝色的长裙勾勒出曼妙的身姿,令在场不少人神魂颠倒,但是一到今天,就好像灰姑娘被打回原形似的,穿着廉价的衣服,还像个中年妇女一样带着女儿出来吃地摊茶饮,这难道不是丢霍总的人吗?”

    孙芸芸笑了笑:“还是景小姐想说,自己正是想用这种方式,吸引男人的注意力?”

    一旁,不少人也听到了孙芸芸的话,忍不住朝这儿侧目。

    确实,孙芸芸今天穿得很漂亮,一身镂空花纹的连衣裙十分好看,手上的包也价值不菲,比起慕安然确实亮眼许多,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动听了。这种街边文艺小店,怎么就变成了地摊茶饮了?

    穿便宜的衣服有错吗?平平凡凡的过生活有什么不好?一定要每个人都追求奢侈夸张的生活吗?作为母亲,带孩子出来玩也没有错,怎么就变成了一件不耻的事情了?

    大家都等着慕安然说话,想知道慕安然怎么回击她。

    然而,慕安然并没有,只是轻笑着,很有素质地说:“抱歉,我不知道孙小姐说什么,我没有想过用什么方式去吸引男人的注意力,至于廉价的衣服,衣服对我来说并不是炫富的手段,从古至今衣服都只是用来裹体的东西,只要是纯棉的,布料舒适的,靠自己努力工作挣来的钱买的,就可以堂堂正正地穿着。”

    慕安然微笑,“至于这个小店,我觉得也很好。走路逛街累了,只要有一个洋溢着花香的地方,有赶紧的椅子供我和我在乎的人休息,这就已经是很令人幸福的事情。就像我眼前这杯果汁,哪怕她再便宜,只有二十几块钱,但也是他们凭着自己的学识调制出来的饮品,我们应该尊重它、认真品尝它,而不是随意不负责任地糟蹋别人的劳动成果。”

    “呵呵,是吗。”孙芸芸没想到慕安然会这么说,就好像被人当众打了一个耳光一样,“景小姐这话好像是在教训我?认为我不尊重别人,没有素质与教养?”

    “我没有这么说。”

    “依我看,景小姐是过习惯了穷人过的日子,才能总结出这样一套不要脸和高抬自己的理论。”孙芸芸反客为主地优雅的坐了下来,轻轻笑着,红唇一张一合,“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优胜劣汰,有本事有资本的人站在食物链顶端,我们掌握着社会的大部分资源,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生产工具,坐在家里就能挣钱,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过着和穷人一样的日子?”

    “你喝着二十几块钱一杯的饮料,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偏偏我就喝不下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出生就含着金汤匙,我有天生的优势看不起你。再不济,我也不会像你这样,奢望通过嫁给男人而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宁愿去整容也要带着孩子嫁入豪门,嫁给霍彦朗。”

    “你不耻我?呵,我还不耻你呢。”孙芸芸盛气凌人的姿态令人挪不开眼。

    大家原本等着慕安然教训孙芸芸,可这回慕安然反倒被当面教训,指出自己是想加入豪门的放荡女人。

    周围纷纷窃窃私语,慕安然在桌子下捏着的手攥得越加紧了。

    “孙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吗?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是有钱人,你会来这种地方,穿这样的衣服吗?”孙芸芸笑,“抱歉,我不是要故意针对你,只是霍总作为我的朋友,而你又想高攀霍总,我忍不住想好好提醒你,要么看清自己的身份,要么就端拿起架子,如果没有钱,就开口找霍总拿一些钱,好好把自己这身行头置办一下,免得走出来丢人现眼,万一别人也像我一样,把景小姐认出来了呢?这不是给霍总身上抹黑吗?”

    “还是?我误会了景小姐和霍总的关系,其实是景小姐剃头挑子一头热,缠着霍总呢?所以霍总才会一改大方的本性,连买衣服的钱都不舍得给景小姐。”

    “够了。”慕安然突然说。

    全程慕安然都没有发过脾气,孙芸芸突然被慕安然这简短的两个字吓了一跳。

    孙芸芸看着慕安然,结果又对上慕安然澄澈淡然的眼睛,特别漂亮,水灵灵的。

    孙芸芸发现自己特别讨厌这双眼睛,简直可以说是痛恨!怎么这么像呢?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像的一双眼睛,人也这么像。如果她不是知道当年慕安然已经死了,她还以为这景子衿就是慕安然呢。

    对视中,周围陷入短暂的沉默。

    突然,一个穿着茶饮店工作服的男人走了上来,“请您喝!”把茶水放到了孙芸芸面前,动作并不轻柔,反而透着一股强硬,像是在撒气一般。

    “你!”好多年没被轻视过的孙芸芸突然觉得受到了欺负。“你什么意思?!”

    穿着工作服的男人并未畏惧,而是直视孙芸芸:“客人,下次您可以考虑说话小点声,免得影响了我店里的客人,否则您看不起我们这一个小地摊茶饮店,而我们也要看不起你了!虽然我们没有钱,但这杯茶还能施舍得起,送给你。”

    “你!”孙芸芸被气坏。

    突然,一声童声童气的甜笑声传来。

    孙芸芸恼火地低头,结果对上了今颐一双天真的大眼睛。

    今颐并不怕她,反而露出更甜的笑容,孙芸芸甚至有些气急败坏起来:“笑什么?没教养的小杂种。”

    孙芸芸看向慕安然:“就知道你们这些穷人教不出什么有素质的孩子。”说完,又扯了扯红唇,倾身看向今颐:“小朋友,你的家长难道没告诉你,别人尴尬的时候,不要露出笑容,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难道你不懂吗。”

    “阿姨,我不懂呀,我知知道然然阿姨和佟爸爸教过我,千万不可以看不起任何人,哪怕家里再厉害,也不可以欺负其它小朋友。因为每一个人生来就是平等的,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穿的衣服没有我们好,就去嘲笑别人,也不可以因为自己长得漂亮,就觉得别人应该对我们礼貌,喜欢都是相互的呀。”

    简直莫名其妙,她竟然被一个小女孩教训了?孙芸芸精致的妆容看起来有些狰狞。

    此刻,慕安然竟也轻轻笑出声来,对不起,她也实在是被今颐逗笑了。今颐人小鬼大,是从哪学来的这些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