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谁知道,景小姐让我滚远点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孙芸芸简直恼怒到了极致,原本是过来嘲讽这个景子衿,想让景子衿知难而退,给景子衿一些难堪,以缓解自己心里的不甘,结果大庭广众反被教训了。

    “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这个穷酸样,你妈妈要给你找一有钱的新爸爸了,你知道吗?连称呼都改了,你们可真豁得出去呢。”

    孙芸芸不知道,自己刚才说这些话之前,今颐就一直在边吃冰激凌,边摆弄自己的手表。

    崭新的儿童电话手表是安朗科技生产的产品,今早霍叔叔送给她的。

    鬼灵精的今颐早就摁下了通话键,哼,让你欺负然然阿姨哦。

    此时,通话已经持续了好几分钟了,几乎从孙芸芸说慕安然穿廉价的衣服带着孩子出来丢人现眼就开始了,后面还说霍彦朗不舍得为慕安然花钱,骂慕安然出身低,还骂今颐是小野种,这些话全都一字不漏地落入了霍彦朗的耳中。

    擎恒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后现代的办公室透着一股轻奢风,霍彦朗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身后就是a市最耀眼的城区景色,在这寸金寸土的市中心,哪怕是一缕风,一立方空气都透着金钱的味道。

    原本霍彦朗是在处理文件,结果手机响了,竟然是她给今颐的儿童手表,手机号码备注为女儿,霍彦朗嘴角微微往上翘,镇定了一会接起。

    低醇温柔的声音:“喂,今颐。”

    意外,那一头并没有传来今颐甜甜的笑声,而是传来女人听似优雅却毒厉的话语。

    霍彦朗英挺的眉宇很快便轻轻拧起,嘴角也扯平成一条紧绷的直线,他一边听着,一边站了起来,拿起了放在椅子背后的西装外套,步伐生风地走了出去。

    外头,工作的人齐齐看了过来。

    霍彦朗沉声:“安保呢?”

    最近几年环境太平,他出门时的安保工作也放松了很多,但不代表暗中没有人保障他的安全。

    袁桀去负责思慕集团了,自然有新的专业人士负责他的出行。此刻,霍彦朗却突然开口,“让梁帆准备一些人,跟着我走。”

    他虽然低调习惯了,但该准备的自然有人准备。

    很快,被霍彦朗提到的梁帆就穿着一身很简单的白衬衫出现在霍彦朗身边,这是最近两年霍彦朗从特警部队招来的年轻人,和左振一起进入擎恒,也是霍彦朗新培养的一些得力干将。

    “霍总。”

    梁帆刚进来的时候,曾被袁桀质疑过实力,两人在武馆里近身搏斗,结果梁帆少年英武,愣是把散打拿过冠军的袁桀打赢了,至此霍彦朗的人身安全就交给了这个人不可貌相的清秀少年。

    霍彦朗看了他一眼:“带上手里的人,和我去一趟万象中心。”

    霍彦朗沉着脸摆弄手机,听着儿童手表打过来的电话,里头还隐隐约约传来女人说话的声音。

    而他手表有定位,他按照定位所显示的地址赶过去。

    ……

    慕安然所在的商业区就在擎恒集团附近,这会儿的的街心花园里已经围了好一些人了,人们都觉得孙芸芸说的话有些过分了。

    看起来就像正宫妻子抓着小三谩骂一样,而慕安然一直平和的回应,让人一时分辨不出谁才是有理的那一方。

    “让你多话!”孙芸芸瞪着今颐说道。

    今颐才不理会她呢,把小手抬得高了一些,毫不畏惧地望着孙芸芸,漂亮的眼睛明亮亮的。

    孙芸芸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扬手:“好啊,你的家人不教训你,我代替他们教训你!”

    突然,一双手伸了过来,牢牢扼住了孙芸芸的手腕。

    孙芸芸恼怒地看过去,竟然是慕安然。

    慕安然牢牢护住了今颐,反手把孙芸芸的手打偏,孙芸芸本来想打的是今颐,力道太大,突然收不住力道,整个人踉跄退了一步。

    “你碰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景子衿,我好心好意和你说这些话,你竟然给脸不要脸,你碰我?你竟然敢打我。”

    “我没有。”慕安然说。

    她把她的手推开,并没有她打,她倒退几步,站立不稳,充其量也只能说是自食其果,怎么还能怪她?

    孙芸芸这几年都是被捧着护着,从来没有在人前出过这样的丑,此刻心里有抑制不住的愤怒和耻辱感,直接爆发了,扬手就是再打过去,这一次直接朝着慕安然的脸打去。

    “让你在我面前横,你一个小公司的副总,靠着整容去勾引男人,你凭什么教训我?我劝你好自为之,你不感谢我,竟然还利用这个小杂种嘲笑我。”爱马仕的包包直接被孙芸芸扔到地上,踩着高跟鞋,握紧了涂满烈焰红色的手指,疯狂地冲上去。

    一旁,钱千洛在星巴克咖啡店的门口看着这一幕已经看呆了:“疯了……”钱千洛忍不住说。

    她和孙芸芸走得比较近,她知道孙芸芸表面知书达理,其实内心阴暗又疯狂,善于利用别人又喜欢落井下石,但她从来没想到孙芸芸还有这样一面。果然人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啧啧。”钱千洛不禁感慨道,“找麻烦不成,恼羞成怒,大庭广众之下像个泼妇一样,真是疯了。”

    怎么回事呢?看着眼前孙芸芸丢人的一幕,钱千洛竟然觉得很爽?

    钱千洛静静看戏,还拿出手机拍了一段小视频,然后才走了上去。

    钱千洛还没走到孙芸芸身边,突然停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周围的气氛起了变化,商场的大门好像被关闭了,人也变少了。

    紧接着,好多人过来了。

    钱千洛往街心花园一旁看去,整个人愣在原地,她看到了这辈子自己都忘不掉的画面。

    十几个强健的男人穿着黑西装,严实地将霍彦朗护送过来,这样的阵仗让人纷纷侧目。半小时前,这个男人还出现在电视上,让人挪不开眼睛,半个小时后他竟然出现在这里,让看见的人都觉得像是在梦里一样。

    ……

    霍彦朗拿着手机,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

    前方,人挤成一团。

    “梁帆,开一条路。”霍彦朗冷冷地说。

    很快,人群被让开,露出起了争执的风暴中心。

    孙芸芸的手朝慕安然打去,手指还没碰到慕安然的脸,便再次被慕安然握住。

    孙芸芸没想到眼前的女人这么有力气,她一肚子气竟然没撒出去,“你放手,别脏了我的身体,听见了吗?你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

    “孙小姐,你为难我可以,但你如果敢碰今颐一根汗毛,我不会有任何退让。”

    “景小姐,你这是在威胁我?我奉劝你把对我的语气放尊重点,带着你廉价的东西和你的小杂种离我远一些,最好滚得远远的!你以为你是谁呢,凭什么教训我?我今天就告诉你一个道理,我的身价放在这里,不需要给任何人面子,包括你!今天我打伤了你,有的是钱可以赔给你,而你呢?敢和我斗吗?以色侍人的人,最好不要太嚣张,景子衿,你会后悔的!”

    说完,孙芸芸咬着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把手抬起,从慕安然的手中抽了出来,狠狠地朝前一挥。

    突然,眼看着就要打到慕安然脸上,慕安然意料未及,纤长的睫毛都抖了一抖,一双节骨分明又透着力量的大手却从中一揽,把孙芸芸的手拦在了半空中。

    打人的动作忽然被阻止,孙芸芸愤怒地看向对方,短短一分钟,眼神却经历了数种变化,从瞧不起到愤怒,到惊诧,最后到害怕……孙芸芸的目光最后落在霍彦朗身上,嚅动着嘴唇,却迟迟喊不出声来。

    “霍……霍……”

    一排严肃的随从跟在霍彦朗身后。

    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如天神一般,可怕,高高在上。他从不摆架子,可哪怕什么也不说,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看着你,也足够让人胆战心惊。

    “霍叔叔!”今颐激动地一叫。

    慕安然也看向了霍彦朗,眼中闪过亮光,一瞬间的惊喜迸发出来。

    霍彦朗紧绷的嘴角扯了扯,对着今颐和慕安然时的弧度是柔和的,停落在孙芸芸身上的视线却是冰冷的。

    “听说孙小姐在这里找她们的麻烦,现在我在这里,能不能麻烦孙小姐把刚才对他们说的话再说一遍?”

    “霍总!霍总……”孙芸芸的声音有些发颤,一瞬间几乎像变了个人一样,目光变得楚楚可怜。

    不知道情况的人看着,反倒像是慕安然为难她,欺负她,而霍彦朗这是误会她了。

    “抱歉,霍总……我今天是陪着朋友千洛出来逛街的,就是钱氏集团的二小姐,钱千洛……谁知道竟然在这里遇到景小姐,因为昨天我们才在晚会上见过面,所以我上前来打招呼,谁知道景小姐让我滚远点,说我不配和她打招呼,还说……还说……”

    周围的人没想到孙芸芸见到霍彦朗后就变了个人似的,纷纷窃窃私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