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孙小姐,这一次好自为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男人,女人,围在一起。

    孙芸芸被抓了个正形,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正在得意地看着前面混乱的场景,被这震耳欲聋的踹门声惊醒,回头看到来人时,脸上的表情又慢慢变成了惊恐。

    “霍……霍彦朗!”

    沙发上,正在争相脱衣服的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也纷纷往后看。他们正在兴头上,第一个反应就是埋怨孙芸芸,怎么事情还没办,门就被推开了?不是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吗?

    “孙小姐!”

    孙芸芸脸色苍白,顿时叫了起来:“你们都在干什么!”

    突然,还没等孙芸芸将戏唱完,霍彦朗抬起了手,“啪——”

    突然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到了她的脸上。

    孙芸芸捂着脸:“你……”

    霍彦朗轻轻动了动掌掴了孙芸芸的手,眼里有不容置喙的霸道和厌恶,什么不打女人,在他这里就是浮云。

    他不打,那是因为嫌脏了自己的手,他打,那是因为实在忍无可忍。

    霍彦朗沉声,“萧宁,拍照,报警。”

    萧宁立即拿起了电话。

    在混乱中,跟着闯进来的思慕集团的高管也看到了这一幕,几个男人衣衫不整,慕安然在全力抵抗,kala则已经光着上半身了,正在被一个手有刺青的男人摁压向前,动作难以言喻。

    孙芸芸还在捂着脸,不敢多说一句话。

    kala带来的那几个助理则愣愣地看着前方,“老大……”

    他们这个业内新起的建筑师团队,估计就这么毁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是这次老大做的是不是过分了点?

    他们也知道慕总漂亮,可依慕总的身份,是可以贪心的吗?

    如果现在这一幕拍了被发出去,绝对不是绯闻,而是一桩丑闻!

    所有的男人们停下了动作,霍彦朗冷着眼上前,修长的腿停在这些人面前,伸出手,将一个站在最里面的大汉拉出来,硬是在一瞬间以一个擒拿的动作将对方反扣在地。

    这些人原本还想横,可是看到孙芸芸都没能说第二句话时就被对方打了,只怕来人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饶命啊,先生,我和你说,这事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是拿钱办事。”

    “哦?”霍彦朗眯起眼睛,“那你们说,是谁给了你们钱,让你们办事?”

    这里只有两个人,孙芸芸或是这次和思慕集团有合作的花花公子设计师。

    被扣在地上的男人一脸颓丧,下意识就看向孙芸芸。

    孙芸芸立刻尖叫起来:“干什么!我是被设计的,你别乱说话知道吗?”

    “萧宁,掌嘴!”

    萧宁跟着袁桀两年了,对霍总更是尊敬,此刻看到这种情形,二话不说就走上去再狠狠给孙芸芸一个热烈的耳刮子。

    孙芸芸脑袋嗡地一声,立刻就晕了。

    孙芸芸又被打得闭上了嘴,只能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男人,咬牙切齿。

    男人害怕地看着孙芸芸,知道这次就算他没事,孙芸芸以后也不会放过他的,正想着该怎么办,突然那道狠厉的声音又往他脑里钻。

    “现在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了?”

    男人看起来这么优雅,高贵,就好像华尔街操控股市生死的权贵。这样的人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但是他很清楚,一但踩到对方的痛点,自己死都没地方死!说假话?保护孙芸芸?孙芸芸也不会感恩!不如直接说出来算了!

    “是孙小姐!就是这个女人!”

    “什么!”孙芸芸揭斯底里。

    被人抓到她在案发现场就算了,还被直接指认!

    “霍总,你误会了,这是个误会!”

    “误会?”霍彦朗薄唇紧抿。

    哪怕什么也没说,也没露出一丁点笑意,但是这一瞬脸上的表情让人看着,就是让人莫名觉得可怕。

    在这样的氛围中,大家看着霍彦朗走上前去,一点儿也不掩饰爱意地抱起沙发上的慕安然。

    慕安然早在最后一次挣扎的时候就彻底醒了,这次有些失望地看着kala,也很憎恨地看着孙芸芸。

    这些人虽然最终没伤害到她,但刚才那一瞬间的推搡与强制要与她亲近的恶心感袭来,真是让她难受坏了。谁都不喜欢自己被人算计,这种感觉比被陌生人触碰还要令人觉得恶心。

    慕安然眼睛里一片湿漉漉的委屈和怒气,低低地张嘴:“彦朗。”

    霍彦朗伸出手,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整个人护在了怀中。

    当着大家的面,他丝毫不惧流言蜚语地细心帮她查看身体,还好,衣服还护着她,对方也还没有得逞,只是kala被脱得有些狼狈和丢人。

    kala作为新锐建筑设计师,在业内也颇有声名,至少这些年也是凭实力起来的,还没有被当众这样围观过,现在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感到了极度的难堪。

    他的**与不堪,和霍彦朗的气度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还有慕安然靠在霍彦朗怀里的样子,小鸟依人,毫不掩饰的信任与依赖,让他羡慕,也觉得心口发堵。

    kala也憎恨地看了孙芸芸一眼。

    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做得太过了,把他也算计在内,让所有人都没法收尾!

    kala脸上的表情晦暗难明,一言不发地起身,把自己被脱掉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一件件穿起。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动作有点缓慢,看起来仍是绅士优雅。

    慕安然连看他一眼都不想看了,靠在霍彦朗身旁。

    “我们回家,嗯?”霍彦朗低声说。

    “好。”头还是有点晕,声音也低。

    霍彦朗呼吸起伏,胸膛里传递出的震动,也让她觉得没来由的安心。

    慕安然就这么轻轻抓着他的衣角:“谢谢。”

    霍彦朗扯唇,“谢什么?说好了八点来接你,我不会忘记。”

    慕安然抬头看他,破涕一笑。

    简直了,今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差点就出大事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走吧,我带你回去,接下来的事情萧宁来处理。”

    “嗯。”

    在大家的注视下,霍彦朗稳步带着慕安然出去,大家自觉地分开了两条路,所有人的心都跳得好快,噼里啪啦跟要爆炸似的。

    等慕安然走出去,萧宁看了一眼霍彦朗高大俊逸的背影,立即拢了拢心声,朝大家说道,“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留下,一会警察来了做笔录,该负责任的,一个都别想跑。究竟是以绑架罪论处,还是以故意伤害罪拘留,一个都别想走。今晚的事情也是给大家一个警告,不该想不该做的事,千万不要去碰!”

    孙芸芸盯着霍彦朗出去的背影,咬了咬牙,提起包就想往外冲,结果被萧宁拦在包厢里。

    孙芸芸壮起胆看着萧宁:“怎么,你敢拦我?”

    萧宁刚正不阿,“孙小姐,论身份和社会地位,我是不如您,但是我是思慕集团的人,为什么不敢拦您?怎么了,慌张了?怕到时候真的按法律流程走,丢了您的人?怕丢人就不该做。”

    “萧宁!”她处在即将崩溃的边缘,差些揭斯底里。

    孙芸芸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几个人,全都抱着头蹲在地上了。

    他们倒是算得清楚,反正他们是被指使的,也没成功实施犯罪,顶多是被拘留教育,他们才不跟着起哄。

    到时候数罪并罚,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孙小姐,你可别看我们,我们都和你说了,这事犯法,你非要让我们来伤害慕总。还说什么不给她一点教训,她不把你孙芸芸当回事。你可是生得人模人样的,又不差钱,怎么就这么小气又歹毒呢?我怕你就是被人捧着习惯了,谁给你不痛快,你就要教训谁。”

    “是啊,不就是你非要我们把这个kala先生给拖下水的吗?反正把他衣服给脱了,让他先打头阵,我们也不吃亏。到时候也有人陪我们一起坐牢不是?”

    几个大汉互相看了一眼,唾了一声,接连笑了起来。

    孙芸芸简直要被气疯。

    kala听着这话,紧绷着的脸也暗沉一片,眼神里迸出幽光,冷冷地笑。

    不知道是嘲笑还是落寞地笑,总之让人觉得难以寻味。

    很快,警察过来了,这事霍彦朗已经和警局上头的人打过招呼了,据说擎恒霍总动怒了,于是谁也不敢徇私,但是说实话,看到这包厢里“聚众**”的场面,还是让人心有余悸。

    孙芸芸和kala以及那几个汉子全部被押回警局,在场的所有人也做了简短的笔录,加上夜莊的监控视频,证据确凿,先收押再等着处置。

    孙芸芸痛恨地看着有条不紊处理这些事情的萧宁,急得眼睛都喷出火来,但是又不能在公安机关面前放肆,只能装着委屈的样子,被押上警车的时候一直说这是个误会,以及要找律师等话语。

    萧宁客气地替她关上门,笑道:“孙小姐,这一次好自为之,估计没人能救得了你了。”

    比起狂躁的孙芸芸,kala显然淡定很多,手放在口袋里,坐上警车的时候优雅得跟个贵公子似的。

    kala冷笑地看了孙芸芸一眼,迈开长腿坐了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